69书吧 > 容子若婳 > 第20章 众人间心事纷繁

第20章 众人间心事纷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到卢子婳如此的蛮不讲理,纳兰容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开心的很。这种感情突如其来,有些奇怪,眼前的这个花儿一般的姑娘,就算是皱着眉头,对他薄威嗔怒,他也是甘之如饴的。纳兰容若心里不禁有些痒痒,他想,子婳,这才是你的真性情吧?平日里看起来娴雅有致,无论对谁都是恭敬有礼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你经历了家族变故之后,被迫建立起来的保护伞罢了。你这个丫头,真的要同别人闹起小性儿来,任谁也是完全没有法子的。不过这样也是最好,最起码,可以不像刚才那样悲伤。

    纳兰容若主动伸出手,把卢子婳手中端着的紫木盒子拿了过来,将玉石重新放了回去。他小心翼翼的盖上盖子,好似担心这木盖儿盖不紧一般,又用力在紫木盒子上面压了压,小心认真的程度可见一斑。

    “只是打趣你罢了,既然是你喜欢的物什儿,我哪里会无缘无故就不管它了?偏生你这样认真?给我看看,当真是急哭了?”纳兰容若对卢子婳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柔情魅惑的嗓音飘进卢子婳的耳朵里,越发的犹如天籁。

    纳兰容若抬起手,温柔的擦拭着挂在卢子婳脸颊上的泪珠。两个人间如此亲密的动作,在此之前,纳兰容若从未曾在脑海中设想过,只是看着子婳,看着她委屈到抽泣哽咽的模样,就自然而然的做了出来。

    说来也难怪,情至深处时,什么猜测,什么防备,都随风消逝的无影无踪了。自然而然的亲近由内而发,就如同深林中的山泉溪流掩映在碧绿的树丛之中一般,让人心旷神怡。对于纳兰容若的怜惜与亲密,就连平日里心细如尘规矩行事的卢子婳也未察觉到丝毫的不妥,只静静的待着,任由纳兰容若帮自己拭去泪痕。他的手是温暖的,同自己的手不一样,这一瞬间,卢子婳只是想着,为何自己的手经常是微凉的呢?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沉浸在彼此共同的世界里,丝毫不知道,已逾矩。

    孙铭翰是最先跟着纳兰容若和卢子婳出来的,正将这两人深情款款的幸福模样收入眼底。表妹子婳对纳兰容若的几许情意,他一早就看在眼里。其实,说实话,作为兄长,他是十分欣慰的。纳兰容若,京中出了名的纳兰大公子,暂不提他雄厚尊贵的家世出身,单是容若的性情才学,他孙铭翰也都是敬佩不已的。自己这个表妹自是不需多说,模样周正,气质才华,就算是同这京城中众多格格小姐们相比,也是丝毫不逊色。

    孙铭翰私心里,对于卢子婳和纳兰容若的感情,显然是乐见其成。

    孙铭翰停住继续向前的脚步,避免去破坏眼前这一幕含情脉脉的美景,却听到身后来了人,正是舒舒觉罗·子衍清朗的声音。孙铭翰循声望去,之间舒舒觉罗·子衍和纳喇·文佳正比肩而行,两个人好似是聊到什么好玩儿的事情,故而纳喇·文佳笑的极为灿烂。

    此时此刻,孙铭翰脑海中闪现的想法有很多。纳兰容若府中本已经有侍妾颜氏,虽说和正室相比身份所差甚远,但从过去种种来看,容若对颜珍也不是完全没有情的。作了纳兰容若这么多年的朋友,孙铭翰很了解他的为人,他,是个极看重感情的人。他与颜珍两个人青梅竹马在一处长大,哪里是和子婳这三天两日的相处就能取代的?更何况,更何况,现在事情还未明了,他们之间的情谊,多让一个人知道,对子婳来说,都有可能造成不好的影响。不如缓一缓,等过几日,自己私下里找纳兰容若问问清楚,探明他的立场之后再做定夺。

    思及至此,孙铭翰转身迎着纳喇·文佳和舒舒觉罗·子衍走了过去,“你们两个怎生出来的这么慢?让我在这里好等。”

    “咦?怎么只你一个人,你表妹和容若呢?他们不是最先出来的吗?”

    “我哪里知道,出来也没见到他们。依我看来,极有可能是二人久等咱们不到,便先行回纳兰府上了,不如我们直接去容若府上寻他们吧?”

    舒舒觉罗·子衍点头道:“铭翰兄所言极是,那边马车已经备好了,文佳,我们走吧。”

    三个人同坐进一辆马车之内,孙铭翰和舒舒觉罗·子衍坐在马车中一侧,纳喇·文佳独坐另一侧。一时间,三人无话。纳喇·文佳便掀开了帘子,就这样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倒也有几分趣味并不觉得尴尬。她自顾自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没想到也正有人看着她,却是将她当成那人自己眼中欣赏的风景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舒舒觉罗·子衍。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舒舒觉罗·子衍的一门心思当然没能逃过孙铭翰的一双眼睛。

    孙铭翰禁不住暗道:“情之一字竟真能让人变化如此之大。先前在学堂,纳兰容若不顾家族情分,为了保护子婳,同佟佳·芝兰发了那般大的脾气。现在,瞧着子衍的神情,和平日里那副放荡不羁贵公子的模样相差足足有十万八千里。这位自命不凡的舒舒觉罗公子呦,自从上了马车,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纳喇·文佳。他原是对人家姑娘也怀了这样的心思,怎的自己之前竟一点儿都没看出来呢?”

    孙铭翰计上心来,装作不经意的开口问道:“刚才见你们笑的很是开心,可是聊到什么好玩儿的事儿了?说出来让我也寻个乐子。”

    纳喇·文佳的端庄是打小就严格教导的,这种大家闺秀的风范是融入骨子里之后,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故而,当她听到孙铭翰问起刚才的事情,就立马放下了帘子,挺直了脊背,坐的更加端正了些。“我们并没有聊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舒舒觉罗公子同我说起他小时候的趣事儿罢了。”讲到这里,纳喇·文佳又想起舒舒觉罗·子衍刚才同自己讲的故事,不由得嘴角上扬。

    纳喇·文佳的反应倒是真的勾起孙铭翰的兴致来,他转头问舒舒觉罗,“子衍兄,你幼时有什么事情?惹得文佳这般好笑?说来听听?竟是连我也不知道的事情吗?”

    提起自己幼时的事情,虽然年份久远,但是舒舒觉罗·子衍还是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这故事本来就是自己幼时办的愚昧之事罢了。他之所以愿意同纳喇·文佳讲起来,不过是想找寻个轻松自在的话题,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罢了。若是今天在这里同孙铭翰讲了,自己日后非要叫他嘲笑不可。

    舒舒觉罗·子衍只能顾左右而言他的打起马虎眼。他撇了撇嘴,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有趣儿的事情,不过是我幼时极为不懂事,总是不服阿玛和额娘的管教,淘气罢了。”

    舒舒觉罗·子衍嘴上说的轻松自在,眼神却一反常态,犀利的瞪了孙铭翰一眼,好像是在威胁他说:“铭翰兄,今日你给我老实一点儿,不要有什么坏心眼儿的主张,要不然,我定然是饶你不过。”

    舒舒觉罗·子衍的反应让孙铭翰颇为满意,他心道:“你个家伙,平日里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叫嚣,无论走到哪儿都是一副小爷任我行的模样,没想到,也有你舒舒觉罗·子衍感到危机的时候,我若是就此罢手,岂非错失良机,说不定还要落得个终生遗憾?”两个人这么多年的交情,自是称兄道弟都不在话下,好容易见到舒舒觉罗·子衍的另一面,孙铭翰哪里肯让他这样轻松的蒙混过关?!

    不过,孙铭翰本来就是个思虑极为周全的人,他确定舒舒觉罗·子衍不会发火儿,自是有了万全的把握。因为,车上有纳喇·文佳在。这对于孙铭翰来说,就如同有了免死金牌一般。他舒舒觉罗·子衍就算再怎么恼火儿,可是在心仪的佳人面前,也要一直保持温文尔雅的君子形象才对。

    孙铭翰迎着舒舒觉罗·子衍犀利到阴毒的目光,随即轻松的笑道:“我当是什么极有意思的事儿,既然是儿时淘气之事,谁还能没个一件两件?不过大多是大同小异,那便不提也罢。不过,文佳,说到趣事儿,我们这位舒舒觉罗公子可是多得很。小时候的事情姑且不谈吧,现在,全京城,谁不知道舒舒觉罗家的子衍公子?现如今,他可是全京城响当当的人物。”

    “哦?这是何故?文佳向来待在闺阁之内,竟然未曾耳闻。不知舒舒觉罗公子因何故名动京城?”孙铭翰的话毫无意外的引起了纳喇·文佳的兴趣,她竟不知道眼前的舒舒觉罗·子衍有这般大的本事。

    舒舒觉罗·子衍已经猜到孙铭翰今日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自己的,便慌忙抢话道,“你不要听铭翰兄乱说,他这个人啊,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其实里面是一肚子坏水儿,和他妹妹孙烟萦一样,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儿。”舒舒觉罗·子衍只觉得额头都沁出了细细的汗水,这个孙铭翰真是太仗义了,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那件事情如何是能够同文佳提及的。

    “子衍兄,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呢?”孙铭翰故意装出无辜的表情,可怜巴巴的看着舒舒觉罗·子衍,“经过哪一件事情之后,我可是对你敬佩的紧,以至于每每同他人提及你,完全都是溢美之词,怎能说我是唯恐天下不乱呢?等你闲着了,可要传授些秘诀给我,让我也受教一番,如何?”

    舒舒觉罗·子衍狠狠的瞪着孙铭翰,眼神像是能飞出刀子一般,凶狠至极,偏生碍着纳喇·文佳在场又不好发作。若是换做平时,他早就扑上去和孙铭翰拼个你死我活了。孙铭翰,今日我可才算认清楚你这个人了,你算是什么好兄弟,关键时刻,总是丝毫不留情面的拆我的台。

    孙铭翰见舒舒觉罗·子衍气得双目圆挣,眉毛上扬,很是欣慰,想我这几日一直为烟萦和子婳的事情担心重重,怎能容他一人潇洒快活?兄弟嘛,何哉?自是要同甘共苦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容子若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慢等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慢等等并收藏容子若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