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容子若婳 > 第21章 皆是因花魁是非

第21章 皆是因花魁是非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孙铭翰完全不顾舒舒觉罗·子衍对自己使眼色,自顾自地接着说:“文佳,你竟然不知道他那件惊动京城的事情?你可知这京城之中有座鼎鼎大名的天香楼?”

    天香楼?不是全京城最大的青楼吗?纳喇·文佳不由得皱了皱眉,她当时什么英雄气概的可歌可泣,原来,也不过是风流的公子哥儿罢了。

    纳喇·文佳的表情变化完全在孙铭翰的意料之内,她们这些闺阁之中的小姐啊,平日里锦衣玉食,阁楼绣花,最最重要的就是恪守规矩了,当然最是厌恶那些风月场所了。想来,这天底下,哪里去找第二个像自己妹妹孙烟萦那样不拘小节的官家小姐?孙铭翰想起来,曾经有一次,他带着烟萦出府,无意间路过青楼门口,她竟满是兴奋的非要进去一探究竟。想着自己那个到处惹事却天真无邪惹人怜爱的妹妹,孙铭翰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这份淡淡的忧愁中,却是夹杂着更多的甜蜜。

    孙铭翰见纳喇·文佳并未搭话儿,就继续说道,“几个月前,天香楼中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个清新脱俗的姑娘,长得沉鱼落雁自不必细说,更为与众不同的是,她弹的一手绝好的琵琶,诗词歌赋也是惊人的出众。可以不夸张的说,这位姑娘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全才。自从她到了天香楼,一般的庸脂俗粉自是不能与她相提并论。据传言说,这位小姐也曾是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只不过后来家族没落,流离失所,她失了庇护才沦落至此。如此出众的一位姑娘,当然是这京中花魁的不二人选。”

    听着孙铭翰这样的一番描述,纳喇·文佳已然提不起什么兴趣了。声色犬马这些东西,她向来是不关注的,甚至很是反感。

    纳喇·文佳想到自家府中,她阿玛有一个妾就是戏子出身,听嬷嬷说,当年阿玛不顾众人反对,即便是以受玛法一顿鞭子为代价,也非要自作主张力排众议的娶了回来。这个姨娘出身卑微,仗着有阿玛的宠爱在府中横行霸道挑拨是非,即便是后来阿玛的宠爱淡了些,她却也至今仍旧弄得阖府上下不得安生。虽说额娘是一府的当家主母,但额娘这么多年以来背地里受的委屈,她都知道。

    但是,出于礼貌,纳喇·文佳还是静静的听着。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奇女子,至今为止,只有子衍兄一个人见过。”

    “这是何故?”在纳喇·文佳的印象之中,烟花女子大多生如浮萍,身不由己。怎的这位名动京城的花魁,只有舒舒觉罗·子衍一人见过?就算纳喇·文佳一开始对这件事情兴致缺缺,这时候却也十分惊讶的追问,“你刚才说她有沉鱼落雁之貌,若是众人都未曾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这惊为天人的美貌又是从何说起?”

    孙铭翰见引得了纳喇·文佳的兴致,便又继续解释道:“文佳,你有所不知,我换个说法,应该是这样说才更贴切,是这位姑娘只肯见子衍兄一人。花魁姑娘出场永远是以白纱遮面,虽然如此,却已经是美目盼兮,羞煞百花。她自恃品貌出众,才华不凡,故而众多京城名士需得经过她的层层考核才能见到她的真面目。第一次考核就是在她当选花魁的那一天,子衍兄是唯一通过她全部考核的人,故而有幸见到了这位姑娘的真面目。”

    “那又是为何这么许久,只有舒舒觉罗公子一人见过呢?”

    “说来奇怪,自从那一天见过子衍兄之后,这位花魁姑娘就对外宣称,自此她便只见子衍兄一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不论身份有多尊贵,财富有多倾城,她都是一律拒之门外。文佳,你说,子衍兄弟是不是艳福不浅?现在啊,这京城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王孙侯爷公子哥儿,都在背地里羡慕他呢,当然嫉妒发火儿的更是不在少数。”

    果真是一位奇女子。纳喇·文佳看了看坐在孙铭翰旁边的舒舒觉罗·子衍,他微微垂着头,脸色似乎有些不大好看,头先兴高采烈的样子完全消失不见了。她以为舒舒觉罗·子衍是因为花魁姑娘的事情心情不好,又问道:“这京城之中最不缺少的就是达官显贵,如此一来,舒舒觉罗公子岂非是要得罪很多人?”

    “你说的正是,那花魁姑娘对子衍兄一见倾心的消息一传出来,可不就是把很多王孙公子恨得咬牙切齿的。就连这天香楼的掌柜,每日里都惴惴不安七上八下的不得安生,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哪位显贵,白白为了一个姑娘搭进去这么多年在京中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生意。说来那花魁姑娘也是刚烈之人,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也是义无反顾,无论那掌柜如何劝说都是软硬不吃,被逼得急了,竟然以命相威胁。”

    “这位花魁姑娘身世真是可怜,如今又被推向风口浪尖,日子也是不好过的罢。”

    “本来理应是这样的,若是所托非人,这位姑娘自是另一番身世飘零的可怜光景。可是她遇到的是谁啊?是我们舒舒觉罗家的大公子啊!子衍兄这次可真当得起豪气冲云天的男子汉大丈夫,他为了那位美人儿曾经放出话来,谁若是与那位花魁姑娘为难,就是与他舒舒觉罗·子衍过不去。如此这般,才勉强平息了一部分宵小的非分之想,也为那姑娘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给了她一方清静。否则的话,说不好那天香楼早就已经容不下她了。这个在戏文里面怎么说的来着,对了,可不就是一场英雄救美吗?子衍兄,你可是响当当的巴图鲁啊!”

    舒舒觉罗·子衍听孙铭翰滔滔不绝的说着,心里面着急的很,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他想为自己分辩几句,抬起头正撞上纳喇·文佳望着自己的略带探究的眼神,直叫他将已经到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舒舒觉罗·子衍心想,“她还是笑的时候最好看,这般沉默着,更加猜不透她心中所思。”

    舒舒觉罗·子衍知道纳喇·文佳定然是误会了自己去,却又不知如何解释,当下懊恼极了,想来今日若是在二人之间埋下了猜忌,这以后可如何还说得清了?

    孙铭翰见到舒舒觉罗·子衍吃瘪的懊悔模样,心下正爽,想那花魁女子被你藏得如此之严密,必有过人之处。可是,你这家伙,为了她驳了我们所有兄弟的面子就是你子衍的不对了。

    舒舒觉罗·子衍沉默了一阵,几番思量过后,只得硬着头皮开口说道:“文佳,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大家传闻的那样。你也知道,人云亦云最是可怕的。那个花魁名唤玉桓,本是江南富庶人家的女儿,自幼家境优越。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几年前,玉桓的家族中道衰败,随后她便被卖入风尘之地,实为身不由己。况且,我和她并不是那样的关系。我只是怜惜她没有亲人,无所庇佑,现如今又被困在天香楼这样一个风尘之地,故而尽己所能,帮她一帮罢了。绝非,绝非是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你···你一定要相信我。”

    说实话,舒舒觉罗·子衍的诚恳的确打动了纳喇·文佳。她看到他急切想要证明自己的眼神是如此的真挚,她便相信他的为人,同时,也不由自主的佩服他的侠骨热情。可是,这终究不是自己应该插手的事罢?!她微微笑了笑,说:“若是如此仗义相助,不为私利,舒舒觉罗公子岂非更称得上是英雄救美的大英雄了?”

    舒舒觉罗·子衍见纳喇·文佳并未明确表态,似是根本不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一般,待要张嘴继续解释,只听纳喇·文佳幽幽的说了一句,“只要公子自己问心无悔便好,何须理会旁人的目光?”

    舒舒觉罗·子衍顿时心中狂跳,她竟是信任我的!!他看向纳喇·文佳的眼中,不由的又多了几分热切。

    孙铭翰今日倒好像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一般,他接着舒舒觉罗·子衍解释的话音儿,说道:“原来你与那花魁姑娘竟是没有私情的?那为什么她一直不愿见其他人?两个人之间好似有什么秘密,生怕被别人窥探到一般?这一次,竟不成想,反倒是我们这些旁边瞧着的人看走了眼。不过,如此一来,子衍兄,你也就大可不必藏着掖着了。不如改日寻个机会,约那姑娘出来让我们见上一见?倒是真想看看是怎样内外兼修的大家闺秀。”

    舒舒觉罗·子衍拿不准玉桓的想法,只能敷衍着孙铭翰,回答说,“既然你们都这么想见她,等改日我再见到她时问问她的意思,她若是愿意的,我自然将你们引荐给她认识。”

    这个人表面看起来难免有京中公子哥儿的风俗之气,如此这般,倒也是个体贴细心侠骨柔情之人。经了这一件事,纳喇·文佳对舒舒觉罗·子衍的印象不由的又好了几分。

    卢子婳一路被纳兰容若牵着手,向前走,心中柔情万千自不必细说。此时此刻,她没有办法用言语说清楚自己内心深处的感觉。整个儿人,有些晕晕的快乐,如同,漫步在云端一般,所踏之处,尽是绵软。她眼里心里只有那一个人而已,周围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切的喧嚣浮躁都变成为情深的寂静无语。

    卢子婳就这样全身心的跟着纳兰容若的脚步,蓦然从心底生出一种情绪,这种情绪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它叫做天长地久。直至两个人上了准备好的马车,卢子婳才恋恋不舍的从幸福的沉浸中抽离出来,她看着窗户外面略过的街道,问,“这是打算去哪?”

    卢子婳一双美目顾盼神兮,清秀中含着几分不解的疑惑,懵懵懂懂,看在纳兰容若眼里,竟是可爱的无与伦比。几缕发丝被车窗外面的风吹起来,挂在卢子婳的脸颊上,纳兰容若情不自禁的,伸手理了理卢子婳鬓间散落的头发,“头先和铭翰他们说好了,准备去我府上小聚。后来我一心只顾着追寻你出来,倒是把这件事情耽搁了。过了这么许久,我估摸着他们已经是到纳兰府上了。你可愿随我到府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容子若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慢等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慢等等并收藏容子若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