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中宝 > 第33章 掌中宝三十三

第33章 掌中宝三十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十三、

    唐妧颇为有些受宠若惊,倒不是说这裴玥以前对她有多不好,而是,这位裴小姐素来生性腼腆,便是见到了,也不会如此与她说话,最多冲她笑一笑也就罢了。现在还有谢静音在,她直接忽视了谢静音的存在,而拉她坐到身边去,唐妧的确有些没有想到。本来只是随谢七过来探望她的,想着看一眼就回去,没想过她会这般热情招呼自己。

    “裴姑娘客气了,哥哥救人,只是本能的反应,没有想过要讨什么回报。总之,你好好的就好。”唐妧抿唇笑,见裴玥一直拉着她手不松开,她索性顺势坐了过去。

    “唐姐姐,我现在看着你就觉得亲切,你们唐家个个都是好人。”裴玥手一直紧紧攥住唐妧的手,不愿松开,白皙的小脸上也一直挂着灿烂又腼腆的笑,仿佛两人好得,像是失散多年的姐妹似的,裴玥笑了会儿又道,“等回了京城,我们一定要常常走动,你可以常来我家玩儿,我们也可以一起去找宝姐儿玩儿。”

    “好!”唐妧笑着应一声,也不晓得说什么好了,她就觉得这位裴小姐对她实在是过于热情了。

    明明救她的人是哥哥,现在瞧着,好像唐家一家都是她救命恩人似的。

    在裴玥那里坐了会儿,裴夫人称裴玥刚回来需要好好休息,唐妧识趣,就回来了。天儿还早,她还不想回屋歇着去,就折身去了母亲屋里。

    唐妧去的时候,刚好唐锦荣在向陈氏请安。唐妧见到哥哥,满眼都是笑,快步走到他跟前去,扯胳膊拍肩,看他是不是好好的。

    “阿妧,哥哥什么事也没有,好着呢,刚刚阿满已经挨着敲过了。”唐锦荣已经换了身衣裳,浅蓝色的直缀,衬得他本就英俊的面容更添了几分俊雅,此刻嘴角含笑,正垂眸望着妹妹,满眼宠溺,见妹妹听了他的话后果然老实站着不动了,唐锦荣抬手拍了拍妹妹的脑袋说,“赵兄与我说,你见哥哥不见了,眼睛都哭肿了,让我瞧瞧。”

    说罢,唐锦荣果真朝妹妹凑近了些,想看得仔细些。

    唐妧却一把推开了他,只笑嘻嘻坐到母亲身边去,一把抱起胖妹妹来。

    阿满坐在姐姐怀里,扭着脑袋睁圆眼睛对哥哥道:“阿满也哭了,很伤心,就怕再见不到哥哥。”阿满表情严肃,很认真的样子,“哥哥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啊,水里一点不好玩,不许再玩水了啊,小心爹爹打你屁股。”

    “好,哥哥听阿满的。”唐锦荣精神不错,冲小妹眨眼睛笑。

    见兄妹三人感情好,陈氏也开心,想着长子这几日该是累坏了,便叮嘱他回屋去好生歇着。

    唐锦荣应一声,转身就离开了。在自己屋里呆了会儿子,却怎么都睡不着,他索性起来到一层甲板上吹江风。因为裴玥落水的事情,行程耽误了几日,现在人找到了,谢三老爷便吩咐即刻启航。

    太阳已经落山,西边晚霞把天空染红了一片,江风薄凉,唐锦荣立在船头,任由江风迎面吹在脸上。

    想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他总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到现在,他还清晰记得当时跳进水里的时候冷水浸透他身子的感觉。江浪一个接着一个朝他拍打过来,他几次才将头露出水面来,紧接着又被浪花拍打了下去。冷水灌入鼻口,身子也一点点往下沉落,他当时真的就以为,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可是又不甘心!

    死倒是不可怕,可是他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他不能死。最后就凭着那么一点点执念,留了两条人命。

    他当时跳水救人,没有想太多,如果现在再让他选择的话,他想他还是会那么做。

    “唐公子。”唐锦荣想事情正想得入神,忽闻身后有人喊自己,他闻声立即回过身子去,就见黛青色天幕下,裴玥有些胆小腼腆地站在他身后,离得不近不远,面上含着浅浅笑意。

    “裴姑娘。”见是裴玥,唐锦荣礼貌唤一声,然后挑眉问,“有事?”

    他本来身子是轻轻靠在栏杆上的,姿态颇为有些闲散,此刻见有姑娘家在,他身子本能就往回收了些,立在她跟前,如苍松劲竹一般,十分规矩。他跟这个女子并不熟,不过是救了她一命,之后两人被水冲到江下游后,他背着不省人事的她就近去了一个小村庄。在那里寻了户人家,说清楚了情况,借了衣裳给她换上,仅此而已。

    她明显不是多话的性子,他又与她不熟,见她不言语,他自然也不会攀着她说话。

    所以,纵使两人一个屋檐下呆了两日,也是没说过几句话。不过是请了大夫来给她号脉,他问候了她几句,仅此而已。

    裴玥新换了身衣裳,上身是浅黄色的薄袄,下身则是白底绣蓝色蝴蝶花纹的长裙。因为还没有及笄,所以未挽髻,一头乌黑的秀发只将鬓边的两缕梳起,再用黄色绸带束住。裴玥长相偏恬静,这种乖巧又甜美的妆扮正适合她,让人看着就舒服。她来前,有刻意打扮过,只可惜,唐锦荣并未看得懂。

    “我……是想跟唐公子道谢的。”裴玥有些害羞,说话声音也很小,眼神还有些飘,“多谢你救了我。”

    唐锦荣道:“一路上,你已经跟我道谢过很多次了,裴小姐真的不必放在心上。”天色晚了,江面上吹来的风也更寒了些,唐锦荣抬眸望了望天,而后对裴玥道,“外面风大,裴小姐还是回屋吧,免得吹了风又生病。”

    听他这话的意思是在关心自己,裴玥也不管他是出于客气,还是因为真的关心,总归心里挺开心的。

    匆匆朝他俯了身子福了一礼,转身就飞了,像是一只快乐的蝴蝶一般。

    唐锦荣觉得这姑娘的举止有些奇怪,想着,是不是水里时间泡得太长,脑子有些不好使。她跟他第三次道谢的时候,他就提醒过她,真的不必再谢他。可是她就跟失忆了一般,愣是记不住这句话,加上刚刚这一回,连他都不记得她已经向他致谢过多少回了。因为想着别的事情,唐锦荣愣愣望着她快速离去的背影,有些失神。

    此刻赵骋就在唐妧屋里,立在窗户边,垂眸睇着楼下的两个人。

    “饭摆好了,你不吃吗?”唐妧布好菜,摆好碗筷,一抬眸就见那人立在小窗边,正神情专注地看着什么,她好奇,“看什么?”

    “你过来。”赵骋冲她招手,见她走到跟前来了,他手轻轻抵着她腰,指给她看道,“你哥。”

    “我哥怎么了?”唐妧不明白,她哥哥什么也没有做,就站在甲板上,有什么不正常吗?

    赵骋没有再看了,只牵着她软白的小手,两人一道往桌边来道:“刚刚瞧见裴小姐跟你哥在一起,不晓得你哥说了什么,裴小姐转头就跑了。你哥盯着人家背影看,还有些走神,你说这是怎么了?”说罢,赵骋执起筷子夹了菜,送进她碗里,见她惊得瞪圆眼睛不说话,赵骋捏了捏她脸道,“知道我当时为什么没肯去救她吗?”

    “为什么?”唐妧回神,盯着他看。

    赵骋喟叹一声,把筷子搁在案上,望着她,表情严肃又认真:“姑娘家的清白最重要,我若是去救她,少不得要搂搂抱抱拉拉扯扯。裴夫人当时求我,我便猜准了她的心思,故而并没有下去。狠是狠了些,不过我也有自己的原则,现在的局面,可谓是皆大欢喜。妧妧,我为你守身如玉,你有没有很感动。”

    见他好好说着话,忽然又不正经起来,唐妧狠狠瞪他。

    “你也知道姑娘家的清白最重要啊?你顾及着人家的清白,也没有见你顾及我的啊。谁让你大晚上的跑我屋里来的?谁要吃你的菜,谁要跟你一起吃饭。”唐妧委屈,觉得他就是欺负人,既然在他心里是有女子清白一说的,为什么他每回见到自己就要轻薄?他明显就是觉得自己好欺负,觉得唐家好欺负。

    看看!看看!裴家有背景有权势,他不敢得罪了吧?

    赵骋倒是没有想到,会被她将一军,他挪身子坐到她跟前去,抬手搂着她哄道:“我欺负你,是因为早将你当成自己人,你迟早是要嫁给我的,我亲你一口,抱一抱你,这是夫妻间可以做的吧?但是裴姑娘怎么能跟你比,你难道想我救了人,再让裴家逼着把她也给娶了?我怎么舍得你受委屈。”

    “总之,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反正你最有理。”唐妧又嘀咕一句,轻轻咬着唇,也就埋头吃起饭来。

    见她一声不吭,只鼓着嘴巴吃饭的样子也挺可爱,赵骋搂着她,长着薄茧的指腹轻轻蹭着她柔嫩的脸道:“我给你父母在京城买了座两进带有小花园的宅子,就靠着侯府不远。宅子是半旧的,已经有人在打扫,等到了京城,你可以亲自布置。”

    湖州的宅子,唐家舍不得卖,所以家里积蓄并不算很多。

    不过,湖州还有几间铺面,留有掌柜的在打理,每年都会有进项。以唐家现在的积蓄,宅院自当是买不起的,不过,那种普通小老百姓住的胡同里的小院子,倒是可以购置一处。

    本来一家人都商量好了的,唐妧没有想到,赵骋竟然花钱买了宅院。

    “你不用这么破费的,我们唐家既然选择来京城,肯定是有些准备。住的地方也都想好了。”唐妧说,“哥哥想挣功名,但是爹爹还是喜欢做生意的,我还可以经营簪花坊,生计不愁的。”

    赵骋黑黝黝的眸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也不再说这个话题,只又给她夹了菜道:“多吃点吧。”

    唐妧点点头,继而安静吃起来。

    赵骋却没有怎么动筷子,他在想着事情,一时间走了神。唐家人颇有些骨气,如果知道是他花了银子特意准备的宅院,说不定是不肯住的,他得想个法子,让他们安心住进去才是。

    水路走了有大半个月,马车赶了差不多一个月,等一行人浩浩荡荡赶至京城的时候,已近年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掌中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息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息隐并收藏掌中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