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中宝 > 第36章 掌中宝三十六

第36章 掌中宝三十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十六、

    秀苗口中的谢家七小姐,便就是谢静宝,谢府三房的姑娘。

    从湖州到京城这一路上,谢静宝隔三差五总喜欢去她的屋子找她玩儿,谢七性子颇为爽直,并不似谢六那般矫揉造作,所以,唐妧还挺喜欢与她一起相处的。昨儿一早刚到京城的时候,谢七就拉着她手说了,等回家安顿好了,她会来找她玩儿。唐妧想着,这怎么也得到年后再走动,没有想到这么快。

    “秀苗,你先去夫人那里说,我换身衣裳就过去。”因为是打算在家干活一整天的缘故,所以唐妧此刻衣着十分简单素朴。

    出门做客,又是去璟国公府那样的人家,她自当是要换件新衣裳的。

    秀苗走后,妙晴兴奋地道:“这谢七小姐这么快就来找师姐了,可见她是真的把师姐放进眼里的。不过,这回去的是璟国公府,跟当初在湖州时候的知州府又不一样了,高门大户的人家,规矩最是严了,师姐你要处处小心些。”

    唐妧也紧张的,不过她笑着安抚妙晴道:“没事的,就算到时候见到长辈,问我什么答什么,不多说一句话,我想应该没有错。”

    “师父,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香草本来一直都没有说话,只眼巴巴望着师父跟师叔,见师父就要走了,她才伸出小手轻轻拽了拽师父衣角,仰着脑袋,十分舍不得的样子。

    在香草眼里,是师父救了她,师父就是她最亲的人。

    “师父很快就回来了,香草在家乖乖的,听师叔的话。”唐妧弯腰轻轻抱了抱香草,见香草乖巧点了头后,就继续坐到案前去开始埋头干活,小小身子缩成一团,一双白皙的小手熟练地捏着跟金丝在缠绕,动作虽然慢了些,但是却十分认真专注,左不过才五岁的孩子,唐妧心疼她,叮嘱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师父的簪花坊,怎么说也得等到过完年正月十五后开,香草不必这么辛苦。干会儿活就歇会儿,一会儿师父走了,让你师叔带你去玩儿。”

    “香草不想玩儿,就喜欢跟着师父师叔一起做发簪。”香草一边说话,一边继续手上的活计,“我要把师父教我的都学会,等有师父这么大的时候,要像师父一样厉害。”

    “真是拿你没办法,阿满要是有你一半安静乖巧,就好了。”唐妧笑了笑,一回头,就见妹妹站在门边,使劲鼓着嘴巴。

    “姐姐就喜欢香草了,嫌我闹腾,嫌我不乖。”阿满气呼呼的,嘴巴都快要鼓成球。

    “你打扮得这么漂亮干什么?姐姐又没有说要带你去。”妹妹就是小气包,越是顺着她说跟她解释,她就越蹬鼻子上脸,这样转了话头到她感兴趣的事情上,她反倒是会乖巧一些。

    果然,阿满不闹脾气了,抱着姐姐撒娇:“我要去,姐姐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行了,让姐姐去换身衣裳,一会儿先带你去母亲那儿,别让人家等太久。”说罢,唐妧牵着妹妹手,带着妹妹一道离开耳房。

    ~

    唐妧穿的是去年过年的时候裁做的袄裙,只才穿了一两回,就跟新的一样。上身是藕粉色绣红梅的袄子,下身则是与红色梅花同色的长裙,再让秀禾帮她梳了个与袄裙搭配的头,乌黑的发髻上只簪了一根梅花花样的碧玉簪子,梅花下有流苏垂落,随着她每个动作,流苏就晃来晃去,颇为灵动。

    这身妆扮的确是简单了些,不过,正符合她的身份。

    虽说在湖州的时候,赵公子请了谢三太太跟裴夫人保了媒,不过,到底是还没有正式走三媒六聘的,所以,她如今的身份,不过就是普通的商户之女。勉强算得上是小家碧玉吧,唐妧站在铜镜前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就带着妹妹去了东院。

    东院暖阁内,陈氏正坐着与谢静宝说话,时不时还伴有几声轻微的咳嗽声。

    不过,暖阁内烧着地龙很暖和,陈氏只是偶尔觉得喉咙痒,面色还是不错的。

    谢静宝虽然平时性子有些大咧,但是心算是细的,见陈氏咳嗽,忙关心道:“南方天气暖和,北方冬日严寒,尤其是这几日,天天下大雪,夫人觉得身子可还吃得消?”

    陈氏笑着连连点头道:“多谢七小姐关心,我身子挺好的。虽然外面冷,但是这屋里暖和得很,屋里可比南方屋里暖和。”

    谢静宝闻言眯眼笑起来,意味深长地道:“骋表兄平时瞧着冷漠严肃,没有想到,还这么细心。晓得夫人您身子欠安畏寒,一早就把什么都准备好了,表兄这么心细,待唐姐姐又好,将来唐姐姐嫁去了赵府,夫人您也可以放心的。”

    陈氏只笑着点了点头,却是没有说话。

    这亲事还未有定下,也不晓得将来会不会有什么变数,陈氏不好多言。

    外面阿暖刚进院子来,就挣脱了姐姐的手,乐颠颠一个人先往母亲屋里跑。秀苗听到了声音,连忙迎了出去,亲自牵着阿满走进来。阿满一探脑袋进来,脸上就挂着笑,瞧见谢静宝了,颠颠走到谢静宝跟前来。

    “小阿满!”谢静宝在谢家同辈的姑娘中,排行是最小的,她下头没有妹妹,只一个淘气的弟弟,所以,她显然十分喜欢阿满。

    见阿满过来了,一把拉她到跟前,就攥着她手问她习不习惯。

    阿满笑着依偎在谢静宝怀里,然后伸出小手来玩谢静宝衣袖上的花儿,这才道:“爹爹娘亲都在,哥哥姐姐也在,我喜欢这里。”又仰头看向谢静宝道,“七姐姐,我也可以去你家玩儿吗?”

    “阿满!”陈氏喊了小女儿一声,脸上表情有些凝重,训斥她道,“七小姐找你姐姐有事儿,你留在家陪娘。”

    阿满最怕娘生气了,可是她也真的很想出去玩儿,于是也不说话,只“啪嗒”掉金豆子。

    谢静宝抽出帕子来,笑着给她抹眼泪道:“阿满别哭,一道跟着姐姐去玩儿啊,没有说不请你去,你跟你姐姐一起去七姐姐家玩儿。七姐姐家有很多好吃的点心,阿满去了,拿给你吃,快别哭了。”

    “可是娘不让我去。”阿满伏在谢静宝怀里,低低啜泣。

    唐妧走了进来,见妹妹哭了,把她拉开道:“阿满别不听话,回头惹娘生气,娘身子又该要不好了。你瞧,咱们刚刚来这里,姐姐走了,你也走了,娘是不是很寂寞啊?都没人陪着娘说话,是不是?”见妹妹果然不哭了,很乖巧地点头,唐妧揉揉她小脸,笑着道,“阿满真乖,等姐姐回来,陪你一起堆雪人。”

    阿满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抱了抱姐姐后,又跑去抱娘亲。

    ~

    璟国公府离唐府也不多远,坐马车过去,差不多三刻钟的时间。

    璟国公府正门大,红漆铜环的大门,门前两尊威严的石狮子,门楣上“璟国公府”四个大字苍劲有力,无一不彰显着其世家底蕴的深厚。唐妧由秀禾扶着下车,只大概瞄了眼,然后就跟着谢静宝从正门旁边的耳门进去了。她不知道大户人家是不是有什么讲究,只是一路跟着,不说话。

    璟国公府外面瞧着豪华气派,里面更是别有洞天,一景一物,都显得十分恢弘大气。南方宅院内部布局多不讲究什么排列的章法,小桥流水,到处可见,但是这里的似乎不同,宅院排列齐整,四四方方的,连路都是方正的。唐妧一路跟着,都不晓得跨过几道门了,最后进了一个叫“松鹤堂”的院子,才听谢静宝对她道:“这是我祖母住的地方,家里姐妹都在这儿呢,我带你去见一见她老人家。”

    既然上了门,自当是该要拜见长辈的,唐妧点头。

    只是没有想到,谢老太太屋里不但谢老太太在,与谢老太太并排坐在上位的,还有一位老者,谢静宝对她说,那是赵家老太太。如此唐妧才算是明白,原来并不是单纯的谢七要找她玩儿,是赵老太太想见她。

    那就是说,赵骋昨儿晚上回去后,已经把事情跟家里人说了?

    唐妧此刻顾不得想太多,只微垂着脑袋上前去请安,一言一行都是规规矩矩的。

    “孩子,把头抬起来让我瞧瞧。”赵老夫人开口,顺便冲唐妧招手,示意她走到跟前去一些。

    唐妧走近了些,却也不敢靠得过近,只在离老人家三步左右远的时候,停下脚步来。然后轻轻抬起头来,目光却是垂着,没敢看两位老人家。

    赵老夫人仔细瞧了瞧,然后颇为满意地笑着说:“瞧着是个文静懂事的姑娘,颜色也周正,一看就是教养好的。”

    唐妧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还是依着规矩道了谢。

    今儿一早,谢三太太听说赵老夫人过来了,连忙就把在湖州的事情跟自家老太太说了。连带着,为何要将高姨娘打发去庄子上的事情,也一并告知了自家老太太。所以,谢老夫人自然就是知道赵老夫人此来的目的,见赵老夫人这意思,算是接受了这个孙媳妇,便也笑着附和道:“是啊,她与七丫头也特别投缘,亲得像姐妹似的。”

    暖阁内坐着的,还有大房跟二房的两位夫人,两夫人毫不知情,相互望了望,始终没有说话。

    谢三太太又道:“在湖州的时候,这位姑娘自己经营着一家珍宝铺子,叫簪花坊。上回听宝姐儿回来与我说了,来了京城,也是想把簪花坊的生意做到京城来的吧?”

    唐妧还未有来得及回话,二夫人黄氏便笑着道:“原来是湖州城内的一位妙手娘子啊,是弟妹特地给挖回来的吗?这府上老太太已经请有两位娘子了,弟妹这样做,岂不是不给老太太面子么。”又说,“老太太,刚好今儿赵老夫人也在这儿,不若将几位姑娘都请了来,您跟赵老夫人一起,考一考她们的技艺吧?”

    二夫人卫氏,小户出身,年轻的时候因为貌美音好,故而被二老爷瞧中。

    曾经的确为此得意一时,不过嫁来璟国公府后,并未过几年好日子,就被自己夫君厌倦了。本来出身不好,心底就自卑,越发失宠后,就更加自卑起来。

    她自己是没有本事跟其她两位名门出身的妯娌比了,所以,便把一切希望压在一双儿女身上。

    总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压过其它两房的子女一头,这样才好叫她扬眉吐气,重新在这个府邸里抬起头来做人。

    她所出的四姑娘,旁的什么琴棋书画都不好,偏生有一双巧手。也是老天开眼了,这些年刮起了一阵怪风,姑娘们凑在一起不仅仅只比琴棋书画了,还比手工。

    甚至,手工做得好的,反而比那些琴棋书画好的,更得重视?

    卫氏搞不清楚状况,不过她也不需要清楚,她只需要知道,在整个璟国公府里,她闺女给她争了脸面就行。

    谢老太太虽然有些瞧不上这个二儿媳妇的一些作为,不过,她老人家到底是不会拉下架子来跟一个晚辈计较的。她也明白她的心思,不过就是想显摆显摆,出一出威风罢了。

    这原本也无可厚非,既然提了,遂了她的意便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掌中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息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息隐并收藏掌中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