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中宝 > 第42章 掌中宝四十二

第42章 掌中宝四十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十二、

    “过年前的时候,母亲又在哥哥跟前提了一次要托媒人给他说亲的事情,不过,哥哥还是没有娶妻的想法。哥哥现在每天都勤学武艺到很晚,一心就想着三月武考上能够夺得个名次,好在朝中谋个一官半职。”唐妧了解自己哥哥,如果不是受了沈铭峪的打击,他就算有心要求功名,也不会这般拼命,“哥哥太拼了些,我怕他身子会吃不消。”

    唐妧明白,他这是,就想给唐家争个脸面。

    哥哥也是为着自己好,她怕自己只以商户女的身份嫁去赵家,会无端惹来非议。若是他在朝中谋取了官职,唐家怎么说,也会多些脸面。

    唐妧当然希望兄长好,不过,也不希望他为此而累坏了身子。

    赵骋听明白了意思,扯唇笑了起来道:“妧妧,你知不知道,从我三岁到现在,每天都在做什么?”他十分自然地捞她到怀里来,让她舒服地仰躺在自己腿上,他垂眸温柔看着她,这才继续道,“我母亲是璟国公府的嫡出女儿,她跟父亲,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算是两小无猜。之后到了成亲的年纪,两家人请了媒人保媒,就给他们定了亲事。”

    本来好好的说着哥哥的事情,却听他突然提起自己长辈的事情来,唐妧不由得好奇。

    不过,也只是安安静静听着,后脑枕在他健硕手臂上,看着他。

    赵骋只默了片刻,就又继续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亦兄妹,亦夫妻。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感情非常好?”

    亦兄妹,亦夫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唐妧忽然间就想起来她跟沈铭峪来,小的时候,她也以为,他们将来定会天长地久,携手终老。可是谁又料得到,手还没有牵过一回,缘分也就尽了。

    “这天地间,怕是就没有不变的感情,好的时候的确是真的好。但是不好的时候,也是真的。”唐妧想起来赵骋曾经提过自己父母,他说过他母亲早早便没有了,那么现在璟国公府里的那位夫人,该是国公爷的续弦。那位夫人也是姓谢,莫非与原配夫人乃是姐妹?

    唐妧没有说话,她也不敢多嘴乱猜测,只是竖着耳朵等着赵骋自己继续说下去。

    “现在国公府里的那位国公夫人,是我母亲的庶妹,我母亲离世后一年,她嫁给我父亲做填房。”赵骋温热的一双大手紧紧攥住唐妧的小手,有些话,他深深藏在心里很多年了,以前之所以沉默寡言,不过是不愿意说话罢了,而如今,他寻得了可以陪伴一生的伴侣,自然是有很多话想说,“我母亲是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所以,我刚出生,便没了母亲。从我懂事的时候,我就开始自责,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害死了母亲,但是后来才渐渐明白,害死母亲的不是我,而是……我的父亲。”

    这些话,他藏在心中已经很多年了,原以为如果哪日亲口说出来,绝对是他报复算账的时候。没有想到,却是在这种场合,说与一个他信得过的人听。

    “怎么会……”唐妧万万没有想到,堂堂的敬忠侯,竟然会下手害死自己的原配夫人。

    唐妧有片刻的怔愣错愕,她望着眼前的男人,其实她看得出来,虽然他表面上竭力表现得平静淡漠,但是他眼底的水光出卖了他。唐妧明白,原来他也并不是表面上看见的那么风光无限,他的人生有他的坎坷,他有他自己的烦躁跟忧愁。

    唐妧不晓得说什么去安慰他,也觉得此刻就算说再多安慰的话,也并不能够抚平他心中的伤口。

    索性也不说话,陪着他一起沉默,她将自己的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用自己的一双手紧紧攥住他的大手。

    赵骋看着她,乌黑透亮的眸子里渐渐溢出一丝光来,手臂有力,把她抱得更紧了些。

    “母亲怀身子的时候,按着规矩,得有娘家未出阁的姐妹来陪着她。当时过来的,便就是现在这位国公夫人。母亲之所以生产的时候血崩,就是因为亲眼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被丈夫背叛,被亲妹妹背叛,那种滋味,肯定不会好受。”至于是怎么背叛的,赵骋没有说得清楚,他垂眸,见缩在自己怀里的人一动不动的,眼珠子一直滚来滚去,长长卷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般,他这才转入重点道,“祖父祖母是不喜欢这位填房夫人的,他们自然也不会留我给这位夫人养,所以,祖母从小就养我在身边。后来我三岁的时候,祖父受命要领兵北上征讨突厥,祖母出身将门,也随祖父一并出行,夫妻携手共战。他们舍不得把我留在家里,所以,我很小就是跟随祖父母生活在军中的。”

    “从三岁,到二十四,没有一天不是在习武耍枪。所以,我吃过多少苦,夫人知道吗?”赵骋前面铺垫那么多,也就只有最后一句,才是他想说的。

    唐妧愣愣傻了半饷,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嗖”一下从他怀里弹出来。

    赵骋道:“好了,为夫在与你玩笑。只是,男儿顶天立地,就该有本事护得住妻儿家小。所以,大舅兄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现在不勤学武艺强身健体,难道要等到真正遇到敌人的时候再去后悔平素没有多多勤学苦练吗?”

    唐妧知道他说得有道理,其实她又何尝不晓得,不过是心疼哥哥太苦罢了。

    “你别一口一个夫人,也别一口一个大舅兄,谁是你的夫人?”唐妧红了脸,只用手紧紧捂住脸,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子来。

    赵骋不想让她离开,手搂住她柔软的腰,就又将她抱了回去。

    “是不是觉得,我叫你夫人,你吃亏了。”他在她耳边说话,热气呵在她耳朵上,唐妧忽然觉得脸更热了。

    “想不想讨回公道?”赵骋继续诱她上钩,见她连连点头后,他黑眸闪着光,唇角微微弯了下道,“那你多叫几声夫君,也就算是扯平了。”

    ~

    年前的时候大雪不断,过完年后,天气倒是一日比一日晴好。

    这段时间,唐妧虽然足不出户,但是也能够感受得到过节的那份喜庆。唐府虽然清冷了些,不过左右的邻居倒是日日热闹,唐妧每日呆在家中,都能够听得到炮竹声。

    过年清闲,不必每日奔波着去坊里干活,再加上吃的好,唐妧小脸圆了不少。

    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的自己,唐妧举手捏了捏下巴跟脸,想着,一会儿谢七过来了,肯定会说她长胖了。谢七年初四的时候便差人送了信件来,说是初八这日她跟裴玥一道来唐府找她玩儿。

    所以这一日,唐妧一早便醒了。

    选了件水红色的妆花褙子,下身配一条长裙,让秀禾帮她简单梳了个头,发间簪着一支碧玉簪子,半饷素淡却又不失喜庆,唐妧对自己这副妆容比较满意。从铜镜里面瞧见妹妹阿满揉着眼睛摇摇晃晃走了来,唐妧转身把妹妹抱到腿上来,顺手接过秀禾手上的小衣裳,一件件亲手帮妹妹穿。

    “阿满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现在什么天儿啊,起床不晓得穿衣裳?”

    见姐姐怪自己了,阿满又往姐姐怀里蹭了蹭,撒娇道:“就想姐姐帮我穿,喜欢缩在姐姐怀里,香香的。”

    “好了,你安分点,一会儿谢七小姐跟裴小姐要来做客。阿满你不许太调皮了,记住没有?”唐妧一边动作很快地帮妹妹穿衣,一边小声提醒她,省得这丫头一会儿跟个小疯子似的。

    “那衡哥哥会来吗?”阿满醒了,眼巴巴望着姐姐,“他说要送我弹弓的。”

    “阿满!”唐妧抬手敲妹妹脑袋,“又记不住姐姐跟你说的话了?呆会儿见到谢七小姐,不许提这事儿,记住了吗?”

    “为什么?”阿满不明白,嘟着嘴巴不乐意,“可是我就是想要弹弓,弹弓可以打鸟儿,我想要一个。”

    “那是不是有弹弓了,阿满就乖乖的了?”唐妧实在拿妹妹没有办法,这疯丫头有些时候脾气倔得很,任是怎么说,她都听不进去,唐妧只能顺着她哄,“等过几日,姐姐帮你做一个,好不好?”

    “可是姐姐做得弹弓没有阿衡哥哥表兄做的弹弓好,我看过的,那个可厉害了,能打小鸟儿呢。”阿满依旧执着。

    唐妧瞪妹妹:“不听话是不是?”

    见姐姐好像真的生气了,阿满小身子缩了缩,彻底乖了下来。

    给妹妹穿好衣裳,又给她梳了个漂亮的头,见时间不早了,唐妧这才牵着妹妹手出去。

    先去正院给祖母请安,而后去东院,跟父母一起吃早饭。陈氏见小女儿一直气鼓鼓的情绪不太高涨,也不如往日那般喜欢屁颠颠跟在自己姐姐身后,陈氏看了两姐妹一眼,然后笑着摇头。

    齐嬷嬷进来说:“谢家跟裴家的两位姑娘来了。”

    “娘,那我出去。”唐妧闻声站起身子来,看了妹妹一眼,见她眼睛本来是往自己这边瞟来的,可是见自己看她了,小丫头忽然又把脑袋转向另外一边,唐妧故意道,“娘,中午留谢七跟裴姑娘在府上吃饭,女儿中午就不过来陪您吃饭了。中午的时候,就女儿带着妙晴跟香草一起请谢七小姐和裴小姐在女儿院子吃。”

    “好,你好好招待她们,娘想休息,就不管这些了。”陈氏附和着长女,又道,“阿满就留在我这儿,省得她不听话,总是闹你们。”

    “是的,娘,那女儿去了。”说罢,唐妧提着裙子便往外面去。

    阿满见姐姐走了,眼巴巴盯着她背影看了好一会儿,又想了想刚刚姐姐跟母亲说的话来,只觉得委屈,哽咽了两声,嘴巴一张,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扑朔朔往外蹦。

    姐姐不喜欢她了,娘亲也嫌弃她,她觉得自己好可怜。

    ~

    唐妧亲自去前院将谢七跟裴玥接到了自己院子去,又喊了妙晴跟香草出来,几人一道往唐妧房间里说话。谢七一如既往活络,裴玥也还如以前一样,只安安静静呆着,不怎么开口说话。

    “七小姐,裴小姐,这是我的师妹妙晴。这是小香草,我的徒儿。”见香草怯生生的,唐妧笑着拉她手到跟前来道,“香草,到师父这边来。”

    “这小丫头,长得可真漂亮,看着也很乖巧。就是,之前咱们坐船的时候见过的那个吗?”谢七好像有些印象。

    湖州回京城途中,妙晴不是带着香草呆在房间,便就是一起陪在陈氏身边。外面有个什么事情,她们也不知道,也不管。所以,唐妧也只到现在才有机会将自己的师妹跟徒弟介绍给谢七跟裴玥。

    “是啊,就是她。过完年六岁,可乖着呢。”唐妧摸了摸香草脑袋,抱她坐在一边绣墩上,又说,“我在湖州的时候,收过几个徒儿,不过就香草最聪明,我也是最喜欢她。”

    “小阿满呢?怎么没有见到她?”谢七道,“晓得我来,她应该早就扑来了才对啊。”

    唐妧说:“一早起来跟我闹脾气呢,我故意气了气她,没事的。等她想得通了,自己就会颠颠跑来了。”

    谢七说:“阿妧,可真羡慕你,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且,还有那么好的哥哥跟妹妹。我听我四哥说,你哥哥这回也是抱着雄心壮志来京城的?今年的武考,势必要争个名次的?”

    裴玥本来只是安静坐着听,人有些走神,忽然间听到“哥哥”两个字,她一下子就回了神,人也跟着颤了下。

    一颗心不自觉跳得更快起来,整个人的心情好像总觉得愉悦了很多,不自觉便羞红了脸低了头。谢七是个鬼灵精,裴玥自从上回落水被救回来后就很反常,她怎么会瞧不出来?

    正是因为瞧出来了,所以,她刚刚才故意提到唐家大公子的。

    悄悄瞄了裴玥一眼,谢七心里早已狂笑不止,面上却保持淡定道:“对了,表姐,之前你落水,阿妧哥哥可是救了你的。今天刚好是个机会,一会儿让阿妧去前头探一探,若是唐大公子得空了,咱们是不是该去给人家道声谢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掌中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息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息隐并收藏掌中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