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中宝 > 第54章 掌中宝五十四

第54章 掌中宝五十四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十四、

    “娘子是真的想为夫了,还是因为有事情需要为夫帮忙,所以才这般说?”赵骋盘腿端坐,腰杆挺得笔直,侧眸望着坐在身边的女孩子,冷俊的脸上,隐隐有着怎么都抑制不住的笑意,深邃的黑眸透着光,薄唇微翘,怎么看都是一副心情蛮不错的样子。

    他这样语出轻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唐妧已没了起初的羞涩,只笑着道:“都有。”

    赵骋闻声嘴角笑意更深了些,一时未言,只是抬手够了她肩膀来,将她轻轻拥在怀里。

    “阿妧,只还有两个月了。”他低低喟叹,只还有两个月,他便要明媒正娶她,用八抬大轿,将她抬入自己府中,从此往后,一辈子厮守,夫妻恩爱,琴瑟和鸣。

    唐妧乖乖地缩在他怀里,一时没有动,听他这样说,她竟然也有些期待起来。

    不由得,也在想象着,成了亲后,他们之间会怎么去相处。是不是各忙各的呢?他忙他军营里的事情,她则全心全意打理着簪花坊,只晚上的时候,才能够碰一面,然后一起说说话,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这样似乎没有什么不好,平平淡淡的,却很温馨,很真实。

    “今天玲珑坊的甄娘子跟齐娘子来找我了,跟我提了斗钗比赛的事情,说是每年春季各坊间都会举行这样一场比赛。说是夺得了魁首的,会得到一笔不小的赏银,还说她们的师姐盛娘子,就是因为去年夺了魁首,这才得了燕王的眼。”唐妧躺在男人宽厚温暖的胸膛里,她娇软的身子轻轻蜷缩着,像是没了骨头一样,说罢抬眸望去,盯着男人线条分明的下巴看,见男人也垂眸朝她望来,她继续道,“你说,她们为什么要特意来告诉我?”

    “这么大的事情,就算她们不告诉你,你也总会知道。”赵骋稍微挪了下身子,以保证她可以躺得更舒服一些,才又说,“你的靠山是我,虽然我比不得燕王殿下,不过,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们赵家是向你下了聘书的。敬忠侯府未来大奶奶的身份,难道不比没名没分的燕王红颜知己来得要威风?”

    赵骋嘴上没有明说,但是其实是在控诉,控诉她舍近求远。

    摆着眼前这么粗的大腿不抱,想什么呢?

    唐妧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只笑着说:“那我也想凭着自己的真本事在京城夺得一席之地啊,我要是有了名气,你脸上不是也有光彩吗?”

    “娘子说的有道理。”赵骋笑,把她抱得更紧了些,下巴抵着她头尖道,“既然你想做,就放手去做吧,不必畏首畏尾,左不过,撑不下去的时候,还有为夫给你撑腰,嗯?”

    说实话,唐妧望着他,还是蛮感动的。

    有这样一个男人疼自己、爱自己,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是上辈子积了德了。

    不管未来会如何,不管他将来是不是会变心,这一刻,她听他说出这些话来,她也是愿意对他付出真心的。唐妧感动,身子不自觉便朝男人怀里缩了缩,她想要近一步感受这份温暖。

    赵骋感觉到了她对自己的依赖,一颗心瞬间荡漾起来,也不再说话,只紧紧抱着她。

    “阿妧……”他喊了她一声,嗓音低沉,透着愉悦,见她答了一句后依旧乖乖缩在他怀里不动,他又喊了一声。

    微低头,亲了亲她发丝。

    两人相拥着沉默,一起望着窗户外面挂在树梢上的那轮明月,吹着香甜的暖风,感受着彼此给与的那份温暖。良久,唐妧见他总是不开口,便仰起头来,想看看他究竟在做什么。

    赵骋本来也在观赏着窗外明月,想着两人未来甜蜜的生活,见她望来,他也垂眸看去。

    案头灯光幽暗,暖黄色的芯火,被风吹得摇曳,忽明忽灭,橘色光照在她白如碧玉的脸上,衬成绯色,偏生一双眼睛美如墨玉,波光流转,一点樱唇柔嫩如花瓣,透着甜味儿,诱人去尝。赵骋目光一如既往炽热,目不转睛望着她明丽的脸,默了片刻,俯身下腰,狠狠覆上那似乎透着蜜糖香味的唇。

    不似往日那般浅尝辄止,这回,他深深拥吻了她。

    从唇瓣到香舌,由浅入深,由起初的温柔,一点点的,变得凶狠贪婪。他似是饿极了的狼一般,只知道不停索取,停不下来。

    唐妧以为他这一吻还是如往常一样,轻轻尝了尝,就离开了,所以,见他凑过唇来,她只乖乖闭上眼睛,并没有挣扎。等感觉到他举止反常后,惊得睁圆眼睛看他,离得太近,她只能模糊看到他浓黑的眉毛,以及,墨黑的眼睛。以前虽靠得近,但至少彼此都晓得适可而止,这般亲吻,还是头一回。

    他太过热枕激烈,她渐渐有些招架不住……

    气息缠绕,她感觉到自己似是要被他揉入身子里,充斥在周围的,全是他身上淡淡的体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味道。唐妧渐渐觉得有些呼吸不顺,脸颊也一片绯红,她还有些意识,抬起手来,用足了力道去捶打他。

    见她小手毫不客气招呼过来,赵骋便是再不舍,也得停了。

    深夜寂静,一时间,只听得窗外风过树梢的簌簌声,以及,彼此轻重交织的呼吸声。

    唐妧脸颊早红了一片,想站起来,却麻了腿,站了一半又倒了回去,稳稳扑进男人怀里。赵骋本能伸手接住,没有再多想,只将她整个抱起,他则起身,抱着佳人转身要往香闺去。

    霜剑就候在书房门口,见状忙道:“二小姐还没有睡,秀禾在哄着。”

    赵骋止住脚步,侧头看怀里的人。

    被霜剑撞见,唐妧更是羞涩难耐,两颊越发红了起来。

    “放我下来。”她低低说一句,似嗔似怒。

    赵骋也晓得今天因为情难自禁,有些过火了,便不敢再有违逆。将她放下来后,赵骋吩咐霜剑道:“好好照顾夫人。”

    “是。”霜剑应一声,面上依旧毫无波澜。

    唐妧没再理他,只扶着霜剑的手,往屋里去。阿满在洗脚,见姐姐回来了,连忙赤着脚丫就颠颠跑了来。

    唐妧抬手揉了揉自己滚烫的脸,然后弯腰将妹妹抱起来,一起往内室去。

    阿满今天在哥哥院子里玩儿,姐姐走了,她都不肯跟着走,她怕姐姐生气,所以一直乖乖的。见姐姐不说话,阿满则也安安静静呆着,努力睁圆了眼睛看姐姐,从姐姐左边滚到姐姐右边,然后嘿嘿笑着抱住姐姐撒娇。

    “姐姐脸红红的,真好看。”阿满扭身子。

    唐妧抬手拍她屁股,这才道:“皮了一天了,怎么还不睡?”

    “等姐姐!”阿满认真说,“抱着姐姐才能睡得着呢,没有姐姐陪着,阿满可孤单了。”

    阿满声音越来越低,然后垂了脑袋,开始玩自己胖手指。

    唐妧笑起来,没来由觉得心情好,伸手一把将妹妹抱进怀里来说:“你先睡吧,姐姐还得忙会儿。不过,不去外面了,就在屋里,陪着你。”

    “姐姐别太辛苦了,姐姐累着了,阿满会心疼。”阿满很认真。

    唐妧亲妹妹脸颊,然后点头说:“姐姐不辛苦,很开心。”说罢,够了被褥来,铺开,将妹妹抱进去,又替她掖好被角,见她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只乖乖躺着,唐妧轻轻捏她鼻子,又叮嘱一句,然后放下粉色纱帐。

    在床沿坐了会儿,直到听到了轻微的鼾声,唐妧才挪开身子。

    唐妧坐在窗前的书案边,看着平铺在案上的白纸,白纸上已经用画笔描了几种发簪的款式出来。想着今天白天甄娘子跟齐娘子说的话,唐妧总觉得心中热血沸腾,看了看窗外,她忽然有了些新的想法。

    夜风微熏,花香迷人,唐妧描了几笔后,抬眸看向窗外。

    不由得,又想起了方才那一幕……霸道,深情,却又不失温柔,他懂得适可而止,她心忽然漏跳了一拍。

    手一颤,手中握着的画笔落了下来,墨汁在白纸上晕染开,很快的,就染了一片。回过神来后,唐妧垂眸看,不由得蹙眉,卷了画纸扔在一边,只能重新再画。

    风很暖,花很香,而她的心情,也莫名其妙的很好。

    为了赶新季里准备二批推出的款式,唐妧又难得来了灵感,不得已便熬了夜。不过,到底年轻,便是一夜未睡,第二日气色也依旧不错。

    梳洗穿戴齐整后,便去了东厢,将自己的花样子给妙晴看。

    妙晴虽然没有熬整个通宵,不过,近来为了坊里推出新品的事情,没有少操心。每天从坊里回来,吃了饭后,妙晴便也会呆在窗前的桌案边,手执画笔捕捉一些灵感。

    可是妙晴不得不承认,这种东西,是需要天赋的。

    她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款式设计,自以为很不错,但是跟师姐比起来,还是逊色很多。不过她也不灰心,因为师父说过,她们各有各的长处。她虽然不如两位师姐有天资,不过,至少比旁人好多了,而且,师父说,最喜欢的就是她一点就透的悟性。论灵感,她不足,不过,论吃苦耐劳,她还是可以多担一些的。

    “这些基础又耗时的工序,就由我来做吧。”妙晴仔仔细细将几样花样看完后,基本就看出来,做出这些发簪来,到底需要哪几样工序,以及,那些工序是必须要耗费时辰的,而哪些,则是需要考验手工功底的。

    论手工,她自然也是比不过师姐,所以,自愿揽下基础类的重活。

    唐妧却拿起妙晴的花样看起来,然后说:“你这几样也不错,一起选了来,这几日,咱们都得熬一熬。”

    妙晴惊喜:“师姐觉得我的也行?”惊喜之余,又说,“师姐,现在咱们坊里人手不够,小香草只能算半个,要不要再去招一些手工娘子回来?”

    唐妧道:“想发展得好,迟早是要招的。不过,现在却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妙晴不太明白。

    唐妧一边折了图纸,一边望着妙晴道:“簪花坊才开业不久,没有名气,就算要招人,又有哪个手工好的会来?所以,现在当务之急需要的,是名气。只有名气有了,真正能够靠自己的真本事在京城站稳了脚跟,这样才能够真正吸引那些用才华的人来。你难道没有瞧得出来吗?那些但凡有些技艺的,都清高着呢,不会舍弃玲珑坊和如意坊那样的老字号,而选择我们这样的新坊。人家可不在意你背后靠山是谁,真正的高手,只会服比她厉害的高手。”

    妙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叹道:“一个个的,还都挺高傲的。”

    “这没有办法,谁叫太后喜欢呢。”唐妧转了转手腕,又说,“也是咱们时运好,赚着了,不然的话,如今手艺就算再好,也不过就是个工匠跟做生意的。但是现在不一样,宫里有太后罩着,谁敢瞧不上咱们?瞧不起珍宝坊,就是瞧不起太后,这帝都城里个个都是人精,谁又不傻,怎么敢公然不将太后娘娘放在眼里?”

    “所以,如今刮起的这股风,也是为了讨太后欢心?”妙晴问。

    唐妧点头:“多半是这样的。”

    收拾好后,吃了早饭,两人便一道带着香草去了坊里。才忙没有多久,玲珑坊里的齐娘子又过来了。

    唐妧笑着将人迎到了雅间去,好茶好水好点心招呼着。那边齐娘子笑道:“考虑得怎么样了?今天是报名参赛的最后一天了,你要是不参加,我们就直接将你划掉了。”唐妧还奇怪着怎么她有这个资格划掉人名,还没有来得及问,只听齐娘子高高抬起下巴来,满脸骄傲地道,“我师姐去年夺得魁首,所以,按照惯例今年是需要主管这些琐碎的事情的。师姐特别看重我,所以,就把这么重要的差事交给了我,让我来做。”

    唐妧心里想,这跑腿的差事,还真是重要呢。

    不过,面上却笑着附和,连连点头。

    “那就劳烦齐姐姐了,把我的名字也报上去吧。”唐妧笑,“具体是哪一天?我得准备准备。比赛规则又是什么?”

    齐娘子起身,却道:“待我与师姐商议好了,再派人来通知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掌中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息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息隐并收藏掌中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