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中宝 > 第62章 掌中宝六十二

第62章 掌中宝六十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六十二、

    此刻玲珑坊里,已经围聚了不少人,男男女女,莺莺燕燕。

    作为参赛选手,唐妧以为自己来得算是早的了,却没有想到,比她来得早的,比比皆是。玲珑坊一楼大厅内,此刻已经布置得十分妥当了,厅内一分为二,以大门为轴线,两排摆开桌椅,每张桌子之间,都空有一定距离。唐妧特意数了数,刚刚好,一十八张,此次参赛刚好十八个人。

    唐妧抬眸轻轻扫去,见不少人本来是悄悄朝她这边瞟来的,可是见她看去后,一个个又都忙匆匆挪开目光。

    唐妧想着,他们多半看的不是自己,而是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

    “时间尚早,先去那边坐坐吧。”赵骋黑眸在厅内搜寻一周,见有空位,便抬手点了点,继而率先大步走过去。

    唐妧略微低了些脑袋,小步跟了过去,见赵骋撩袍子坐下,她则在他旁边坐下。端端坐着,望着金碧辉煌的大厅,说实话,唐妧此刻心内是有那么些紧张的。

    “赵公子。”见赵骋坐下,不少人上前来与赵骋打招呼。

    赵骋没有起身,也没有多言,只轻轻颔首,算是回了礼了。今天这一场比赛,算是唐妧进京后第一次真正走进珍宝这个圈子来,她想着,这帝都城到底是帝都城,不是小地方可以比的。比如说这种比赛,像之前在湖州,就从来没有过。其实说是一种比赛,也算是一种技艺的切磋吧,就像文人骚客之间切磋诗词一般。

    唐妧还发现,各位娘子身边,似乎都有一位家世不错的公子哥儿跟着。

    这就是所谓的靠山么?前来比赛,不但个个打扮得像是天仙儿,竟连气场也是不肯输丝毫的。

    “我这样的穿戴打扮,是不是给你丢脸了?”唐妧收回目光,静静看着身边的男人,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到他如斧凿般轮廓分明的侧脸,还有那两片微抿着的薄唇。

    赵骋正端起茶盏来准备喝茶,闻声放下茶盏,侧眸望来。

    “你这样很好,我很喜欢。”没有甜言蜜语,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唐妧笑了笑,冲他点头,就听外边有人喊道:“燕王殿下到。”

    唐妧闻声望去,就见玲珑坊门口,一袭紫衣锦袍的燕王殿下,正稳步朝里面走来。他身边一袭盛装跟着的,正是盛娘子。

    燕王到,连赵骋在内的所有人,皆连忙起身,匆匆朝燕王殿下走去,行礼问安。

    燕王抬了抬手道:“都起来吧,不必多礼。”又侧头对立在一边的盛娘子说了几句,只见盛娘子乖顺地点了点头,而后便离开了,燕王则没有再说什么,一双温润眼眸在人群中淡淡扫了扫,最后定在赵骋脸上,秀气的薄唇轻挑,举步走来,“赵将军,这是陪未来夫人来的?”

    赵骋长身玉立,不卑不亢道:“回殿下的话,正是。”

    燕王眸子轻轻在唐妧脸上扫视一圈,没有再说什么,只点了点头,而后举步往二楼雅座去。没一会儿功夫,便有玲珑坊小厮走来,恭敬请道:“盛娘子来了,比赛就要开始了,赵公子,您请二楼雅座坐。”

    “知道了。”赵骋应一句,垂眸看唐妧一眼,抬手拍了拍她肩膀,则迈开大长腿,往楼上去。

    有人拎着个锣敲了下,厅内瞬间安静下来。

    “诸位,我是玲珑坊的管家,我姓朱。时辰差不多了,请大家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吧。”朱管家说了一句,但见都坐好后,他抬眸冲二楼打了个手势。

    很快,盛娘子便过着一层淡紫色的薄纱走了出来,妆容精致,清雅脱俗,美得像是落入凡尘的仙子。

    “绿珠,你把试题发下去吧。”盛娘子身边站着一个身穿翠绿色褙子的丫头,丫头手上捧着一个托盘,闻声冲盛娘子弯了弯腰,而后下了楼来,将托盘上的卷题一一发下来。

    见各位参赛的娘子都回了自己位置,唐妧找了自己位置,也坐了下来。

    一面四方小桌,上面放置着各种金丝银线,还有珍珠玛瑙等。唐妧左右看了看,见大家桌上的东西都一样,心里便明白,这次玲珑坊提供的素材都是一样的。

    盛娘子之后每多说的一句话,唐妧都一一记在心中。

    盛娘子倒是也没有多言,简单说了几句话,便命人下来巡视,考试正式开始了。

    唐妧拿出藏在竹筒里面的试题,轻轻展开,便看到只有四个字:桃之夭夭。

    试题的意思十分简单明确,根本不必害怕会错意思,盛娘子所出题目的意思,便就是要她们以“桃花”为题,做出簪、钗、步摇等一些首饰来。不过,如今已是四月末,人间百花早已经开尽,并非二三月的时候,那才是桃花盛开的日子。唐妧想到过会以花命题,却是没有想到,会是桃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庆幸的是,唐妧以前跟着沈铭峪念书的时候,读过《诗经》。这几句诗的意思,她也明白,只是,盛娘子以此诗句为题,难道是在暗示燕王殿下什么吗?

    有些话,她不好明着开口,就只能从旁的地方提点。

    唐妧心中有着隐隐的猜测,不过,也没有多想,便专心做起发簪来。这桃花形状的首饰是常做的,并没有什么难处。可正是因为题目本身不难,而想要脱颖而出,却是难了许多。

    桃花颜色要艳丽卓绝,形状神态,皆要恰到好处才行。

    一楼大厅鸦雀无声,二楼雅座上,燕王搁下茶盏来,转身对盛娘子道:“试题是什么?拿来本王看看。”

    “是。”盛娘子应一声,继而给绿珠递个眼色,那边绿珠便又取了一支竹筒来。

    燕王殿下对此似乎颇有兴趣,见递了套着试题的竹筒到跟前,他提了提宽阔的袖子,伸出那双素白的大手去接。一层薄纸轻轻展开,他凤眸微垂,目光只盯着薄纸看了片刻,俊逸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继而扯唇轻笑起来。

    没有说话,只用素白大手将薄纸轻轻握住,身子微微后仰,闭目养神起来。

    盛娘子依旧端端坐着,乌发间的金步摇晃来晃去,她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隐在衣袖里的手,却渐渐攥紧起来。刚刚那一刻,她心中是紧张的,也是期待的,可是最后他的反应,叫她失望、心寒。

    整个比赛的时间,是半个时辰的功夫,时辰一到,便有早候着的丫头用木盒去收发钗。

    一一对应着的,都有名字,收了发簪之后,当着面用小锁锁起来。

    这算是考完了,唐妧一身轻松。

    散了场后,赵骋叫了马车来送唐妧跟妙晴回去,他则独自控马又回了城外京畿营。

    坐在马车内,妙晴搓着手笑问:“师姐,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唐妧还想着那试题,因而刚刚有些走神,听得妙晴问话后,她浅浅笑着道,“不论结果如何,总之这比赛算是过去了。妙晴,接下来几日,我不再去坊里了,那里交给你管啦。”

    “师姐放心吧。”妙晴点头,“你就安心留在家里待嫁吧。”

    唐妧点头,不顾形象地伸了个懒腰,抬手撩起马车侧面帘子一角,好巧不巧的,恰好瞧见裴玥兄妹。

    “裴小姐……”唐妧惊讶,这才多久未见,裴小姐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但人瘦了许多,也再没有往日的生气了,她抬手敲了敲木板道,“停一下。”

    马车在路边停下,唐妧跳下了马车去,又喊了裴玥一声。

    听得有人唤自己,裴玥本能扭过头来,见是唐妧,她忽然间忍不住就红了眼圈。然后,泪水扑朔朔淌了下来。

    “唐姐姐。”她低低唤一声,贝齿轻轻咬着唇。

    “阿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唐妧左右望了望,见路过身边的人很多,她拉了裴玥手道,“到马车上来吧,有什么话,你说给我听。”

    说罢,先牵着裴玥手上了马车,随后,跟着裴玥的两个丫头也上了马车来。

    马车里,裴玥坐在唐妧身边,娇小的身子缩成一团,还在不停落眼泪珠子。唐妧没有说话,只安安静静等着,一边等,一边抬手轻轻抚拍着她后背。等她哭完了,唐妧则抽出袖中帕子来,替裴玥擦眼泪,这才问道:“是不是为了……我哥哥?”

    裴玥点头:“他是不是很讨厌我?唐姐姐,我爹娘去提亲,可是他拒绝了。”

    唐妧有些心酸,一时间也不晓得说什么,见她比往日瘦了许多,总觉得心中有些难过。

    琢磨了会儿,这才道:“这种事情是讲究缘分的,哥哥不愿意娶你,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哥哥他对你或许并没有男女方面的那种感情。你也不必难过,世间好男儿多得是,等将来,你总能遇到喜欢你、而你也喜欢的男子。等到那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现在做的这些,是多么不值得的了。”

    “可是一旦入了心,又岂是那般容易放得下的?能够放得下的感情,便不是真的。”裴玥已经不哭了,不过,眼神却有些哀戚,“我不怕你们笑话我,我是真的很喜欢他,我想,我以后就算嫁了别人,也是不会有心的。那样,真的好吗?如果让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真是比死了还要难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掌中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息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息隐并收藏掌中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