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嫁个骑士斗恶龙 > 第49章 另一人间

第49章 另一人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准备,跟阿昱结婚咯。”

    眼前女子的脸,于常年的苍白之上增添了不少幸福的颜色。

    而与她相对而坐的苏晓晓,看着盘子里的蛋糕和冒着热气的麦茶,已经没了一半的食欲。

    “你不是说……不会再结婚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砂糖黏上了嘴,连开口都有点结结巴巴的。

    “有句话不是叫‘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吗?”女子的眼角已经蔓延出浅浅的皱纹,笑起来,就跟被描了边一样的深陷下去。

    “况且…女儿的事情,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怎么说家里还是有个男人比较好。”

    苏晓晓用指腹摩挲着茶杯边缘,要说的话咕噜成唾沫咽下去,怎么都说不出来。

    也可以说是,看着对面人的笑脸,她开不了口。

    对方的前夫可以说是个人渣,在女儿生下来不久就在外面有了其他爱人,又组成一个家庭。

    “梓玫姐,您的身体还行吗?”想了许久苏晓晓决定从这个点上下手。

    “最近好了很多哦,谢谢关心。”

    叫梓玫的女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我真的要谢谢你,晓晓,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你陪我经历了不少,也让我扛过了很多我自认为不行的磨难……”

    语气真挚得一点都不像客套话,实际上也是情感的抒发。

    可从耳朵灌到苏晓晓心里,竟泛起一阵阵酸楚。

    “梓玫姐,小文她……对于阿昱,接受吗?”

    本以为能让彼此的空间只容纳下刚刚好的几个人,却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有另一个人进来定居。

    “接受呢,她的数学不行,而阿昱正好是数学老师,教得也很有一套,每次啊去补习的时候小文都不抗拒;甚至叫我快一点准备什么的,这孩子……”

    而且那个人,还是通过合法的途径。

    苏晓晓的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一叉子陷进蛋糕里面忘了拔-出来,任由淡黄色的蛋糕胚混着奶油变成碎渣散在盘子里。

    啊啊……谈到在意的人就会滔滔不绝地说来说去,就是指这样吧。

    “我也认为,阿昱先生他,是个好男人呢。”

    除了应和,做不了其他事情。

    那个叫阿昱的男人苏晓晓不是没见过,国字脸加浓眉大眼,一看就是正派的形象。

    为人也确实如梓玫讲的那般温柔可靠,不会随身带着香烟与打火机,更不会在女人讲话的时候不耐烦地皱眉。

    “不过他的妻子已经不在了,这下小文要有个弟弟了……”

    听说因为早年事业心太重,导致没能去见难产的老婆最后一面……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个顾家可靠的黄金单身汉形象。

    “那就祝你幸福咯。”

    苏晓晓起身,把靠在椅子上的挎包挂到肩膀上,朝门的方向走去。

    “乐队还有事情…刚刚想起来了。”

    “诶是吗,蛋糕要带回去吃吗?”

    梓玫完全没意识到苏晓晓的异常,只是为了她的突然离席而感到略微的惊讶。

    “吃多甜的会黏住嗓子啦。”

    耳垂的黑色坠子在白炽灯的亮光下闪烁镜面一样的光芒。

    “那就,婚礼见?”

    手触碰到门把手的同时,苏晓晓回头,这么问。

    “哪那么快啊!你这孩子!”

    被无形中那么一逗,梓玫的脸一下就红了。

    就算正背过身去出了门,苏晓晓还是可以猜到她的样子。

    已经三十多岁了,还跟小女孩一样……

    总能让人在很多个瞬间,希望给她幸福。

    出了小区的大楼后苏晓晓进了地铁,并没有朝惯常的那一站坐去,反而是向完全不一样的方向,空隆空隆地行驶。

    目的地是一处墓园。

    寒冬的冷风中,排排坐的灰色石碑上覆满白色的积雪,有的甚至被盖了名字,几乎变成一个矮矮的雪堆。

    苏晓晓循着记忆走到某一排的尽头,把上面的雪用手扫掉,等到名字露出来的时候;手收回来与另一只变成合十的动作。

    “外婆,您在那边过得好吗?”

    前一阵子不知怎么的,在这具身体中本应该沉睡的愧疚与眷恋就像迎来第二春一样地苏醒,被动地驱使着苏晓晓不断回想与素未谋面的“亲人”有关的事情。

    “对于没有参加您葬礼的事情,我很抱歉……这些年一直,一直都很后悔。”

    其实这个后悔是属于另一人的,只是她永远都没办法回来了而已。

    “我是因为怕,因为怕看到您的遗体。”

    所以,苏晓晓有义务代替她这么做。

    “以及……不能哭的命令。”

    代替那个以前叫“苏晓晓”的她这么做。

    天上又开始下起了雪,小小薄薄的一片落在苏晓晓的鼻尖上,在一阵寒意后迅速融化。

    “如果你想的话,复活她不是也可以吗?”

    一个声音从背后的墓碑旁边传来,清清脆脆的还挺悦耳。

    不过苏晓晓根本不打算回头看就是了。

    “包括梓玫的事情哦,让她一直依赖你也不是难事情~”

    上扬的语调中带着略微的轻佻,听起来就像挑衅。

    苏晓晓抚摸住耳朵上的坠子,快速回过身,眼睛直视一手搭在墓碑上的,身体半透明的女子。

    她的头发全部被拢到后面扎成一个髻,穿着一件无袖的短连衣裙,胳膊腿脚全都赤条条地露在外面,既没有手套又没有鞋袜;看着让人全身发冷。

    “你今天是存心来气我的吗?”

    “还不是因为你那么自私。”

    女子不以为意,反而一勾嘴角,摆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为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用禁术,结果让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世界都陷入危险,如此厚脸皮也是没谁了好吗?”

    一说到好多年前的事情,苏晓晓就没了回嘴的立场与底气。

    动用禁术导致世界间建立了异常通道的事情,是实打实的。

    “表面上嘛,是两个灵魂的跨世界互换,从此藕断丝连,实际上啊,就是……”女子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苏晓晓,一手横在胸前,一手手肘拄在上面,伸出手指轻点脸颊,如数家珍一般地继续说道。

    “让另一个世界的牛鬼蛇神借着这禁术的东风,被放生到这个世界咯。”

    “又一次,不腻么?”

    苏晓晓冷冷地问,对方却不打算答。

    “好在呢,只是次世界的事情,要是殃及到主世界的话,那可不止出现在新闻上的地步咯。”

    余光暼到苏晓晓在身边越握越紧的拳头,女子心里一阵暗爽。

    “厉害,真的很厉害,晓晓。”

    假惺惺地鼓了几下掌,女子笑眯了脸上的一对桃花眼,慢慢踱到苏晓晓面前,弯下身对着她的脸,一字一句地说:

    “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也,见,不,到,你,了~是吧~?”

    和刚刚的挑衅意味不同,这最后一句的尾部语调一下上扬。

    就像*。

    话音刚落,苏晓晓马上用手握住右耳上的坠子,拽下来。

    “这个从多高掉下来会碎,我可不知道呢…”

    然后抬高手,下方对准大理石的墓碑底座,拳头微微松开……

    “啊别别别!这样的话我永远不能恢复肉身了啊啊啊啊!会死的啊啊啊!!!”

    女子脸上瞬间变了天,手忙脚乱上前想阻止苏晓晓的动作,却碍于自己思念体的形态,就算把发髻摇散了都没什么用。

    赤脚在雪地上踩来踩去,愣是没留下一个印子。

    苏晓晓自然不理会她的吵闹,拳头一张开就让坠子落了下去。

    一个菱形和圆形因为引力而自行分解,在落地的一瞬间被一双素白的手接住。

    “你干什么啊!”

    刚刚以扑倒在地的姿势接住坠子的女子沾了一身的雪花,皮肤发红冻得颤抖;在指责苏晓晓的同时还不忘把一只手空出来使劲磨蹭已经爆鸡皮的胳膊。

    “还不是因为你惹我。”

    “那你敢说你没做过?再说我又没骂你什么的,开个玩笑都开不起哦!”

    说完,女子偏头“阿嚏”一声。

    刚刚在半透明中还算秀美的脸上,瞬间挂了两条鼻涕。

    “至少我不欠那个孩子什么。”苏晓晓看都不看她,“在换魂的时候,我的条件是刚离世的灵魂;所以并不存在强占身体一说;况且,那么可怕的追尾车祸,想安然无恙都难了不是吗?”

    苏晓晓永远忘不了,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从旁边一堆陌生人中爆发的哭声和惊叫。

    “嗯,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活下来,在当时都登报了呢…哈啾!”

    见女子抖到不行的样子,苏晓晓叹了口气,把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

    对方感觉到了身上覆盖的温度,贱兮兮地笑:

    “诶诶,我就说你还是在乎我的嘛。”

    嘴欠归嘴欠,被冻着可是当下的事情;于苏晓晓来说以她们现在的关系不能不管。

    对方马上把外套裹紧,在雪地上转了几个圈才停下来。

    “啊啊真的暖得要融化了~”

    “别肉麻。”

    苏晓晓下意识地回嘴,但也不知道是看着对方的笑脸还是听了对方的话,心里的苦闷忽然烟消云散了些。

    “暖和……”

    阴差阳错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很小的一声沉吟,被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不妙,还是被女子听到了。

    “跟你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啊晓晓!”

    脱掉外套后,苏晓晓上半身只剩下一套毛衣和里面的内衣,纵使体质不错,但被冰凉凉的手脚一下扑过来还是受不住的。

    扑通!

    在白色的纷飞中,两排墓碑中间,一个不稳之后。

    苏晓晓面无表情地躺在雪地上,本来有条有理的短发一下散乱,雪花带来的凉意透过毛衣几乎蔓延过整个上半身。

    女子披着的外套的袖子擦过她的脸颊,柔顺的黑发在后脑勺垂成柔软的弧线,在眼前晃晃悠悠。

    “啊啊……抱歉啦~”

    十分没诚意的道歉加上更没诚意的表情,和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让苏晓晓在嘴角一撇后决心下次一定要把耐摔测试进行到底。

    如果说这是日常的话,也不为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嫁个骑士斗恶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城里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里樱并收藏嫁个骑士斗恶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