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嫁个骑士斗恶龙 > 第2章 不适与不死

第2章 不适与不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跟你说哦,最近我从老爹那里打听到了一件事情。”

    在学校的餐厅里面,对面的黑发少女用吸管搅动着饮料里的冰块,对莫朵说。

    饮料的颜色是自深而浅的紫,有点葡萄汁的感觉,随着吸管的搅拌而融成均匀的一杯。

    但喝起来的感觉并不是甜的,而是酸中带涩的怪味道。

    对于莫朵的味蕾来说,这玩意儿就像药一样。

    然而简却爱死了这个,说里面有他们种族喜欢的“最原始的味道”。

    莫朵对此各种理解不能,在简对她热情推荐时自然是推脱的。

    “什么?”

    为了避免又被抓到空子倒饮料,莫朵连忙答道。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事情啦……但如果是的话,那真的很好哦!”

    对面的女生因为兴奋而睁大眼睛,站起来,半个身子往前倾到莫朵脸前。

    “那是……?”

    “月照骑士团的人,要来我们学校咯。”

    听到“月照”两字,莫朵心里咯噔了一下;而后被忽然揪紧了一块。

    “你说……月照?”

    “是啊,还是总团哦。”

    不是分在每个地方的支团,而是被这片大陆的皇室掌管的总团?

    “我说……他们来我们这干什么?”莫朵表情僵硬,嘴唇颤抖机械地吐出这句话。

    “喂,我们这里虽然比不上在皇都的那几所,但好歹也是排的上前五的好吧!?你是对我们这多没信心啊!”

    听到这话简果断有点炸了,对着莫朵就是分贝超大又情绪激动的一句。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莫朵慌忙摆手,对简的表现有点不知所措。

    ——她忘了简是校长女儿的这个事实。

    “是,是因为其他的事情…因为有认识的人可能在里面所以……”

    “哦?那是谁呢?”

    绿色的竖瞳眯起,简的脸挨得更近了。

    莫朵对于这种被压迫的感觉是很不适应的。

    但是,如果推开的话,又不大礼貌……

    只好……

    “啊啊我最近有点不舒服,简你有什么可以喝的东西吗?”

    “哈?”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种饮料有治疗的功效是吧?给我喝一点应该不介意吧哈哈哈哈!”

    表情夸张地将玻璃杯一把夺过来,往自己身前的瓷杯里哗啦啦地倒下满满一杯。

    “等…”

    奇怪的味道扑鼻,没等简阻止,莫朵就把它仰着头喝下一大半。

    午后的阳光通过餐厅的落地窗洒了进来,向外看去,底下是用花草种出的校徽图案。

    蓝色的鸟儿背着身子,展开翅膀,朝着远方的蓝天飞去。

    翅膀间是云朵的图案,小小的,比翅膀的颜色深一点,却还是白。

    纯纯的白。

    就如同莫朵被腮帮子里面的味道恶心到眼前冒出的颜色,是一样的。

    “所以我说你要转移话题也不带这么拙劣的好不好……”

    莫朵躺在宿舍的床上,把手放在额头上的毛巾上,装尸体。

    “我又不是咄咄逼人的那种,你不想答的话就别答好啦,用得着这样吗?”

    “但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啊。”气声。

    “好好好,对不起。”简把毛巾拿过来,往冷水里面浸了浸。

    “好在我在你吐之前把你拖到了传送阵去,要不然你应该知道要真在餐厅里吐的话那里的阿姨会以多可怕的眼神瞪你。”

    把毛巾放回莫朵额头上后,简低头看了看表。

    “今天和温妮他们约了打球,就先走咯,你好好休息。”

    “嗯……”莫朵有气无力地回应道。

    对方起身,走到镜子前,在被蓝色的光芒萦绕全身之后身上的衣服瞬间换了一身。

    本身垂在身后的大辫子变成了高扎的样式,身上的衣服也从原本墨绿色的校服裙变成了更为清凉的衣服。

    莫朵有时候也会感叹,在这个世界里,尽管原来世界里的高科技都不存在,但都可以被魔法恰到好处地代替。

    还可以与物质上的存在,融合得那么好。

    这里光景的一部分类似于原来世界的中世纪,有城堡,有骑士,也有穿着黑袍的巫师。

    还有一部分和莫朵原身存在的世界的光景相似。

    虽然刷不到微博扣扣什么的对于刚穿越来的时候的莫朵来说是煎熬的,但时间久了倒也是觉得无所谓了。

    尽管对于再也不能追在原来世界喜欢的偶像的这件事,是时不时的心酸啦……

    但什么事情都不能尽如人意啊是不是……

    莫朵翻了个身,额头上的毛巾掉到了枕头上。

    造化弄人,就是生而为人的标配啊。

    慢慢的,她又陷入了回忆。

    伊莱恩说的那个地方其实是几座小山后的一片空地。

    空地上的草是松软的,还有类似于芒草的植物在上面随风摇晃着身子;随手一扯把草放在手心,就会如灰先一样先是消失再是飘散往空中。

    “这种草叫‘灰绒’,是灰尘中残存的魔力与普通的草混合出来的植物,所以兼具草和灰尘的特质。”

    莫朵往手里抓了一大把,放在掌心慢慢揉捏。

    果然,在植物的触感之后就是被碾碎了的柔软感觉,那种感觉慢慢消散,最后被一阵风吹得远远的。

    “要是没了根的支持呢,就会很快地被吹走……不过是真的很松软啦,不管是躺在上面睡一觉还是铲一大堆做肥料都是很好的。”

    “这样……不会脏吗?”莫朵不自觉地缩起身子。

    毕竟是灰尘变过来的啊……

    “不会的,上面黏着的只是魔法而已哟。”

    伊莱恩的声音很温柔,之中又带着丝丝明媚暖意,不算嗲也不算粗,但听起来就是舒服。

    “那群家伙一定会再找上来的,以后,就来这里玩吧。”

    “那你会陪我吗?”

    反射性地,莫朵来了这么一句。

    当然在说完之后她就有点懊悔自己的神经质了。

    这才认识一天啊……

    “会的哦。”

    很自然地,伊莱恩微笑着,回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轻轻的,却如同骑士对于主人许下的诺言一般。

    有力而坚定。

    在当时的莫朵心里,不轻不重地,敲击了一下。

    令她的心脏,在伊莱恩眼前,悄悄漏了一拍。

    开朗,明媚,温柔,健康。

    这是最开始时,伊莱恩给她的第二印象。

    至于那第一印象呢?

    大概在伊莱恩救她的时候,就被飘散得无影踪了吧。

    后来的日子过得很快,慢慢的,莫朵的身体好了很多,也到了上学的时候。

    因为身体的虚弱,她入学的时间比同龄孩子晚了不少,面对很多东西几乎是从零开始的。

    要说这个原身给她留下了什么,就是能够看懂听懂这里人们说的话并把它们转化成自己熟悉语言的能力吧。

    她几乎连怎么控制自己魔力都不会。

    更不用说类似于漂浮术一样的“基础”了。

    再加上,和那些坏孩子还是同校的……

    …雪上加霜得丧心病狂啊。

    在一开始莫朵可没少受打击,课堂上的各种测验扑得不忍直视就算了,亲眼目睹老师的眼神从期待变成平淡再变成失望最后直接无视的过程真可以称得上是年度最惨了好吧!

    那个孩子王果然也是没放过自己,每天变着法子找她麻烦,小到让她的东西不见大到朝她身上招呼各种过分的恶作剧;每次几乎都快把莫朵的泪腺弄得崩溃。

    不过幸亏有伊莱恩,这种罪她也没遭多少。

    但疏忽的时候,总是有的。

    特别是在施暴者学聪明了以后。

    那天伊莱恩因为家里有事而请了一上午的假,却几乎把整个上学时间都耗完了。

    当她急匆匆地跑回学校时,在空旷的教室里看见的是缩在墙角哭得惨兮兮的莫朵。

    衣服上都是墨黑的污渍,啪嗒啪嗒滴着水,脸上头发上都是颜料,脏乎乎的几乎皱成一团,因为哭泣而变得更丑了。

    见到伊莱恩,莫朵马上一把抱住她大哭起来,身体剧颤。

    “我…我好怕……伊莱……伊莱……”

    已经哑了的声音从她的喉间冒了出来,扯得伊莱恩心里就像被狠戳了一下般凹陷下去。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伊莱恩先是回报过去,轻抚莫朵瘦小的脊背,安慰性地拍拍。

    “先…先是把我的笔盒搞不见,再是在我找的时候故意放水让我摔倒……还,还有……”

    莫朵哭得一抽一抽的,鼻子红红的,连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

    “在体育课的时候,说要是…要是让我陪他们玩的话就还我东西……”

    “那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我,我不会啊……来到这里什么都没了,对于你们来说简单的魔法我都一窍不通……”

    莫朵抓紧伊莱恩的衣服,眼泪鼻涕一股脑地在哭诉的时候糊了上去。

    “下午上课的时候……老师一直很嫌弃地看着我……然后…就没再管了……同学们也没上来问我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当时我真的好难受,也好害怕啊……呜呜……”

    “刚刚出教室的时候,一桶水还直接泼了下来……”

    伊莱恩两只手伸到莫朵身后环住她的整个身体,凭着身高的优势,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此时莫朵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剩下沉闷的“呜呜”声。

    伊莱恩转头,瞥到不远处被揉皱的的一张白纸。

    上面潦草地写着“怪物女去死吧”的字样,旁边还给画了一个狰狞的脸。

    蓝色的眼瞳暗了暗,但对于只比莫朵大一点的伊莱恩来说只持续了几秒。

    “不哭了哦,莫朵,不哭了。”

    她用温柔的声音缓缓地在莫朵的耳边说道。

    “我会帮你想办法的……别怕。”

    别怕。

    后来伊莱恩把哭累了的对方搀着回了莫朵的家,她的爸爸妈妈听闻这件事后很震惊,第二天立刻去学校找了校长。

    莫朵也因为这次的事件没有去学校,把自己再次闷在房间里,17岁的心智里是一团乱麻。

    在那期间她总盯着指间捻着的一朵小蓝花发呆,来回旋转着它,呆呆地看着花瓣的轮廓在空气中描绘出的轨迹。

    这是伊莱恩跟她一起回家时,从口袋里面掏出来给她的。

    她说这是“不死花”的一种:常年艳丽,香气不停,是北方特有的植物。

    在作为家乡的南方,几乎没有。

    当然莫朵并没有心情听这些,还有点抗拒。

    却没想到……伊莱恩把它给放到自己口袋里了。

    虽然说是不会枯萎没错,但还是注意点吧……

    这么想着,莫朵从桌上拿了一个小玻璃杯,把水接上,将花插了进去。

    纤细的茎是嫩绿的,娇嫩的头是蓝色的。

    一杯透明被放到了窗台上,放大了绿色的花梗,放大了蓝白的一片天空。

    莫朵仰头看着,黑色的眼瞳中映着蓝色的花朵的样子,只觉得心情在层层阴云中勉强扒开了一条灌满金色的缝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嫁个骑士斗恶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城里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里樱并收藏嫁个骑士斗恶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