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 > 第14章 章 〇一四不作不会死

第14章 章 〇一四不作不会死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今天跑去听秋园见了那个听秋,仔细一看他长得还挺好看的,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美人儿——当然他没你好看,小可你才是最美的!”

    “我总觉得他心里头应该有人,虽然他拿我当普通客人,不过没怎么设防,还是透露了不少内心的想法。——就是不知道他心里头那个人是不是咱父王了,感觉不像,因为他描述中的那个人可霸气了,哪里像父王那个疯子。”

    “你说这婚怎么求好?打直球?——不过话说,小可,这个世界的世界观里男人和男人能结婚吗?我看了看怎么只有咱们是男男婚姻啊。”

    贤王今天没在,岳满和易可两个便又可以单独进膳了。小圆桌上差点摆不开,两个人各自捧着自己的饭碗,却堵不住岳满的嘴,一边吃着,他一边不停在跟易可说今天的“收获”。

    易可本道是“食不言寝不语”,是以岳满说了这么多,多是在自言自语。直到易可吃了八成饱,搁下碗筷,才道是:“听秋跟贤王爷那关系,不是早告诉你了么,那听秋园还是贤王爷送的呢。”

    “哈?”岳满吃惊。

    易可紧接着又道是:“不过后来王爷再也没去见过听秋吧……”

    岳满自是知道自家父王曾经跟人家听秋班主有过那么一段,却不知道进展到了哪个步骤,猛然间得知竟然连园子都是自家父王送的,不由得感慨一声土做朋。但他又想了想,父王已经多年没有去见听秋师父了,那似乎就是漂亮的小演员被大官包养还得了套二环以内的房子然后被始乱终弃的土掉渣的故事:“那父王干嘛还要我去求亲……”

    “不知道。”易可又是一脸不感兴趣的模样道,“至于成亲,自然是男女之间的事了。”

    “那我们?”岳满愈发奇怪。

    “那你为什么要逃婚?”易可反问。

    好吧,岳满懂了。

    反而是易可接着问:“我倒是很奇怪,你很能接受自己的父亲有断袖之癖,还给你‘娶’一个男继母回家?还是个戏子?”

    “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岳满道,“至于职业嘛,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我还是个媒爹呢。”

    而后他看见易可看他像是看一个疯子似的。

    岳满没试图做任何解释。但摆出了格外无辜的表情。

    易可便不打算理会这家伙了,又闷下头面对一桌子好菜。

    末了他说:“以后不要这般铺张浪费了,两道菜便可以了。还有一件事,管事说的对,您毕竟是世子,不该去做这些事的。”

    “又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到我做的菜,我只给喜欢的人做。”岳满撂下碗筷,不高兴起来。

    易可不理,又道是:“明日我随你去一趟你那什么婚介所,寻李书生押个题去。”

    “啊?”岳满茫然,他不知道押题是什么。

    易可也没解释,任由岳满张着眼睛,明显是满眼的疑惑。岳满不许他夜间看书,于是待晚膳用毕,日落月升后,易可便自觉躺在了床上。

    鹅绒床垫柔软而舒适,饶是易可觉得不该,也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这种感觉,内心里不免觉得老祖宗讲的有理,由俭入奢易。

    第二天鸡鸣时分,易可便早早起床了,顺便将岳满唤了起来。岳满在半梦半醒之间听见易可难得温柔的语调,尽管仍旧生疏地叫着:“世子?世子,不起吗?”

    他深呼吸,收腹,紧接着坐了起来,揉了揉僵硬的后颈,道是:“起!——你今天是去找李书生是吧?那我送你去婚介所那边,然后我再去一趟听秋园。”

    “我自己去也可以的。”易可见二人不同路,便道。

    “别,我还得去拖着眉娘,她才是真正的媒婆,我这个媒爹纯属半路出家。”岳满给自己专门创造了一个称呼叫“媒爹”,也不管旁人究竟认可不认可。

    他虽然有些异想天开却并非是全然的幻想家,在创办婚介所之前还是研究了一下这个世界成婚的规矩的。其实与现代还是有些相似之处的,谁家儿女想要成亲了,爹娘便派人请媒婆到家中商议,或者已有心仪的人家,只是走个形式;或者并不知道与谁家结亲好,这时就要看媒婆的本事了,帮忙推敲出个各方面都门当户对的对象出来,做父母的看中了,便教媒婆去对方家里提亲。岳满手里这两件生意都是已经有了心仪对象的,只看媒婆那条三寸不烂之舌能否说动被求亲的人家了。岳满心里没低,打算试试看能不能请眉娘老将出马。

    ——之所以是试试看而已,毕竟岳满怕把眉娘吓着。替一个王爷向一个戏子求亲?两个人还都是男的?这种事儿也只有岳满这个异世来客才敢答应了。

    两人起的太早,婚介所还没开张,岳满咚咚地敲门,将李书生给吵了起来。易可便捧着一怀的书找李书生去“押题”了,岳满这才听明白那两个人是要做什么,说白了就是考前猜测一下今年会出什么题目,结合这三年出的大事,接下来皇帝想做的事,排除掉近些年才考的题目,听了一会儿,着实让岳满怀念起高考来。

    一想到那场全民灾难岳满就一阵头疼,果断忽略了那边那两个书呆子,随意坐着,等后院眉娘母女两个洗梳好过来。

    “眉娘啊!”远远见着后门一开,那洗成水红色的裙子刚露了一角,岳满便像是见着亲人一般,笑弯了眉眼,一脸讨好的表情,“话说眉娘你不去买身新衣裳么?来来来我给你钱,我爹支援的!”

    岳满说着从袖兜中摸出银锭来,那银花花晃眼的宝贝一亮便像是磁石一般地吸住了眉娘的眼睛。但偏偏岳满说了这是他爹给的,眉娘只是个穷人家的婆娘,一想起那高高在上的王爷来,不由得怂了回去,使劲儿别过眼睛,不去看那惑人银子:“岳公子你不要乱说,既然是从王……岳老爷那里得的,那您自己拿去用就行了,给我们用算什么事?”

    “可别这么说,这钱是我爹拿来给您的,让您帮他说门亲,自然算是咱们婚介所的收入,你怎么就不能用了?”岳满道是。

    眉娘这有些愣了,贤王世子这是什么意思?让自己给贤王说一门亲事?贤王妃去世许久,贤王未续弦一事倒不是什么秘密,就是不知道贤王这次是娶正妃还是侧妃,有没有看中的姑娘……但无论怎么说,教自己一个贫妇去提亲,那都是在侮辱未来的贤王妃吧?

    眉娘心里头打起鼓,不知道岳满打的是什么主意。那李书生不知道岳满身份,只皱起眉头,道是:“岳公子……令堂?”

    “呃……家母仙逝多年。”岳满其实很不适应跟李书生文绉绉地讲话,但对上那家伙便不由自主地试图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白话。

    李书生的眉头紧皱,不赞同的模样:“岳公子毕竟身为人子……”

    他话没有说下去,但岳满听得出那是什么意思。岳满倒是觉得怕自家父母老年孤单给找个老伴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但敲了敲脑袋,会错了意,怪道自己没跟易可提前问清,难道这个时代的鳏夫寡妇不能另娶再嫁?

    易可摆出置身事外的样子来,又翻出一本书,将李书生的注意力拉了回去。于是岳满眼巴巴地看向眉娘,试图从对方那里得到解答。

    眉娘一个头两个大,心里头道是,早知道眼前这位爷还能折腾出这般麻烦事出来,倒不如让他专心去折腾王小姐心心念念的乐事师傅去。毕竟王家说穿了就是个商贾人家,那贤王可是正经的皇亲国戚!

    她这边正打算推脱,还未想好说辞的时候,忽然间婚介所来了访客。

    不是旁人,正是王家第二回的来客,不过这一次穿的是女装。

    她站在门口的时候还有些犹疑,不过正好与眉娘撞了个正面,躲也无处躲,于是一横心,便走了进来。

    那边眉娘和灵儿只觉得眼前的姑娘长得实在是面熟,还是灵儿年纪小,记性好,猛然间记起来,这不是那天的那个小厮吗?如何又变成了一个姑娘?她满心都是疑惑,便出了声:“哎?”

    “嗯?”眉娘望向自家女儿。

    “她……”灵儿道是。

    “呃……王小姐?”岳满原先吊儿郎当地坐在座子上,如今却站了起来。小屋子里摆的家具并不多,总共就三把,如今他和李书生、易可一人一把坐着,但有客人来了,还是个姑娘家,总不能让人家站着吧?

    岳满坐的那是主座,虽则是让了出来,但那王小姐却受惊了似的,又退了一步,颦眉微簇,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岳满摸了摸鼻子,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又没过脑子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这王小姐还道是自己将身份藏的好好的呢——好吧,看灵儿和眉娘两个人没转过脑子的模样,其实王小姐的伪装的确挺成功的。

    好吧,果然还是古人太纯良了吧!岳满内心里吐槽。

    他看着王小姐警惕起来的眼神,想了想自己第一次见这个王小姐猜出了她和她表哥的闺名,第二次见面干脆喊出了她藏起来的身份,其实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掩饰自己的未卜先知:“我说我是半仙,你信吗?”末了,他假装严肃,这般道是。

    而后那自打进屋之后便只顾着跟李书生押题的易可终于是舍得理会一下这边了,却是皱着眉头扫了岳满一眼。

    那边王小姐神色里竟然半信半疑,毕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猜出她少为人知的闺名已经够让她吓一跳了,竟然连她的身份都能知晓,如果眼前这个怪模怪样的公子不是自己父亲的什么熟人……那他的确可能是哪路的神仙吧?

    但父亲会有什么熟人守着这样一家小店面,做说媒这种不招人待见的行当了吗?王小姐扫了一眼这寒酸的小铺,否定了第一种猜测。

    难道自己对乐郎的似海深情感动了上苍,特地派神仙下来帮自己了?王小姐这般想,激动了起来。

    如果岳满知道王黛玉小同志脑内的是什么肯定会气笑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