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 > 第23章 章 〇二三何为书此夏

第23章 章 〇二三何为书此夏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医武兵王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岳满其实不认识太多这边的字,连蒙带猜地看着,还多亏了李书生朗朗读出来。岳满却是不相信上面就写了这么简单,又要李书生倒着读一遍、抑或是只读开头,美其名曰:“没准这是一首藏头诗……哦不这不是诗……”

    眉娘忍不住道:“没准人家就是想来报个平安呢……”

    “这个颦颦就是那个王小姐?”灵儿不是那么相信,问道。

    “这……可是,并没有第二个人需要来报平安了吧?”李书生皱眉,知道王小姐闺名黛玉,想了想,又道,“莫不成是那个乐事师傅的名字?”

    岳满懒得琢磨了,道是:“这鸟儿能找来自然能飞回去,绑张纸条问问便是!”

    他简单粗暴地从李书生那儿扯过一张纸来,写了几个字,又嫌弃丑,丢给了李书生,道是:“你就问问她是不是王小姐,过的怎么样了,还回来不?”

    李书生略一思量,书道:“王小姐乎?如意乎?归否?”

    岳满摸了摸胳膊,想“乎”李书生一脸。

    这天岳满回府,头一件事便是去骚扰易可,炫耀般道是婚介所终于寻到了一庄算得上正常的生意。易可不无惊讶,仔细询问一番,却不由得嗤笑出声,打击道是:“那还不是人家眉娘的功劳。——不过也好,这劳什子婚介所本来就不是世子该去忙活的东西。”

    没得到赞许,岳满郁闷,道是:“我去看看那书夏了,灵儿那丫鬟挺惦念他的。”

    书夏?易可皱眉,从记忆深处挖掘出这名字来,眉头拧得更紧了:“书夏?就那个擅离职守的打手?你还亲自去看他作甚,王管事还把人留在王府已经是对他天大的恩赐了。”

    易可说的倒是不错,原本王管事是打算找规矩将人打一顿丢出去的,偏偏是岳满自觉地书夏纯是受了无妄之灾,他是去保护眉娘母女了又不是真偷懒了,派人将上好的膏药送了过去,王管事多精明一个人,小眼珠子一转,将人留下来了。

    老王爷毕竟是个没定性的疯子,丢下一句叫王管家看着罚便不会去管了。小世子自从回来后简直换了个性子,心软的要命。王管事这一招,既没有得罪老主子,又讨好了小主子。

    但岳满哪里知道这里头还有这么多花花肠子弯弯绕绕,他只是跟易可赛着眉头谁锁的更紧,嘀咕着:“小可哪里都好,就这点死封jian实在是太不该了!”

    已经因为这件事跟易可来来回回说过好几次,情知自己讲不过那个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家伙,岳满放弃治疗,直接去找书夏了。

    本该被丢出去的人此时哪能有什么好的疗伤的地方,甚至连张床都没有,此时趴在传说中的柴房的地上,根本没人来管。幸好那一顿鞭笞只动了皮肉并没有伤到筋骨,有岳满送来的药,多趴几天,就又活蹦乱跳了。书夏趴在那里无所事事,只挂念伤好以后,不知道王爷还肯不肯用自己。又挂念起那个平民小丫头,不知道她会不会担心。

    着实无事可做的人趴在阴影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察柴房小门忽然被推开,久违的光打了下来。书夏眯着眼,半抬头一看,竟看见世子那家伙。

    岳满在推开门前还没做多想,王府家柴房与破烂和窄小都扯不上边,比柴家在东城的老房子要强地多。推开门一看,岳满才反应过来,这根本就不是人该住的地方,阳光很难得能照耀到的位置,眯着眼睛还能看到尘土的舞蹈,地上躺着个英俊男子,其实画面很凄美,岳满的第一反应是:“我靠,这地方灰这么多,伤口不会受感染吗?”

    岳满转身便去喊人过来,叫小厮将人抬去一间干净敞亮的房间,好歹得有张正经的床。几个小厮却面面相觑,世子会跑到下人住的地方已经够让他们大吃一惊了,这要求又为难了他们一把。书夏已经没了住的地方,丢在这里也是对他的惩罚,该抬到哪里去呢?

    好在在岳满的一再催促下,差点卷起袖子自己动手,还是有手脚麻利的下人收拾出了房间出来,让书夏终于有了个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受了恩惠的家伙却眯着眼睛,并没有半点感恩的模样,那神色还是不带任何该属于“下人”这身份的卑躬屈膝,看得岳满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鼻子,缩了一下。

    秉承着王府下人不在主人不需要的时候打扰主人的原则,小厮们把书夏抬到床上后就自觉退下了,只留下岳满一人对着书夏,不自觉地尴尬起来。他想说点混账话活跃一下气氛,比如说“喂你这家伙有没有点礼貌啊?我找人把你抬出来你还不跟我说一声谢谢?”却又想起来眼前这人之所以躺在这里,其实根本不是做错了事,都是因为自己跟丞相家大公子打架被拖累的,最终没说出口。

    “那个……我就来看看你。伤好的怎么样了?药还够用吗?”岳满这么说。

    书夏也不无尴尬,虽则他是个没有下人模样的下人,对着自家主人却仍旧有着应有的尊重,但自家的小主子逃婚离家出走一次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搞得书夏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他才好了。

    吭哧了半晌,书夏憋出一句话道:“多谢世子关心。”

    “哎,你没事就好,今天灵儿还跟我问起你来着,你好好养伤啊,免得灵儿太担心了。”岳满说的时候带着揶揄的意思,他将灵儿那丫头看成自己的妹妹,那眼前这人就是妹妹看中的准妹夫了。

    他这句话说完,竟看见书夏那面皮上闪过一丝红云来。男人尴尬地埋下脸,说不出话了。

    这模样落在了岳满眼里,他倒是很满意,确定了书夏和灵儿是郎有情妾有意,就是不知道这男人多大了,家有几人,可千万别已经有大老婆了,想把灵儿娶回家做小。岳满深受电视剧毒害,并不知道古人纳妾也是需要资格的,平头百姓都没那福气,更何况书夏是奴籍。

    他担忧着,摸下巴想了想,干脆趁这个机会跟书夏套套近乎,问问这汉子的情况。这么想着,岳满拖了把椅子过来,在床头坐下了。

    书夏以为这小祖宗纯属一时起兴跑了过来,看自己无事就该走了,谁料到他竟坐了下来,那脸红了又黑,黑了又红。

    岳满拖着腮,这句话丢出去后打算等书夏对灵儿发表什么感慨,孰料那人却闭上了嘴巴,什么都不肯说,有些失落:“唉,灵儿那丫头,女大不中留啊……你觉得给她找个什么样的汉子比较靠谱啊?——唔,一定要高要帅,最好很能打,这样再有人欺负灵儿母女两个,可以保护她。”

    岳满描述了半天,其实是在照着书夏刻画,希冀这家伙能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他说完后眼睛咕噜噜转着,饶有兴致地看向书夏,万万没想到那家伙吭哧了半晌,憋出一句:“柴姑娘清清白白,奴才一个外男,怎可嚼她终身大事的舌根。”

    “……”岳满瞪圆了眼珠子,简直想丢下一句孺子不可教也。

    他跟书夏扯了半天皮条,左敲敲右打打,妄图敲醒这木鱼脑袋,却不曾想到这人油盐不进,像是只鸵鸟似的,把头往沙子底下一钻,就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了。岳满本就不是擅长这些花花肠子的人,气急之下打了直球,道是:“我看灵儿那丫头对你动了心,你也不是对她没意思,虽然眉娘好像不太乐意,不过只要你点头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呀。”

    “……”书夏神色复杂地看向岳满,心道是世子被媒婆捡回家后,怎么就爱上做媒这事业了呢?饶是疯了的老王爷都不会动这个心思想给自家一个下人做媒吧。见岳满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模样,书夏沉了神色,闷道,“柴姑娘乃是良民,奴才不过是个奴才,还是不要祸害人家好姑娘了。”

    “啊?”岳满茫茫然地眨眨眼,并不明白书夏是自家打工的下人这件事跟灵儿有什么关系。

    他又多劝了两句,奈何书夏油盐不进。岳满不太甘心地放弃了,回屋的时候不免跟易可抱怨两句,又收获了易可不解的神色:“柴姑娘好端端的良民,怎么肯嫁一个下人,平白入奴籍?”

    “……”岳满目瞪口呆,原来嫁了书夏还要入奴籍吗?

    这可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不知道书夏的奴籍能不能去啊?

    忧愁。

    岳满忧愁了一晚上,他想跟易可商量来着,但自家小可似笑非笑,就是不肯给个明白话。忧愁的岳满失眠了,夏夜一旦没了风便格外闷热,他又不舍得松开怀里的易可,平白多出了许多汗。岳满睡不着,想不出法子,干脆就着月光,看易可的模样发呆,越看越满意,就在他脸上响亮地啾了一口。

    易可睡的很沉,岳满的失眠跟他毫无关系。结果天还没亮就被岳满拽了起来,睡不着的世子阴沉着脸,却道是:“到了每天锻炼身体的时间了!易小可你能不能行啊?千万别偷懒!”

    易可一觉睡饱,自然没什么不能行的,倒是盯看了岳满那浓浓的黑眼圈一阵,怕他撑不住。易可如是担心地一提,岳满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手,道是:“我能有什么事?你别乱想。”

    难得关切人一把的易可被这样搪塞了,不满地皱了下眉头,闷声跟在岳满身后“晨练”。

    今天两个人起的难得地早,贤王还没去上朝呢。一大早地贤王在自家后花园见到儿子儿媳傻不愣登地跑圈,眉头紧锁,深沉地思考了一番,脑子里稀里糊涂地,想不通这两人是在干嘛。倒是想起了自己帮忙搞定了林家那小子,还没邀功呢,于是对自家儿子招手道:“逆子,今天别往外跑,你爹我找你有事,下朝回家要是没看见你,就给我等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