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 > 【02】缺啥,我给你买!(万更求订求票)

【02】缺啥,我给你买!(万更求订求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02】缺啥,我给你买!(万更求订求票)

    【02】缺啥,我给你买!(万更求订求票)

    手掌下那吓人的触感,让苏紫立马噤声。舒悫鹉琻

    脑袋轰地一下炸了,连带地,脸上轰地一下烧了起来。

    她使劲把手抽回来,抿着唇目光直直地望向前方,像个听话的小学生般作正襟危坐状。

    凌萧黝黑的眼眸有两簇火苗在跃动,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气息,勾唇笑笑。看来,苏紫的反应让他极为满意,又瞅了苏紫一眼,这才坐好,发动车子离开。

    车子在马路上驶出了很远很远,游魂的苏紫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看路边的景物,忙指点凌萧。

    “小子,前面路口左拐。”

    凌萧立即警惕地瞪她一眼:“这么晚了,你还想去哪?”

    苏紫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回家!”

    “你家不是在前面?为什么要左拐?”凌萧可不是容易糊弄的人,他得提防她,这么晚了还去找柯景。

    虽然她亲口承认已经分手,但柯景一看就是还没死心、时刻准备着瞄准机会扑回来的死缠烂打的主,这人,还是别让苏紫再跟他独自见面为好。

    凌萧这些想法,与一个当爹的相差无几,甚至,比苏豪这个亲爹还杞人忧天、且紧张得多。

    “我搬家了。”苏紫不情不愿地答道。

    其实,她也知道,搬家的事凌萧迟早是会知道的。但由自己亲口告诉他,总觉得很憋屈。

    那种感觉,就像两人捉迷藏,因某种原因,藏的那个人不得不亲口告诉捉的人,自己藏在衣柜里一样。

    “搬家怎么不告诉我?”凌萧又不高兴了。

    看她那不情不愿的样子,敢情,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想要瞒着他?

    “我爸也不知道啊!”苏紫真不想理他。

    小气、狭隘、喜怒无常,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谁碰上上谁倒霉。

    “哦,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凌萧转怒为喜,修长的手指“嗒嗒”地拍在方向盘上。

    不得不说,凌萧这人,确实挺积极。事情明明是往西边,他偏能看向东看出个朝阳初升。

    “哼!”苏紫扭转脸望向窗外,不再搭理他。

    “地址。”

    凌萧得瑟地瞟她一眼,今天吃了她太多哑巴亏,现在看她不爽,他心里痛快得很。

    “丰盛路海涛花园。”苏紫的声音闷闷的,一听就知道她心里不太痛快。

    不痛快归不痛快,苏紫还是乖乖报了地址。这三更半夜的,外面又暗又冷,鬼都抓不到一只,如果他不送她,她就只能走路回家。

    车子驶到小区前,苏紫从包包掏出电子卡刷了一下,闸门缓缓打开,凌萧趁着这个时间趴到方向盘上四下看了看。

    “嗯,这里的环境不错,比原来那个贫民窟好多了。”

    对于身家丰厚,到哪住的不是别墅就是总统套房的凌氏当家来说,怕是遍大街的高档公寓都是贫民窟。

    苏紫已懒得吐槽,关上车窗抿着唇,不再理他。

    “妞,几栋?”

    凌萧心情不错,笑着用手指戳戳她手臂。

    “21栋。”

    苏紫觉得自己就是个没节操的间谍,在对方的严刑逼供下,不得不把真相一点一点地吐出来。

    凌萧极快在入口的指示路标中确认方向,方向盘一转,转入21栋的方向。

    “妞,电子门卡多申请两个,我一个豪叔一个。”凌萧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

    苏紫当没听见,车子在21栋停下,径自下了车重重地甩上车门。

    凌萧也紧跟着下了车,追上来。

    “妞,乔迁之喜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买。”凌萧迅速换了个话题,电子门卡而已,她不去申请,他也能拿到。

    苏紫按开电梯,闪了进去,凌萧跟尾巴似的亦闪了进去。

    见苏紫不理他,凌萧又说,“新家还缺什么,我给你买,旧的那些家具,看着都是些破破烂烂,全都扔了吧。”

    钱什么的凌萧根本不放在眼内,既然她不愿搬回凌氏,那就尽量把新居布置得舒服一些,怎么说都是人住的地方,又不是猪栏。

    “不!需!要!”

    电梯门打开,苏紫忍无可忍地低吼着,大步迈出去,凌萧亦步亦趋地跟着。

    苏紫掏出钥匙低头开门,“你走吧,我要回去睡觉。”

    “我就进去看一眼!你睡你的。”凌萧没脸没皮地笑道,手掌撑着门,防备着苏紫进去后把他关在门外。

    苏紫这下无比怀念从前那个总是骂骂咧咧的凌萧,那时的他,如若被她这样对待,早就拂袖而去。

    灯光一亮,凌萧这个客人反倒像个主人,手插着裤袋像是参观著名景点般踱进客厅,等苏紫换好鞋,他已经把客房主人房厨房都看了一遍,这下正推开露台门探头出去。

    “妞,这里真不错!”

    很快,凌萧便把头缩了回来,大概是被夜风送得有点冻,用手掌揉了揉脸。

    苏紫把包包放好,哈欠连天地推开卧室的门,“看完快滚,我要睡觉。”

    凌萧却没有急着离开的意思,在沙发上坐下,目光再次环视一周,把客厅里的布局又认真看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客房的门上。

    苏紫似是一眼便看穿了他的想法,“别打客房主意,那是我爸的房间。”

    凌萧可以跟柯景争,可以跟文捷那小屁孩争,却不可以、亦不敢跟苏豪争。

    “好吧好吧,这沙发换成沙发床,总行了吧?”凌萧退而求其次。

    “想都别想!”苏紫一口回绝。

    凌萧是狼,引狼入室这种傻事,打死她都不会干!

    凌萧似乎觉得在深夜时分缠着哈欠连天的苏紫斗嘴是件十分有趣的事,任凭苏紫怎么赶,他就是死赖在沙发上不愿走,苏紫被缠得不耐烦,真想跑进厨房拿把菜刀出来赶客。

    她这想法刚冒头,凌萧的电话响了。

    电话接通,凌萧顿时换了张正经的脸孔。

    “行,你等我一下,我立即赶回来。”

    说着,人已走至玄关,合上电话,苏紫亦跟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

    苏紫有点担心,凌萧这人,在她面前大多都是没心没肺嬉皮笑脸的样子,看见他严肃正经的脸,苏紫总觉得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没,我先走了。”

    凌萧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终是伸手捏捏她的脸。“记得锁好门窗,洗完澡早点睡。”

    苏紫洗完澡出来,才又想起柯景来,今天的事,自己怎么都得向他道个歉。

    拿出电话盘膝坐在床上,才发现电话关了机。看来又是凌萧那死小子干的好事,难怪一整晚电话都没响过。

    对凌萧这些数不清的小恶行,苏紫已经无力计较。

    才一开机,电话屏幕便显示出一长串的未接电话和未阅信息。

    电话,有一个是文捷的,有一个是苏豪的,剩下十几个全是柯景的。

    而信息,则全部来自柯景。

    苏苏,你在哪?!

    苏苏,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

    苏苏,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苏苏,你还好吧?

    苏苏,无论什么时间,回复我!

    ……

    看着这一条信息,苏紫心情难以言喻。她能想像得到柯景打下这些字眼时的紧张和慌乱,他的深情绝不是装的,但她却没有办法回应或回报他一点半点。

    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多,这么晚了,苏紫有些犹豫要不要给他个回复好让他安心。

    电话在静寂的室内倏地响了起来,把苏紫吓得不轻,一下没镇住差点把电话扔了,定了定神看看来电,是柯景。

    “苏苏,你终于开机了,你没事吧?”电话一接通,柯景紧张的嗓音便连珠炮般传了过来。

    “柯景,我没事,你放心!”苏紫赶紧出口安抚他。

    “呼……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你的电话一直关着机,我正想,如果再打不通,我就去报警了。”

    正常来说,人口失踪必须要超过四十八小时警方才受理,不过,大部分法规及规定到了有权有势的人这里,都是具有伸缩性及可变性的。

    “柯景,对不起,让你受惊了!凌萧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而且,我可以保护自己。”

    分开了这么多年,世事变迁,人也一样,但苏紫对凌萧的那份信任却一点也没变过。

    “他……”

    柯景想说什么,却迟疑了一下,没接着说下去。

    “嗯?!”

    “他……他真是你弟?”

    没见凌萧之前,柯景印象中的凌萧,是一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能拽上天的样子,虽然,真人确实离柯景的印象不远,但凌萧对苏紫的迁就和好,却有点出乎柯景的意料之外。

    凌氏是个极神秘极具势力的财团,正常的人极少敢去招惹。柯氏在M市虽算是大的集团,势力不算少,但跟凌氏比起来,大概是老鼠与大象的区别。

    凌氏内部的事,柯景请来的人基本调查不到什么,因而,关于凌萧和苏紫,基本就是在贵族学校那段时间里大家看到的那种欺负和被欺负的关系。

    也因此,柯景一直没太把凌萧这人放在眼里,只以为他是个恃着家庭的光环任意妄为的娇纵大少爷。

    可在竹苑亲眼听过凌萧与苏紫的对话及看过两人的互动之后,柯景对凌萧的警备度从原来的一级迅速提升至顶级。

    出于男人的本能,直觉告诉他,凌萧是个强劲且可怕的对手。

    或许,凌萧对苏紫也好,苏紫对凌萧也好,都不像本人口中说出来那么的简单。

    两人之间的渊源和羁绊,怕是比他、甚至比两个当事人自己所想像的要深厚得多!

    “嗯,虽然不是血缘关系,但跟亲生没两样。”

    本来,苏紫没必要跟柯景解释这些,但他这番追问也是出于关心,自己自是不好遮遮掩掩。

    “我比他大两岁,我和他家都只有一个孩子,两家孩子从小混着养。我俩啊,从小嘴没少拌架没少打,不过,吵归吵,感情还行,他不会真把我怎么样的。”

    苏紫跟凌萧从小到大的那些破事,隐去感情,其实只需三几句就可以概括完。

    听到这些,原本该松口气的柯景,心里却愈发郁闷。

    原以为苏紫于凌萧来说,不过是拢络得力部下的一颗棋子,但现在听到的,分明是一对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的唯美爱情史。

    “你跟他,真没什么?”柯景忘了,他跟苏紫已经分手了,根本没有立场去过问苏紫的事。

    这种问题,换了以前的苏紫,肯定会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但今晚,她有点不忍心。

    “嗯,真没什么。他不是还带女朋友来了么?”

    苏紫想起那个赵心湄大小姐,那种女人,虽是白目,但若遇上个懂欣赏的,娶回家,乐子应该不会少!

    凌萧这种人,跟她,其实应该蛮配的。

    “呵,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他女朋友?”

    柯景又不是瞎子,哪有人那样对女朋友的?分明,那就是临时拉来试探苏紫的。看那女人,来头应该不少,但凌萧根本没把她放在眼内。

    “那是他的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对这个问题,苏紫表示不予置评。

    柯景也是识趣之人,知道苏紫不想再聊下去了,适时地把话打住。

    “嗯,你没事就行,快去睡吧,不早了。”

    “嗯,你也是,晚安!”

    苏紫把电话关了,搁床头柜上,盖上被子闭眼睡觉。

    原本,她还哈欠连天困得要死,可这下头贴着枕头,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子里,挥之不去的,竟是在车上被凌萧强迫着触摸他的那一幕。

    那鲜活的带着热度的手感,让苏紫现在想起还心脏突突狂跳。

    苏紫二十四岁,关于男女之事理论上很强悍,但实践经验却是少得可怜。除了跟柯景为数不多的吻,就剩下刚才凌萧那个粗鲁得要死根本算不上亲吻的碰触。

    关于男性的身体构造,她不是不清楚,但如此鲜明地感受到男女间的不同,这是第一次。

    好可怕!这小子,一定是个强攻!

    苏紫想想那尺寸,暗自下了个结论,然后,又想了一堆有的没的,总算是,慢慢有了睡意,缓缓闭上了眼。

    若让凌萧知道自己自以为聪明的那个举动,会让苏紫得出那样一个结论,绝对会哭死!

    再说凌萧接的那个电话,是高勇打来的。当着苏紫的面,凌萧不愿说太多,匆匆从苏紫公寓里离开,凌萧去了兴宁路的雷鸣酒吧找高勇。

    这间雷鸣酒吧,是凌萧和各属下碰头常来的地方。

    凌萧推开专属贵宾房的门,一眼看见高勇正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话出神,抬眼看见他,赶紧站了起来。

    “老大。”

    “勇,H港那边情况怎么样?”凌萧反手掩上门,大步迈过去搭着高勇肩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暂时不知道后续还有些什么,三间夜总会,今晚全部被警方突击查牌,幸好没抓着什么把柄,不过,三个经理被带走配合调查。”

    高勇见凌萧掏了支烟,赶紧拿火机给他点上。

    凌萧吸了一口烟,呼地吐了出来,“那女人什么时候到H港?”

    阿兴把赵心湄带走后,按凌萧的意思让机师开直升机把她送回了H港。

    “你怀疑是赵修做的?”

    高勇其实也怀疑,但不太敢肯定。

    “肯定是,不用怀疑。”

    那女人是赵修的心肝宝贝,自己这次确实玩得有点过份了。

    凌萧有点懊恼,果然,一见着苏紫,他脑子就不太正常了,总做蠢事!

    “那现在怎么办?明天T市那边……”

    高勇没了主意,H港那批货才刚刚要回来,现在又出了这么件事,明天若按计划行事,跟赵修的关系,怕是要走到尽头了。

    “你傻啊,一切按原计划行事!”

    凌萧十分坚决,他做事,通常没有那么多瞻前顾后的顾虑。

    若被人牵制,他想到的,往往不是让步。而是尽快找出对方的弱点,乘对方不备还以致命一击。

    “那三家夜总会,老大是准备弃了?”

    高勇皱着眉,这几家夜总会能在H港立足,一直都靠着赵氏的庇护,当然,赵氏也从中抽取不菲的利润。

    现在,为了给宝贝女儿出气,赵修不惜把脸面撕破,主动把这笔利润弃了,可见这赵心湄在老家伙心目中的位置是何等重要。

    “怎么可能?!”以凌萧死不认输的性格,确实不可能被人欺负到头上却不吭一声。

    “哪我们要怎么办?我们不会每次都这么幸运!”高勇暗示道。

    三间夜总会这次没出什么事,全靠有人及时通风报信,但好运不会天天降临,这个道理,谁都懂。

    “嗯,我知道。”

    凌萧还在想着,要如何应对这件事。

    一支烟吸完,凌萧已经有了决定。

    “勇,明天T市的事交给你,做干净些!我跟苏爷明天去一趟H港。”

    高勇一下子没转过弯来,立时紧张兮兮地看着他,“老大,你是要去找姓赵那老家伙负荆请罪?”

    凌萧毫不留情地狠敲一下他的头,朝他翻了个白眼。

    “你傻啊!那种贪得无厌、反复无常的老家伙,我还去给他请罪?若我明天去找他,你们大嫂,就会变成赵心湄!”

    高勇一想到赵心湄嗲声嗲气的嗓音,倏地打了个冷战。

    “老大,求你别!”

    “哈哈……你放心,我凌萧没那么蠢!”

    凌萧向来自诩甚高,的确,只有在苏紫面前,他才会总是犯蠢,其他事,他都精明得可怕!

    ……

    第二天,苏紫起了个大早,因为,她的车子被凌萧扔在建设西路,今天,她要步行上班。

    路上,她买了豆浆和面包作早餐,边走,边拿手机刷微博。

    大清早的,微博上并没有什么新鲜事,苏紫刷了一会,有点无聊,正要把手机放回包包里,这才想起搬家的事还没跟老爸说,于是拔通了老爸的电话。

    “爸,你今晚来我家吃饭吧,想吃什么下班前告诉我。”

    苏豪最忙的时间,是晚饭之后,因而,约他吃晚饭是最保险的。

    “丫头,我今天没空。”

    得到的,却是意料之外的答案。

    “哦,出差?”苏紫有些失望,多嘴问了句。

    “嗯,我陪凌萧去一趟H港,今晚估计赶不回来,明晚吧!”

    “好!”

    苏紫没多问什么,但她知道,大凡需要老爸和凌萧一起处理的,应该都是挺重要的事,莫非,跟昨晚那个电话有关?

    这时的苏紫,还没把这些事联系到昨天那个赵心湄身上。

    “丫头,你自己小心些!”苏豪又叮嘱了一句。

    “爸,我会!”

    苏紫心里奇怪,自己一个人在外独自生活了六年,老爸一直没怎么担心过自己,这下,怎么特意叮嘱起来?

    苏紫揣着一肚子的疑问回到杂志社,工作照旧堆积如山,很快,紧张忙碌的一个早上过去了。午饭的时候,苏紫竟接到高勇的电话。

    “苏苏,苏爷让我安排两个保镖给你,你意下如何?”

    苏紫警惕地四下看看,见周围的同事正埋头吃饭没有谁注意她,拿起电话,快步闪出露台外面。

    “勇哥,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兴氏那边的人,好像查出了你的身份,最近你还是小心点为好。要不,这阵子先搬回总部住?”

    高勇这说辞其实十分合理,但苏紫总觉得哪里不对。

    “勇哥,搬回去的事缓一缓再说吧。保镖也不用给我安排,影响不好。我自己有防身工具,你让我爸不用担心,我自己小心些就行,有需要我自会找你。”

    不是苏紫逞强,而是她不想打破自己现在的生活格局。

    直到现在,她还抱有奢望,她希望以后的人生,就按现在这样的轨迹生活下去。

    凌氏二把手的千金这个衔头,对她来说,太沉重了。

    “苏苏,你听我说!”高勇有些急,显然,并不太赞同苏紫的做法。

    “勇哥,我自已有分寸,不会让你难做的。”

    即便苏紫说到这份上,下午,她还是收到大楼保安送上来的一个文件袋。里面有一串钥匙,这串钥匙,苏紫认得,正是之前她开过的那辆悍马的钥匙,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纸条,两张照片。

    “苏苏,车子是老大让我转交给你的,停在办公楼停车场。

    这两位,超哥和水哥,会暗中跟着你,保证不会给你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

    勇字!”

    苏紫把钥匙收好,认真看了看照片,确认自己把这两人的样貌印进脑海之后,把纸条和照片放进碎纸机里,拿出手机,给高勇发了条信息。

    “收到,明白!”

    高勇这么坚持,凌氏里,怕是真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因为这个,下午的时候,肖明安惯性地拿着一叠稿子走过来递给苏紫,苏紫罕有地没有出手去接。

    “总监大人,抱歉,我有点事,这几天都不加班。”

    肖明安笑着摆摆手,“没事没事,小紫你没时间我就找别人弄。”

    肖明安朝她挤挤眼,表示“我了解”,估计,是认为苏紫所说的有事,是要跟柯景共筑爱巢。

    苏紫没多作解释,为了不给两位保镖添麻烦,下班后她便乖乖驱车回家。

    才进家门,苏紫便接到文捷的电话。

    “姐姐,我昨晚找你,你的电话关机了。现在在家吗,我想去你家吃晚饭。”

    文捷这小子,小小年纪便懂得缠人的伎俩了。

    若在平时,苏紫多半不会拒绝他,反正煮多些饭而已,多个人一起吃饭总比独个吃要香些。

    但现在自己都要靠保镖保护着,她可不想文捷被牵扯进来。

    比起柯景,以文颂怀的身份,显然更不能跟凌氏有所牵扯。

    “捷捷,姐姐出差在外地呢,估计要好长一段时间,回去后我去找你,好吗?”苏紫软声哄着小鬼头。

    “唉……我爸爸也出差了……好吧,我等你的电话。”那边的小鬼甚是惆怅地挂了电话。

    苏紫随便下了个面吃了几口当是晚餐,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把堆在客房剩下那几箱物品拖了出来,等她把那些物品全部整理好,已近零时。

    苏紫洗了个澡,以为这下总该能睡个舒服觉,岂知,却像烙饼般在床上翻来复去都睡不着。

    很想直接打个电话给老爸问个清楚,但思前想后之后,又把这种想法按捺了下来。

    而她心里念着的两个人,这时正在H港某幢豪华别墅内,陪着某个男人在喝酒议事。

    “苏爷,凌老大,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那男人四十出头,个头中等国字脸,这时端着一杯酒,朝凌萧和苏豪比比,自个昂头把酒干了。

    苏豪也把酒杯递递,“尤哥言重了,是我们来得太突然,没来得及通知你,不关尤哥的事,打扰你是我们的不是。”

    男人连连摆手,“诶,苏爷你跟我客气什么?下次你们过来,记得提前通知我,我让人准备好料理等你!凌老大没试过我家厨子的手艺,明天晚些走,尝一下我家厨子的精湛技艺。”

    凌萧也站起来自行敬了一杯酒,笑道。

    “那真是太叨扰了,嫂夫人的精湛厨艺,我从豪叔那听了不少,每次都听得口水直流,现在终于有机会尝尝,明天,真得麻烦嫂夫人了。”

    这男人叫尤毅,极爱老婆。而他老婆,又极爱下厨,煮得一手好菜。因而,尤毅特喜欢招呼亲朋好友到家里作客。

    在家,尤毅是好男人一枚怕老婆怕得要死,在外,却是条铮铮的铁汉子。

    比起赵修,他在H港的位置是要低一些,但他这个人,为人仗义豪爽,跟赵修那种喜欢耍手段的卑鄙小人是两路人。

    凌萧跟他是第一次见面,但苏豪跟他,却有着极久的交情及渊源。

    会客厅里,很快便气氛热络,大家都是明白人,把酒寒暄了一会,尤毅也不绕圈子,直接切入正题。

    “凌老弟,夜总会的事怎么样了?”

    男人间,几杯酒下肚,看对眼了,彼此便能从陌生人变成称兄道弟的好兄弟。

    “有点麻烦。”

    凌萧也不隐瞒,这尤毅虽说势力不比赵修,但他在道上的声名却不比赵修低多少,归根究底,是因为他为人磊落广结人缘。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尤毅问得直接,能让他请进家门接待、并吃到他家爱厨手艺的客人,都是他当好兄弟看的真朋友。

    当然,这份交情是尤毅跟苏豪之间的,凌萧这是第一次见他。

    凌萧接手凌氏之后,H港这边的关系,都是以赵修为最重。

    赵修这人,虽是贪得无厌,但利益在的时候,他确实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对凌萧这个在内在外都没站稳脚跟的新当家来说,赵修是个极大的靠山。

    钱这种东西,永远赚不完,凌萧深知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的道理,虽然赵修这人挺难相处,但凌萧还是忍了。若不是半路杀出个赵大小姐,凌萧跟赵修,彼此就会互相拉锯着不断找新的平衡点,一直这样互利、互制下去。

    但现在赵大小姐这么一掺和进来,除了钱财,凌萧似乎还得贴上自己的终身幸福,这个诱饵,太过贵重,凌萧绝不可能给!

    好在,大船沉了,不代表就得坐在上面等死。

    凌萧起身给尤毅空了酒杯添了些酒,极为诚恳地说道。

    “我们这番过来,就是想听听尤哥的意见。”

    彼此都是聪明人,话不需说得太白。

    “嗯……你们事先也没跟我说过,这事得让我考虑一下。”

    并不是尤毅矫情,现在凌氏跟赵氏基本算是闹翻了,敢在这个关口跟凌氏联手,摆明是跟赵氏对着干。

    尤毅虽是当家,也不能凭自己个人的义气而把整个财团的利益和安危置于度外。

    凌萧没多说什么,有些话,由他来说不适合,一旁的苏豪适时地插了句。

    “尤哥,凌氏准备今年内在H港再开多五间到八间夜总会。另外,C省这两年黄金市场一路向好,尤哥要不要考虑一下进驻C省试试水?以你们尤氏的实力,不出一年,就能声名鹤起。”

    尤毅目光一亮,却没有立即回应,沉吟片刻,才道。

    “嗯,明天中午你俩过来吃饭,到时我们再从长计议。”

    凌萧和苏豪见话说得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尤毅亲自把两人送到门口,跟凌萧,已是搭着肩膀丝毫不见外了。

    车子驶出尤家大门之后,凌萧给苏豪递了瓶水,掌心上,放着两粒解酒药。

    苏豪年纪大了,酒量虽然还在,但喝多了,肝会隐隐作痛。

    等苏豪吃完药,凌萧才问。“豪叔,成数高不高?”

    对尤毅这人,凌萧并不了解,因而,对方肯不肯合作,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九成九。”

    苏豪是老江湖,为人稳重谨慎,他会答应凌萧来H港一趟,代表这事有戏。

    凌萧听到这个答案,明显松了一口气。

    “我看看勇那边事情办得如何。”

    夜总会的事算是有了眉目,凌萧便想起T市的事来。

    “嗯!”苏豪吃了解酒药,闭上眼挨在椅背上。

    凌萧拔了高勇的电话,“勇,事情还顺利吗?”

    “老大,事情已经办妥。”

    “好,辛苦你们了!”凌萧没多问细节,高勇办事,向来干净利落,不需要他多担心。

    “老大,苏苏那边的事我也按你的吩咐办了。”

    给苏紫安排保镖的事,自然全是凌萧的意思,怕苏紫那丫头别扭不领他情,才让高勇把事推苏豪身上。

    “嗯。她没说什么吧?”

    凌萧估计,苏紫那德性,肯定不会乖乖接受高勇安排的。

    “呵,苏苏那倔脾气还那样,我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把人塞到她身边就是了。”

    苏紫脾气虽倔,但善解人意,典型的刀子口豆腐心。

    “那行,你们今晚小心点看着,估计很快那老家伙就会来找我了!”

    合上电话,凌萧对闭着眼假寐的苏豪说。

    “豪叔,这阵子事太多,我让阿勇安排了两个保镖保护苏苏,怕她不高兴,用了你的名义。”

    苏豪没睁眼,“嗯,你看着办。”

    女儿是什么脾气,他又不是不知道。凌萧以前对女儿是不怎么样,但现在看来,好像比以前上心了许多。

    两人回到别墅,已是深夜,各自洗了澡,便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凌萧和苏豪先是叫了夜总会的几个经理过来,聊了一早上,差不多时间,几个经理告辞离去,两人也起程赶往尤家。

    车上,苏豪听着凌萧接了好几个电话,听内容,都是总部那边打来询问意见的。

    “赵修那边没有消息?”自凌萧上任以来,H港的事,几乎全是凌萧在打点,苏豪没多过问,这一次,是凌萧第一次主动开口让他出手帮忙。

    “暂时没有,看来,是他的下属想私下解决,把事瞒了下来。”

    这事,凌萧倒是一点也不急,反正已经做好跟赵氏一拍两散的准备,那老家伙越迟知道,自己这边可以获得的利益便越大。

    “呵,真傻!这种事能瞒得下来?他们未免太小看我们凌氏了!”

    车子驶进尤家别墅,老远,便看见尤毅迎了出来。

    “尤哥,我们又厚着脸皮来打扰了!”凌萧笑道。

    “嘿,凌老弟你这是什么话?你们肯赏脸,我家厨子开心得不得了,一大早就起来研究新菜式,待会进去,你就知道了!”

    尤毅搭着凌萧的肩膀,两人一见如故。

    凌萧开始只以为尤毅说的是客气话,可才进门,便听见悦耳的女声哼着地方小调,尤毅笑得开心,指着厨房方向道。

    “听见了吧?我家厨子只有真开心了,才会一边哼着歌儿一边摆弄。”

    凌萧想去厨房打个招呼,尤毅却一把扯住了他。

    “凌老弟,我们先去聊聊。”

    看来,昨晚苏豪跟他提的那些事,有下文了。

    凌萧仍觉得这样对尤毅的夫人不太礼貌,但苏豪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用在意。

    三人进了会客室,茶几上摆着冒着热气的茗茶,还有几碟卖相不错的茶点。

    “来,试试我刚买回来的新茗。”

    尤毅招呼两人坐下,给两人递上茶。

    凌萧向来不好这玩意儿,但入乡随俗,自己有事相求,总不能让人给自己泡茶递水吧。

    “尤哥,看你这泡茶姿势十分地道,教小弟几手,如何?”

    凌萧把整套茶具往自己面前搬,尤毅也不推托,指点了几下,凌萧现学现卖,负责泡茶递水,品着茶吃着点心,三人开始聊起正事。

    “苏爷,昨天你的提议不错,今天早上我跟兄弟们说了下,大家都很感兴趣。不过,强龙不敌地头蛇,我们对C省的形势可是不太了解啊。”

    苏豪对此早有准备,从公文包里拿出叠资料,推到尤毅面前。

    “尤哥,那边的事,我们自然会帮你打点好,你不用担心。一些细节和相关的注意事项,这些资料上都有列明,你再看看。”

    尤毅接过资料略略翻了一下,脸色愈发地明媚。

    “苏爷,凌老弟,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具体的细节,我们再慢慢商讨!”

    尤毅此话一出,代表事情基本已是板下钉钉了。

    凌萧用还十分笨拙的手艺又泡了一趟茶,给尤毅和苏豪满上,端起杯子站起来,碰碰尤毅的杯子。

    “尤哥,小弟我以茶代酒,先敬一杯,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尤毅和苏豪也举起杯,“叮”的一声,“合作愉快!”两人同时道。

    事情谈妥,三个人的脸上都带了笑意,凌萧的电话,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看看来电,是赵修那个老家伙。

    凌萧拿起电话走到窗边,按下接通键,还没来得及开口,耳边便传来赵修破口大骂的吼声。

    “凌萧你个死扑街仔,我XXX你祖宗十八代,敢扣我赵氏的货,你是不想活了?”

    凌萧把手机拈离耳边远一点,等对方吼完,凌萧才慢条斯理的把电话贴回耳边,说。

    “赵老板,何必跟我这种小的一般见识呢?我不过是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听说赵老板有批世界顶级豪车泊在T市,想借来欣赏个一晚半晚,赵老板该不会是这么小气吧?”

    凌萧这话,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我XXX你,聪明的就现在把货还我,不然,我绝对让你吃下了兜着走!”

    听赵修的语气,估计是肺都给凌萧气歪了!

    “既然赵老板放了话,不放货就是我凌老弟的不是了。”凌萧不卑不亢地道。

    “算你聪明!”对方,很明显松了一口气。

    “行内规矩我这做小的也不太懂,就按赵老板您的老规矩好了,把佣金提高五十个百分比,见钱立即放行!”

    凌萧不紧不慢地补了一刀!

    “我XXX,妈的,敢反了?凌萧,你等着让人帮你收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若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竹并收藏火爆老公的彪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