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 > 【04】盖不住的骚气外露!

【04】盖不住的骚气外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04】盖不住的骚气外露!

    【04】盖不住的骚气外露!

    关于凌萧成了自己邻居一事,苏紫也就郁闷了一小会,对于既定的事实,她习惯了往好处去想。舒悫鹉琻

    自己对凌萧,早就没有了那种看见他就心肝儿乱颤的感觉,那他住哪,其实对她都构不成实际的影响。

    若是说怕他会不时骚扰自己,苏紫也觉得是自己自我意识太过强烈,凌萧作为凌氏的新当家,说是日理万机一点都不为过,能有多少时间来骚扰自己?

    再者,为着他这个新当家的安全着想,凌氏的人也不可能让他长期生活在外,这房子,于凌萧来说,只能说是多了一个物业或是落脚的地方,却不能称之为家。

    苏紫的推断很快就得到了印证,自那晚之后,她已经好几天没见过凌萧,甚至,连电话或是短信都没有一个。

    那两个保镖却还是尽职尽责地隐在暗处跟着苏紫,由此,苏紫可以肯定,凌氏这些天绝对发生了什么大事。

    不过,这些并不在她担心的范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道理,她懂。

    倒是柯景,那天之后,又重新恢复起初追求苏紫时的状态,偶尔送送花,偶尔打个电话来约苏紫或是吃饭或是约她参加他那一帮发小的聚会等等,对这些邀约苏紫当然是以各种理由婉言拒绝。

    不过,不管苏紫回不回复,柯景反正是一天发几条短信,让苏紫即使几天没见着他,仍十分清楚他人在哪在做着什么。

    以现况来说,柯景其实比凌萧更让苏紫感到头痛。

    两个男人,应该都是在追她。

    但苏紫总认为,两人之间的追,是不同性质的。

    柯景追她,自然,是因为喜欢她。

    但凌萧追她,真心的成份有多少?玩的成份又有多少?

    伤害,往往跟真心成正比,你付出的真心越大,可能会受的伤害就越大。

    苏紫不是S,伤害了别人,自己心里当然会难受。

    因而,她每次看见柯景的信息或是接到他的电话,那种负罪感便会重得她喘不过气。

    同样是拒绝,对凌萧,她却是全没欠疚感。

    一来,是觉得以他那种粗神经及没心没肺的性子,伤害什么的,基本不会存在。

    二来,她真没认为凌萧追她是因为喜欢她,八成,不是为了试验就是为了好玩!男朋友交得多了,偶尔想换个女人试试,这种可能绝对符合凌萧那种人。

    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也想换个清淡的小菜不是?

    ……

    柯景她不会去见,凌萧和老爸自那晚之后没再冒过头,而肖明安这几天十分识趣,把要加班的东西全部分派给了各人。

    因而,苏紫竟罕见地觉得上班闲得慌。一直都用加班打发时间的苏紫,这下不用加班,多出来的时间,便觉不知该做什么。

    绞尽脑汁去想该如何打发时间的苏紫,终于想起自己答应了小屁孩“出差”回来就去看他,于是一下班便特地去买了些零食绕了段路去到文捷就读的小学门口。

    小朋友们分班级排着队井然走出校门,远远看见文捷所在班级的牌子,苏紫但下了车走过去。

    “姐姐!”文捷也老远就看见了她,蹦得老高跟她扬手示意。喊完口号“老师再见、同学们再见”之后,小家伙便背着书包蹦蹦跳跳跳朝苏紫蹦了过来。

    “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

    小家伙仰着兴奋的小脸,苏紫把大袋的零食塞进他怀里,摸摸他的头,“你爸呢,回来了吗?”

    “还没呢,听说还要好几天。”

    文捷开心地接过零食,这下说起老爸的事也全没惆怅了,只顾着低头去看里面都有些什么好吃好玩的。

    小屁孩开心,苏紫自然也高兴,笑眯眯地盯着小家伙的脸看,看了几眼,苏紫总觉得哪里不对了,伸手摸摸文捷的额头,马上被那烫手的温度吓了一大跳。

    “捷捷,你发烧?”

    文捷抬起头,有点茫然,十一二岁的小屁孩,即使是感冒,也跟没事人一样照玩照闹,哪知道自己是不是发烧?

    想了一下,他用手摸摸喉咙的位置,“喉咙有点痛。”

    苏紫还想说什么,来接文捷的保姆珍姨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也探手摸摸文捷的额头。

    “唉,好像真是发烧呢!”

    苏紫顾不了那么多,扯着小屁孩就走。

    “这温度,估计近四十度了。珍姨,我带他去看医生,你回去煮些米粥,看完病我送他回去。”

    苏紫感觉他应该烧得挺厉害,想着自己今天反正没什么事,回家也是抱着电脑刷微博。

    珍姨看看文捷,显然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小家伙推推她手臂,“珍姨,姐姐带我去看就行了,你先回去吧。”

    珍姨得了小主人的同意,问清楚小主人想吃什么,然后对苏紫说了句“那麻烦你了!”便转身驱车离去。

    苏紫带着文捷到附近的医院挂了号,医院里各个诊室都排了一长溜的队,儿科那边五六个医生,桌上都堆了高高的病历,看来,这天气病的人真不小。

    估计还要好一会儿才轮到文捷,苏紫怕医院里面人太多,空气不好,带着文捷走到外面的小花院。

    小花院里有假山有鱼池,清澈的水里有颜色鲜艳的锦鲤游来游去,文捷勾着苏紫的手臂坐在鱼池边的石凳上。

    “姐姐,等我爸回来,我们一起去钓鱼吧。”

    苏紫跟柯景他们去钓过鱼钓过虾,只觉得无聊得想睡觉。

    她想说不,可一对上小屁孩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苏紫这不字也说不麻利了。

    “再看吧,姐姐不一定有时间。”

    小屁孩喉咙痛,苏紫便不让他多说话,怕他饿了,去医院侧边的便利店买了牛奶和八宝粥让他先垫着肚。

    两人在外面坐了大半小时,苏紫折回诊室看看,大叠的病历还一样高,苏紫去翻看了一下,见文捷的病历从最底爬到了上面第三的位置了,快步跑出去扯了小家伙回到诊室里候着。

    护士走过来,问文捷,有没有发烧?苏紫说有,护士递给苏紫一支体温计,温度一出来,吓了苏紫一大跳,四十度。

    终于轮到文捷,医生的目光一直在病历和电脑间游走。

    “发烧多久了?”

    苏紫看看文捷,小家伙摇头,苏紫只得说,“不知道!”

    医生抬起头瞪苏紫一眼,想说什么,终是没说,又没好气地问,“是感冒?”

    苏紫茫然,看一眼文捷,见文捷摇头,她才转达,“没有感冒……”

    本来就脸无表情的医生,脸绷了更紧了些,于是干脆不问苏紫,直接问文捷,“还有哪不舒服?”

    文捷指指喉咙,“喉咙痛。”

    医生拿出棉签和手电,示意小屁孩张嘴,“啊!”,小屁孩听话地张大嘴,医生拿把手电往里照,看着看着,脸黑得跟包公似的。

    “啪”地把手电拍桌上,“住院!”

    “啊?!”

    苏紫很少生病,所谓的病不外乎是打架弄的皮肉伤也是在凌氏内部的医院解决,这下听到医生言简意骇的诊断,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医生本来就不算好的修养被苏紫一声啊给彻底嘣掉了,脸部肌肉严重扭曲、眼圆睁瞪着苏紫,喝道。

    “啊?啊什么啊?有你这样当妈的吗?孩子烧到四十度,说不知道,问是不是感冒,还说不知道,问哪里不舒服,也是不知道!扁桃体充血肿得跟个包似的,你自然也是不知道?去押金,住院!”

    苏紫被冤枉了,自然得解释,“那个……医生,我不是他妈妈!”

    医生正想骂她连孩子都不认,小屁孩赶紧帮苏紫开脱,“对,她不是我妈妈。”,说这话时,文捷声音有点哽。

    苏紫摸摸他的头,看着他没说话。

    “那你是……”医生这才认真看一眼苏紫,也觉得这妈妈未免是太年轻了。

    “我姐姐!”文捷答。

    “姐姐就不用管弟弟生死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只顾着玩!”

    那医生才又莫须有地指责了苏紫一句,低头在一叠单子沙沙沙写了两行字,撕下来递给苏紫。

    “交钱,住院!”

    然后,手摸向另一本病历,重新也低下了头。“下一个!”

    苏紫这下真糊涂了,既然是病了,就得治,可这医生关于文捷病情的事不是什么都还没说吗?只平白骂了她一顿,这下,又随便给张纸算是打发自己走了?

    “医生,那我弟的病……”

    那医生头也没抬,朝她挥挥手,“住院部的事!”

    苏紫这算是第一次来医院,才知道原来来医院是这么窝火又窝囊的一件事。

    领着文捷去交了押金,护士于是领着俩人进了病房,这次进来的医生,倒是和善了些,翻了一下文捷的病历,又检查了一下他的喉咙,说是化脓严重,要把里面的脓抽出来,然后打点滴,再看烧退不退。

    苏紫这才算是明白这病情和住院的关联性,趁着护士和医生帮文捷抽脓,走开去给珍姨打了个电话。珍姨说粥熬好了,她这就送过来,又问苏紫要不要吃什么,苏紫让她随便给自己买个盒饭或面包就行。

    打完电话,走回病房,护士正给文捷挂点滴。

    “舒服点没?”

    苏紫在床沿坐下,小屁孩点头,估计,刚折腾完,喉咙痛得厉害不太想说话。

    这孩子似乎早已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咙都肿得跟包似的,还跟没事人一样。苏紫想想,妈妈离开之后,自己似乎也跟这小屁孩差不多。

    “捷捷,呆会只能吃点粥喝点汤,等你喉咙好了,姐姐再煮好吃的给你吃,好吗?”

    苏紫心疼这孩子,说话的语气,愈发地温柔,说着,伸手拔好他的发,又细心地帮他掖好被子,“先歇一会,珍姨很快就过来了。”

    文捷又点头,听话地闭上眼。

    两人谁也没注意到,不知何时,病房门被推开了,而凌萧,不知听到了什么,反正,脸色黑得跟煤球似的。见那小家伙闭了眼,凌萧大踏步走近病床,一把扯起苏紫。

    苏紫被这突然的拉扯吓了一大跳,本能地想要抓着他的手臂来个过肩摔,凌萧早有防备,一手挡开她的手,沉声喝道。

    “出来!”

    他的声音,苏紫是化了灰也认得,怕吵着文捷休息,不及跟他理论,只配合着他快步走到走廊外。

    “你来这干嘛?”苏紫站定,甩开凌萧的手,皱着眉瞪着他。

    “那你来这干嘛?”

    凌萧极力压着怒火,本来,他只是打个电话给保镖了解一下苏紫的行踪,那知道,保镖说大嫂在人民医院呢。

    凌萧没来得及问下一句,匆匆挂了电话,立即往医院里赶。

    心急如焚一路不知闯了多少红灯赶到医院,才知道不是苏紫病了,而是那个挨千刀的小屁孩病了。

    本来,苏紫没事他该高兴才对,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心里呼呼往上窜的火苗,加上在门外听到苏紫那么温柔地哄着那小屁孩,凌萧心里像塞了铁似,堵得厉害。

    苏紫可没观心术,哪知道他心脏塞跟心肌梗塞似的?只气他有事没事总来找她茬,于是没好气地说道。

    “你不是都看见了?捷捷病了,我陪他来看医生,他要住院,我帮忙看着。”

    凌萧胸膛急剧起伏,可见气得不轻,反手指着病房方向吼道,“他是谁,他病了关你屁事?”

    苏紫皱皱眉,也不高兴了,“我不是说他是我弟吗?怎么不关我事?”

    凌萧扶着额,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好,我不也是你弟吗?我的生死,你关心过吗?”

    赵修那批车,凌萧强硬地扣了下来,并发了狠话,不见钱,绝不放货。于是这几天,赵修那边的人也折腾起来,什么炸弹邮件,什么动物尸体之类的邮件一件接一件地往凌氏送,H港那几家夜总会自然也是不得安宁,幸好有尤毅保着,总算没出什么大乱子。

    凌氏全体上下这几天都处于高度戒严状态,这世界,很多人都喜欢干趁火打劫之事,因而,赵修的事引发了一大堆连锁反应,把凌萧和凌氏几大要员忙得焦头烂额。

    刚才,他趁着谈判的空隙给保镖打了个电话,一听她在医院,直接把谈判的事扔给高勇,自己不要命地往医院里赶,到了才知道,原来她竟是为了个不相干的小屁孩像个奴隶般跟前跟后伺候着。

    刚才推天病房门看到听到的那些,让他认知,原来,在她心目中那架天平,他的份量已经轻到微不足道了。

    苏紫被他吼得耳朵轰轰作响,他的话,却是吼到她心里去了,愣了一下,联想到这阵子的事,怒气迅速消了。

    “小子,出什么事了?”

    凌萧自然不可能把事情真相告诉她,只好摇头,“没事!我只是烦那小屁孩!”

    苏紫哪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主?扯着他走到走廊的尽头,两人站在窗边,苏紫望望窗外,夕阳西下的天空,有团团的乌云翻涌,遮了大半个天,看来,是要变天了!

    苏紫把视线收回来,望一眼闷声不吭的凌萧。

    “说吧,什么事?”

    凌萧仍是不答,手摸了摸身上,看着,似是在找烟。

    苏紫一把拍下他的手,“你不说?我打电话问。”说着,作势要拿电话。

    苏紫想要知道凌氏的事,其实并不难,只不过,她希望凌萧能亲口告诉她。

    凌萧找不到烟,手伸过来用力揉揉她的头,“没什么大事,只是遇到些小麻烦而已。”

    苏紫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在她二十四年的人生里,真正能走进她心里的人并不多,而凌萧曾是占着最大地方的那一个。

    苏紫对他,是没有男女间的感情了,但亲情,还是在的。

    曾经,她前一天晚上还被妈妈抱着睡觉,听着妈妈讲故事唱儿歌,第二天,妈妈就不见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过。

    住在自己心里的人,突然,有一天就不见了的恐惧,苏紫经历过一次,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凌萧把她的电话抢了过来,塞进自己口袋里。

    “说不说?”苏紫轻轻踢他一脚。

    “那个女人……”提起赵心湄,凌萧又犯恶心了,拧着眉不想说下去了。

    “哪个女人?”苏紫问,再看看凌萧那啃了苍蝇般的表情,明了,“赵心湄?”

    “嗯,就她。她爸是H港赵氏的当家。”

    苏紫虽然不在凌氏多年,但她对H港赵氏这个响当当的财团,还是了解的,赵氏的当家,据闻是个阴险毒辣、睚眦必报的人。

    看来,那天在竹苑,凌萧捅了个黄蜂窝。

    “就因为那天在竹苑的事?”

    苏紫觉得,那天的事凌萧确实有点过了,但不至于为此闹翻吧?毕竟,凌氏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软柿子,况且这么大的一块蛋糕,谁会傻到自己甩手扔了?

    凌萧这下不说也不是了,“不止,还有其他事。”

    不过,凌萧认为,赵心湄这事只是个诱因,却不是主因,以赵修那样的人,反目只是迟早的事。

    这种大事,苏紫自觉帮不了什么忙,只得拍拍他肩膀,柔声说道,“那你快回去处理吧,我没事。等捷捷稳定些,我就回家。”

    凌萧最受不了苏紫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被她这样哄一下,什么脾气都没了,顺从地点点头,抓住她的手愣愣地看了一会。

    “你自己这几天出入小心些,实在不行,就请几天家回凌氏呆几天。”

    凌萧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倒是她,一个人住在外面,天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谁知道那些人都怀了什么居心?

    他的话,苏紫居然听明白了。

    笑着抽回手,“一般来说,我都在杂志社校对稿子,我尽量少接采访任务,这样行了吧?”

    凌萧脸色总算缓了些,想再说什么,终是什么都没说,伸手把苏紫扯过来,轻轻抱了一下。

    “那我先走了,记得小心些。”

    苏紫拍拍他的背,笑道。“得了,你好啰嗦。”

    凌萧前脚走,珍姨后脚便到,文捷看来也是个硬气的孩子,没事人一样吃了两大碗粥,吃完躺了一会,护士来给他量了一下体温,说是38度,算是降下来了。

    “这孩子身体硬朗,如果明天一早体温回复正常又没其他的不适就可以出院了。”

    护士交待了一下,转身离开。

    苏紫一直陪着文捷,等他睡了,才留下珍姨陪着他,自己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苏紫洗完澡坐在沙发里,手机在手掌里转了几圈,终是没有按出去。

    拿过笔记本电脑打开,在搜索系上键入“H港赵氏”,如她想像的一样,搜索出来的消息和新闻只有寥寥数条,而且还是好几年前的旧闻。

    苏紫又想了一下,将电脑重启了一次,这次,电脑进入了全黑的屏幕。

    苏紫在一大串英文下面输入了一堆符号和命令,过了一会,有个提示输入密码的框框跳了出来,苏紫想了一下,谨慎地按下一串数字及字母的混合符,回车,电脑显示登陆状态。

    这晚,苏紫一直在电脑前鼓捣到凌晨两三点,直到困得不行,才关了电脑,上床睡觉。

    睡得正是香甜,梦里竟响起一串门铃声。

    警惕性极高的苏紫腾地坐了起来,侧耳听听,是门铃在响,迅速穿好衣服跑到玄关一看,门外,站的凌萧。

    苏紫打开门,正想问什么,一眼便瞧见他的手臂位置的衣服满是鲜血。

    她赶紧让开,等他进了门,关上门,转身跟上他。

    “手臂伤了?”苏紫的心揪了起来,离开凌氏几年,她以为,以后再也不用面对流血的凌萧。

    “嗯。”

    “枪伤?”

    “不,撞的!”

    凌萧似是没怎么在意,径自走到沙发坐下,“妞,随便帮我弄些止血药包扎一下。”

    苏紫几乎不生病,家里连药箱都没有,于是拿出电话叫住在楼上的保镖去买些药回来。

    苏紫开了暖气,帮着凌萧脱了外套,又拿了条大毛巾先把他受伤的手臂裹住,“先躺一会。”苏紫扶着他躺下,又给他后脑塞了个枕头。

    “怎么撞的?”苏紫起身去倒温水,背着他问。

    “从酒店出来没多久,就被一辆黑色悍马盯上了,甩了好几次没甩掉,后来不知从哪里竟然又跑出一辆车,对着我的车拦腰撞过来,车门撞坏了,手,撞伤了,我顺势拐了个弯,钻进巷子拐来拐去,就拐到了这里。”

    说起这些让人惊悚的经过,凌萧却是是淡淡的口吻,毕竟,这种事他经历得确实多,很多时他就跟小孩子玩过家家似的逗着对方玩,不过,今天这两个人应该是赛车高手。

    苏紫把水递给他,他微微挺起身喝了一口,又把杯子递回给苏紫。

    “你还是多带几个保镖吧!”苏紫接过杯子,劝他。

    凌萧摇头,“不要,人多,目标大!”

    现在的凌萧,在凌氏几乎是无人能敌,在他看来,有保镖跟着,只会扯后腿。

    苏紫知道说不动他,只好收了声,站起来想要给他拿张被子盖盖。

    “妞,给我下碗面吧。”

    凌萧四处奔走忙了一整天,貌似还是中午吃了些东西。

    苏紫没多问,起身钻进了厨房,很快,就端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榨菜肉丝面出来,扶着他坐起来。

    “能自己吃吗?”

    “嗯!”凌萧这下倒是安份了。

    苏紫把筷子塞进他手里,幸好,伤的是左手,吃饭什么的还能自理。

    “你先吃着,家里就这点肉了,我再去给你煎几个鸡蛋。”

    几分钟后,苏紫把一碟煎蛋摆到他面前,瞧瞧他的手臂,刚裹上去的白色毛巾,又渗出些鲜血来。

    “萧萧,要不要叫黄钦过来?”

    苏紫不是怕自己包扎伤口的技术生疏了,而是怕他伤及了骨头,那自己就无能为力了。

    凌萧这下已经把那大碗面吃得差不多,估计是饿惨了,没顾得回答她,筷子一伸,夹起一个煎蛋一口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咽下去,才说。

    “不要,这个时候,那些人肯定在凌氏附近盯梢,黄钦这时候过来很容易暴露行踪,你随便帮我弄一下,白天他们就不敢如此明目张胆了。”

    答完,凌萧的筷子再次伸向煎蛋。

    苏紫知道他饭量大,煎了六个蛋,但看他吃的势头,便又担心份量不够。

    “够吗,要不要再煎几个?”

    苏紫心想,明天去超市,得多买些牛排和鸡腿之类才行。

    “还有?”凌萧只道苏紫是把冰箱里的存货全都煮给他吃了。

    “嗯,还有四五个。”

    “那全煎了吧。”凌萧也不客气,说话间,碟子里只剩下一个蛋了。

    等保镖把药买回来,凌萧已经把苏紫冰箱里的存货全扫干净了。

    苏紫只得满脸歉意地对保镖说,“超哥,不好意思,明天一大早能麻烦你按这份清单把食物买回来吗?”

    保镖把清单接了过去,又跟凌萧说了声“老大晚安”,这才离开。

    凌萧这人有个奇怪的习惯,或者,不能说是习惯,该说是怪癖。

    别人病了,多半会没胃口,他则不然。他若是受了伤,就会胃口大开,吃量比平时还要大些。

    过了这么几年,他这怪癖还在不在,苏紫不知道,但她得提前做好准备,免得明天一早伺候不了这祖宗。

    “妞,对不起。”

    苏紫正弯身把保镖买回来的药摊在茶几上,凌萧却突然道起歉来。

    这样见外客气的凌萧,苏紫还真不习惯。

    “对不起什么,你若觉得打扰了我的睡眠,给我付工资就好,反正我每个月付了房租之后就没剩几个钱了。”

    苏紫说着,转身过来面对着他,手伸到他的衣摆,动作娴熟且迅速,一下子就把他里面的T恤脱了,当然,这之中除了因为她做惯了这事,也跟他高度配合有关。

    “我以后会小心的。”

    这么多年来,苏紫帮凌萧处理伤口的次数胜数,那次不是用不屑的语气说这伤很小没什么大不了之类的?会这样亲口保证自己会小心些,是第一次。就连在巷子被人捅一刀差点丧命那次,他都没说过这话。

    苏紫不吭声,轻轻抬起他的手臂看看他的伤情,手肘的地方瘀了一大块,还在一大块是血模糊的,有些地方已经结止了血表面有层暗红的血块,有些地方还在冒着血,估计,是车窗玻璃破了扎伤的还是怎么样。光用肉眼来看,应该没伤及筋骨。

    “我先处理一下,你迟些再让黄钦给你详细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伤及筋骨。”

    “哦。”凌萧像个乖宝宝,一动不动地坐着。

    苏紫看清里面没有任何异物,撕了一大团药棉,蘸了些消毒水擦拭着伤口上的血渍。

    “痛吗?”

    若这样都不痛,那这人估计得是铁人,不过,凌萧连眉都没皱一下,“不痛!”

    苏紫得到意料中的答案,也没有要戳穿他的打算。他这人,习惯死撑,即使是痛,也不会承认。

    “如果这边相对安全,这几天你不如住这里吧。”这时的苏紫,已经不去考虑他住在对面会不会烦到她这事了。

    凌萧这样的身份,一般是不会去医院的,除非,是伤重到连凌氏内部的医生也摆不平。

    “嗯,明天我叫高勇差人送些家具用品过来,这几天,我先住对面。”

    凌萧也很识趣,没有巴着苏紫要住进她这里。他这些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但这些事,他不想苏紫掺和进来。

    她那个性天生就是爱操心的主,这次的事若真让她参一腿,她想不回凌氏,恐怕是不可能了。

    “行,没有必要的话,进出这边的人尽量要少。”这种事凌萧应该有考虑到,但苏紫还是提了个醒。

    “嗯。”

    垃圾桶里,很快多了一大堆蘸满了印迹的棉花。苏紫在清理干净的伤口上洒上止血药,包扎好。又在瘀了的地方喷了些活血剂,指头在瘀块上用力推搓。

    “痛的话就忍忍。”

    凌萧还是那两字,“不痛。”

    总算把伤口处理好,苏紫顺手把一堆残骸打包好洗了手走出来,见凌萧还光着身子直直地坐在沙发上,苏紫总算想起了什么。

    “呃,那你还要洗澡吗?”

    说出来让人难以相信,整天爱跟人打架闯祸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的凌萧,竟有洁癖。

    凌萧看她一眼,想了想,“嗯。”

    苏紫真怕他说让她帮他洗,听到他这答案,松了一口气,去厨房拿了保鲜纸帮他把受伤的手臂缠了起来,转身回了卧室,很快拿了新的毛巾和一叠衣服出来。

    “这些是帮我爸准备的,衣服本来就是松身的家居服,你应该勉强能穿。”

    凌萧把衣物接过去,没说什么,站起来推开客房的门。

    苏紫心道,这凌萧今天是被撞坏脑子了吧,突然之间全没了流氓之气,绅士得她都快认不出来了。

    凌萧在客房里折腾了近半小时,出来时,只穿了裤子光着身子走出来,把衣服递还给苏紫。

    “衣服太紧,穿不下,下次要买四个XL的。”他长得高大,肩膀宽骨架大,穿着衣服不觉得,这么一光着,肌肉腹肌什么的,就全部暴露无遗。

    若在平时,苏紫肯定会吐槽他,我为什么要帮你买,鉴于现在这种特殊情况,她什么都没说,默默接过衣服回了卧室。

    凌萧以为她进去睡了,自个光着身子在沙发上躺下。

    不一会,房门又开了,这次,苏紫抱着被子枕头走了过来。

    “你进去睡,我睡沙发。”

    凌萧不理她,伸手扯了被子随意盖在肚子上。

    “喂,你手受伤,沙发太小,会压着。”

    苏紫用膝盖顶顶他歪出来的屁股,示意他快起来。

    凌萧今晚真的特别绅士,明摆着有便宜可占的,他却不占。

    “不要,这里空气好,睡在这比较舒服。”

    到最后,苏紫没办法,只得使出杀手锏。

    “死小子,你真不进去睡?行,以后你别想踏入我家门口一步。”

    这一招果然有效,凌萧犹豫了一下,看看她已经不太好的脸色,终于站了起来进了卧室,扶着门,又对苏紫说。

    “妞,房门别关,我怕有意外。”

    苏紫点点头,其实,这点她也想到了,因而,刚才顺便把枪塞进了枕头里。

    凌萧进去之后,很快便睡着了,睡在沙发上的苏紫,则一直没合眼。

    第二天,苏紫担心凌萧,一大早就打了个电话给肖明安请假。

    “总监大人,很抱歉,我有点私事要处理,今天想请一天假。行吗?”

    肖明安这阵子真的对她格外包容,“没事没事,你请吧,一天够不够,不够就再请多几天。”

    苏紫当然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才这么开恩,连忙说,“谢谢总监大人,应该一天就够了。”

    苏紫这电话,是悄悄走到客房里打的,因为,她怕吵着凌萧,打完电话给肖明安,她又拔给珍姨。

    “苏小姐,昨天实在是谢谢你了,文捷已经退烧,这时正在上学的路上。这事我也跟文先生说了,他说等他回来再把钱还你,顺便请你吃饭道谢。”

    “珍姨你不必跟我见外,我是把捷捷当自己弟弟看,以后如果文先生不在,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这个珍姨,应该不算是很称职的人,不然,不至于文捷病成这样都没发现。

    但这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她也不好管,也不方便过问,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多点关心那小屁孩。

    等她从客房里出来,本应该还在睡觉的凌萧,这时正坐在客厅里。

    “妞,你的电话给我,我给豪叔打个电话。”

    苏紫按了老爸的电话,递给他。

    自己,则识趣地进了厨房去给他煮早餐。

    过了一会,她听见脚步声,扭头,凌萧已站在身后,一手撑着厨房的门楣。

    “妞,我呆会想出去一下。”

    苏紫看看他的手,皱皱眉,想要阻止,凌萧却又说。我跟豪叔说了,他叫人开车来接我,半小时在楼下等。

    苏紫知道自己说也没用,“嗯,那你小心些。”

    “还有,豪叔说这几天他都不会过来,免得暴露了我的行踪。”

    苏紫又嗯一声,这些事,她在早几年,其实已经习惯了,也习惯了不去多问。

    “我今天请了假,你叫勇哥联系我,东西送过来的时候,我帮着看看。”

    凌萧吃过早餐,换上保镖一大早现去给他买回来的衣服,戴上帽子和墨镜,配着他身上那一身松身的嬉哈服饰的打扮,整个人,便从凌氏的当家老大摇身一变,变成街头玩耍的嬉皮热血青年!

    苏紫把他送出玄关,这次,倒是自动自觉递给他一串钥匙。

    “这是我家的钥匙,你拿着,省得每次来都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在生死安危面前,其他的所有顾忌,都是个屁,完全不值一提。

    凌萧接过钥匙收好,说了句,“我走了。”转身大步迈至电梯前,苏紫直到看到他进了电梯,这才关上门。

    中午,高勇亲自领着几个人把家具和一大堆生活用品搬进了凌萧的新家,苏紫帮着指点众人把家具摆好,又列了份清单,把遗漏了但对凌萧来说必不可少的物品列了一长串,让几个属下去买回来。

    高勇看看那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纸,笑道,“苏苏,还是你了解老大。”

    苏紫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当他老妈子当了十几年,连他身上有几粒痣都清清楚楚,更何况这些?”

    高勇拍拍她的头,“真亏是你,换成别的女人,还真不知道要怎么伺候他才能让他满意!”

    苏紫自嘲地笑笑,“他满不满意我不知道,反正,我能做的,就那程度了,尽力了,也无憾了!”

    高勇其实不太了解凌萧和苏紫的现况,只当他俩是热恋期,毕竟,老大这阵子,可是怎么也盖不住的骚气外露啊!

    “苏苏,老大这几天就拜托你了。这是老大的资料,你看看。”

    苏紫有些疑惑,什么资料?

    接过来一看,才发现上面是一份房产契约和身份证复印件,身份证上,相片的确是凌萧没错,但人名,却是“司徒睿”。

    而房产证和身份证上的名字,是一样的。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若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竹并收藏火爆老公的彪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