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 > 【39】那就别管我!

【39】那就别管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39】那就别管我!

    傍晚时分,苏紫回到凌氏,手上提着的那些大袋小袋,全是送给凌睦和洛辰的礼物。舒悫鹉琻

    洛辰笑眯眯接过苏紫的礼物,摸摸她的头,“果然是丫头贴心,看凌萧那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孝顺过啊?!”

    郭晓婧也在一边附和,“是啊是啊,我家儿子那德性,只有气死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份,幸亏他有苏苏宝贝这么贴心的女朋友,什么事情都帮他照顾到了……”

    苏紫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张嘴想辩解什么,可这几个长辈那德性她又不是不了解,作再多的解释,他们也只当她是在闹别扭傲娇罢了。

    算了算了,由得他们误解吧,反正他们很快就回澳洲了。

    “辰叔,你和睦叔不是说过了元宵再回去吗,怎么提前这么多天?”

    苏紫岔开话题,不想再在她与凌萧的关系上兜圈。

    洛辰这时挨着凌睦身边坐着,笑道。

    “还不是因为我们家那一窝宝贝惹了祸么?”

    苏紫一脸迷茫,“宝贝?辰叔你们领养了孩子?”

    这个猜测,一直在苏紫心里搁着,不过,不好意思问出来。

    “哈哈,丫头,你想多了!我们有萧萧那小子就够了,没必要再领养别的孩子来烦我们!”

    洛辰似乎被苏紫的丰富的想像力给逗乐了,捧着肚子笑个不停。

    苏紫发现,多年不见,洛辰似乎变得开朗了不少,原本的冰山王子现在成了和蔼可亲的帅大叔。

    “谁说我烦了?!”

    玄关那边,传来凌萧的嗓音。

    “辰叔!”苏紫很没骨气地把洛辰供了出来。

    凌萧走进来毫不见外地一屁股坐苏紫身边,伸手便搂住她的肩膀。

    “我烦不烦这事你们谁都没权发表意见,这事,得由妞说了算!哼,别以为我不记得了,以前,你们谁不是只顾自己风流快活?只晓得把我扔给妞,妞,对吧,我没说错吧?”

    凌萧说着,把脸凑过去轻轻用下巴蹭了两下苏紫的脸。

    苏紫抬手使劲掰开他的脸,“啧,我不知道!”

    郭晓婧笑嬉嬉地拿了串葡萄一粒粒扔进嘴里。

    “儿子你倒是记得蛮清楚的嘛,对于你这个调皮捣蛋怪,苏苏宝贝确实操碎了心也操了最多的心,所以,你以后若还敢像以前一样老是欺负苏苏,是会遭天打雷劈的!”

    苏紫真心怀疑,这顿根本不是饯行饭,而凌家一家人合伙骗她回来好等凌萧挽回感情的合好饭。

    “老妈,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负她了,我现在疼她都来不及,哪舍得欺负她?”

    凌萧说着,又像个小狗似的净往苏紫身上蹭,苏紫皱皱眉,瞪他一眼,凶他。

    “得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还说不欺负,这都欺负到头上来了!”

    “我没有!”

    凌萧活脱一个受尽委屈的小狗眨着好看的眼睛尽往苏紫身上蹭,只当没看到苏紫的凶太毕露,又把她搂得更紧了一些,估计,是料定她在众长辈面前会有所收敛多少给他留点面子。

    苏紫的手搭在他的腰上,出其不意地狠狠掐了他一下,凌萧身体僵了僵,手劲不由得松了五六分,嘴里,却不敢吭一声。

    苏紫对他的反应非常满意,转而重新看向洛辰,“辰叔,你刚刚不是说养了一窝宝贝吗,养了啥?”

    苏紫的双眼泛着光,全因,除了像凌萧这样的大型生物她暂时没法喜爱之外,其他的小动物,她都喜欢得紧。

    洛辰看一眼凌睦,又诡异地笑笑,“我们去年捡了一条藏獒,前阵子,藏獒当了妈妈,家里一窝宝贝乱了套。”

    苏紫敏锐地盯着洛辰看,“辰叔,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笑起来带点小坏小坏的?”

    凌氏上下的人都说凌睦夫夫一个比一个冰山,一个比一个冷淡,但苏紫却从小就不怕他俩,大概是因为,这两人从小就把她当自己孩子一般看待的缘故。

    她还记得,当她开始找不着妈妈的时候,那一段时间,连老爸也不知去了哪里,那时候,是辰叔天天牵着她的手送她去幼儿园。

    辰叔那时还是个清秀的少年,白白净净,是幼儿园好多小女孩喜欢的对像。连苏紫自己那时也说过,长大也要找个像辰叔这样的男人结婚,因为那一句话,睦叔第一次用杀人的目光盯着苏紫看,把她当场给吓哭了,之后,再也不敢说类似的话。

    小时候,她想不明白睦叔为何那样瞪她,长大后,自是明白,那是睦叔强大的占有欲在作祟。

    洛辰张张嘴想说什么,凌睦却喝住他,“小辰!”

    洛辰当即闭了嘴,挨在他身上笑。

    苏紫愈加地好奇,又见郭晓婧同样一脸心知肚明的坏笑,转而问郭晓婧,“婧姨,这之中是有什么好笑的事发生了吗?”

    郭晓婧本来就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加之想要帮宝贝儿子好好哄哄这未来儿媳,眨眨眼笑道。

    “那条藏獒是大哥和辰辰在路边看到的弃犬,大哥本来不喜欢养宠物,辰辰却说那条藏獒很像大哥,扔在路边太可怜,大哥心一软于是把藏獒领回家,谁知道后来才发现,这藏獒是条母的!”

    郭晓婧憋着笑把事说完,苏紫瞬间秒懂!

    哈哈,看来,这藏獒的性别为睦叔和辰叔二人谁是老公谁是老婆这个问题作了个结论!

    “阿婧!”

    凌睦寒着声喝了郭晓婧一声,郭晓婧缩了缩头,躲到凌和身边去了。

    苏紫用手肘撞撞凌萧,凑到他耳边意有所指地说道,“小子,你看睦叔和辰叔多恩爱!”

    凌萧也眯着眼笑道,“我们也很恩爱啊!”

    苏紫又撞了他一下,“滚蛋,谁说我跟你,我是指你跟你的咳咳那位……”

    两人只用彼此能听到的音量交流着,几位长辈只当两小年轻在秀恩爱,各自端起茶,也不理他俩了。

    苏紫坐了一会,四下看了几眼,才发现之前一直挂在露台外的鸟笼及蠢鸟都不见了。

    “小子,我家蠢鸟呢?”

    凌萧朝自己卧室努努嘴,“在我房间露台里挂着。”

    苏紫立即一脸不高兴,“你怎么又虐待它了?”

    凌萧极度无辜地举起双手分辩道,“妞,这事跟我无关啊,是它见了伯父就呱呱大叫,死命拍着翅膀叫‘怕怕,怕怕’,真没用!”

    苏紫噗地笑了,想想,凌萧所说确实极符合蠢鸟的个性,想当初,它不也被凌萧吓得屁滚尿流?

    “我去看看。”

    苏紫说着,起身朝凌萧卧室走去,凌萧很自然地尾随着她进了卧室。

    蠢鸟一见苏紫,扑腾着飞过来落在苏紫的肩膀上。

    “妞,妞!”

    苏紫挑挑眉,瞥一眼凌萧,“你教它的?”

    凌萧耸耸肩,“这个不用教,它本来就会。”

    “啊?”苏紫不解。

    “它是公的!”凌萧盘膝在地毯上坐下。

    “你什么逻辑,公的就一定会叫妞?一定要泡妞?”

    凌萧一脸爱信不信的表情,挨在沙发边上,拍拍自己的大腿对着蠢鸟叫了声,“蠢鸟,来!”

    蠢鸟扑腾扑腾了几下飞到凌萧大腿上立着,这些日子它早被凌萧训练得极其听话,当然,所谓听话,是指它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它照样炸毛!

    苏紫也在地毯上坐下,凌萧低着头一下下地摸着蠢鸟背上光滑的羽毛。

    “小子,其实像睦叔和辰叔这样也不错,你何不勇敢一点?”

    苏紫并不想在凌萧的感情问题上指指点点,只是,看见凌睦和洛辰恩爱有加,才有感而发。

    凌萧抬眼看她,脸上表情阴晴不明,但嗓音,却是带了几分的冷意。

    “妞,你考虑你自己的事就好,我的事,我自己可以处理!”

    苏紫讨了个没趣,也不再作声,动了下换了个坐姿,双手抱着膝把下巴搁膝盖上,静静看着凌萧用修长的手指给蠢鸟梳理着背部的羽毛。

    室内,两人一鸟,竟难得地各自缄口不言,良久,凌萧才扬起眼帘,探究的目光在苏紫脸上游移。

    “妞,你是在担心我?抑或是,怕我?”

    苏紫没料到凌萧会问这样的问题,稍稍愣了一下,笑道。

    “小子,你想多了!我既不担心你,也不怕你。”

    确实,凌萧才二十二岁,手上已经握着普通人永远无法企及的权力、地位及金钱,用不了多久,他将会超越凌睦成为凌氏最优秀的当家,他自己的事自会安排得妥妥当当,不需要她像从前那样跟个奶妈似的操碎了心,因而,说是担心他,根本是无稽之谈。

    至于说怕他,那更是不必!她跟他井水不犯河水,怕他什么?

    凌萧眼神一黯,重新垂下眼帘盯着蠢鸟的脊背,“既然不担心、亦不怕我,那就别管我!”

    这话,怎么听都带着极重的赌气意味。

    苏紫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不再吭声,手一撑站了起来,径自走了出去。

    如果说,之前的一段时间,她跟凌萧找到了合适的相处方式,但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再次触礁了!

    苏紫掩上门,无来由的,觉得很累。

    凌萧对她来,似乎永远都是一种病。

    六年前,她为了想要根治这病而毅然离开。

    六年后,她自以为这病已经痊愈,信心满满地重整两人的关系。

    也试过有那么一段的时间,两人确实可以和睦相处了,但这份和睦却没有维持多久,眼下,两人之间又重新陷入一种新的又胶着又紧绷的状态。

    病,还在,只是,表现出来的症状跟以前不同了。

    以前,凌萧于她好比是癌症细胞一样,她非得把他长久隔绝在自己生活之外才得以治愈。

    现在,凌萧于她好比感冒病毒,不是什么大病,但却防不胜防,时不时一个喷嚏或是头晕目眩,亦能闹得她很是无奈兼郁闷。

    “萧萧呢,开饭了!”

    郭晓婧正好站了起来,见她开门出来,探头看她身后。

    苏紫只得转身推开门,朝那个还在低头梳理着鸟毛的凌萧喊,“凌萧,吃晚饭了!”

    凌萧拎着蠢鸟的翅膀将它放在地上,站起来,拍拍手跟了出来。

    两人之间,竟是无丝毫的眼神交流。

    苏紫只把凌萧这骤来的脾气归结为孩子气,吃饭的时候,便十分小心地不去招惹他,一顿饭,倒也相安无事吃完。

    晚饭过后,大家坐在客厅聊天,这一次,众长辈竟十分默契地不再提两个小年轻的事,只聊一些无关重要的政局时事之类的,后来,洛辰问起苏紫新公司的情况,于是,各人的话题又全绕到娱乐公司上面去了。

    凌萧一直不作声,偶尔问起他的意见,他只淡淡地道,“我对这方面没兴趣,也没研究!”

    众人对他突然之间变得阴阳怪气的样子似乎已经见怪不怪,自觉地绕过他,气氛融洽地讨论着娱乐圈的绯闻趣事。

    聊到快十点的时候,洛辰打了个呵欠,这可逃不过凌睦那双利眼,利落地牵着小爱人的手站起来说要去睡觉了,明天一早还要坐早机云云。

    苏紫也站起来告辞,“睦叔,辰叔,明天我就不去送机了,你们保重!”

    说着,跟两人分别拥抱了一下当是道别,又跟在座各人道了别,这才起身离去。

    这一次,直到她出了门上了车,凌萧亦没有追出来。

    苏紫系好安全带,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跟凌萧莫名其妙地再次陷入冷战的状态,她并没有要主动破冰的打算。

    既然只是感冒病毒,也不是什么会死人的大病,就由着它吧!

    苏紫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定,发动车子离开凌氏。

    回到公寓,打开门,闻见一阵粥香。

    “苏苏,我熬了粥,你要不要吃一碗?”

    姚筠迎了上来,接过她的包包。

    “嗯,我先去洗个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姚筠已经盛好粥放在桌上,除了两碗白米粥,还有一碟榨菜。

    苏紫挑挑眉,“姚大美女,你别告诉我,这是你的晚餐!”

    姚筠点点头,“嗯,我颓废了一个多月,今天去称了下体重,比原来重了近十斤,要在戏开拍之前减下来才行。”

    苏紫摇摇头,进了厨房从冰箱拿了一碟火腿肉丝放微波炉里热了热,端出来的时候,姚筠已经吃了大半碗米粥。

    “美女,你一直都这样吗?”

    “没办法,这是最快捷的减肥方式。”

    姚筠说完,很快又补充道。

    “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小时候,经常连米粥都没得吃,一天三顿都是地瓜。”

    苏紫想想八峰村那些破旧的平房,不难想像,十几二十年前姚筠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吃完一碗米粥,姚筠看一眼小口小口吃着米粥的苏紫,“苏苏,你应该没怎么吃过苦吧?”

    “嗯。”

    苏紫虽说跟姚筠还算聊得来,但却没怎么谈及过自己的私事。不是她刻意想要隐瞒什么,而是,她没有向人敞开心扉的习惯。

    姚筠也是眼尖之人,察觉苏紫情绪不怎么高,之后便不再言语,吃了两碗米粥之后,把东西收拾进厨房去。

    苏紫拿过电视遥控开了电视,抱着揽枕绻缩在沙发角看电视。

    姚筠洗完碗出来,手里端了两杯果茶,一杯递给苏紫,自己捂着一杯坐下。

    “苏苏,你跟凌先生吵架了?”

    大多数女人,对感情的事都尤其敏感。

    苏紫闷声道,“没有,我跟他没什么可吵的。”

    姚筠细看她几眼,“那是冷战?”

    苏紫漫无目的地转着台,“没有。”

    姚筠见她不想多说,便不再问,盘起膝坐着慢慢喝着果茶。

    “这是什么,挺好喝的!”

    苏紫神游的思绪,终于被口中的味蕾拉扯了回来。

    “蜂蜜柚子茶,你喜欢?”

    姚筠作为同居人,自己的手艺被人欣赏,当然是好事。

    “嗯,我喜欢甜的食物和饮品。”苏紫老实答道。

    “苏苏,我过几天就找地方搬。”

    姚筠以为,苏紫跟凌萧闹矛盾,大概是因为自己不识趣借住在这里的原因。

    在她看来,苏紫跟凌萧就是一对!无论当事人承不承认,两人之间自然流露的气场和氛围,骗不了人。

    苏紫扭头看她,“为什么?先住着吧,等官司打赢了,一切都安定下来再搬也不迟。”

    姚筠笑笑,“苏苏,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自信?官司还没打呢,你怎么知道一定赢?”

    苏紫耸耸肩,也笑了笑,“啧,我没告诉你?在我去找你之前,我就知道你这官司一定赢!”

    若然没有胜算,她才不会千里迢迢跑去找姚筠。

    姚筠定定地看着她,好一会,才羡慕的说道,“真羡慕你,可以这么自信,我呢,时常都很自卑……直到现在,我还不太敢相信,总有种在梦中的恍惚感,而且,我怕我演不,更怕会令你失望……”

    苏紫拍拍她的肩膀,安抚她,“安啦!我和华少不会看走眼的!”

    姚筠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苏苏,谢谢你!”

    苏紫抬起脚踢她一下,“少肉麻了,你可是我的大摇钱树,将来我赚大钱就全靠你了!”

    两人说着说着,气氛慢慢变得轻松了起来。

    ……

    方伟作为姚筠的代表律师,很快便把姚筠状告原公司的诉讼书递交到了法院。

    与此同时,苏紫故意放出风声,于是,在姚筠的公司星艺公司收到传票之时,各大媒体报章,亦纷纷曝光了姚筠得了最佳配角奖后原公司擅自帮她接一部大尺度电影之事,一时间,媒体及大众均把矛头指向姚筠所在的星艺公司。

    案子还没开审,姚筠已经从媒体及大众那里获得了大量同情票,关于她的话题更是一度进入各大网站热搜前三位,之前消失了一个多月而导致的低迷人气,迅速回升并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就连她背后的推手,亦即是她未来会签的新东家:还没正式挂牌的轩龙娱乐公司,亦因此火了一把。

    在姚筠案子进行的同时,苏紫也没有闲下来,娱乐公司的事已经筹备得七七八八,而刚签下的free乐队,也按原计划进入各种课程的培训之中。

    因为姚筠案子造成的轰动,公司还没挂牌,已经有人开始跟苏紫联系,想要谈姚筠的一些通告及代言,就连free这支尚未正式出道的乐队,也有广告商来洽谈。

    苏紫不是急功近利的人,对于这些找上门来的通告及代言,一概拒绝掉,并不是她不想赚钱,而是,她不想让人造成错觉,觉得轩龙的艺人,随便什么通告或广告都能请得动!

    期间,苏豪问过苏紫需不需要帮忙,苏紫说,“老爸,你只管把钱投资进来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您老费心。”

    苏豪从不怀疑宝贝女儿的办事能力,听她这么说,也不好硬去插手。

    至于凌萧,从那天在凌家闹得不欢而散之后,竟是近一个星期没有联系苏紫,而苏紫,大概是因为忙,大概,亦是因为下了决心不再主动去招惹凌萧,竟亦一周没找过他亦没过问过他的行踪。

    关于赵修那件事,凌氏奖励了一大笔钱给苏紫,连同凌氏入股轩龙的钱一起转到苏紫的帐户上。

    公司的一切,终于准备得七七八八,轩龙娱乐公司的开业日期,亦正式确定了下来,就定在元宵节当天。

    ------题外话------

    谢谢【jikyccy】丫头的花花,谢谢【wj781001】丫头的月票,么么哒。

    希望各位妹纸无论晴天阴天,每天都是萌萌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若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竹并收藏火爆老公的彪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