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偷你一个宝宝 > 第405章,把她赶出去

第405章,把她赶出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廖晴姿一惊一乍的表情,温若漪不以为然的冷笑了几声,随即拨动轮椅的滚轴往她这边而来,“那还不是因为你最近一直躲着我,我没办法,只有在你房里等你了。”

    从她的语气里听得出来,她似乎对自己很不满。

    无所谓的勾了勾唇,廖晴姿当她不存在似的,该干嘛干嘛。

    其实,温若漪就是不说,她也猜到了她来她房间干嘛,无非是问股票的事情。

    的确,这些天她是故意躲着她的,每天都回来很晚,就是不想跟这女人打照面,主要是她太烦人了。

    把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搁到沙发上,廖晴姿脱下身上的外套,便找来拖鞋,坐到沙发上,不疾不徐的脱起了靴子。

    温若漪见她把自己当空气,顿时气得眼冒金星。

    要不是眼下有求于她,她发誓一定拍死这个贱|货不可,她摆明了就是故意在她面前拽。

    来到她面前,温若漪极力的控制住想发火的冲动,舔着笑脸问她,“晴姿啊,我的股票最近行情如何?这几天我右眼皮一直跳,心里很不踏实,总觉得像是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你能不能帮我抛了,退出来,我还是觉得拿着现钱比较踏实,毕竟股市有风险,万一赔光了怎么办,那可是我全部的财产。”

    闻言,换好鞋子的廖晴姿顿时抬起头来,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冷笑道,“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瞻前顾后是做大事的料吗?再说了,现在雷霆的股价很稳定,正在持续上涨中,怎么可能赔?别忘了,上周你才把钱投进去,可就翻了一番。你想想看,你要是再多放一阵子,得多赚多少钱?不说这辈子,就是下下辈子,你都不愁吃喝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总觉得人不能太贪心,现在那些钱也够我用好几辈子的了。”温若漪承认廖晴姿说的都对,可她还是有些担心,很怕好不容易从俞璇那里夺来的财产全部打了水漂。

    她是越想越后悔,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听了廖晴姿的话,把所有的家当都投进股票里去了,搞得现在她手上都没什么现钱了。

    起身,把换下来的靴子搁到门边的鞋架上,廖晴姿忍不住嘲笑起了温若漪,“姐,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就是没远见!钱这东西,你还怕多吗,自然是越多越好了。你说你把钱存在银行里,一年也没多少利息,投进股票里,随便涨几个百分点都是多少人的年薪,你到底是在怕什么?”

    顿了顿,她继续道,“再说了,马上就要召开股东大会了,以你目前的持股量绝对可以完胜,你现在退出来多不值。等你坐稳了雷霆执行总裁的席位,我保证马上帮你把钱弄出来,到时候,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就是抱着那些钞票睡觉我都没意见。”

    投资理财方面的事,温若漪不太懂,她学得是文职,这些什么金融啊股票之类的她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不过,听廖晴姿的口气,她觉得她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

    也是,目前最重要的是在股东大会上拔得头筹,其他的可以容后再议,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温若漪对廖晴姿如是说,“那好,这件事就当我没说,先把股东大会过了再说。反正,晴姿,我是觉得把所有的资金都投进股票里风险太大,等股东大会结束了,你得帮我把钱弄一部分出来,不然要是行情不好,我亏死了。”

    “知道啦,你就放宽心吧!”语气倦倦的答道,廖晴姿显然在跟她打马虎眼。

    看她哈欠连天,似乎挺累的,温若漪随即拨动轮椅往房门口而去,准备回房休息,“行了,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廖晴姿起身,出于客套欲要送她去门口,毕竟她行动不便,就算她并不想那么做,面子还是要要的。

    “不用送了。”温若漪见状,赶紧用眼神制止了她。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她们现在处在同一条船上,她才不想看见廖晴姿那张讨人厌的脸,之前在地下室的仇还没报,她到现在心里还窝着火,心想等她全面掌控了雷霆,就来好好收拾这个小蹄子,到时候不把她整个半死难泄她心头之恨。

    廖晴姿本来就不想送她,见她如是说,也不跟她客气,懒懒的冲她道了一句晚安,就径直朝衣橱的方向走了过去,准备拿睡衣去洗澡,时间不早了,她有点困了。

    温若漪回房之后,本来想卸下耳环和项链,就打电话叫佣人上来帮她洗澡伺候她睡觉,谁曾想,坐在梳妆台前取耳钉的时候,突然发现右边耳朵上的耳钉不见了,她顿时把轮椅往后移了移开,开始在她刚刚出没过的地方寻找。

    她今天戴的那对钻石耳钉出于名师之手,价格不菲,且是限量版,加上造型独特,她很是喜欢,丢了一只怪可惜的,她想能找还是尽量找到为好,虽然以她现在的身家而论,一对耳钉算不得什么。

    在自己的房间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温若漪琢磨着可能是掉在了廖晴姿房间里,于是,她便拨动轮椅出了房门,折回廖晴姿的房间。

    在门口敲了会儿门,没回应,想着她应该是去洗澡了,门没锁,她便自己扭动门把进去了。

    折回到窗边,寻了一会儿,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她心爱的耳钉,温若漪顿时欣喜不已。

    因为行动不便,她够着手臂扶着窗棂,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耳钉从地毯上捡起来,差一点连人带轮椅一起翻倒在地。

    拍了拍耳钉上的灰尘,她正准备回她自己的房间,这时,却突然听见一阵诡异的笑声自浴室里传来,她不免好奇的拨动轮椅往浴室的方向靠近,想看看廖晴姿到底在搞什么鬼,什么事至于让她笑成这样。

    雾气袅袅的浴室里,廖晴姿披散着一头湿发,斜倚在浴缸里舒服泡着澡,右手上还惦着一只红酒杯,里面晃动着小半杯猩红的液体。

    今天心情太好了,加上本身就和徐娜在一起喝了不少酒,她有点发酒疯,一时兴起,进浴缸之前,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林夏,你不是挺厉害的么,怎么现在拽不起来了?呵呵,活该,谁让你不自量力的跟我抢男人,你跟程骁会变成这样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我早说过了,凭你,也敢觊觎我的男人!看吧,你的报应来了吧,不说你妈不会同意,就是徐娜都讨厌你讨厌的要死,她会让你进门才怪,你呀,趁早给我死了这份心,离我的程骁越远越好,要是再敢纠缠他,我才不管有没有少爷替你撑腰,我都不会轻饶你。真不知道少爷哪根筋不对,居然会喜欢你这只破鞋!说白了,你不过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惦着酒杯轻抿着,得意忘形的廖晴姿忍不住咒骂起了林夏。

    她进来的时候没关门,因此浴室门是虚掩着的,所以门外的温若漪也就把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廖晴姿喜欢程骁,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故而她那番话,温若漪并不怎么关心。

    暗地里嗤笑几声,她便准备回房,谁曾想,里面的人骂完林夏之后又开始骂她,只听她说,

    “还有那个温若漪,也真是傻的可以。我叫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一点主见都没有。还叫我把钱给她弄出来,弄得出来才怪。她怕是做梦都不会想到,我让她买的其实是一只空头股票,股份早就暗地里被少爷做了手脚,已经转到他名下了,她现在已经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了,还跟那儿耀武扬威,以为自己是谁啊,不过是个没用的瘫子,废物一个!就凭她那副德行也想当雷霆的执行总裁,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她配么?雷霆是少爷的,谁也别想抢走。等少爷坐稳了江山,我就是头号功臣,到时候荣华富贵可谓是享用不尽,弟弟的病就是花再多的钱我也不怕了,呵呵……”

    闻言,门外的温若漪脸色骤然变得惨白起来,搁在腿上的一双手也是抖的吓人。

    原来,廖晴姿从头到尾都在利用她!

    说什么把钱都投到股票里稳赚不赔,说什么把现金都股票化利于在股东大会上争得上游,说什么会帮她登上雷霆执行总裁的席位,原来这都是骗她的!

    她和她背后那个什么少爷根本就是狼子野心,早就意图将雷霆、将雷家据为己有,而她居然傻傻的搞不清楚状态的跟他们这种人合作!

    一时间,温若漪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一股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怒气悄然在胸口弥漫,扩散。

    而门内,微醺的廖晴姿全然不知道自己喃喃自语的一番话早已一字不差的落入了温若漪的耳朵里。

    一把用力的推开浴室的门,温若漪拨动轮椅就冲了进去。

    蓄满怒气的眸子狠狠的瞪着浴缸里显然被她开门的动作吓到的女人,温若漪扯着嗓子就冲她吼道,“廖晴姿,你这个贱|货,原来从头到尾,你都在算计我,你去死!”

    说着,温若漪拨动轮椅往浴缸靠近,拿起台子上但凡她能够到的东西,比如沐浴露香皂等等,统统的都朝廖晴姿一股脑儿的砸过去。

    廖晴姿没料到她走了居然又回来了,一瞬间回过神来,赶紧丢掉手里的酒杯,从墙上扯过一条浴巾裹在身上,伸手就去挡她砸过来的东西。

    “你这个践人,把我的钱还给我,你今天要是不还,信不信我杀了你!”此刻的温若漪,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逮着东西就胡乱的往廖晴姿身上砸。

    酒劲儿过去,廖晴姿的意识变得清晰起来,见事情都被她撞破了,她也不想再跟这个女人演戏了,随即恼羞成怒的冲出浴缸,上去对着温若漪的那两条毫无知觉的腿就是一脚。

    下一秒,温若漪就连同轮椅一起侧翻在了地上。

    廖晴姿甚至都不给她喊痛的机会,揪住她的头发就把她往浴缸边拖。

    扯着她的头皮把她的头往水里按,勃然大怒的廖晴姿像是忍了她很久似的,动作野蛮至极。

    “温若漪,我忍你很久了!今天既然都被你听到了,我也豁出去了。对,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从头到尾都在玩你!怪只怪你自己脑子被驴踢了,随便相信人。你也不照照镜子,就凭你这副尊容也配当千金小姐么?你一个残废也妄想当雷家的女主人?你这个不中用的废物,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我要是你就早死早超生,为国家减轻负担!你知道为什么雷曜不要你,俞璇不待见你,就连对你一往情深的毕云逸也弃你而去么,那是因为,你真的很让人倒胃口!”

    “要我还你钱,你简直是痴人说梦!钱是你的吗,那是雷家的!你不过就是个冒牌货,有什么好拽的!这些年,我跟个佣人一样伺候你吃喝拉撒,你以为你是谁啊,皇后娘娘?一想到我的双手都沾满了你的屎尿,我就恨不得掐死你。温若漪,你去死,去死……”

    发了疯一样的把她往水里按,廖晴姿气得双目猩红。

    头被她按在水里,温若漪难受至极,喉咙里不断有水呛进去,她挥动手臂奋力的挣扎,可是她除了一双手别的部位都不能动,根本就不是廖晴姿一个正常人的对手。

    “咳咳……”口里呛满了谁,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微弱,温若漪溺在水里的大半张脸憋得通红。

    廖晴姿这会儿在气头上,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一边继续咒骂着,一边更加用力的拉着她的头皮把她往水里按。

    “你这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要不是你,我会被唐纬仑关在地下室里么,那都是被你连累的。一想到那些与蟑螂老鼠为伍的日子,我就好想杀了你!居然敢骂我是贱|货,我弄死你!”

    一直到温若漪因为窒息而昏死过去,廖晴姿方才松开了她。

    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确定她还没死,她这才暗暗舒了一口气。

    解恨的用脚狠狠踹了一下趴在浴缸边装死的人,廖晴姿转身就出了浴室。

    换了身浴袍,来到沙发上坐下,她抓起电话就冲里面的人不客气的吩咐道,“上来几个保镖,给我把温若漪这个瘫子赶出去!”

    楼下接电话的佣人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廖小姐,您说的是什么意思?把少奶奶赶出去?这……这……”

    “她是狗屁的少奶奶,从今天开始,这家里我说了算!你们要是不想干了,大可以忤逆我的意思,要是想继续干下去,就给我快点儿叫几个保镖上来!”

    说完,廖晴姿就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反正现在俞璇疯了,加上她也把温若漪手里的钱全部都骗过来了,而且,股东大会也没几天了,她也不怕了。

    从现在开始,谁要敢逆她的意,她就叫谁吃不了兜着走!

    不多时,门口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廖晴姿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单手夹着一根女士香烟漫不经心的抽着,“进来!”

    得到她的许可,门便被人从外面打开,首先进来的是管家老刘,紧随其后的是几个彪形大汉。

    老刘来到廖晴姿面前,恭敬地冲她行了个礼,故作搞不清楚状况的笑道,“廖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把少奶奶赶出去!”

    老刘是雷家的老人,在下人中颇有威信,加上平日里待廖晴姿也不错,所以,她还算是给他面子,并没冲他发火。

    捻灭手里未燃尽的烟蒂,廖晴姿起身朝老刘走过去。

    来到他面前站定,她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对他说,“刘叔,有些事情很快你就会明白,这家里改|朝|换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要习惯。你的任务是好好打理这个家,管好下人,别的就不用你操心了。你放心,只要你好好替我办事,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得声即里。老刘已然知晓她和温若漪是什么样的人,不过是表面上装装样子,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显然这两个人内讧了,这是好事,他自然是乐观其变的,想必夫人知道了也会开心。

    装出一副见风使舵明哲保身的嘴脸,老刘连连点头,违心的奉承起她来,“是是是,廖小姐说的是,只要是有口饭吃,谁是主人都无所谓。您放心,只要您不嫌弃,老奴一定尽心伺候小姐。”

    “很好!”十分满意他识时务的态度,廖晴姿顿时放心了不少。

    余光指了指浴室的方向,廖晴姿冷冷的勾唇一笑,“把那个践人给我赶出去,不许她再踏进碧霞山庄一步!”。

    “是,我这就去!”老刘点头,转身便冲身后的几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几个人领命,二话不说就冲进了浴室,架起地上已经转醒不停咳嗽着的温若漪就往外面拖。

    神智渐渐恢复,温若漪见识不妙,不免奋力的挣扎起来,“放开我,你们要带我去哪儿,放开我……”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总裁偷你一个宝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瑛并收藏总裁偷你一个宝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