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灰色:089 孕期反应

灰色:089 孕期反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小腹来回盘旋,他的动作很轻,像是怕碰到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样,轻柔的仿佛是羽毛抚过,却有留恋的不肯离开,来来回回,不停的摸着,仿佛怎么摸都摸不够一样。

    腥红的嘴角,渐渐溢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大手缓缓的移开,渐渐的移到了那张略微苍白的小脸。

    苏医生说,犹豫层以薰的本身的身体虚弱,而且每一个孕妇怀孕的情况也不一样,而很显然,层以薰是属于怀孕症状很明显的一个。

    指尖摩蹭到女人的脸上,细滑的肌肤,带着一丝的美妙,睡梦中的女人,好像睡的十分的不安稳,柳眉始终微微的皱着,像是怎么也扶不平一样,仔细看才发现,她长长的睫毛上,竟然还挂着晶莹的眼泪。

    乔铭楚微微皱眉,伸手将她睫毛上的眼水摸去,又倾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烙下轻轻一吻。

    睡梦中,层以薰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缓缓的扫过,带着点点温温的暖意,很舒服,让她不禁向那团温暖靠了过去,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去。

    看着面前的女人,一脸娇憨的样子,乔铭楚的脸上,表情有了一丝的柔和,仔细的提她掖好被角,这才小心的走了出去。

    层以薰的怀孕,就像是在平静的湖水里,砸进的石头,渐起的水花,远比她想像的要大的多。

    首先她要面对的,就是林若芳每天都会不间断的刁难。

    “这女人怀孕,就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你们年轻人,当然是什么都不懂,陈婶又照顾不过来,所以这以后,我都会回来陪你们吃饭,以薰的饭菜可不能马虎,这孕妇最重要的就是要好好的保养。”

    每天饭时,林若芳都会准时过来别墅这边,因为层以薰怀孕的原因,原本住在林家那边的林若芳,硬是放下了自己的老公,跑回来看着层以薰。

    “妈,我吃不下,就算吃了,也会吐出来,我还是不要了!”

    层以薰看着林若芳给自己夹的几块排骨,上面油腻腻的,她光是看了,都觉得恶心,更别说是让她吃了。

    层以薰说着,便想要推开,却被林若芳又挡了回来,脸上隐隐透着不悦。

    “这可是我特意让厨房里做的,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难道因为不喜欢,就要委屈了我的孙子吗?”

    前两天,还指着她的鼻子,大声说着,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乔家的种,现在却跑来,一脸郑重其事的说,这是她的孙子。

    层以薰顿时有些凌乱,夹在面前的排骨,不知道是应该吃,还是应该放下。

    “夫人,还是让二少奶奶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吧,二少奶奶怀孕,确实不喜欢肉食。”

    一旁的陈婶见了,也忍不住说道,准确的说,她是连荤油都不喜欢,更别说让她吃这么大块肉了。

    陈婶的话,显然让林若芳很不高兴,手中的筷子也啪的一声拍到了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陈婶,你连孩子都没有怀过,知道些什么,孕妇要是没有营养,那肚子里的孩子能健康吗?”。

    林若芳的话,可以说是直接戳中了陈婶的痛楚,陈婶一辈子都没有嫁过人,也没有老半,那里会有什么孩子。

    陈婶顿时脸色涨红,退到了一边,再也没有出声。

    层以薰微微有些皱眉,她自是能听出林若芳或多或少的不高兴,看了一眼身旁尴尬不语的陈婶,再看看眼前,那些肉汗鲜嫩的排骨,层以薰咬了咬牙,抬头看着林若芳说道,“妈,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和孩子好,我吃就是了。”

    “这就对了,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

    林若芳抬脸,满眼不屑的说道,脸上的笑容有些嘲讽。

    层以薰看了一眼,暗暗咬牙,还是闭上眼,轻轻的咬了一口。

    牙齿刚碰到肉汁,就是满口的香气,和着肉香和调味料,肉很鲜嫩,做的也是极好,不得不夸奖陈婶的手艺,要不然,她也不会在乔家待了这么多年,他们还依旧这么喜欢吃她做的饭。

    喷香味道,快速的在她的口中弥漫开来,嘴里的肉还没有下咽,层以薰只觉得胃里一反,下一秒,便不顾形象的快速冲进了卫生间里,大吐得吐起来。

    陈婶像是被吓坏了,也跟着跑了进去,顿时若大的饭桌前,就省下林若芳一个人,手中的筷子也跟着放下了,看着眼前满满一桌子的饭菜,满脸不屑的冷哼道:“这么娇气,就想生下乔家的孩子!自不量力!”

    当层以薰把胃里的酸水都吐出来后,这才拖着已经无力的身子,在陈婶的擅扶下回了餐厅。

    若大的餐桌前,此时那里还有林若芳的影子,而她碗里的饭菜,也更是一点都没动。

    “夫人真是太过份了,二少爷不在,她也不能这么折腾您啊!”

    陈婶说完,眼中忍不住显示出一抹心疼,自从得知乔铭楚身体好了的消息,第二天,就被乔连江安排去了乔氏,工作仿佛特别的忙,每天他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而林若芳,就是在这个时候,回到了乔家,每天一日三餐,几乎都会来这里‘照顾她’。

    “没关系的,妈也是为了我和孩子好。”

    做着有些酸楚的话,层以薰挣开陈婶的双手,便要回到自己的房间。

    “少奶奶,在吃点吧!”

    陈婶看她要离开,忍不住关心的说道,层以薰脸色发白,刚刚吐的她根本就没有一点胃口,再想到那肉腻腻的味道,她只觉得胃里恶心感骤起,转身又跑到了卫生间,继续孕吐。

    陈婶看着眼前的身影,忍不住有些心疼。

    她自是能明白林若芳是故意的,每次在她吃饭的时候,她都会出现,本来可以吃下去的东西,到最后,也变的什么都吃不下,看着层以薰越来越消瘦的身体,忍不住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无奈,在这乔家,她却没有能力帮助她。

    层以薰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双腿都在虚脱的打着颤,最后还在陈婶的擅扶下,回了房间。

    层以薰回到房间后,就倒头睡下,没想到,一睡就到了晚上,她刚刚转醒,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抬头一看,竟然是乔铭楚。

    “你怎么过来了,今天没有应酬吗?”

    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不过才晚上七点,她是够能睡的。

    “陈婶说你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所以给你送了点清口的饭菜,没有肉腻,快吃点吧!”

    乔铭楚说着,在自己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手中的托盘放到了桌头上,是简单的清粥和两碟小菜,恐怕是已经清淡的不能再清淡了。

    这是她这些天知道怀孕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怀孕被人疼宠的感觉,忍不住眼眶里一酸,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着转转!

    “谢谢,其实你真的不用对我这么好,对不起,是我的错……”

    她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虽然乔铭楚一再表态,说孩子是他的,可是层以薰总是觉得,他这么说,只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和她难堪,毕竟她红杏出墙,还怀了孩子,这种事情,恐怕传出去,丢人的不光会是她自己,两家,也一样难以幸免,更何况,还是他们两家这种大户。

    “为什么要道歉,你又没做错什么。”

    乔铭楚温柔的声音,像是包容了她的全部,带着温度的指尖,轻轻的撩拨起她额间的碎发,眼片的视线中,透着是层以薰看不懂的柔情。

    他越是对自己这么无限的包容和疼惜,层以薰的心里就掉的更紧,她真怕自己有一天,当她把心遗落的时候,他却一把甩开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她真的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她又该怎么办?

    “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不问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事情发生到现在,他却从来不会问她这些,虽然她也很不想提起,可是他这样的温柔照顾,让她即感动又害怕,而且这种感觉,随着她这些日子的孕吐,开始变的越来越清淅。

    层以薰的话,让面前的男人,皱眉,眼角有些无奈的含着笑意,看着她的眼神,依旧带着无限的宠溺。

    “你是我的妻子,你肚子里的孩子当然是我的,即使你觉得这个孩子的父亲不是我,我也一样会当他是我的,所以,我为什么要问?”

    为什么?这还用问为什么?

    乔铭楚的话,让层以薰大跌眼镜,愣愣的看着他,竟然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么温柔体贴的丈夫,甚至可以包容自己的妻子,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她真的不知道,她这应该是幸,还是不幸。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吃东西吧,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难道你真的想把我儿子给饿坏吗?”

    她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却被他直接给挡了回来,抬头看了一眼面前温柔的男人,她有些小声的嘀咕道,“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或许有可能是女儿,不是吗?

    头顶上的男人,忍不住轻笑,伸手将桌上的粥碗拿了起来,轻轻的吹了两下,伸到了层以薰的面前。

    “不管是儿子女儿,都要吃饭不是吗?苏医生说你的身体太虚,再这样下去,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会有危险的。”

    这话,他不是在骗她,也不是危言耸听,今天听到苏医生说道层以薰的身体,让他确实忍不住开始担心。

    她的身体,本身就不应该受孕,即使是强行有了孩子,对她而言,这也是一个小的危险,现在月份小还好说,可是随着月份的增大,胎儿的成长,以她现在就已经娇虚不堪的身体,再不好好保养,恐怕真会吃苦头。

    乔铭楚的话,让层以薰心里有了默契,他说的没错,她这才不到两个月,她就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体力不支,在这样下去,恐怕她真的会有危险。

    即使这个孩子,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可是苏医生说过,依她的身体,根本就很难受孕,如果这个孩子再没了的话,恐怕她以后都……

    所以,不管现在如果,肚子里的孩子父亲到底是谁,她都要拼尽全力,将他健康的生出来。

    乔铭楚照顾她吃完的时候,叫了陈婶上来收拾了碗筷,吃过东西的层以薰,结果比刚刚精神好了许多,抬头间,这才发现乔铭楚脸上的倦容,心里忍不住感动,心疼的说道,“公司里的事情很多,很忙吗?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层以薰的关心,让面前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即俊脸上绽开一抹温和的笑意,配上他戴着眼镜的样子,看上去风度翩翩。

    “刚刚接手,是有些忙,还好前些日子接触过,等我熟悉了,一切就好了,你好好休息吧!”

    一个男人,能如此的疼惜自己的妻子,说不感动的是假的,层以薰配着在床上躺了下来,又看着头顶上的乔铭俊说道,“你也早点去休息吧,忙了一天,应该很累了。”

    层以薰的话,让身旁的男人露出一抹轻笑,帮好盖好了被子,却并没有急着离开,“等你睡着了,我再去,你快睡吧!”

    知道她又要说什么,他快速的打断了层以薰,“你快点睡着,我才能去早点休息,别说话了。”

    层以薰看着他脸上绽露的倦容,心里溢满了满满的感动,乖巧的闭上了又眼,静静的听着身旁的动静。

    其实她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根本就不困,乔铭楚对她过多的关心,只会让她的心里,变的更加的内疚和心疼,她真的后悔,如果那一天,她不送乔铭俊去休息,而是和大家都待在大厅,那样,那件事就不会发生,她肚子里也不会有孩子,那样是该有多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层以薰真的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才听到身旁的男人起身,慢慢的走出了门口。意她子渐。

    这一夜,安静的仿佛可以听到窗外的风声,悠悠扬扬的,像是睡眠的催眠曲。

    层以薰起的很晚,因为怀孕的原本,即使是才不到两个月,她就已经开始犯懒,客厅内,出奇的安静,就连以往都会在这里忙碌的陈婶,此时也不见了踪影。

    “怎么会事?今天怎么不见其它人。”

    层以薰出门,拉了一个佣人问道。

    “大少爷和二少爷一早就去了公司,老爷回来了,其它人都去了别苑。”

    乔连江竟然在林家回来了?这到是让层以薰有些奇怪,按理说,林若芳的弟弟还在坐牢,林家应该没有人看管再是。

    许是因为乔连江的回来,所以林若芳像是也没有时间过来‘照顾’她!层以薰吃完午饭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下午,才刚吃完,就看到乔铭俊勿勿从外面回来。

    “大哥,今天下班这么早?”

    层以薰向乔铭俊的身后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乔铭楚的身影,心里暗暗有些绝望,但依旧没有表现出来。

    听到层以薰的声音,原本向二楼的步子突然间停了下来,乔铭俊目光如炬的看着她,突然让层以薰的心里咯噔一声,以为他又要问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不由的开始紧张起来。

    “冷少川你是的小舅?”

    他像是刚知道这个问题一样,突然间,眼神深邃的看向她,层以薰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惊了一下,抬起一张迷茫的小脸,半晌才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

    “嗯,他是我继母的弟弟!”

    名义上的小舅,而且林若芳和冷千秋是表姐妹,按理说,他也是他的表舅才对,怎么她到是觉得,乔铭俊提到冷少川这个名字,像是提到了仇人一样呢?

    “他有个儿子?”

    他这个问题,让层以薰更是疑惑了,不明白这一点很重要吗?而且按理来说,他和冷少川的关系,应该比她更清楚才对。

    “嗯,是有一个儿子,三四岁的样子。”

    她上次见的时候,好像是这么大,不过对于那个抱着她叫妈咪的孩子,她实在是不想提起,因为对于那个孩子,她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心疼,还是应该躲闪。

    层以薰的话,让乔铭俊看她的眼神更深了,静静的注视了她一会儿,在层以薰一脸不明所以的视线中,大步向二楼的房间走去。

    接到层爸病危电话的时候,是临近傍晚,层以薰听着电话里的层以欣声音,吓得脸色苍白,在陈婶担忧的眼神中,穿着拖鞋就向门外跑了出去。

    “二少奶奶,您小心脚下。”

    看着层以薰跄踉的身影,被惊的提心掉胆的,想也不想的就跟着跑了出去。

    “怎么回事,干什么跑的这么急,摔倒了怎么办?”

    层以薰一出门,直撞上了一具火热的胸膛,层以薰抬头,看着头顶上正因为她刚刚的莽撞,而微微皱眉的乔铭楚,

    俊美的脸上,写满了不悦和担心。

    下午还会有一更,各种求妹纸支持,没有人爱宝宝,好桑心,求月票……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