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灰色:094 温柔的吻

灰色:094 温柔的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么熟悉的气息,这么撩人的温度,随着他贴上来的动作,层以薰全身一紧,整个身子都瞬间变的僵硬起来。

    感觉到耳边的呼吸,开始变的越来越炙热,也越来越紧,她甚至能清酒的感觉到,抵在她腰间,那个坚硬我的东西,层以薰突然间凌乱了,刚刚还说只是睡觉,不碰他的男人,现在这又是在干什么?果然男人真的只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薰薰,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黑暗中,男人在声音,沙哑的在安静的空气里响起,怀里的身影一僵,原本僵硬的身体,此时更是僵硬如铁一般。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眼睛依旧人紧紧的闭着,半晌才喃喃的小声说了一句,“我知道!”

    正因为她知道,她对他的心里才会有内疚,正因为她知道,所以接下来,她并没有打算反抗,她是知道自己的身体,恐怕承受不住一个男人,可是,如果真的要她用血来偿还的吧,恐怕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注定了是一个牺牲品。

    空气中,不知道何时竟然有了一种淡淡的幽香,有些熟悉,却又好闻的味道,安静的大床上,两个相拥的身体依旧在被子下紧紧的挨着,她能感觉到,隔着薄薄的睡衣下,那颗此时正火热跳动的心脏。

    房间内,依旧是安静,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界一样漫长,在怀里的女人,马上已经做成心里建设的时候,只听到耳边,再次传来他深邃的声音,“所以,你不能让我没感觉,这样抱着你,和你躺在一张床上,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多么轻易的几个字,可是对一个男人来说,这四个字,说起来却是多么难,层以薰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没想到他会这么大方的承认自己的感觉,自己的反应。

    他这么坦然,到是让层以薰有些不好意思了,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到身后的乔铭楚,继续出声说道,“就让我这么抱你睡就好,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乔铭楚的话,再次让层以薰的心里一酸,最近的乔铭楚给了她太多的感动,每每在她担心、害怕、伤心的时候,他突然间的出现,这样温柔细致的体贴,再想到自己那两次……她就觉得好愧疚,好愧疚,这种愧疚,一直持续到半夜,直到她再也抵抗不住周公的招唤,这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东全一抵。层以薰一觉醒来,身旁的位置早就已经空了,冰冷的床单,告诉她,那人已经离开了有些时候了,卧室外,传来轻微的声响,层以薰知道,是陈婶过来做早餐了,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陈婶也正好把饭菜端了上来。

    一碗熬的香喷喷的小米粥,一碟小菜,外加一个煎的酥黄的荷包蛋,陈婶见到层以薰出来,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

    “二少奶奶,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快过来吃吧!”

    “陈婶,其实每天你用这么麻烦,特地赶过来的,楼下就有卖吃的地方。”

    层以薰坐下,随意的说道,却换来陈婶一脸不赞同的声音,“那怎么行,您现在有着身子,外面的东西即不营养又不干净,还是我来做,要不然,我这心里,怎么能放得下。”

    陈婶的话,让层以薰心里一暖,笑了笑,便没有再说什么,吃过早饭,就接到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层爸醒了,而且病情有了好转。

    层以薰自是很激动,不顾陈婶的阻止,换了身衣服,就大步的跑了出去,吓得跟在身后的陈婶,出了一身的冷汗。

    “二少奶奶,您身子重,怎么能这么跑。”

    一坐上车,陈婶便忍不住责怪道,层以薰也不在意,更不问她为什么还要跟着自己。

    “陈婶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不过她只是两个月,他们就这么紧张,貌似她现在,还看不出怀孕来吧!

    陈婶依旧是一脸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也没有再说什么。

    车子一路就滑到了市中心医院,车子一停下,层以薰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奔向了医院,到是跟着身后的陈婶,又不得不引来一连串的抱怨和惊吓。

    层爸醒了,就在加护病房里,转到了其它病房里,层以薰一进屋,就看到正坐在床上,哭的一脸动容的冷千秋,身后就是层以欣和刘宁浩。

    看到层以薰进来,病房内的几个人都脸色各异,尤其是刘宁浩,看到她眉头微皱,似乎很意外,也很不情愿。

    “爸,你怎么样?”

    层以薰无视掉在场的几个人,直接冲到了病床边,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层镇雄,眼泪忍不住的奔涌出来。

    “爸没事,让你担心了,你不生爸的气了吧!”

    他们的冷战,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这其中,层以薰经历的太多,想的也太多,她虽然恨,还也同样爱着层爸,她唯一能怪的,也就是对面的冷千秋,很显然,当年是她第三者插足,害死了她的母亲。

    摇了摇头,双手忍不住紧紧的握了层爸的一只大手,眼里的泪水,依旧止不住的往外流,“不生气了,不生气了,对不起爸,是我不好,是我太不懂事了。”

    母亲已经死了十几年,而且眼前的父亲,才是她至亲的人,如果让自己的父亲带着遗憾离开,她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亲人了,她还能怎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再次离开自己呢?

    层以薰的话,让病床上的层镇雄脸上,扯开一个无力的笑容,但笑容里,却满是感动,满是欣喜,不住的点着头,说道,“是爸的错,是爸的错,你一直都很乖,很听话,是爸爸的好女儿。”

    眼前,一幅父慈女孝的画面,可是却在其它人眼里,看着异常的刺眼,尤其是刚刚还哭的伤心的冷千秋,视线一冷,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

    “既然这里已经没有我们什么事了,我们就不打扰两位了,省得在这里挨了别人的眼。”

    说完,扯起床边的包包,转头离开了病房。

    “爸,你眼里只有姐这一女儿,恐怕我这个不孝女,和你这个不孝女婿让你看了更碍眼,算了,反正有姐在,我们也就先走了。”

    冷千秋一走,层以欣自然也是不愿意再待一下,说完,拉起一旁刘宁浩,便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咳咳咳……”

    “爸,爸,您别生气,别生气,小心身体!”

    层以薰见到层爸激动的指着门口,脸色惨白,整个人也开始猛烈的咳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层以薰被吓了一跳,立马紧张的拍打着层父的后背,看到他气顺了,这才松了口气。

    “薰薰,爸爸真的是做错了,这些年,爸爸竟然将一个白眼狼养在家里二十年,爸爸真的对不起,就连唯一的一个东西,都没有能力留给你。”

    层镇雄坠悔的声音,让层以薰心里一疼,她知道他说的是冷少川和层氏,这些年,她不是没有看到爸爸对冷千川的栽培,可是有一句话说的好,蛇是捂不热,狼也是喂不熟的。

    “爸,您别难过,没有了层氏没有关系,你还有我啊,当初您不是也一点点把层氏做大的吗?您放心,我也会的,会建立一个新的层氏,那些做过坏事的人,是不会有好报的。”

    层以薰出声安慰道,却换来层以薰无奈的一声冷哼,事已至此,多说无宜。

    层以薰陪到层爸到了晚上,至到层爸睡着了,她才小心的走出了病房,一出门,却正好看到倚靠在墙上的乔铭俊,整个人忍不住一怔,再看到他疲惫的脸上,依旧强忍出的笑意时,心里忍不住有些酸楚和浓浓的感动。

    “你来了,怎么不进去?”

    他在这里等了自己多久?层以薰快步走了过去,却被他小心快速抓住了两手,黑眸似是带着柔柔的笑意。

    “陈婶说你来这里了,所以下班就过来了,不想进去打扰你们,爸爸怎么样?好些了吗?”

    说着,将自己身上西装外套快速的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胳膊有力的揽过她的肩膀,将她向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嗯,已经好多了,不过,还是要继续观察,没有真正度过危险期。”

    她感动于他的贴心,也享受他对自己的照顾,心里也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溢得满满的,跟着他,慢慢走出了医院。

    “嗯,放心吧,爸爸一定会没事的。”

    两个人,坐上车,很快就到了他们住着的小区,没有了乔家的高门大院的压抑,这样的地方,让层以薰感到十分的舒服。

    “我们这样不会乔家可以吗?爸爸和大妈那里……”

    层以薰说到一半,小心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乔铭楚,见他脸色有些深沉,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你想回去吗?”

    他突然间的问话,竟然让层以薰没来由的一慌,看着他认真的眸子,竟有些慌乱,“我是只随便问问,没有其它意思,这里很好,我很喜欢,我只是……”

    看着她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面前的乔铭俊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大手再次揽过她的身子,轻松的说道,“我是只是随便问问你,你看你紧张的,我也觉得这里很好,我们先在这里住些日子吧,等你生了孩子,我们再回去怎么样?到时候他们见到可爱的宝宝,没准就不和我们生气了。”

    乔铭楚的话,让层以薰觉得他说的很对,也很有道理,想到他能这么看重这个孩子,心里也是一阵满满的满足。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就是两个月。

    层以薰的身子变的越来越重,行动也是越来越笨拙,她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样,身体好像格外的显累,不过才是两个月,她就已经开始不停的嗜睡,而且吃的也很多。

    陈婶照顾她很用心,即使是这样,层以薰还是有好几次身下见红流产,把陈婶吓得差点丢了半条命。

    也就是因为如此,层以薰才发现,原来苏子谦就住在他们小区,而且家就在她们家的楼下,有好几次层以薰不舒服,苏子谦总是会最快的到达这里,这正因为如此,她才能一次次脱险。

    舒适的生活,让她开始变的懒,而且很宅,平时更是一动都不想动,身子总是会觉得格外累。

    晚上乔铭楚下班回来时,层以薰还在卧室睡觉,厨房里,陈婶的身影,依旧照常忙碌着,看到他回来,马上迎了过去。

    “少奶奶今天怎么样?还在睡吗?”

    乔铭楚把手中的外套递给了一旁的陈婶,脚下的步子,也变的格外的轻缓,像是怕吵醒房间里的人一样。

    “中午吃过东西,转了一圈,刚刚累了睡下,二少爷,少奶奶的身体,恐怕支撑不了太久了,苏医生说再不做,恐怕少奶奶她……”

    陈婶脸上带着深深的凝重,随着层以薰肚子一天天变大,里面的孩子,也明显开始有了动作,偶尔会感觉到他在里面移动,那种感觉很奇妙,可是孩子大了,也就说明大人就要辛苦了,尤其是层以薰这样的身子,有好几次,陈婶见她一脸满足的坐在窗前,对着自已微微拢起的肚子说话,她都会觉得心疼,都会觉得难受,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说的,只能是让她吃好,休息好。

    “好了,我知道,这些日子好好照顾她。”

    乔铭楚快速的打断了陈婶的话,脸色没有了刚刚的关心,换上了一脸的凝重,说完转身进了一旁刚刚建好的书房,只留下陈婶一个人,看着卧室的门,微微的叹气。

    层以薰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了黑夜,刚一睁眼,就看到面前的乔铭俊此时正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微笑,

    “你回来了?”

    层以薰被吓的惊呼一声,下意识的便要起身,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拉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他的身影压了过来,随即,一个温柔的吻,轻轻的印在她因为惊诧,而微微开启的朱唇上。

    他的吻,不似以往的那样霸道,横冲直撞,这次却是极尽的温柔,像似化不开的绵糖,纠纠缠缠的摩蹭着,和她的小舌暧、昧的纠缠在一起,仔细的亲吻过她的每一寸地方,像是怎么也尝不够一般,大手伸到了脑后,微微用力,再次深深的加深了这个吻。

    层以薰没有反抗,这些日子,她已经开始习惯了他的碰触,他的温柔,那每一寸指尖,带着给肌肤的颤抖,有好几次,她都想着要把自己交出去的时候,他却总是会很好的停了下来,然后温柔的亲了亲她的额头,趴在她的耳迹,故意向她吹着热气说道,“虽然现在很想一口吃掉你,但是你的身子,现在还承受不了我,等等吧,以后会有时间满足你。”

    每天最后,她都说着让她即羞愤,又感动,又让她无地自容的话。

    每每这个时候,她都是一把推开他,然后拿被子将自己的头狠狠的包着,听着外面,他拼命隐忍的坏笑声。

    “怎么了?”

    一吻终了,他松开被自己蹂躏红肿的唇瓣,听着身下的人儿,喘着粗气,柔声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工作了一天,很想你!”

    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像在这几个月间,急剧升温,层以薰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终于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今天很奇怪。”

    以往他也会这么说,可是不会用这么认真的眼神看着她,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为什么她会觉得,他的眼神里,背负了太多复杂的东西,好像这些东西,都和自己有关一样。

    “想回乔家了吗?”

    他没有去接她的话,而是突然间转移话题说道。

    层以薰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明明不是说好了吗?等她生完孩子再回乔家的,她对乔家称不上喜欢,只不过生活久了,总有一点点的留恋,具体留恋什么,她也不太清楚,只不过是他说的时候,她眼底总有那么一丝的期待。

    “你怎么了?是家里有事发生了吗?”

    层以薰疑惑的问道,按说,自从林若芳对自己变了脸后,她真的没有再想过那里有什么温暖,连人的态度,都可以随时都变的那么快。

    前两天还能拉着她,像是对女儿一样和自己说着话,转眼之间,就能一脸不屑的叫她贱女人,所以……她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没有,只是这么久不回去了,感觉不太好,过两天,我们回乔家看看吧,那里应该会很忙。”

    乔铭楚后面的那句,让层以薰有些疑惑,乔家很忙?能有多忙?。

    不过,她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没有一丝怀疑。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的乔家,果真很忙,也很乱……

    接下来,乔家这是要发生大事么咩~~我们的男主啊,终于要逆袭了!求推荐,求留言,求月票,求鼓掌……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