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灰色:098 冷战

灰色:098 冷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鲜红的液体,顺着女人雪白的大腿,缓缓流了一地。

    层以薰看着身下一片的血红,凄然的一笑,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定定的看着面前一脸惊诧的男人,讽刺的说道,“你要的孩子,现在没有了!”

    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与其说让她看睁睁的看着被他亲手杀死,她到请愿是自己动手。

    满室的人,所有人都惊诧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她微微突起的小腹,狠狠的压到了桌角上,空气中,随着她惊人的动作,传来一阵冷冷的抽气声。

    随着鲜血快速流出体外,层以薰最后终于体力不支,整个身体一软,向下载了过去。

    预期的疼痛没有传来,她再次跌落在一具温暖的怀抱中,鼻隙间,是属于乔铭楚身上特殊的味道,很淡,却足以让她刻骨铭心。

    “该死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坐些什么。”

    身体拥着滑落的身子,跟着跌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任由鲜红的血液,沾染了他满身的衣裤,他却依旧紧紧的抱着她,脸上阴沉的看不出一丝情绪。

    楼梯上的苏子谦见状,快速跑了过来,刚要去检查层以薰的身子,却被层以薰一把拉住了手臂,脸上满是焦急。

    “苏医生,麻烦你,保母不保子!”

    说话间,层以薰的脸上,却露出一抹温柔的浅笑,看着面前的男人,直直的皱紧了眉头。

    苏子谦没有想到,层以薰会突然间这么说,一般母亲的天性,不是应该保子不保母的吗?只是他现在已经顾不上许多,本来这个孩子就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出生,只是可怜的是,为什么就不能再坚持一天,只要一天,就好!

    “还愣着干什么?没有听到少奶奶的话吗?我不允许她,出一点的事情,层以薰……你必须活着!”

    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句凉凉的警告,带着男人压抑的愤怒和心疼,让一旁吃惊的苏子谦快速反应过来,一把拉开乔铭楚的身子,一脸认真的说道,“少奶奶需要马上急救,赶快备车!”

    这里没有任何的施救工具,而且以层以薰的身子,原来就已经到了虚脱的地步,正常流产对她来说,都有可能会出现危险,而现在……

    一旁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的乔铭俊,听到后也快速的反应过来,一把接过苏子谦怀里的层以薰不由分说的向门外跑去。

    若大的房间内,顿时人影少了大半,只留下乔铭楚呆呆的身影,狼狈的跌坐在地上,身下是一大片,鲜红的液体。

    “二少爷,二少奶奶被送医院了,我们也快过去吧!”

    陈婶见呆愣在地上的乔铭楚,忍不住担心的提醒道,原本幽黑的眸子,无神的盯着地下一滩血迹,不知道他此时正在想些什么。

    地上的乔铭楚,像是想到了什么,无视的眸子里,突然间惊慌的看了一眼空了的怀抱,快速的爬起身,狼狈的向门外踉跄而去。

    乔铭楚赶到医院的时候,层以薰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内,苏子谦换好了衣服,也跟着急急勿勿的进去,乔铭楚的身影刚刚到,就听到手术室门口,一个小护士对着门外大喊道,“孕妇大出血,快拿血浆过来。”

    乔铭楚像是如雷电击一般,呆在了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侧脸一痛,他瞬间被人一拳到了脸上,快速的身后退了几步,身影有些狼狈的贴到了身后的墙壁上。

    “你太过份了,好好的一个人,竟然被你害成了这个样子,乔氏对你就这么重要,可以让你连良知都明灭了,为了乔氏,你真是不择手段,看看里面你的妻子和孩子,她们都是因为你,才有可能丧命,现在你愿意了吧。”

    乔铭俊的一拳,打的又狠又准,跟本就没有一丝的手软,像是把自己长久以为积压在乔铭楚身上的怒气一并发散了出来一样,所以这一拳头下去,乔铭楚顿时感觉到头脑发晕,暖暖的液体,也跟着从嘴角边滑落了下来。

    “二少爷也不是有意的,大少爷求求你,不要动手了。”

    陈婶见状,顿时有些惊慌了,刚要上前去拉乔铭俊再次恢过去的拳头,却先被林若芳给拉了回来。

    “陈婶你在做什么?竟然想着帮阿楚干这么阴损的事情,你到底知不知道,女人看自己的孩子,甚至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一想到层以薰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乔铭楚的,林若芳的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气愤,不过兴好,现在老天爷都在帮她,里面的人,很有可能一尸两命,就算再不济,看看刚刚的样子,那孩子可是保不住了,林若芳的心里暗暗高兴,看着一旁的陈婶,也越加的刻薄起来。

    陈婶自是知道理亏,做这事之前,她也是不安的,可是一想到,他们总归是夫妻,有孩子也是早晚的事情,所以才……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搞到这般地步。

    一边被乔铭俊一拳打醒的乔铭楚,看到接下来的拳头时,快速的一躲,一拳也跟着甩了过去,正好,毫不客气的打到乔铭俊的胸口上。

    “别以为我会像小时候一样,站在这里让你打,乔铭俊要动手,你以为你还有可能会打得过我。”

    这些年,他做所有事,都像是在做贼一样,谁也不知道他吃了多少的苦,能活着长这么大,他在背后复出的,不会比任何人少。

    “阿俊!”

    林若芳见自己的儿子被打,顿时吓的冲了过去,拉着乔铭俊就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开始紧张的提他检查身体,“你这个孽种,当年都怪我一时手软,才让你活到现在,没想到,你竟然……”

    “呵……我还真应该谢谢大妈当时的心软,要不然,我怎么会有现在,而且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眼睁睁的看着乔氏,是怎么到我的手上的。”

    “你这个小孽种,你……”

    林若芳顿时被气的双手擅抖,看着乔铭楚脸上阴悸的笑意,就越加的感到气愤。

    “你们谁是O型血,血库里的O型血不够了!”

    本来还要吵,结果手术室里,突然间走出的小护士,快速的打断了他们接下来的话,乔铭俊本来刚要答应,却被一旁的林若芳拉了一下。

    “我……”。

    乔铭楚的声音,冷漠的响起,小护士走过去看了一眼,瞬即说道,“跟我过来吧!”

    “妈,你这是干什么?”

    乔铭俊看了一眼,跟着护士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对着一旁的林若芳说道,却换来林若芳一个不屑的白眼。

    “你傻啊!里面的人,可是他的老婆孩子,难道你还真的要提别人养女人,养孩子不成。”

    “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没有血,薰薰会有危险的。”

    林若芳的话,让乔铭俊有些烦躁,可是林若芳可不管这么多,有危险才是她想看到的,如果死了,那就更好,一了百了。

    “薰薰,薰薰,你眼里就只有一个层以薰,我告诉你,你的妻子,我的媳妇只能是心果,那个层以薰,你休想娶进家门。”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林若芳的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乔铭俊皱眉,他深知,经过这次,他已经不可能和层以薰在一起,只是他的心里,依旧有些放不下,可是林若芳的话,也同样让他很不赞同,为什么一次次都要提到凌心果的身上。

    很快,乔铭楚就被抽完血后,跟着护士走了过来,此时,正好手术室里的门也跟着打开,苏子谦脸色凝重的走了过来,额头上密密的细汗,泄露了手术室里的紧张。

    “孩子恐怕保不住了,二少爷还是在手术协议上签字吧,而且以少奶奶的身体,恐怕以后……再也不可能会有孩子了。”

    苏子谦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怔,一旁的陈婶听后,已经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到是长椅上的林若芳,在吃惊过后,嘴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一抹得意。

    原本打算签字的手,快速的停顿了一下,随即低头,快速的在手术书上龙飞凤舞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苏子谦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术同意书,快速的转身,再次返回了手术室,楼道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林若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自然是没有任何想要在这里待下去的念头,拉着乔铭俊,最后威逼利诱的让乔铭俊离开了医院。

    手术室门前,一个高高的身影依旧倚墙而站,脸上的表情,没有因为时间的长短,而又所缓和,反而变的越来越深沉。

    该身片有。“二少爷放心吧,二少奶奶会没事的,你们还年轻,以后还是会有自己的孩子。”

    陈婶说着,眼眶里突然觉得的一酸,心里憋闷的有些难受,哽咽了一下,将头转向了一边。

    手术一直持续到了深夜,苏子谦出来的时候,明显松了口气,看了一眼站在走廊上一脸深邃的男人,缓缓的走了过去。

    “她怎么样?”

    苏子谦一走进,就听到乔铭楚暗哑的声音,因为许久没有开口,所以说话的时候,声音显得有些粗糙。

    “二少奶奶没事了,已经送到普通病房休息了,因为身子比较虚,所以晚些再才会醒过来,二少爷不用担心,二少奶奶很坚强,不会有事情的。”

    孩子没了,恐怕要是到了别的女人身上,一定会伤心不异,可是里面的人是层以薰,是脾气倔强,有自己见解的层以薰,从她拉着苏子谦的手着,说着保母不保子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她太倔强,而她看自己的眼神,也正是在告诉自己,他有可能会失去她,彻底的失去她。

    他像是暗暗做了什么决定,抬起头时,眼中已经是一片清明。

    “我去看看她!”

    他像是没有感觉一样,默然的转身,向病房的方向走去。

    安静的病房内,雪白的病床上,女人一脸惨白的昏睡着,床边的陈婶一边默默的擦着自己眼角的眼泪,一边帮床上的层以薰盖好被子。

    听到开门的声音,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再看到门口的乔铭楚时,快速的站起身,让开了床边的位置。

    “回去吧!我在这里陪她就好了。”

    因为失血过多,层以薰的脸上,甚至比原来还要苍白,像是看不到血色一般,冰冷的让人心疼。

    乔铭楚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指尖忍不住扶上她尖削的下巴,才不过几个小时的时候,他再见她,就感觉像是消瘦了很多。

    “二少奶奶醒了后,一定会觉得饿的,我去回去准备些粥来。”

    陈婶说着,身影已经快速的走出了门口。

    从始至终,乔铭楚的视线,始终都落到层以薰的脸上,指尖像是在抚摸上好的丝绸一般,始终留恋的在她的小脸上来回磨蹭着,半晌,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一声低低的呢喃,“对不起!”

    也许她不知道,早在许多年前,他和乔家一家人去一个生日宴会的时候,他就见过她,当时她冷冷的站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最后转身离开,后来,他被乔铭俊推下了游泳池里,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身影,在他感觉自己就要溺死在这冰冷的池水中的时候,却看到一个美丽的像是美人鱼一样的身影,是她把自己救上了岸,而她自己却晕倒在他的身旁,他真的很想叫醒她,可是当时他太冷,全身都被冻僵了,根本没有办法动弹,等他被乔家人发现,急勿勿被带走的时候,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另一个男人快速的抱走。

    她也许已经不记得他了,可是当他知道自己会娶她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激动的,所以他压抑不了自己,所以才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来接近她。

    他本不想伤害她,可是乔连江的一个遗嘱,让他不得不想到了她,明知道她的身体不能怀孕,但他还是固执的让她强性接受自己,也许这就是报应,所以才会让她变的看自己的眼神,会这么的冷漠。

    走神之间,不知道何时,床上的层以薰竟然醒了过来,乔铭楚心里一喜,快速的抓住她床边的小手,紧张的说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

    他的关心,回答他的,只有一室的冷清,手心一空,层以薰的小手,在自己的手中挣了出去,视线转向了一边的窗户,眼中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

    乔铭楚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的失落,但也只是转瞬间,俊脸再次扬起一抹讨好的笑意。

    “不想说话就好好休息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待在这里,过几天,我会安排你回家的。”

    他独自说道,而床上的人,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不管他怎么说,她都没有再开口,最后直接闭上了双眼,像是睡觉的样子。

    陈婶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手里拎着刚刚准备好的早点,床上的层以薰依旧在睡,而且床边的乔铭楚听见动静,已经起床,脸上多了一丝的疲惫。

    “二少爷,去梳洗一下,这里让我来守着就好了。”

    陈婶说着,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床上仍旧在熟睡中的层以薰,小心的把东西放好。

    乔铭楚摸了摸自己已经突起的胡渣,没有再拒绝,转身进了一旁的卫生间内,等他出来的时候,层以薰还在睡,陈婶见状,只能劝他先去上班,“公司里的事情还是早点有结果,少奶奶这里,可以慢慢解释,少奶奶一定会体谅少爷您的。”

    乔铭楚见状,也不再反驳,拿起一旁陈婶带来的衣服,去了公司。

    病房的门一关上,床上的层以薰便睁开了眼,陈婶见层以薰醒了过来,脸上顿时多了一抹欣喜。

    “二少奶奶您醒了,我熬了您最爱喝的燕窝粥,我马上就给您盛一饭。”

    陈婶说着,高兴的去帮层以薰盛了一碗出来,拿端到了层以薰的面前。

    从始至终,层以薰都未发一语,安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东西,直到将一碗燕窝粥吃完。

    “二少奶奶,要不要再来一碗。”

    陈婶见状,自然高兴的去接过层以薰手里的碗,她盛,她就吃,直到她把带来的全部吃完,陈婶这才开始收拾起自己面前的东西,再转过身去,却发现层以薰又睡了过去。

    一天, 层以薰仿佛都在睡觉中度过,直到晚上乔铭楚回来,她都没有再睁眼。

    “二少奶奶怎么样?”

    “拿来的东西都吃了,可是……”

    陈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中午苏子谦来查房的时候,她也曾问过,是不是伤心过度,脑子出了问题。

    “怎么了?”

    见到了陈婶一脸为难的样子,面前的乔铭楚快速问道,略显疲惫的脸上,快速闪过一丝的关心。

    “一天了,二少奶奶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且吃过东西,就这样睡觉,我担心她是不是……”

    人有的时候,过多的睡眠也会很难受,一天下去,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再这样,恐怕没病的人,也会被憋出病来。

    陈婶的话,让乔铭楚微微皱眉,走到床边,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层以薰,“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陈婶见状,也不再说些什么,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知道你没睡,干什么还要这么为难自己,躺了一天了,起来说说话吧!”

    乔铭楚在床边坐下,说完仍旧不见床上的人睁眼,叹了口气,将西装外套扔在一旁的沙发上,自己则倾身抱着层以薰的身子,一起躺在了床上。

    原本宽敞的病床,因为乔铭楚的进入顿时变的十分的拥挤起来,大手一碰到层以薰的身体,就已经感觉到怀里的身子,在瞬间变的僵硬,腥红的嘴角微微的勾了勾,放在腰迹的大手,紧了紧,让她可以更加紧密的贴近自己。

    见她颤抖着长长的睫毛,依旧未发一语,不知道是不是心浅在的恶作剧心理,他竟然故意的将唇靠了过来,轻轻的在她的耳迹吹着热气,然后一路闭近,渐渐滑到她的红唇,作势就要印上去。

    “醒了?睡了一天了,累了吧!”

    看着面前突然瞪大的水眸,乔铭楚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轻笑,却并没有放开她的身子,而仍由她目光如刀一般的瞪着自己。

    他说着话,却得不到她相应回答,乔铭楚也不气,将自己的头,靠在她的颈窝处,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很累了,我们今天暂时就别斗了,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不过……你要先等我睡好再说。”

    说着,乔铭楚闭上了双眼,果然睡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

    层以薰目光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睡熟中的男人,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动了动身子,却发现他竟然把自己抱的好紧,没有办法,她只能转头看向窗外。

    她已经睡了一天了,本来就已经不困,可是许是看着窗外的夜色,她竟然渐渐的也感觉到了一丝的困意袭来,不知不觉中,她竟然也跟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层以薰依旧白天装睡,晚上瞪着眼睛,看一晚窗外的月亮,任由乔铭楚抱着,她却始终不坚持不和他说话。

    第五天,层以薰终于被医生同意出院。

    出院那天,乔铭楚因为工作的关系,所以没有来接层以薰,这几天,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出了乔中楚的繁忙,常常都是半夜,拖着一身的疲惫回来,有的时候,甚至连澡都不洗,抱着她便睡,她竟然会在他的身上,嗅到浓烈的酒味,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如果是以前,她也许会感觉到心疼,现在……她只觉得冷。

    陈婶和伺机帮她收拾好了东西,从始至终,层以薰依旧没有再开口。

    陈婶没有带她回乔家,而是带她去了他们原本住的那个小区,里面的东西都和她走的时候一样,到处都很干净,可以看出,这里竟然会有人打扫。

    “二少爷说了,以后二少奶奶都会生活在这里,所以您不在的时候,我每天都会来打扫,这里还和您走的时候一样,二少爷说,今天晚上会晚点回来,少奶奶不用等他,吃了晚饭,自己先休息。”

    陈婶依旧不停的交待着乔铭楚说的话,层以薰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独自回了房间洗澡,然后吃饭,再然后,自己睡觉。

    她的生活中,好像没有乔铭楚这个人一般,陈婶见状,心里忍不住有些心疼,可是偏偏,又不敢再说些什么。

    乔铭楚回来的时候,依旧是深夜,层以薰早已经睡觉了,不过他回来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她,在他在自己身旁躺下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的向旁边靠了靠。

    “吵醒你了?”

    乔铭楚的声音,缓缓的在层以薰的耳边响起,层以薰却没有睁开眼。

    下一秒,她便被一个有力的手臂,给拥进了怀里,鼻隙间,依旧是他淡淡味道,很熟悉,很熟悉。

    “还在生气?如果你喜欢孩子的话,我们以后可以再……”

    ‘生’字还没有说出来,放在腰间的大手,便被人一把甩开,层以薰返了个身,给了他一个沉默的背影。

    许是再好的脾气,此时也被消磨殆尽,看着层以薰冷漠的背影,乔铭楚深吸了口气,翻身掀开身上的被子,大踏步的向门外走去。

    呯~

    剧烈的关门声,惊的整个房间仿佛都在微微的颤抖,身旁没有了那具温暖的身子,顿时变成了冰凉一片,层以薰将自己紧紧的拥住,头扎进自已的怀里,终于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

    乔铭楚,出了房间,转身便进了书房,将自己置在宽大的办公椅上,拿出抽屉里的香烟,点燃了一根。

    看着袅袅的烟圈,一点点升到空中,最后消失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

    他从来不吸烟,因为他不喜欢烟的味道,此时,他却觉得,香烟的刺激缓解了他心里的郁闷,让他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

    层以薰一夜都没有睡,因为她知道,乔铭楚的身影,自出去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在房间里,直到天窗外的天空大亮,她才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是陈婶过来准备早餐,然后听到陈婶叫着乔铭楚,送他离开。

    “二少奶奶,今天想吃点什么,中午我可以去准备。”

    这些天下来,层以薰冷战的不光是乔铭楚,甚至所有人,她都像是不认识一般,不管你怎么样,都不会再说话,回答陈婶的,又是一室的安静,看着层以薰安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早餐,面无表情的样子,陈婶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

    接下来的一个月,已是如此,层以薰晚上的时候,层以薰照常安静的看着电视,电视上的新闻,正好播报的是乔氏的消息,由于乔连江的遗嘱,乔氏现在,不会选出正式的总裁,如遗嘱所说的一样,不管乔铭楚和乔铭俊谁先有了孩子,乔氏,只能是那个孩子的。

    为了乔氏集团的正常运营,乔式会在下个星期内,选出临时代理总裁,直到两边有一个人,先有继承人为止。

    而候选人当然是只有乔铭俊和乔铭楚。

    层以薰不想再看到乔氏的一切,顺手便拿起摇控器给换了台。

    咔~

    紧闭的房门,突然间被人从外面打开,乔铭楚带着一身的酒气,步子有些摇晃的走了进来。

    “二少爷,您怎么喝了这么多?”

    陈婶见状,率先迎了上去,却被乔铭楚一把推开。

    “这里有少奶奶在,不用你管,陈婶你先回去吧!”

    乔铭楚摆了摆手,脸上有些许的烦躁,陈婶见状,担心的看了一眼客厅内的两个人,发现层以薰的视线依旧放在面前的电视机上,从乔铭楚进来开来,也不过是冷漠的扫过一眼。

    “二少爷,这……”

    “回去!”

    陈婶原本还有些犹豫,却被乔铭楚快速的打断,见状,已经不敢再多说些什么,只能放下手里的事情,拿好自己的东西走了出去。

    陈婶一走,乔铭楚便给锁了门,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层以薰的面前,一下子从层以薰的身旁坐了下去,最后还不忘向前挤了挤,将自己的头,压在了层以薰的肩膀上。

    “老婆,不要生气了好吗?我以后不会了,这些天我很想你,今天晚上,不想再睡书房了。”

    乔铭楚说着,双手便抓着层以薰的肩膀,将她转了过去,随即,带着酒气的唇瓣便跟随而来。

    眼看着要得逞的时候,层以薰面无表情的侧过脸,乔铭楚扑了空,唇正好印在她的侧脸上。

    即使这样,他依旧不放弃,只不过是顿了一下,然后开始轻啄她微凉的脸颊,一点点温柔的亲吻,顺着她的脸形,唇瓣离她的唇开始越来越近。

    就在眼见要再次得逞的时候,一只冰冷的小手,贴在了他的脸上,下一秒,一个用力,乔铭楚身子不稳,一下子被按在了沙发上,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面前的身影已经起身,便要像卧室走去。

    “站住!”

    呯~

    他大声的命令道,却换来的却是她一个冷漠的背影,还有冰冷的门板。

    许是再好的耐性,再吃了这么多次闭门羹后,也没了耐性,乔铭楚快速的在沙发上跳了起来,大步冲向了紧闭的房门。

    要是前些日子,他总是会默默的进书房,然后一坐就是一夜,可是今天借着酒劲,乔铭楚一脚便踢开了房门。

    正要上床的层以薰被巨大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头,还没有看清眼前的情况时,便被人拉进了一个冲满酒气的怀抱,下一秒,唇瓣便被一个火热的吻侵占了过去。

    乔铭楚的吻,带着连日来积压的怒气,疯狂的撕哑着她的唇瓣,将她整个身子都用力的蹂、躏进自己的怀里……

    今天没有想到,竟然会突然间停电,汗……实在是意外了,到现在才码完,宝宝特地多码了一千算做补偿,么么各位亲们,求推荐、月票哦!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