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黄色:009 做你一夜的层以薰(为月票加更)

黄色:009 做你一夜的层以薰(为月票加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冰寒见状,看向凌月的视线微微皱眉,虽然此时心里无法在刚刚的冲击中反应过来,但凌月的出现,确实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暗暗沉了口气,冷冰寒看了对面的凌月一眼,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冷冰寒!”

    正在她抬头要去拿面前的那杯香槟时,却被一只大手提前捞了过去,在凌月和冷冰寒两个女人吃惊的目光下,一抬头,尽数全部喝了下去。

    凌月想要阻止的手,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最后讪讪的放了下来,看着对面的冷冰寒,微微苦涩的笑道,“乔总酒量真好,只是我是请这位小姐喝的。”

    “冰寒她不会喝酒,我提他喝不是一样的吗?”

    乔铭楚把喝完的酒杯,塞回到了凌月的手里,说着,拉着冷冰寒的身体便要离开。

    “等一下,乔总我有事情要您谈,能不能麻烦您借一步说话。”

    凌月快速的挡到了乔铭楚和冷冰寒的面前,小脸上带着一丝的急切,她深知那杯酒里有着什么,只是没有想到,乔铭楚竟然会提冷冰寒挡下。

    “你有什么事情?不知道今天是来参加别人的婚礼的吗?”

    乔铭楚沉声说道,从小腹间传来的一阵暖流,让他感觉到了不对劲,整个人脸色一沉将是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

    冷冰寒自是能感觉到,那个放在自己肩膀的大手,正在有规律的收紧,她只觉得,应该是乔铭楚和凌月相见,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让冷冰寒没有想到,就算是事隔三年,乔铭楚都没有和凌月结婚,她本以为,没有了一个层以薰,乔铭楚就会和凌月走到一起,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她能看到乔铭楚在看到凌月出现时,脸上出现的排斥,好像并不希望她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自己在吗?如果真的一点不在乎,那乔铭楚的那个孩子,没有错的话就应该是当然凌月生出来的。

    低着头的唇角,渐渐勾起一抹不屑和嘲讽,这个男人还要在自己的面前演下去吗?给他生孩子的女人,他装做一脸的嫌弃,却独独拥着她这个已经死了三年的人,他演的这么投入,可是他能知道,她的心里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吗?

    “乔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这里人多,请您和我去那边!”

    凌月急急的想要去拉乔铭楚的胳膊,却被面前的男人,一次次给挡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刚刚下药的剂量,虽然不多,却很强烈,本来是她从一开场,就看到了拥着冷冰寒进来的乔铭楚,本以为这么重要的宴会,他会邀自己参加,直到她忍不住自己过来,却看到的,是这幅一个场景。

    她不是没有看到赵永齐在看冷冰寒时,眼底的贪婪,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想将下了药的冷冰寒交到赵永齐的身上,要是放到以前,乔铭楚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搭理,可是今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乔铭楚竟然会提冷冰寒喝下那杯下了药的香槟。

    “如果是私事的话,我现在没有时间,如果是公事,等明天到公司再谈。”

    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热意,冲击着他的大脑,连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开始忍不住的干涩起来。

    乔铭楚说着,拥着冷冰寒的身体便要离开,却被凌月一把扯住衣角,情急之下,乔铭楚再次用力挣脱,却没有想到,凌月灵机一动,竟然一把拉住冷冰寒身后的少巾,用力一扯,脖颈间的扣子散开,顺着两个人拉扯的力度,从肩膀上遗落了下来。

    “啊……”

    人群中,传来一声惊慌的尖叫声,冷冰寒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对面一个中年贵妇满脸恐惧的跑出,一边跑,一边视线看着身后的冷冰寒,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睁大了双眼,跌落到了地上。

    “不要,不要!”

    原本白希的小脸,瞬间惨白了一片,冷冰寒跄踉的蹲下身去,要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纱巾,不知道是因为手太过无力了,还是颤抖的原因,捡了几次,都没有捡起来,直到周围越来越多听到声音围过来的人群,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一暖,一件带着熟悉味道的西装外套盖到了自己的身上。

    “薰薰你没事吧!”

    乔铭楚强忍着自己此时体内翻滚的浴火,将地上的冷冰寒扶了起来,额头因为对药力的隐忍,而微微的冒出了薄汗。

    “带我走,带我走!我不要在这里!”

    冷冰寒惊慌的将整个身子埋进乔铭楚滚烫的怀里,身体开始忍不住的瑟瑟发抖,耳边甚至可以听到外面传来人群中的议论声,她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鸟,再也无力去承担外面人的眼光,挣扎着只想要快一点离开这里。

    “别怕,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乔铭楚将怀里的冷冰寒紧紧的拥在怀里,漆黑的眸子快速闪过一丝锐利,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打横抱起怀里的层以薰大步的向酒店里走去。

    身后,只留下一脸呆愣的凌月依旧站在原地,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乔铭楚叫那个女人什么?‘薰薰’!

    那个连梦里出现都是会变成恶梦一样的身影,她不相信会是此时长的完全不一样的冷冰寒!

    可是她胸前的烧伤……那么清淅而又可怕的烧痕,像是魔鬼的爪牙,只一眼,就能让她害怕的颤抖,那不是一般的烧伤,可以想像的到,她竟然经过很大的一场火灾!而那场火灾,也同样是那个死去的层以薰也经历过的。

    四周的人群,随着乔铭楚的离开而渐渐散去,各自去网络各自的同盟,凌月像是被胶水沾住了一般,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去挣脱脚下的动作。

    “凌小姐,那女的你没搞到手啊!”

    赵永齐走到了凌月的身旁,贪婪的看了一眼凌月漂亮的容貌,再次转向空荡的门口时,眼中闪过一丝的阴悸。

    本以为可以不动用自己的手,就可以抱得美人归,却没有想到,这到了嘴的鸭子,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飞了,既然不甘心,那也是没有办法,乔氏集团总裁的女人,不是他有胆量染指的。

    赵永齐的话,让失神中的凌月还过神来,看着面前一脸猥琐的赵永齐,忍不住冷冷的一笑,“就凭你,也想碰她?癞蛤蟆想吃天月肉,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福气。”

    凌月冰冷的说完,朝着乔铭楚消失的门口走了过去,她刚刚是不会听错的,乔铭楚确实是叫那个女人薰薰!

    层以薰,我的恶梦,难道你又回来了吗?

    “呸!小践人,装什么清高,等爷把你脱光了,压在身下还不是婊、子一个。”

    “赵永齐你在说什么?”

    层以欣穿着一身纯白的婚纱,高傲的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原本阴悸的脸上,顿时换成了一抹讨好的笑意,赵永齐走过去,一把拉住层以欣嫩滑的小手,暧昧的抚、摸着!

    “我的小宝贝,这是谁又惹你生气了?乖乖,别气,想要什么,老公买给你!”

    “你这个老色鬼,一定是又看上了谁家的姑娘,有我一个还不够,你还想吃着碗里的,占着锅里的。”

    层以欣的手指,狠狠的戳了一把赵永齐太阳穴的位置,让面前的男人很受用,顺势就将滑嫩的小手拉在了怀里,放在嘴边猛亲了一口。

    “这锅里的太美,也跟不上这碗里的是自家,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放心,晚上老公一定卖力的满足你这个小妖精。”

    “死鬼!”

    层以欣娇嗔的瞪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

    ………………求月票,分隔线!………………

    冷冰寒将自己扎到了乔铭楚的怀里,一路都不敢再看外面,听觉得周围全部都是嘲笑她的身影,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别人不屑的嘲笑声。

    “不要,不要……”

    整个身体扎进了怀里,瑟瑟发抖的呢喃着,像缩在角落里的孤儿,到处都是可怜的身影,偏偏她像是找不到可以停靠的地方,只能死死的抱住怀里这唯一的一丝温暖。

    叮~

    耳边响起一声悦耳的开门声,冷冰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关门声在身后响起,一只燥热的大手,瞬间爬上了她的身边,隔着她薄薄的礼服衣衫,急切的磨蹭着!

    “薰薰,薰薰!”

    乔铭楚的声音,像是十分的隐忍,有些沙哑,红唇不停的在冷冰寒的脖颈间磨蹭着,熟悉的味道,更像是刺激着他身体的血脉,膨胀着,恨不能一口将怀里的女人吞入腹中。

    乔铭楚的话,这才让冷冰寒瞬间反应了过来,抬起头才发现,这里竟然不是他们住的小区,准确的说,这里应该是酒店的房间。

    她竟然会和乔铭楚来了这里?而将自己压在门板上的男人,让她瞬间意识道了危险,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却没有想到,乔铭楚的身体竟然大力的压了过来,像是狠不能将自己溶进身体里。

    “乔铭楚,你这个混蛋!”

    她变的这么脆弱不堪,他却是想趁人之危,身上原本的害怕一瞬间散去,她根本顾不上此时心里的害怕,更多的,是紧张,紧张还有挣脱。

    “薰薰,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刚刚那杯酒里有药,我好难受。”

    说着,乔铭楚果然压了下来,高大的身子,强壮的抵着她的身子,将她死死的抵在了墙壁和他的身体之间,而乔铭楚的大腿,已经用力的隔开了她的双腿,将她架在自己的健硕的腰上,自己侧埋在她的身体里。

    隔着薄薄的皮料,男人的坚硬如铁,死死的顶着女人的温柔似水,像是火与水的撞击,只要碰到,就是一阵弥漫的硝烟。

    “乔铭楚,你……你的身上好烫!”

    原本想要挣扎的身体,在碰到乔铭楚身上的肌肤时,瞬间瞪大了双眼,再听到头顶上乔铭楚的话,如造电击。

    他说的是凌月刚刚给她的那杯香槟?那杯本应该由她喝,却被乔铭楚喝下去的东西,如果他当时不提自己挡掉的话,那此时变成如此发疯的就会是自己。

    一想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自己,冷冰寒就忍不住一身的寒意,她竟然没有想到,三年后的和凌月第一次相见,她竟然会恨到想要下药来害她。

    “怎,怎么办?”

    冷冰寒惊慌的说道,面前的乔铭楚满头的薄汗,像是正在承受很大的痛苦一样,而他原本落在自己身上的大手,竟然强型的撤离。

    “这药效很猛,没有一个女人,我恐怕要支持不住了,你用力推开我自己走,不要管我!”

    乔铭楚说着,竟然真的要在冷冰寒的身上撤开,只可惜,他用了半天的力气,两具火热的身体就像是粘在了一起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撤开。

    “可是,可是你怎么办?你会不会死?”

    她突然想到这个恐怖的问题,竟然心里一疼,她虽然气他当年抱着凌月离开,可是却不想让他死,相反,一想到乔铭楚会这样死去,她的心,竟然像是要被人这样生生的抓去一样,疼的她全身都在发抖,甚至比当年的烧伤还要痛。

    “没……事的,死不了!”

    乔铭楚用力的让自己在她的身上撤开,可是脚下不稳,彻底的跌到了地上,瞬间,原本挺拔的身体紧紧的蜷缩着,像是正在和自己体内的药效搏斗。

    没想到凌月的药会这么用力,而偏偏此时的他,就是不想用冷水冲散药力,他情愿自己这样忍着,可是寄存了三年的宝贝,被人这样一勾、引,此时面对的又是自己日日思念的女人,恐怕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再做到做怀不乱了。

    “乔铭楚,你不要吓我!你……”

    “快走,你再在这里,我真的要忍不住了!”

    “我送你去医院吧!”

    冷冰寒灵光一闪,便要拉起地上的乔铭楚,却被他大力的推开,“没用的,太晚了,我恐怕支撑不到医院了,你快走,我不想伤害你!”

    不想伤害你……难道他忍的这么痛苦,就是因为不想强迫自己吗?

    冷冰寒的心里,突然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冰冷了三年的心脏,突然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像是在微微的跳动着。

    “是不是只要我……就可以让你不这么痛苦!”

    她恨他,甚至更怨他,可是这三年来,她都是靠这些恨和怨活着的,即使是到了现在,她也依旧如此,可是再恨再怨,再看到这么难受的乔铭楚时,她的心里竟然全部都是心疼。

    “你想干什么?”

    乔铭楚皱眉,看着面前缓缓站起来的身子,冰冷寒虽然不是很高,却身材一直都很苗条,在艳丽的灯光下,遮住了她胸前所有的疤痕,蔚蓝纯洁的就像是一个女神一般。

    “如果你不嫌弃我这具残破的身子,如果你还愿意碰我的话,我……我愿意做你的解……解药!”

    她磕磕巴巴的说着,将头转向一边,不敢看身下的他,苍白的小脸,在柔和的灯光中,照出了一抹绯红,清淅的拉链声在空气中响起,深蓝色的礼服,竟然顺势从身上缓缓的落了下来。

    空气,像是在一瞬间静止,地上的男人看到的,是一具在空气中微微发抖的雪白身体,即使她的身上布满了狰狞的疤痕,即使她的胸,已经没了以往的饱满,可是犯着香艳的身体,更像是引、诱犯罪的万有引力,只需要一眼,就已经让地上的乔铭楚,再也移不开视线。

    “薰薰!”

    乔铭楚喃喃的叫道,看着面前的女人,缓缓的在自己的身边蹲了下来,冷冰寒的手很细,和三年前的层以薰一样,冰冷的小手在握住他的大手时,正在微微的颤抖。

    “今天晚上,我做你一夜的层以薰,就像我们三年做的一样,你可以在我的身上发泻!”

    她满羞红的说道,灯光下的女人,美丽的如同天使一般纯净,身下的男人猛然吸了口冷气,一股疯狂的燥热,正从他的小腹处,快速的冲击到了下面。

    他已经感觉到了掌心的细腻,一如三年前他们日日纠缠一样,滑嫩而美丽,带着少女独有的弹力,她的身体很美,就连她身上的伤疤在此时都是美的,面前的男人坚难的吞了口口水,抬头目光灼热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还来得及吗?他恐怕已经没有办法放开手中的美妙,他这么问,只不过是尽尽限制于理智。

    “今晚我是层以薰,三年前的层以薰没有走,三年后,也不会!”

    她摇了摇头,眼中带着让人美到眩目的坚定,对于层以薰,乔铭楚根本就没有抵抗力,更何况,此时还是中了药的乔铭楚!

    倾身将面前的身影扑倒在地毯上,男人火热的身体,紧贴着女人美好的肌肤,再也忍不住,红唇快速的印了下去……

    PS:架锅上肉,鼓掌啊妹纸们,今天两万大更完毕,红烧小排骨,明天再来吧!红包票票一起来,香喷喷的小炖肉。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