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黄色:012 最爱你的男人

黄色:012 最爱你的男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啊……”

    啪!

    突然降临的黑暗,让层以薰忍不住尖叫,却在下一秒,车内的顶灯亮了起来,乔铭楚看了一眼面前黑漆漆的挡风玻璃,又看了一眼身旁脸色苍白的层以薰,无奈的叹了口气,“陷到泥坑里了!”

    这条路难走的要命,而且四周环山,十分容易积水,前面的两个车轮,都随着泥泞,渐渐的陷了进去。

    “怎么办?赶快打电话叫救援吧!”

    层以薰一惊,快速的掏出包里的手机,还未开锁,就被乔铭楚一把夺了过去,顺势扔到了后车座上。

    “没用的,这里根本就没有信好!”

    而且就算是有信好,他们市区已经很远了,可以说,已经到了别的地方,等到救缓,恐怕也要到明天白天。

    “什么?那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

    周围漆黑一片,看着有些森森的冷意,仿佛透过厚厚的挡风玻璃,就能听到外面呼呼的风声,伴着不知名野兽的叫声。

    “我们不会被困死在这里吧?”

    死她到是不怕,反正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可是她怕死前的这种折磨,让人全身都在发冷一般。

    “不会的,明天天亮,我们就可以离开了,车后有工具,只不过天太黑看不到,今天晚上我们先在这里住一夜好了。”

    乔铭楚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随即盖到了层以薰的身上。

    “住一夜?你说我们要在车里睡一晚上吗?”

    这种地方,她连一会都待不下去了,更别说一夜了,她听了,简直是有一种汗毛直竖的恐惧。

    “后座有毛毯,后备箱里有吃的,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相对于层以薰的慌乱,乔铭楚到是很淡定,像是事先就已经预料到一般,大手一伸,便把后座上事先准备好的两个毛毯抓了过来。

    “你早就知道了会这样对不对!所以事先,你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层以薰有些生气,可是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要拿他撒气,一把扯过乔铭楚手里的毛毯,气愤的盖到身上。

    “我是知道会这样,不过,我以为我们在天黑之前找到人家住下,只可惜,没想到会有泥坑。”

    他还以为。找不到顶多是在车里住一晚,没想到车子会陷进泥坑里,可想而知,明天他会有多狼狈。

    “是啊,你没想到你的情人小月儿会突然间出现在你家门口,而且还为了见到你在外面等了一夜,最后病倒了让你很心疼吧!”

    女人,有的时候嫉妒心就是可怕的,明明告诉自己,她根本不在意,可是偏偏,她还是忍不住要挑起事端,冷嘲热讽。

    “生气了吗?因为凌月?”

    乔铭楚明知故问道,见她冷着一张小脸不回答,忍不住靠了过去,笑容加深了许多。

    “对于凌月,我是歉疚的,她因为生了安安才被逐出了凌家,没有了家族的依靠,她已经变的一无所有,虽然我很清楚她的心思,但这三年,你不在我身边,她都一直都很疼爱安安,所以我才想着要去补偿她。”

    乔铭楚由衷的说道,似乎好像这种话,说起来格外的难为情,放在层以薰腰间的大手紧了紧,让她紧贴住自己的身体,感觉到胸口处,那一片滚烫的火热。

    “这三年,你完全可以娶了她,让她可以真正的照顾你!”

    这不是气话,也是她的心里话。

    三年,她是以一个死人的身份话着的,他明知那时的自己已经死了,却还没有和凌月真正的在一起,她很意外,也很吃惊,明明乔铭楚自己也说了,安安是凌月生的,他们一家三口,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她不是你,代替不了你的位置,我和她,终究是不可能的。”

    三年,都没有让他动摇的心思,在发现她还活着之后,就更不会动摇。

    “是不是每个人在你心里的位置都是不同的?谁也改变不了?”

    就像是有一句话,说是情人是情人,老婆是老婆,这两者是两个概念,对女人来说,彼此都是无法容忍的存在,可是对男人来说,这两者好像并不冲突。

    “是这样吧!你和她不一样!”

    在他的心里,永远都不可能会是一样,对于凌月,他有怜惜,也有无耐的愧疚,所以对于昨天晚上的那杯酒,他也一直装做什么都不知。

    层以薰的心里勾起一抹酸涩的笑意,果真如此,即使他依旧将自己当成老婆,可凌月还是他的情人,并且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我饿了,我去拿些吃的!”

    刻意的忽略掉心里的苦涩,转身便要去开身旁的车门,却被乔铭楚一把抓住了手腕。

    “我去吧!”

    乔铭楚说完,就已经先层以薰一步下了车,感觉到车后的后备箱一开一合,车身微微的晃动,层以薰安静的坐在车里,一时间竟然觉得安静了不少!

    原因只不过是十几秒的问题,层以薰等了一会儿,却感觉车后竟然没了动静,漆黑的深夜,让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心里却没来由的一紧。

    “阿楚!”

    层以薰忍不住叫道,却没有回答,心里的害怕,不由的又紧了几分,忍不住打开身旁的车门,开了一个小小的细缝,看着被车内灯光照亮的草丛,再次颤声叫道,“阿楚,你哪儿?”

    空气中传来清脆的一声敲打声,层以薰忍不住一惊,隐隐的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阿楚!”

    小心的找到手机,打开后面的手电筒,借着有限的光线,小心的下了车。

    脚下,是满满的草丛,很高,到达了她的膝盖出,走声的时候,灌木割到皮肤上,很疼,很疼。

    “薰薰,不要下来,危险!”

    耳旁突然传来乔铭楚的惊呼,层以薰下意识的寻声看去,脚下正好踩到了坡沿上,一个稳,侧身竟然直直的摔了下去。

    “啊……”

    一声尖叫,层以薰倒地,在高高草丛中翻滚着,竟然没有发现,原来这里会有一个长长坡度,虽然不高,但足够层以薰滚下去的时候,感觉到了疼痛。

    “薰薰!”

    乔铭楚心疼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身影在黑暗中凌乱的走了过来,兴好层以薰手中手机,可以让他准确的找到她。

    “薰薰,你怎么样!”

    乔铭楚将层以薰扶着坐起,还未来得及检查她身上的伤口,怀里的层以薰竟然尖叫了一声!

    “啊!好疼!”

    小腿肚上,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刺痛,层以薰忍不住皱眉。

    此时两个人狼狈不堪,草丛将他们身上衣服剐破,露出里面的肌肤,再次被草丛划伤。

    “怎么了?”

    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清层以薰光洁小腿肚上,两个明显被蛇咬过的齿痕。

    “是被蛇咬了!”

    荒山野岭,这里多得是毒蛇,层以薰被吓的脸色苍白,进进的扎进乔铭楚的怀里,竟然第一次对死亡产生莫名的惊恐。

    “怎么办,我会不会就这样死了!”

    趴在乔铭楚怀里的那一刻,她突然间感觉自己不想死,很不想死!

    “说什么傻话,不会有事的,我先抱你上去再说!”

    乔铭楚看了一眼高处不远的车子,一把将层以薰从草丛里抱了起来。

    “不会这里面还会有蛇吧,万一有毒蛇怎么办?”

    层以薰不安的拥住乔铭楚的脖颈,想到自己腿上的伤痛,是被一条蛇咬的,她就忍不住颤抖,恐怕大多数的女人,都会怕那种光秃秃没有毛的爬行类,尤其是被咬的层以薰,更加担忧起来。

    “笨蛋,有蛇也会先咬我,我会把你抱紧,不会让它们咬到你。”

    虽然知道他说这话,只不过是想安慰她,但层以薰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酸,涩涩的,有些心疼。

    兴好坡度抖,因为被草丛遮掩,脚下的步子很不稳,好几次两个人险些摔倒,可是正如乔铭楚刚刚所说的,他将自己抱的很紧,生她会摔到一样,一直到达车上,索性,他们没有再从草丛里发现什么小动物。

    “还好,不是毒蛇!”

    乔铭楚看了一眼层以薰腿上伤着红色血迹的伤口,忍不住松了口气,随即拿出一瓶矿泉水,打开了盖子。

    “你的腿需要冲洗一下,免得感染,水有些凉,你忍一下!”

    “嘶!”

    感觉到冰冷的矿泉水,随着自己的小腿浇了下来,那么清楚的冷意,让她忍不住全身一颤!

    “忍一下,很快就好!”

    乔铭楚说着,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依旧仔细的我清理着伤口。

    “好像感觉不到疼了!”

    层以薰低下头,面前苍白的说道,乔铭楚手中的动作停下,再看到层以薰时,忍不住一怔,“你是不是觉得小肚很麻,没有什么疼痛感!”

    乔铭楚皱眉说道,看着层以薰虚弱的脸色,他仿佛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嗯,只有一些麻!”

    点了点头,层以薰如实的说道,不过,她却并没有感到有多么难受和疼痛,只不过是有些麻而已。

    “看来刚刚的那条是毒蛇,只不过是毒素轻而已。”

    乔铭楚皱眉,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在车里找了两条带子,用力的扎到了层以薰的大腿上。

    “啊……”

    层以薰吃痛的尖叫,他的那一句毒蛇,早就把她吓傻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一般野外的毒蛇都比较凶猛,而且蛇毒一般都要比其它毒素强烈,这里四下无人,恐怕等不到天亮,她就会没命的。

    “忍着点,别怕,你会没事的!”

    乔铭楚说着,开始利索的不停下手里的动作,果然冲洗过后的伤口,出现了淡淡的红肿,伤口开始人明显起来。

    “乔铭楚,如果我死了,麻烦你把我送回美国,把我的骨灰交给欧阳,我欠了他一条命,我就算死,也应该还给他。”

    层以薰觉得心里很酸,一阵难受,窒息感扼住了她的呼吸,难道真的是她快要毒发身亡了吗?

    “你就算死,都不忘记红杏出墙吗?竟然还敢当着我的面,让我亲手把你的骨灰送给他!”

    乔铭楚沉着脸说着,额上冒出淡淡的一层薄汗,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想着死后去找欧阳,难道她就这么肯定,她会让她这么容易就死吗?

    “你别瞎说,谁红杏出墙了,还不是你出轨在先,凌月连你的孩子都怀上了,我是在你之后!”

    层以薰抱怨着,不满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他斗嘴,分散注意力的原因,刚刚被蛇咬的担忧竟然散去,她心里还不忘记说出自己的芥蒂,反正她都要死了,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临死她也要随心所欲一次。

    只不过,她随心所欲的话,全都是让蹲在身下的男人,心里上火的火苗。

    “这就是你跟欧阳的原因?”

    乔铭楚抬起头,目光认真的看向头顶上的女人,眼底里的冷冽,让坐在驾驶室里的层以薰一怔,随即抬头,理直气壮的说道,“没错,难道这个原因还不够吗?”

    “够了,够我把欧阳那个忘恩负义,重色轻友的臭小子,打到半死了。”

    乔铭楚暗暗咬牙,没想到层以薰心里的原因,竟然是这么简单,可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他只要告诉她凌月肚子怀的,只是一个试管婴儿就好,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兄弟,竟然会把这一切,瞒的这么严。

    “你!你别太过分,欧阳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层以薰一气,要知道,当初是她主动拉着欧阳的手,昏迷中不让他告诉乔铭楚的,欧阳也是无奈听了她的话,竟没有想到,乔铭楚竟然会把罪名,放到欧阳翊的身上。

    “他藏了我老婆三年,你竟然还说我过分,你这个女人,就是太笨了。”

    乔铭楚说着,手里的动作也随之停下,大手用力,将层以薰的裤子撕开,露出她带着伤疤的小腿。

    “你干什么?”

    层以薰下意识的想要缩回自己的腿,可是无耐,她竟然觉得受伤的腿异常的麻木,根本就不听从她的命令。

    “不想这么快就毒发而死,你就给我安静点。”

    将层以薰的小腿在自己的面前固定住,看着小腿上那两个清淅的齿印,上面的血迹,开始变的紫色起来。

    层以薰只觉得腿上一重,低下头,竟然看到乔铭楚正趴在自己的腿边,红唇印到她被蛇咬的伤口处,用力的吸着里面的毒血。

    “你干什么,快停下,你不知道这样,你自己也会中毒的。”

    层以薰被吓坏了,一想到这样乔铭楚也会中毒,整个人忍不住开始剧烈的反抗起来,她又怎么可能会连累他,让他也跟着自己中蛇毒!

    “别动!”

    大手死死的按住她的小腿,吸了一口后,快速的将里面的毒血吐到了地上,就着车内的灯光,层以薰可以看到被吸出来的血,都泛着黑色。

    “不要,我不要你给我吸毒,你滚快,我不要你!”

    层以薰用力的推着乔铭楚的头,防止他再次为自己吸毒,可是中了毒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比一个男人的力气大,层以薰阻止的双手,快速的被乔铭楚一把大力的拍开,目光看着她,却是出奇的认真。

    “你说你欠欧阳翊一条命,现在是我在救你,三年前你可以接受他救你,三年后,就可以接受我救你,不要忘记了,冷冰寒欠了乔铭楚一条命!”

    他说的是冷冰寒,不是层以薰。

    因为他救层以薰是理所当然,因为她是自己的妻子,可是救冷冰寒,她却欠了他一条命。

    “我不要,你滚开,我不要你救,我不用你!”

    层以薰挣扎着想要拒绝,却被乔铭楚一把按住,“你再折腾,恐怕等你答应,都要来不及了。”

    “我死了,都和你没有关系,我不用你救我!”

    她依旧倔强的不肯松口,苍白的小脸上,说出的话来,已经变的有些气喘!

    “你死了没关系,但是我不想让我儿子没有妈咪。”

    他也更不想自己没有了老婆,禁、欲的日子是痛苦的!

    “你瞎说什么,谁是你儿子的妈咪!”

    层以薰的反抗,很显然身下的男人已经没有了和她斗嘴的心思,大手用力的将她小腿抬起,开始快速的吸着她腿上的毒血。

    层以薰依旧不放弃挣扎,开始是用嘴,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用手,她反抗的厉害的时候,有毒血被他不小心吞进了肚子里。

    “不要再吸了,不要再吸了,你会死的!”

    这种地步,就算他帮她吸了,也不见得会有人救他们,到时候,只会连他也一起害死,她死没有关系,可是想到乔铭楚也会陪着自己死,心里即难过,有心疼!

    乔铭楚吸了一口毒血,就会喝一口矿泉水漱口,以防止毒血再次侵入自己的口里!

    两个人折腾了好久,直到层以薰觉得自己全身都已经麻木的没有力气了,而乔铭楚吸出来的血,也开始从刚刚的暗红,变成了鲜红,这才缓缓的停了下来,给她再次用清水冲净,撕下身上的衣服,小心的给她包扎好了伤口。

    “别以为你这样救了我,我就欠你的,如果你这么死了,我是不会感谢你的。”

    层以薰躺在被放下的车座上,缓缓的说道,心里竟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不过是透过天窗,可以看到天空中那么明亮的繁星,闪闪发亮,今晚却独独少了月亮。

    “放心吧,我是不会死的,不过万一我死了,你就可以不用顾及的去和欧阳翊在一起了。”

    乔铭楚挑了挑眉,拿起车座上散落的毛毯,给她悉心的盖上,将她系在大腿上的带子解开,然后等了两三分钟后,又再次系上。

    “你放心,只要你一死,我立马就嫁给欧阳翊!”

    她有些赌气的说道,谁知道面前的乔铭楚却突然间一笑,转头看向她,脸色不知道是不是也中了毒的原因,有些苍白,“你放心,他只能等下辈子了,这辈子,我不会死在你的前面!让他有机会娶你!”

    “你……混蛋!”

    把头转向一边,看着外面黑漆漆的车窗,嘴角,却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满足的浅笑。

    不知道是因为夜太深了,还是他们太累了的原因,很快,乔铭楚拥着层以薰的身子,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只是没有想到,当层以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竟然自己已经到了医院。

    “小姐你醒啦!”

    一个清脆的声音,很干净,层以薰看到站在床边,正在为自己还着药液的小护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这才怔怔的说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和我在一起的那位先生呢?”

    她知道乔铭楚也中了毒,可是她又怎么会躺在医院?

    “您说的是那位比您中毒还深的先生吗?他就住在你隔壁的病房里!”

    小护士笑笑,脸上似是什么都懂一般的暧昧,只可惜,层以薰此时没有那个心情和她讨论八卦。

    “他怎么样?”

    听到小护士说,乔铭楚竟然比自己中毒还深,可想而知,他应该更危险才对。

    “那位先生已经没事了,小姐你不用担心,不过他可真勇敢,中了蛇毒,还能背着你走了十几里,恐怕再晚一会儿,他连命都都没有了!那位先生是您的男朋友吧,他可真爱您!”

    小护士一脸崇拜的感叹道,要知道,这几十里路说起来不长,他一个中了毒的人,还背着一个女人,走了两三个小时,竟然到了这里,还能坚持让他们先对这个女人施救,她当时简直都要为这个男人疯狂了,那么帅的一个男人,竟然可以为了心爱的女人,连命都可以不要了!

    层以薰听着小护士的话,只觉得的心里咯噔一声,完全没有心情在管自己手上的吊针,一把便耗了下来,鲜血顺着自己的手背,瞬间流了下来,一滴滴顺着指尖,滴落到了光洁的地板上。

    PS:票票马上过两千了,555……好桑心,亏得人家熬夜把更新这么早就码出来了!不给我,我继续虐待乔老二!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