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黄色:014 爹地,妈咪!

黄色:014 爹地,妈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或许不应该是一个也,也许应该要两个!

    层以薰脸上露出一抹冷笑,一巴掌再次打掉他伸过来的大手,恢复到他初见时,那个冷漠而疏离的冷冰寒。

    “后悔?乔先生我想你忘记了,我是欧阳翊的未婚妻,你没有那个权力,要我和你孕育一个孩子,而且,我们也不可能会有将来!”

    层以薰说着,大力推开面前的男人,乔铭楚虚弱的身体快速的向后退了几步,最后后背撞到了冰冷的墙壁,看着一脸冷若冰霜的层以薰,消失在卫生间内。

    接下来的日子,层以薰再也不想见到乔铭楚,只不过是两个人在医生养了两天,又不得不一起上车,向他们原本的目的地驶去!

    一路上,他们没有来时的亲密,也没有哪种斗嘴时的吵闹,反而车箱内,死一般的沉寂,寂静的仿佛只能听到微弱的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层镇雄待的地方,真的很远,虽然这次他们只是开了半天的路程,就到达了一个小镇上的疗养院。

    层以薰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跌跌撞撞的,最后还是在乔铭楚的指引下,来到了一个房间里。

    “爸!”

    层以薰激动的打开房门,面对她的,却是满屋的空荡,床上的被褥被人叠的很整齐,即使见不到人,她也能感觉到层爸在这里生活过的气息。

    “我爸人呢?”

    层以薰转身,瞪着一双大眼看着站在身后的乔铭楚。

    “你先不要急,或许是是出去了!”

    “你们是层老先生的家属吧!”

    乔铭楚的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可以看出,来的是一个这里的工作者。

    “我是他女儿,我爸爸现在在哪里?”

    层以薰一把拉住了工作人员的胳膊,样子激动的让人一怔,随即这才说道,“是从说层老先生有个女儿,就是没见过,原来就是你啊!”

    “对啊!是我,是我!我来见我爸爸!”

    “层先生刚刚和小许去后面的池塘边了,层先生下午最爱在哪里晒太阳了!会一直到晚上才会回来!”

    从清爽的晌午,到昏黄的夕阳,满天的红霞,披在身上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层以薰哪里还等得到晚上,工作人员说完,她就迫不及待的转身离开!

    “谢谢!”

    乔铭楚对着受惊工作人员倒了声谢,便快速的追了过去。

    此时正时夕阳夕下,满山的红霞照进了池水里,周围全部披成了一层火红色。

    “层先生,太阳都下山了,我们应该回去了吧!”

    专门照顾层镇雄的特护小许,是这里很少有下乡大学生,她一直想不通,这么有钱的老人家,为什么会单单来这种大山里养老,人家都是喜欢在条件好的医疗机构,可没有看到有几个喜欢他们这种穷地的,如果不是他坚持要留在这里,他的眼睛也不会……

    “太阳都下山了,难怪感觉不到暖意了,又是一天过去了,小许,我在这里住了多少天了?”

    小许脑子很好使,从他来到这里开始,就一直是小许在照顾他,他的问题,小许总是会给他答案。

    “1165天了!层先生,您都来这里三年多了。”

    小许说道,已经推起面前的轮椅转身,夕西下,不远处的石子滩上,层以薰静静的矗立着,看着那两个越来越靠近的声音,而她的视线,却一直只放在那个坐轮椅的老人身上。

    “老先生,前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挺年轻的,是来找你的吧!”

    小许抬头看了一眼,微微低下头,对着身下的层镇雄说道。

    “怎么会?我女儿出国了,说要好长一短时间才能回来,她都不知道我在这里。”

    层以雄说着,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失落!乔铭楚三年前就告诉他,层以薰出国了,很长时间才会回来,他住在这里过的很平静,却也很思念那个远在外面的女儿。

    “可是,有一位是乔先生啊!”

    小许认得乔铭楚,三年前把层镇雄送来的时候,她见过,再说这三年,每天年乔铭楚都会来看他一次,即使现在光线不好,她也不会认错那个俊美异常的男人的。

    “阿楚!”

    今年乔铭楚已经来看过他一次了,现在突然又来了,而且还说身旁有一个女的,坐在轮椅上的层镇雄竟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随着身影的逐渐,靠近,层以薰看着近在咫尺的老年男人,颤抖的叫道,“爸!”

    包含了她这三年多来的想念,她才刚刚叫出,眼眶的泪水便已经顺流而下,瞬间流了满脸,快速的冲到层镇雄面前,蹲下身,冰冷的小手,放在那双微微颤抖的温暖大手上。

    “薰薰?真的你吗薰薰?你回来啦!”

    “爸,您的眼睛……”

    只是靠近,她就已经看出了不正常,而面前的层镇雄也在努力的看着她,大手在空中,有些凌乱的挥舞,还是层以薰靠近,他才摸到了层以薰的脸。

    “爸爸老了,不中用了,今年生场病,就眼瞎了,不过没事情,爸爸就算看不到你,也能记得你的样子,因为你和你妈妈,真的很像。”

    层镇雄温暖的大手,在层以薰的脸上胡乱滑过,可是却摸不出她的样子,只能听到她熟悉的声音。

    层以薰只觉得顺着层镇雄的大手,眼里的眼泪竟然流个不停的下来,止都止不住,仿佛根本就不受她的控制一般。

    “爸,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现在才来看你!”

    层以薰自责的说道,心里看到层镇雄现在衰老的样子,心很疼,很难受。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安安他还好吗?你们有没有把他带过来!”

    人上了年纪,越老就越变的喜欢孩子,留恋家人,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回到这里的原因,因为这里对他来说,有着很重要的回忆,即使好多东西都变了,可是他的心里,却没有变。

    安安?!

    层以薰怔了一下,有些不明白层镇雄为什么会突然提到乔铭楚的儿子,她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到身旁的乔铭楚,神色认真的说道。

    “安安最近容易生病,这边天冷了,所以没有带他过来,爸如果想他的话,下次我会带安安过来见您!”

    “安安生病了?哎!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可怜的大孙子,你们可要好好照顾他,薰薰你也是,把安安一个人留在国内就出国了,这学习有多重要,还能让你连家和孩子都不顾了!”

    他不由的想到自己年轻时,亏欠层以薰母子两个的,所以现在,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再亏欠自己的儿子。

    层以薰听得有些动里雾里,但是唯一听明白的是,层镇雄把安安当成了她和乔铭楚的孩子,她忍不住把责怪的目光看向身旁的男人,却见乔铭楚走到了层镇雄的身后,接过小许手里的轮椅,微微用力,向前推去。

    “爸,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层以薰乖巧的答道,跟着乔铭楚的身影向前走去。

    “哎!真是可怜了我的大孙子,这么小,就让你扔下不管,我知道你想夺回层氏,可是这些年,爸也想通了,名利地位不过是过眼云烟,失去了就失去的吧,只有家庭才是最重要的,爸爸当年对不起你和你妈妈,现在也得到了报应人,有生之年,妻离子散,这都是孽债,不要再为层氏而奔波了,这些对爸爸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你能好好的照顾家庭,好好的相夫教子,有个美满的家庭,爸爸就已经很满足了!”

    许是年纪大了,层镇雄一路上都不停的念道着,层以薰有的听得懂,有的却听的一知半解,还有的,简直像是在听天方夜潭,不时的忍不住,把责怪的眼神甩到那个编造谎言的男人身上。

    “爸,这次来,是有个好信息要告诉你的!”

    回到他们住的疗养院,乔铭楚这才开口说道,层镇雄倚靠在床上,双眼依旧十分空洞的看着前方,小许给他们一人倒了杯水就离开了,此时,整个房间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什么好消息?”

    层镇雄紧接着问道,就连层以薰也忍不住把视线看向乔铭楚,很奇怪他在哪里来的好消息!

    “我得到消息,冷氏内部出现了大面积的亏空,用不了多久,乔氏就可以彻底收购冷氏,把它再次交到您和薰薰的手上,而且这次薰薰回来,也是为了能正式接管冷氏,将它恢复到原来的层氏。”

    乔铭楚说完,床上的层镇雄显然已经开始有些激动,双手晃动的在空中摸索着,无距的眼眶中,竟然已经开始蒙蒙泛着眼泪!

    层以薰虽然很激动,可是这个消息也来的太突然了,她有些不敢相信,也没有准备好一般,目光忍不住看向乔铭楚,却见他笑的一脸从容,视线始终恭敬的落到层镇雄的身上。

    “好好好!要是能夺回来,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阿楚,凡是不要勉强,要沉得住气,冷少川虽然比你大几岁,可是他却没有你的优势,不过有一点,他做事不择手断,为了得到层氏,他在乔家忍了近二十年,就这一份忍耐,也不能让你小瞧了他。”

    “爸,我知道,我会小心的,再说,不是还有薰薰帮助我吗?”

    乔铭楚将视线放到呆愣的层以薰脸上,嘴角的笑意,微微勾起。

    “那就好,那就好!薰薰,你一定要好好帮助阿楚,这些年,他为我们层家负出了不少,如果不是他,爸爸也不会活到今天!”

    仿佛对乔铭楚的话,层镇雄深信不疑,这到让层以薰奇怪,这男人到底是给她爸爸灌了什么**汤,才会让他这么铁心的维护他!

    “爸,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您怎么会突然间来这里,而且我们家,我们家为什么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姓氏!”

    这是这三年来,层以薰依旧想不通的事情,她迫切的想知道,三年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爸爸会突然间甘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

    “阿楚他没有告诉过你吗?”

    层镇雄先是有些意外,随即便有些无奈,“哎!我也知道阿楚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报复你冷姨和你妹妹,他是用心良苦!”

    对于层镇雄句句都离不开对乔铭楚的夸赞,层以薰即忍不住有些反感的同时,也更想知道,三年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爸,还是我来告诉薰薰吧!”

    见层爸开口有些酸涩,乔铭楚忍不住接过来说道,“当年是冷千秋母女两个要害爸爸,为了彻底得到层氏的所有权,她们差点将爸爸用枕头捂死,还好被苏子谦即时发现,所以才让他免受了苦,爸爸因此对她们母女两个很失望,所以才说要来到这里!”

    乔铭楚照实说道,看到层以薰吃惊过后的愤怒,他就知道,这种事情,还是因为事先要瞒着她,要不然,她恐怕三年前就要去找冷千秋母女两个拼命去了。

    “她们太恐怖了,怎么可以这么做,爸您可是以欣的亲生父亲啊!”

    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想杀害,那个人,真的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妹妹吗?

    “她们为了钱,为了利益,为了得到层氏,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阿楚,这件事情过后,那母女两个,我要让她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爸,我知道的,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去办吧!”

    对于层爸的动怒,乔铭楚适当的安慰道,这件事情仿佛是层镇雄这三年来的一根刺,虽着时间的增长,刺越走越往里,表面上看,伤口已经愈合,其实里面已经腐烂不堪。

    层以薰在小镇上住了三天,每天都会陪在层镇雄的身边,层爸告诉她,这是当年他和她妈相遇相恋的地方,他们在这里,一起生活了很多年,虽然现在这里有些变化,可是他坐在这里,会时常感受到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人谁无过,对于层爸和妈妈还有冷千秋的过去,已经随着时间变成了往事,年轻时候男女,年少轻狂,说不出真的谁对谁错,当时间变迁,人心冷暖之时,才能感受到真正的温情。

    只不过住了三天,乔铭楚有一天就脸色很慌张的找到了他们,没说话,就要拉着层以薰离开。

    “阿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感觉到不对的层镇雄,即使是看不到,也能有出色的洞察力,果然走在层以薰前面的乔铭楚停了下来。

    “安安生病了,我们要马上赶回去!”

    一听说自己的大孙子病了,层镇雄的态度立马就变的不一样了!不但这次不打算留他们,还狠不能一脚就把他们踢回C城!

    “这还等什么,千万别当务了我大孙子,阿楚你们快走吧!等安安好了再来!”

    “爸,让乔铭楚一个人回去吧,我留下来陪您!”

    又不是她儿子,她跟着急个什么劲啊,虽然想到那个可爱的小脸,会让她心痛,可是她必须要告诉自已冷漠起来。

    “放屁,你爸这把老骨头现在死不了,你马上回去给我照顾安安,我大孙子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这有了孙子,女儿很显然就靠后了!

    层以薰被骂的很委屈,刚要说什么,却被身后的乔铭楚拉住,“爸,我们先走了!”

    说完,再也不给层以薰开口的机会,两个人快速的离开了小镇。

    一路上,乔铭楚一直紧崩着脸,看样子很紧张,连握着方向盘的大手,骨节都在清淅的突起,像是在极力隐忍着心里的急切。

    层以薰虽然有些生气,可是一想到那是一个孩子,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他还曾睁着一双大眼,甜甜的叫着自己阿姨,她可以随时见到父亲,可是那个孩子很可怜,无关他是不是凌月和乔铭楚的孩子,也同样让她感觉到有些心疼。

    所以一路上,层以薰也是出奇的配合,由于山路难走,他们连开了一天一夜,才回到了C城!

    半路上,陈婶就已经打电话说安安在医院,他们赶到的时候,陈婶正在病房门外焦急的等待着,见到乔铭楚的身影,快速的冲了过来。

    再看到乔铭楚身后的层以薰时,先是一愣,随即担心已经让她再也顾不上许多了。

    “安安情况怎么样?”

    “已经昏迷了两天一夜了,苏医生刚刚已经看过了,说烧已经退下了,不过情况一下还是不太乐观,需要……”

    陈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乔铭楚制止住,身影快速的冲进了病房里。

    “爹地,爹地!”

    即使是在熟睡中,小家伙也不忘记叫着自己此时最想见到的人,乔铭楚步子凌乱的冲到床边,一把抓起床上那只苍白纤瘦的小手。

    “安安乖,爹地在这里,安安没事的!”

    “妈咪……”

    PS:温馨的圣诞节过去了,又开始小虐了,555……真的是小虐,宝宝发事!亲们投月票吧,到300会加更的哦!不知道我们薰薰能不能知道安安是自己的孩子,好期待二少的态度!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