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黄色:036 乔少爷毁容了

黄色:036 乔少爷毁容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层以薰简直是被这突然的一幕给吓呆了,反应过来后,刚要出声尖叫,眼前一黑,乔铭楚把被子蒙在了她的头上,眼前瞬间漆黑一片,下一秒,便听到陈婶惊慌失措的声音。

    “谁让你不敲门都进来了的?”

    乔铭楚的声音,带着几分压抑的怒气,对着门口傻傻没有反应过来的安安沉声道。

    “爹地……”

    安安不知道要怎么办,睁着一双大眼,显得格外的无辜,爹地似乎很生气,刚刚他看到了,他爹地压着他妈咪,光光的,而且爹地的屁、股好白哦!

    “小少爷!”

    陈婶在身后跑了过来,一把将安安拥在了自己的怀里,抬头见到大床上狼狈的两个人,顿时了然,看着乔铭楚一脸寒霜的表情,硬是将自己嘴角上的笑意,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少爷,对不起,我马上把小少爷带走。”

    说着,陈婶跑起怀里的安安,肥胖的身子,竟然风一般的消失在了门口,只不过……她忘记关门了!

    简直是要丢死人了,层以薰蒙着被子,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他们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看到了,而且还是乔铭楚的儿子,不会在他的小心灵处,留下什么不美好的阴影吧?

    被子里的层以薰,感觉到原本抱着自己的怀抱一松,身上的被子一凉,貌似乔铭楚是走开了。

    他应该是去安慰安安了吧,层以薰心想着,竟然觉得有些酸涩,似乎像是被抛弃了一样,她有一种和小孩子吃醋的错觉,更何况,那个孩子还不是别人。

    咔!

    果然,随着一阵细碎简单的穿衣服声,原本紧闭的房门被人关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层以薰只觉得心里一惊,眼里只觉得温热一片,随之而来的是,头上的被子被人拿开,光线照在了自己的脸上,显得格外的明亮。

    “怎么了?”

    乔铭楚一怔,似乎是没有想到,层以薰会这个样子,顿时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忍不住轻声安慰道,“别在意,是我不好,安安他还小,不是有意的。”

    乔铭楚以为层以薰是被安安看到了自己的果体,所以觉得不好意思,越是安慰,层以薰脸上的泪就流的越紧,到最后,他越是擦,眼泪就流得越凶,连自己的手心处都是她满满的眼泪。

    “我……”

    层以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哭,她是想停下来的,可是眼泪就像是停不住一样,不停的向下流,到最后,身体开始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事情都干到一半了,明明面前的女人,衣服都八光了,可是临门一脚,他这那里有机会进啊,还未动,看到层以薰一脸梨花带雨的样子,顿时慌乱了起来。

    层以薰不说话,而是不住的摇头,他越是摇头,乔铭楚就越是一脸的无措,干脆双眼一闭,朝着层以薰微启的红唇,狠狠的印了上去。

    “唔……”

    层以薰措不及防,放在胸前的双手想要挣扎,却被乔铭楚用力的按住,一个不小心,整个身子,都向后倒去,随之两个人齐齐摔倒在了大床上。

    “呃……”

    贝齿硬生生的刻在自己的唇上,顿时转来一阵顿疼,口中渐渐有一种血腥的味道慢慢的弥漫开来,快速的在口中散开,有些腥腻的刺鼻。

    “好疼!”

    推开了身上的乔铭楚,层以薰皱眉说道,谁知道头顶上的男人却突然间一笑,声音像是在梦里传出来的一样柔和。

    “你就是不疼不长记性,现在不哭了!”

    食指宠溺的滑过她的鼻尖,带来一种酥麻和微痒,层以薰皱着一张小脸,满脸哀怨的看着头顶上的男人,“他竟然用这种方法,为自己止哭,这也太……占便宜了。”

    “少爷……”

    门外响起陈婶欲言又止的声音,似乎十分的为难和迟疑,乔铭楚起身,顺手拉起床上的被子,将层以薰裹得只留出来一张小脸,乖乖的趴在他的怀里。

    “进来吧!”

    陈婶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大床上的两个人,快速的别过眼。

    乔铭楚刚刚就已经换了一身家居服,很舒适的白色运动衫,似乎透着几分的年轻和朝气,不同于他以往的冷硬,现在更像是一个大男孩。

    “什么事?”

    “门外来了一个小朋友,说……”

    “说什么?”

    乔铭楚俊脸一皱,没有发现,什么时候陈婶说话变的这么拖沓了。

    “说要来找他妈咪!”

    陈婶说完,快速的把头低的更低,而且还有转头就跑的趋势,他看到这孩子都傻了,怎么会有人乱跑到别人家里认妈的,尤其是在说出他妈咪的身份的时候,她差点就坐在了门口。

    “找妈咪?谁是他妈咪?”

    他怎么不记得,他们这里的佣人,除了陈婶以外,有已婚的妈咪吗?

    “他说是……冷,冷小姐就是他妈咪。”

    陈婶说完,身体不由自由的向后退了一步,直接把自己退出了门外,底着头,不安的等待着乔铭楚的回答。

    “告诉他,这里没有人姓冷,他找错人了。”

    乔铭楚的俊脸,此时甚至可以滴出墨汁来了,尤其是拥着层以薰的胳膊,开始用力的收紧,怀里的女人柳眉紧皱,知道他现在一定是十分的气愤,顿时也不敢再出声,她可是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会有儿子的,唯一一个认她做妈的,恐怕就是只有……

    “她说的不会是落落吧!”

    层以薰抬起头,目光看向乔铭楚,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个冷冷的笑意,俊脸突然间靠近,当着陈婶的面,他竟然毫不忌讳的看着自己的脸,沉声道,“是啊,老婆你要下去认儿子吗?”

    那一句‘老婆’叫得那叫一个委婉动声,余音绕梁啊!

    听得层以薰汗毛一竖,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脸上勉强挤出一抹讨好的笑意,讪讪的说道,“不用了,我不又不认识他!”

    “听到少奶奶说了吗?让他走吧!”

    乔铭楚抬头,对着门外的陈婶冷声道,脸上已经显出了不耐烦,如果不是一个孩子的话,他一定会打的他满地找妈,让他以后再也别想乱认妈了。

    陈婶听了,只是站在门口没有动,似乎还有话要说。

    “还有什么事?”

    “呃……小少爷已经和那个小孩子玩在一起了,而且小少爷说……要让少奶奶亲自去接他,他才肯回来。”

    这都是孩子从小没妈的结果,这次听到乔铭楚带了他的妈咪回来,安安哪里还记得陈婶的嘱咐,看到门口的落落,两个人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许是两个孩子都有差不多的经历,从小没有妈,所以惺惺相惜,感情好的很快,而且安安对于眼前的这个大哥哥,莫名的喜欢,不管陈婶怎么劝,安安就是和落落待在了一起,不肯回来,而且为了显摆自己现在已经有妈的这个优势,安安特地要求,要让层以薰亲自下去接他,他才肯上来。

    “什么时候,这个孩子这么不听话了。”

    聪明如乔铭楚,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此时安安是和那个人在一起呢,一张俊脸沉的发紧,做势就要亲自冲下楼去,去拉安安上来。

    认贼做朋友,他倒要问问他的儿子,到底还想不想要妈了,你的好朋友,可是照着你妈来了,都和你抢妈了,你还能玩到一块去。

    “别,我去,我看还是我去吧!”

    层以薰看到乔铭楚那要打人的架势,顿时忍不住担忧起来,一想到安安的小脸,还有眼底小心翼翼的期盼,就觉得这孩子特别的可怜,再加上他的身体……她真怕乔铭楚下手会没轻没重,真的伤害到他。

    见床上的层以薰挣扎着要起来,乔铭楚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绽开一抹笑意,突然间变的格外亲切的靠了上来,将层以薰一把拥进了怀里说道,“对啊,你是安安的妈咪,你叫他,他肯定很听你的话,告诉他,以后不许认贼作父!”

    层以薰顿时泪流满脸,大哥,你这是说你别人呢?还是说你自己呢?认贼作父,也亏他想得出来,她看他,也确实是够贼的。

    虽然心里对他的话,唾弃了不下百遍,但层以薰还是笑了笑,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只是下去带安安上来,很快的。”

    层以薰这话,到是让乔铭楚十分的满意,点了点头,这才算是放开了她。

    “陈婶,你先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马上就下去。”

    她身上还裹着床单呢,她这个样子下去,简直是要丢死个人了,别说是孩子了,她以后哪里还能有什么脸面啊。

    陈婶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层以薰在柜子里找了一套衣服,便裹着床单进了浴室,她可不想当着乔铭楚的面前,来了脱衣舞,那这家伙,以后还不对变的更加嚣张了。

    层以薰出来的时候,房间内已经看不到乔铭楚的身影,虽然觉得的好奇,但层以薰还是先去楼下,去找安安上来。

    层以薰一出门口,就看到院子里和落落玩在一起的安安,还没有开口,就被一个小身影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甜甜的叫道,“妈咪……”

    不同于当年落落叫她时的慌乱,即使有那么一瞬间,层以薰同样感到惊讶,但看到怀里的小人时,内心某个柔软的地方,还是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很奇怪,很陌生的感觉,似乎还有一丝的感动在里面,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还是安安拉着她的手,她这才反应过来,嘴角边不自觉溢出一抹感动后微微苦涩的笑意。

    她再兴奋又怎么样,眼前的这个孩子,终归不是她的,她只有冒名顶替的份了。

    “安安,你爹地让我带你回去,我们进屋吧!”

    层以薰尽量柔和的笑道,她现在还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和小朋友打招呼,刚要拉着安安离开,却发现他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了安安?”

    不会是想和她发脾气吧?

    “妈咪,我可以让哥哥和我一起吗?我想和哥哥一起玩!”

    寻着安安的视线,层以薰不得不把视线再次放到了落落的身上,说实话,她知道只要自己不管落落,乔铭楚就会主动送落落回去的,毕竟以她对乔铭楚的了解,他还没有小气到,去对付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阿姨……”

    落落同样把视线看向层以薰,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没有办法,她对孩子,似乎没有什么抵抗力。

    “落落,你怎么会来这里?今天不是你爹地的生日吗?”

    以落落对冷少川的重视,他应该会立马回家才对,又怎么会又跑到了这里?

    “我想邀请阿姨,来参加我爹地的生日晚会。”

    说着,落落走到层以薰的面前,给了她一个优雅的邀请。

    这……一下子让她为难了,乔铭楚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而且被他知道了落落还在这里,恐怕会把对冷少川的不满,撒到了一个孩子的身上,她又哪里忍心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这……”

    “妈咪,你就答应哥哥吧,我想和你一起去。”

    刚刚得到母爱的安安,还没有真正享受过对妈咪撒娇的滋味,现下更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层以薰看着眼前两个期盼的眼神,心里一软,只是点了点头,“好,我会去的,落落我先找人送你回家吧!你逃课被你爹地发现了,会生气的。”

    即使多年不见,在落落的眼神中,她还是能看出落落对于冷少川的忌惮,如果她的话一出,落落小脸一点,敢忙点了点头,但依旧不放心的说道,“你们一定记得要来!”

    “哥哥你放心,我一这会让我妈咪一起去的。”

    这是安安的一个小小的得意,即使不说出来,但他的心思,层以薰却奇迹般的知道,这是要跑到落落的面前,去显摆妈去吗?可是她明明就没有这个准备好不好。

    “那我在家里等你们,这是我家的地址!”

    落落说完,便将早就写好的纸条,塞进了层以薰的手里,直到落落的身影离开,层以薰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还是安安拉了拉她的衣袖,她才知道自己正拿着一张纸在出神。

    “妈咪,你怎么了?”

    安安瞪着一双大眼,小心的叫着层以薰。

    似乎两个人还不太熟悉,安安看自己的眼神变的很小心,好像生怕惹自己生气,那样,他好不容易才等来的妈咪,或许就不见了。

    “安安你怎么知道我是你妈咪?”

    层以薰蹲下身,看着面前的小人,淡淡的说道,她是想否认的,可是想到安安难过又失望的眼神,她又不忍心,既然没有了凌心果,她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或许她可以试着,去接受安安。

    “爹地和奶奶都是这么说的,奶奶说你以前出国学习了,妈咪,你学习完了吗?是不是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我和爹地了?”

    安安说着,眼底里流留出来的期盼让她觉得的心疼,层以薰忍不住,竟然鬼始神差的点了点头。

    “我和爹地真的很想妈咪,我有偷偷看到过爹地晚上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哭鼻子。”

    乔铭楚哭鼻子……

    层以薰一怔,刚刚心底里的那一丝酸涩,瞬间让这个重要的信息给击中了大脑,整个人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怎么也想像不到,乔铭楚哭鼻子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爹地!”

    安安眼前一亮,快速越过层以薰的身子,像她的身后跑了过去。

    层以薰只觉得自己的后背瞬间一僵,顿时弯在原地支不起来了,也不知道最后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转过身来,去面对身后缓缓走过来的男人。

    高大的身影,背着阳光,脸上俊美如斯,她真不知道这样一个骄傲的男人,哭起鼻子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这样想着,她竟然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乔铭楚看她一脸傻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皱眉,视线放到层以薰手中的纸上,一把便拿了过来,层以薰再想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小鬼给你的?”

    “嗯,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我去参加他爹地的生日宴会!”

    层以薰解释道,下意识的将冷少川的名字给屏蔽掉,希望乔铭楚不会在意这些。

    “不许去!”

    话音刚落,刚刚手里的纸片,被他一把给撕了粉碎,随手扔到了地上。

    “你……”

    “我说不许去!”

    “不去就不去,你干什么要撕了它,你神经病是吧!”

    其实她很想说,你嫉妒疯了吧!可惜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样子,果然她的话音刚落,乔铭楚的脸已经黑沉的可以到吓死人的地步。

    “对,我不但是神经病,而且还疯的不轻,现在麻烦你先给我去治病好了。”手腕一痛,下一秒,她被人强行向别墅内拉去。

    “哇……”

    身后突然间传来安安伤心的哭声,似乎是被他们突然间的模式给吓到了,他才刚刚有了妈咪,却经历了爹地和妈咪吵架的恐怖一幕,简直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你放开我,你吓到安安了。”

    层以薰挣扎着想要在乔铭楚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惜面前的男人力气太大,她一个弱女子,不但挣不开他,反而还被他强型拉着向房间内走去。

    进入别墅的时候,层以薰看到了正在厨房里走出来的陈婶,立马忍不住大叫着,说安安一个人还在园子里哭,见陈婶放下手里的东西,冲出来了别墅,这才仍由乔铭楚拉着,快速到了楼上的房间。

    “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

    人家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在层以薰看来,乔铭楚的心,才是天上的云彩,一会儿十八个变,她简直都不知道要把他给怎么办了?

    “我看你是不记性,要好好的提醒你一下,你到底是谁的老婆,谁儿子的妈咪,省得到时候,整天想着要去给别人做便宜的妈。”

    乔铭楚说着,便将层以薰甩到了大床,层以薰一个不防,身体撞到大床上,顿时觉得的一阵头晕眼花,心里也不由的气愤起来,感觉到乔铭楚扑过来的身影,竟然想都没想的,一把就这么甩了过去。

    嘶……

    巴掌声没传来,却传来乔铭楚一声吃痛的闷哼,顿时那张如花似玉,俊美无双的俊脸,出现了三道清淅的红色血痕,就这样,硬生生的印在乔铭楚的左脸上,顿时有红色的液体,顺着抓痕,缓缓的流了下来。

    层以薰也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她一直觉得,女人抓男人脸,是母老虎的行为,真没有想到,她今天竟然一个失手,将总裁大人的脸,给毁容了。

    “我……你没事吧!”

    她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有意的,谁叫他突然间扑过来,她是正当防为。

    “你这个女人……简直是越来越不可理喻。”

    乔铭楚吃痛的去摸自己受伤的侧脸,顿时一阵刺痛传来,让他忍不住再次皱紧了眉心,黑眸盯着面前的层以薰,像是要把她的衣服都扒了一样。

    “你说什么?你说谁不可理喻,谁叫你自己扑过来的,你活该!”

    这不刺激还好,一刺激,层以薰顿时觉得自己无限委屈,那一家之主的潜质顿时激发了出来,心里那一点点好好的歉疚,也在一瞬间化成了泡影。

    敢甩她,这男人就该抓。

    “你……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

    被气结的乔铭楚,半晌才憋出了一句,不过他一向是话和行动都是一体的,说出的话,当然是要做到,尤其是‘收拾’她的这个口号,他喊的格外响亮,做的也格外的顺手。

    “你敢,你别过来!”

    层以薰一惊,身体不由自住的向后倒去,一个不稳,再次跌回到了大床上,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扑了过来,压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PS:其实是不想虐他们的,可是这个节奏,不小心又来了,唉……可怜的薰薰啊,你受苦了,伺候了乔二后,你还要倒霉,艾玛,我是不是又要上肉的节奏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