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 > 第一章 半途劫酒

第一章 半途劫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朱华楼位于上京城郊,建于翠玉湖之上,三面环水,长长一道廊桥自岸边引至楼前。

    水涟跟在玉瓷身后细细絮叨:“夫人,您和大多数夫人小姐都未曾见过面,所以不必担心,待会儿在香席上水涟会提点您的。”

    玉瓷一边撩撩繁复的袖摆,一边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步子越发的慢下来。

    该死。

    古人大夏天的穿这么多做什么?不嫌热么?

    五天前,她,后现代的收藏家云染,被黑洞吸入后,竟然穿越到了这个叫做尹玉瓷的古代将军夫人身上。庆幸的是,尹玉瓷和她原本的样貌一模一样,所以并没有多不自在。

    据说尹玉瓷的身体一直不好,前些日子还大病了一场,估计正巧那个时候断了气,她才得了这个契机借尸还魂。虽然穿成一个已婚妇人是悲剧,但幸好她的丈夫现在出征在外,不用去应付一个陌生男人,这倒是让她松了口气。

    她醒来后并没有继承原身主的记忆,所以只能上演了一回最老土的戏码:装失忆。

    奇怪的是,将军府的老夫人,也就是她的婆婆,对此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淡定地将此事压了下来,让她不要宣扬。因此除了老夫人和身边那个大丫鬟水涟外,再没有人知道她失忆的事。

    这不,她才醒来五天,老夫人就接了太傅夫人的帖子,带着她来参加什么品香宴了。同行的还有她那个怎么看她都不顺眼的小姑子路黛瑶。

    一个淡定冷漠的婆婆,一个视她如敌的小姑子,直觉告诉她,这家人不好相处。

    既来之则安之,在还没摸清情况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将军夫人这个身份,怎么也算是名门,也好,先应付一段时间,等情况不对了,再做打算。

    桥下荷花开得娇艳挤攘,将她们一行人簇拥其中,走在廊桥上,心思也不由得多了几分迤逦。近在眼前的飞檐楼宇凛然独立,朱华楼,翠玉湖……倒真是别有一番兴味。

    虽然热得不行,玉瓷也还是悠闲地欣赏着美景,同时心里感慨一句:这么高难度大手笔的建筑,居然是私人的楼,看来楼的主人不但很有想法,财力也很雄厚。

    与路老夫人并行在前的路黛瑶也没来过朱华楼,正雀跃地四处张望,一偏头瞥见尹玉瓷那惊喜的模样,不屑地冷哼一声,心想:小地方来的人就是寒酸。

    偷眼望了望老夫人,见她只是紧抿双唇,目不斜视地端庄前行,便悄悄放慢了脚步,蹭到尹玉瓷身边压低声音挖苦她一句:“二嫂怕是从来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吧?”

    见路黛瑶一脸鄙夷,玉瓷迎向她的目光,浅浅一笑:“黛瑶从前来过?”

    路黛瑶一愣,“朱华楼我是第一次来。”随即挺了挺腰,“不过在上京,这样美的地方多的是。对了,二嫂以前在卞县可曾去过品香宴?我之前跟着娘去过一回,品香这个东西,是近几年才在上京风靡起来的,说起来也很简单……”她眉飞色舞地说着,眉梢轻挑观察尹玉瓷的神色。

    听出了她语间的刻意挖苦,玉瓷也懒得理她,只淡淡地回:“哦,不曾去过。”

    “那……”本来以为她会为了面子装作对香道很熟悉,没想到竟会这样坦然承认,原本准备好嘲讽她的话也说不出口,路黛瑶一时有些怔愣。

    两人说话间,早已落后了老夫人一截。

    见路黛瑶依旧挖空心思想找其他话题讽刺尹玉瓷,水涟不得以出声提醒她们:“二夫人,大小姐,老夫人已到楼前了。”

    路黛瑶闻言,身子一顿,立马加快了脚步,再不多言。

    玉瓷无奈地摇摇头,她这位小姑子,娇蛮任性,偏偏怕她自己老娘就跟老鼠怕猫一样。

    朱华楼一楼是大堂,出售香薰香炉;二楼北侧是用于品香的一排雅间,南侧是休憩乘凉的露天大平台;三楼是远望赏景的凉亭。

    整体古朴雅致,宽阔大气。

    在水中建楼本就不容易,没想到在不甚发达的古代,竟能建出这样占地广的的三层香楼,玉瓷不得不又在心中膜拜一回楼的主人。

    上了二楼,与其他客人相互见了礼,便开始寒暄起来。

    这时,一个穿了褐色绸子对襟长衫,看上去五十来岁的夫人忽然道:“哎呀,这就是你的二媳妇儿?”话是问路老夫人的,眼睛却直直盯着尹玉瓷。

    她的目光扫过来,玉瓷一愣,只得又朝她屈膝行了个礼。

    水涟在她身后低声提醒:“这位是太傅夫人。”玉瓷这才了然,原来她就是这次的主客。

    一向严肃的路老夫人呵呵笑道:“是呀,这孩子闺字玉瓷。”

    “玉瓷啊……”太傅夫人忽然伸手过来覆住她的手,“好孩子,先前说你身子不好,你过门来的这小半年我都未曾见过你呢,现在身子可好些了?”

    她有些尴尬地扭扭身子,不作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应道:“现在已经大好了,多谢太傅夫人关心。”

    “那就好……”太傅夫人收回手,和煦地笑笑,转身道:“让他们年轻人去作一处,我们去这边。”说着引着几个年长些的夫人往一个雅间走去,目光却有意无意地瞥向玉瓷这边。

    “稍后多留意些,万不可失了礼仪。”路老夫人突然伸手在玉瓷手上一压,低低道了这样一句,这才跟着进了房间。

    她怔了一怔,路老夫人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剩下的都是些年轻的夫人小姐,商量着进了一个雅间。玉瓷正准备挪步,忽然感觉衣袖一紧。扭头,一位绾了堕马髻,眉眼温柔的年轻夫人朝她微笑:“路夫人,可否留步?”

    其他人都已进屋,只剩了她们两人和两个丫鬟还在外面,玉瓷不解地望向她。

    “太傅夫人的长媳唐邱氏。”水涟刻意放轻的声音传进耳中。不得不说,她真是一个尽职的丫鬟。

    看这情况,难道先前的尹玉瓷和这唐邱氏有些交情?路老夫人可是交待了她不要让外人发现自己失忆的,为了避免露出马脚,她只能柔声应道:“唐夫人,有事么?”

    唐邱氏点点头,转身对自己的丫鬟示意:“我与路夫人有些话要说,你且退下。”复又拿眼望着水涟。

    水涟犹豫了一下,却也只能同那个丫鬟一起退了下去。

    宽阔的露天平台边上摆了几张矮桌和软席,两人才刚走过去坐下,唐邱氏便缓缓道:“路夫人,上次你托我帮你寻的那款琴穗,我寻到了呢。”

    “……哎?”有……有这回事么?反正她是不知道。不过,既然不能暴露,她也就做出一副感激的模样:“多谢唐夫人。”说起来,她的屋子里确实有一把古琴。可是,尹玉瓷会弹琴,云染不会啊!

    不过,只是说这样一件事,有必要支开丫鬟么?

    唐邱氏拨拨头发,微微一笑:“嗯,那你在此稍候,我去取来。”话音刚落,便已经走开。

    “唐……”看着她下了楼,尹玉瓷无奈,这是要到哪儿去取?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么,非要赶在今天?

    怎么有点故意留她在这里的意思呢?想着就不对劲……

    但是,她对什么品香更是不感兴趣,比起进屋去陪那些人拘束地跪坐半天,倒不如在这里等这个颇有疑点的唐夫人。她先前会些拳脚功夫,虽然不知道这具身体是否一样灵活,但一些简单意外还是能轻松应对的,索性就等着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得不说的是,跪坐实在是十分难受……

    四下无人,也就不必端着架子,尹玉瓷浑身不自在地换了几个坐姿,又扯扯身上繁复的衣衫,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软席上,扯起袖摆来扇风。

    等得整个人都烦躁起来。

    这什么唐夫人,难不成是在耍她?自己高估她了?

    她不知道,不远处三楼的回廊上,一个着月蓝色深衣,身形颀长的年轻男子正百无聊赖地靠在扶手上打量着她……

    朱华楼处于城郊,本就清幽寂静,今日香楼又是被太傅夫人包了场的,雅间里品香的诸位都讲究一个“静”字,偌大的露天平台上只有她一人。安静的环境总会让人困乏。

    她正昏昏欲睡,忽见一位穿素色衣裙的姑娘端了红漆木托盘从她面前经过。盘上置了两个酒壶,几只酒杯。

    心中猜想应该是朱华楼的侍女,她出声叫住那姑娘:“等等……”

    “嗯?”转头来,是位颇有风姿,媚而不妖的女子。

    “……这是酒?”走上前去,伸了手去触碰那酒壶,“呵……好冰……”天气正热,冰过的酒正好解暑,两眼已经开始放光。

    那姑娘笑笑:“这是梨花酿。”目光触及她那闪闪发光的双眸,端托盘的手不由得抖了一抖。

    “我可以拿一壶吗?”嘴上说着的虽然是征询的语句,手已经径自伸到盘中拿了一壶酒并一只酒杯。

    对方一愣,却只能勉强笑笑,“便给夫人留一壶吧,夫人慢用。”

    尹玉瓷连声道谢,走到矮桌前坐下。先倒了一杯澄澈的酒液出来,浅酌一口,直激得浑身舒畅,微仰头长吁了口气,再忙不迭地一口饮下一整杯,这才满足地咂了咂嘴。

    那素衣姑娘端着酒沿扶梯上了三楼,朝那月蓝衣衫的男子无奈一笑:“被人劫去了一壶呢。”

    他闲适地靠在扶手上,俯瞰那心安理得用着他的酒的女子,唇角一弯:“胆子不小,敢劫我的酒。”

    原来,他正是朱华楼的主人,上京有名的年轻商人,楚寞。因今日朱华楼来的都是女眷,他本应回避,但午时在亭中歇息,一不小心竟睡熟了,只能等楼下屋外无人时再离去。却等得有些不耐烦,只得叫人送了酒上来,却没成想半路出来了个劫酒的人。

    那姑娘将托盘放到亭中的石桌上,走到他身侧来,顺着他的目光望向楼下那个五官标致,看上去温婉,却又豪气饮着酒的年轻夫人,低声唤道:“公子……”

    楚寞修长的指尖轻叩着漆木扶手,“素华,她是……”在朱华楼是第一次见到她。

    “应当是千麾将军那刚过门半年的夫人,尹氏玉瓷。”

    “哦?”眉梢轻挑,几分讶异,几分欣喜,几分困惑,“是她……听说路千麾连堂都没和她拜上就去霖州了?”

    素华轻轻点头:“据说是让家中小公子代兄拜堂的。”注意到楚寞若有所思的神情,她有些不解,“公子难道认识路夫人?”

    “嗯,那时候,她可不是这副样子……”悠远绵长的语调。

    他勾唇笑笑,忽地转身往楼下走去。

    ------题外话------

    关于背景:架空背景。以明朝官阶设置、家具衣裳形制等为蓝本,但因个人喜好和剧情需要,会有夸张和修改。

    关于玉的知识:因玉器玉雕知识等平时只是作为业余爱好来了解,所以文中涉及多为个人经验和资料记载,但也会有夸张和修改。

    总之就是:亲,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岁寒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岁寒寒并收藏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