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 > 第十章 路府众人

第十章 路府众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碎玉轩的庭院中有许多玉簪花,等花期到时,满目都是一点一点如玉般的白,恍若散落点缀的碎玉,因此才给这处院子取名做碎玉轩。

    路旁的广玉兰开得正盛,树下有些玉簪花的茎叶。玉瓷抬眼望望那像棉花糖般的玉兰花,像是自言自语般道:“这碎玉轩的名字起得不好。”

    水涟正扶着她,听她这话,有些不解:“夫人,怎么不好?这可是将军亲自取的名呢。”

    虽然路老爷生前是骠骑大将军,但路景之也是千麾将军,路老爷去后,府中人都习惯叫路景之将军,而不是二爷。

    玉瓷摆摆头:“我的字唤作玉瓷,这院子的名字却叫做‘碎玉轩’,这不是要将我碎了的意思?不吉利。”

    水涟捂嘴笑道:“这院子取这名字的时候夫人还没嫁过来呢。但怎么着将军想的这‘碎玉轩’,也有个‘玉’字是沾了夫人的,将军和夫人真是有缘。”

    玉瓷撇撇嘴:“就你嘴甜。”

    路景之,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模样的人,不知是不是像路谦之一样谦和,唔……但他是武官,不可能像路谦之那样的。

    那么和楚寞比呢?

    心底突然跳出这个想法,将她吓了一跳。魔怔了,和那楚寞不过就见了一面,自己干嘛要拿他来比?心中一边念着“恶魔退散”,一边又暗自抚着胸口。

    见她神色怪异,水涟却有些担心地问道:“夫人,你怎么了?”

    玉瓷身子一顿,道:“手腕的伤有点疼。”

    “马上就到了。”水涟也焦急地皱起眉来。

    才到了房内,水涟就忙着去招呼丫鬟来替她上药。

    以清水洗净,又拿了些药膏敷在伤处,水涟撸起袖管便伸了手替她揉起伤处来。

    “疼疼疼……轻点……”揉得玉瓷连声呼疼。

    水涟口上应着,手下半点不含糊,边揉边道:“夫人您忍着点,要将淤血揉散了才好得快呢!”

    玉瓷这下不再开口了,越发觉得水涟能干。什么都能做,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

    将伤处处理好后,玉瓷想起今日还要为秦艽设宴,便让水涟去找衣裳来换。

    找了一件月白水纹刺绣上裳,一条烟罗紫如意云纹裙,外罩一件素雪滚祥云纹褙子。又让水涟替她梳了个歪髻,发髻上缀几朵碧玉珠花,再斜插一支翡翠海棠坠璎珞步摇。也算是素净却不失礼的搭配。

    玉瓷满意地打量着雕花菱镜中的自己,原来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么适合做古代装扮?

    一垂眼望见腕上那只牡丹錾金镯子,皱皱眉便赶紧褪了去,到首饰盒中翻半晌也没见着合心意的玉镯,便找了串紫碧玺坠米珠月兔手串戴上,将手上的肌肤映衬得白皙细嫩。

    心里打算着,再过几日得去京里的玉器行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人的物件。这时候,夫人这个身份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若是待字闺中的小姐,哪能到外面去乱逛?

    这边才装扮妥不多时,那边老夫人就遣了丫鬟来请了。

    来的是春荷,扶玉瓷出门时,低声在她耳边道:“老夫人说,惜蓉那事已经办妥,让二夫人不必担心。”

    玉瓷只点点头,并不多问。

    老夫人也算是想得周到,处理了这事之后还特意来告知她一声。

    简单的一场家宴,设在老夫人的饭厅。

    正中一张大圆桌,一圈椅子依次排列,厨房中的仆从不停地奔走,将一盘盘美味佳肴端上饭桌。

    众人却在西侧的偏厅坐了,正喝茶闲聊。

    见玉瓷进来,有一人忽如一只小鸟般猛地扎进她的怀里,惊喜道:“嫂嫂,你来了。”

    玉瓷被他撞得神思有些恍惚,一低头,一张青春无敌的笑脸撞入眼帘。他很是欣喜,一双眼眯成了细缝,长长的睫毛如同两把墨色小羽扇,扑闪扑闪,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上两个深深的酒窝。唇红齿白,眉清目秀。

    这便是她的小叔,路采之。

    路采之已经十二岁,有玉瓷的肩膀高,除脸型看上去还有些幼稚外,已经是半个大人。可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撞进自己的怀里,就如四五岁的顽童般。

    反观大嫂年氏的九岁长子路溪和七岁小女路悠则乖巧安分得多,只在年氏的身旁拘谨地坐着。

    这便可以看出,路采之在府中是很受宠的。

    玉瓷还没开口,路老夫人便低咳一声:“采之,像什么样子!”

    路采之却不怕老夫人,而是凑在玉瓷身边嗅了嗅,抽抽鼻子小声问:“嫂嫂,你身上搽了什么?好香!”

    玉瓷哭笑不得:“哪里搽了什么,是手上抹了药。”说着抬起左手给他瞧了瞧已经渐渐消肿,却还是一片青紫的手腕。

    他拉着玉瓷的手闻了闻,又道:“还真是药的香气。”想了想,又皱起眉,一脸心疼,“嫂嫂,你疼不疼?”

    玉瓷忙收回手,拉衣袖挡住手腕,摇摇头:“已经不疼了。”这小子也亲昵得太过了。虽然在玉瓷眼中他不过是个孩子,但在这个时代,也很快要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老夫人见他在玉瓷身边嘀嘀咕咕,很是无奈,只能轻叱一声:“采之,还不快过来坐着,别让客人见笑!”

    路采之不情不愿地瞥秦艽一眼,嘟着嘴到老夫人身边去坐了。

    玉瓷这才见了礼,找个位置坐了。

    她虽然同府中众人没怎么见过,但在来之前水涟已经给她简单普及过了。

    坐老夫人右侧第二个位置,一脸端庄和气,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妇人,是路府长子路礼之的夫人,年氏。只是路礼之在六年前同路老将军一同阵亡沙场,她算是年纪轻轻便守了寡。膝下只有九岁独子路溪,至于那个女儿路悠则是郭姨娘的女儿。

    坐老夫人左侧第二个位置的,是路谦之的夫人宋氏,现在他们还没有子嗣。玉瓷悄悄打量了她,见她神色淡漠,眸光寒凉,好像对席间一切都不大在意,敷衍得很。

    路府的三子,说是早年就夭折了。

    因此路府的人口实在不算多,除去出征在外的路景之,真正算起来,家中也只有路谦之一个男主人。

    至于路采之,玉瓷拿眼去望他,却见他正满脸笑意地望着自己,撞上玉瓷的眼光,调皮地眨了眨眼。这个卖萌货,只能算是个孩子。玉瓷只能勉强咧唇朝他笑笑。

    其他人她之前没见过,但这路采之她却是醒来第一天就见过的。

    那时,他听玉瓷醒过来,不管不顾地就偷偷潜进碎玉轩去看望她。虽然老夫人不许,他往后却又再去过一次。

    听说尹玉瓷刚嫁过来时,路景之便率兵去了霖州,两人并未碰上,但堂不能不拜,便让路采之代替路景之拜了堂,真是荒唐!

    不过,路采之似是极喜欢她,一直都是唤她“嫂嫂”而不是“二嫂”。

    玉瓷正胡思乱想着,忽听老夫人道:“开席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岁寒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岁寒寒并收藏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