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 > 第二十一章 淋雨生病

第二十一章 淋雨生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瓷心中大惊,额头被他的气息熨烫得微热,但身子却不能动,又担心他会有什么更过分的举动,很快红了脸,忙道:“我,我上错车了。”

    “哦?为何连自家的马车都不认识了?”他的声音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在潮湿的空气里黏黏腻腻,附着在她的耳里。

    提到这个她就恨不得暴打他一顿,他是故意的吧?

    “是一样的。”

    “什么?”他又凑近了些,仿似听不清楚。

    玉瓷无奈,只得提高音量道:“你的马车和我的是一样的。”

    “原来如此。”他点点头,终于坐了回去,玉瓷心底也松了口气,继而却听他笑道,“玉瓷以这种借口上了我的马车,不觉得太不可信么?”

    “你!”她气结,却也懒得同他争辩,很快平复了心情,道,“我上错马车是我不对,可你点了我的穴道就对了么?”

    他瞥玉瓷一眼,笑得优雅:“我还以为马车里突然闯入了什么危险人物,第一反应是点了对方穴道,这也无可厚非。”

    无赖!

    “那误会都解释清楚了,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吗?”玉瓷勉力绷出些笑容来,好声好气道。

    “不可以。”却换来对方果决的答案。

    玉瓷这下是真的生气了,懒得再同他说。好,不放便不放吧,她就不信他敢把她个大活人带到哪儿去,更何况自己的身份是路府媳妇。

    玉瓷不说话,楚寞瞥她半晌,觉得很是有趣,不过还是更喜欢她同自己说话,便开口道:“那块玉佩你收到了?”

    玉瓷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不知楚公子将自己的随身玉佩送到路府是什么意思。”不是说送给自己,而是说送给路府,可见她是多想同他划清界限。

    “那本是你的玉佩。”他轻声道。

    “什么?”玉瓷大惊失色,她的?她从前送给楚寞的?

    楚寞观察着她的神色,愈发感到有趣,叹口气道:“唉,我是不指望你能记得我,但你总记得玉佩吧?”又是那副失神落魄的样子。

    “那玉佩……”玉瓷自然是不记得他,而她也并不认识那玉佩。分明是因为那玉佩实属上品,太令人难以移开视线,早知这样,便克制住自己那瘙痒难耐的心了。

    “那玉佩你便留着吧,也是个念想。”楚寞接过她的话头,柔声道。

    倒像是自己对不起他了一般!

    “不用,我会寻个时机还给你。”玉瓷冷冷道,继而想起那经过两次摔打的玉佩,眼里露出不忍来,“只是,那玉佩被你先前摔过,已经有了内裂,后来又被我不小心摔了一次,不知现在……”因那天忙着同水碧说话,也不想让她看出太多,并没有来得及去仔细查看,便将玉佩收了起来。

    后来更是没有机会细看了。

    楚寞轻笑一声:“你倒是个喜欢玉的。”

    “你不喜欢?”玉瓷下意识反问。若是不喜欢,在琢玉时就不会是那副专注的神情。想起他专注琢玉的身影,玉瓷果断觉得,这厮还是不说话时好些。

    “自是喜欢。玉有五德,君子当如玉。”

    玉瓷一怔,见他的眸子灿若星辰,神情虔诚。“那你还把玉佩抛出来挡刀刃?”她想起这事。倒真是对得住他的喜欢,下意识便将玉器抛出的人……

    楚寞只是浅笑:“玉远没有人重要。”

    玉瓷有些怔愣,却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竟已经同这人聊开了。

    “路千麾要回来了。”良久,楚寞蓦然开口道,声音有些怅然。

    玉瓷很是惊讶,没想到他竟然连这都知道,不过想起秦艽同他是好友,秦艽告诉他的也指不定。同时又想起,水碧还得来接她呢!她还得回府呢!

    现在马车不知到哪儿了。

    “楚寞,停车。”她出声道。

    她先前都只唤他为楚公子,还没这样叫过他,楚寞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该说的话都说了,他也不再纠缠,伸手解了她的穴道,同时让小厮将马车停下。

    马车甫一停下,玉瓷便立即跳下车。原来马车仍是在宏华门西大街上,并未走远。

    她也就冒着雨往前走了,没走多远,见水碧拿着把油纸伞迎过来,一边给她遮雨,一边惊慌道:“夫人,你去哪儿了,怎么浑身都湿透了!”

    玉瓷咧唇一笑:“方才见那边有个玉器行,见你许久没来,就过去逛了逛。”

    水碧无奈:“夫人你也太孩子气了,生病了怎么办!”当下不再多说,撑着伞将她扶上了马车。

    楚寞见她突然跳下马车,不管不顾地便往雨里冲,吃了一惊。赶紧拿了一把伞,准备下车去给她,却见她的丫鬟突然迎了过来,忙折身回到马车上,避免被看到。

    却是隐在车帘后看着她的动静的。

    等她的马车远去后,他才握了握手里的伞,轻声朝小厮道:“走吧。”

    回去的路上玉瓷一直不住地打喷嚏,又没有可以擦去水的毛巾,便只能由湿气捂着。回去后立刻感觉到不对劲,额头发烫,身子绵软,竟像是发烧了。

    不得不说,尹玉瓷这身体太娇柔了,不过淋了一下雨,便开始发烧,往后还怎么琢玉?看来得加强锻炼了。

    玉瓷发烧将水涟和水碧吓得不轻,冯妈妈一个劲责怪水碧没有照管好主子。找府里的大夫来瞧了瞧,说是受了风寒,开了些药。

    玉瓷不忘问水涟老夫人回来了没,得到的回复是还没回来,便放下了心,让她们不要将生病的事说出去。

    她以为,好好睡上一夜便好了。

    熬药喝了以后,很快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老夫人是下晚些时候,等雨停了才回来的。回来后便把下人都赶了出去,说是今日很累,想好好休息。

    宁和阁内,说是很累的老夫人却坐在榻上,没有半点倦态。在静无一人的屋子里,她低声道:“说说看。”

    斜侧里的一架山水锦绣屏风后立刻传来有些嘶哑的男声:“夫人今日去逛的都是玉器行,中途去醉仙居用了些茶点,后来……”那人有些犹豫,好像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

    老夫人听他说到玉器行时,双眉陡然一挑,此时又听他不再说下去,冷声道:“说下去。”声音不怒自威。

    “是。”那人继续道,“夫人在怀瑾玉行里遇到了楚寞,后来上了楚寞的马车。”

    “哦?”

    那人又道:“因楚寞武功高强,我没敢跟得太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老夫人沉默半晌,眉间仿似笼了一层寒云,久久不散。良久她才道:“你退下吧。”

    那人忙恭敬告退。

    屋内燃点的仍旧是浓郁的伽南香,老夫人的眸光深沉,唇间轻轻地吐出几个字:“尹玉瓷……”声音很快便随着香薰氤氲而上,散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岁寒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岁寒寒并收藏夫人拒宠之玉骨天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