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干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行,都说好五五分了,怎么可以改的,我坚决不同意改成三七分。”萧风翼摇头反对。

    张含微微一笑,看着他问,“那黄豆的事情你怎么处理?”

    萧风翼咬了咬牙根,嘴里有点腥味,咬牙切齿的跟她说,“我答应买下你家里的五千斤黄豆,这样行了吧。”

    张含满意的点了下头,笑着走到桌边,拿起刚才他们两个喝过的茶杯,一杯递到萧风翼面前,笑着跟他说,“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干杯。”说完,茶杯相碰的声音在石厅里响起,敲出悦耳动听的响声。

    萧风翼一口仰尽,心有不甘的看了一眼张含,没好气说,“半个月内你要帮我把豆腐坊弄出来,我等着收成果。”说完,放下杯子,萧风翼冲张含一笑,打开手上的纸扇,哼着歌曲离开了张家。

    等萧风翼一离开,张含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占到什么便宜,赚的银子是五五分了,可她还要尽心尽力去搞这个豆腐坊,这个也是吃力的活啊,细算起来,她还是吃亏了。

    想到这,张含急忙奔跑出去想再跟他商量下这件事情,可惜,外面哪里还有萧风翼身影,村中道路上空空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第二天,来张家拉豆腐的小厮递给了张含一封信,拆开之后,里面竟然除了一封信之外,还有十张一百两的银票。信上的内容写着,这些钱是他萧大公子用来建豆腐坊的,信上面还加了几句话,意思就是让张含快点把豆腐坊建起来。

    要建豆腐坊,首先第一个就是要有地,所以,张含现在要去村长那边问一下,村里还有哪块地方是要卖的。

    去村长家前,张含进了一趟铁蛋娘家,顺便把铁蛋娘要的黄豆种子给带过来了,站在院门口,还没敲门,张含就听到院里面传来女人的哭声。

    “婶,我是张含,我来给你送黄豆了。”张含犹豫了下,张开嘴朝里面喊。

    她喊话刚一落下,院子门被打开,铁蛋娘脸色不是很好,扯出一朵难看的笑容跟张含说了句话,“含儿,来了,快进来吧。”

    张含应了声,提着几斤黄豆种子走进院子,刚进来,就看到坐在院子里抹眼泪的山枝婶。山枝婶看到张含进来,鼻音非常浓,冲张含说了句,“含儿来了。”

    张含点了下头,把手上的黄豆种子放在地上,走到山枝婶旁边坐下,问,“山枝婶,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眼睛哭得那么肿。”

    山枝婶听张含一问起,刚停下的眼泪又拼命往外流,声音哽咽的跟张含说,“含儿,婶也不瞒你,婶这是在替我家茶花难过啊,村里这些人,嘴巴真臭,也不怕生儿子没“屁”眼,老是在我家茶花身上泼脏水,可怜我家的茶花,一直在家里本本分分,从来没有跟村里人红过眼,怎么就无缘无故招上这种祸事。”说完,山枝婶哭得更凶了。

    这时,关好院门的铁蛋娘也回来了,坐在张含旁边叹了口气,跟张含解释,“昨天不知道是谁在村里散播谣言,说是有人在玉米地里看见茶花跟你大堂哥张章私会了。”

    “怎么会这样?茶花知道这件事情吗?”张含吃了一惊,边猜这件事情到底是谁传出去的,一边又担心茶花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山枝婶哭完之后,按着鼻子,醒了下鼻涕,鼻子红红的,回答,“茶花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跟她爹都不敢让她知道。”

    张含点了下头,赞同道,“这件事情暂时先瞒着她。”说完这句话,张含咬了咬嘴唇,抬头睨了一眼哭红眼眶的山枝婶,吱吱唔唔说,“其实,这件事情我,我前几天也听我家里的几个小鬼提起过,他们,他们也跟我说过曾在玉米地里看到过茶花跟我大堂哥在一块。”

    买萧翼切。“原来这件事情是真的,我家茶花真的跟张章在玉米地里私会过?”山枝婶睁大眼珠子望着张含,一脸的不愿相信。

    “婶,其实茶花她一直都喜欢我大堂哥,她跟我说过这件事情,其实,你跟你铁头叔只有茶花一个女儿,她嫁到我们本村,这件事情不是挺好的吗?”张含小心翼翼的看着山枝婶的脸色,边劝说。

    张含曾听张二柱说过,张家村的村民们本来不是姓张的,在五十年前,因为一次战乱,大家逃难路过这里,生活了下来,后来大家经过商量,决定按照最多人姓的姓氏来做村名,于是张家村就这样产生了,慢慢的,住在这个村里的人也改成了张这个姓。

    山枝婶听完张含这句话,叹了口气,低头说,“我跟她爹也希望她可以嫁到这个村里来,可是,你那个大伯娘,她就是个母老虎呀,我怕茶花嫁进去,会被你大伯娘给生吞活剥了不可。”

    张含听山枝婶提起吴春这个大伯娘,瞬间,张含无话可说了,上次吴春那个态度,简直想把茶花给吃了似的,倘若茶花真的嫁到老张家那边,估计还真的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劝了几句山枝婶,又跟铁蛋娘交代了下种黄豆的事情后,张含才去了村长家那边。

    这次帮忙开院门的不是何桂兰,而是桃子,当张含看到桃子时,第一个念头就是今天有点出门不利,没有看出黄历。

    桃子斜眼看着张含,一幅吃人的样子,问,“你来我家干什么?”

    张含低下头,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又抬起头,从脸上扯出一抹笑容,跟她说,“我来找村长的,他在家吗?”

    桃子基本上是拿白眼看着张含,两人在院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回答,“我爹他不在家,你回去吧!”

    张含一听她这句话,立即就知道她这是在撒谎骗自己,刚才她还听到里面传来张二春咳嗽的声音。

    “是真不在家吗,可是我刚才明明有听到村长的声音啊。”张含看着她问。

    桃子脸色马上一变,眸中闪过心虚,但又很快镇定下来,抬头,昂着头继续说,“我说不在就是不在,你还站这里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快点给我滚开我家门口,我家里不欢迎你。”

    这几天她都被张二春这个爹给烦死了,每天在她耳边说着隔壁哪个村里的小伙子有多么多么好,听过一两次下来,桃子终于明白了张二春是打着什么主意了,原来她这个爹想要把她给嫁出去了。

    后来仔细一想,桃子马上联想到这件事情一定跟张含有关系,一定是张含在张二春面前说了什么话,所以张二春才会急着给她说亲。

    张含把推着自己的手给用力甩开,冲里面大声喊,“村长,村长,我是张含,我有事情要找你。”

    桃子见状,吓得脸色一白,重新伸手推着张含,眸中闪过慌张,一边推着张含,一边回头望。

    就在这时,在堂屋里休息的张二春从里面走出来,向桃子问,“桃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桃子听到张二春这句话,马上把推张含的手给收了回来,转过头,露出一抹心虚的笑容,回答,“爹,我这不是怕小含打扰到你休息吗,帮你拦着她呢。”

    张二春脸马上黑了下来,并且还拉长着张脸瞪了一眼桃子,喝斥道,“你不是胡闹吗,哪里有人把客人往外赶的,你以前在杨家学的规距就是这个吗?”

    桃子脸红了起来,低头不敢说话,放在身子前面交叉的两只小手紧紧握成两个拳头,认为她今天挨张二春的骂,都是张含给害的,顺便在心里把张含给骂了一遍又一遍。

    张含抿嘴一笑,越过挡在院门口的桃子,走到院子里,向张二春笑着说,“村长,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休息了,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要麻烦你一下。”

    张二春露出失望的眼神望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女儿,摇了摇头,这个女儿最近是越来越嚣张跋扈了,有时连他这个当爹的都不放在眼里,想到这个问题,张二春就忍不住担心起这个女儿的亲事来。

    收回烦恼的心神,张二春重新望向张含这边,脸上摆出老狐狸一样的笑容,看着她问,“含儿有什么事情要问的,尽管问吧,是不是又要招人做事啊?”

    张含嘿嘿一笑,摇了摇头,跟他解释,“不是要招人,是有别的事情。”说完,张含低下头,在心里偷偷骂了他一句老狐狸。

    “是这样子的村长,我想问一下,咱们村还有什么地方是要卖的?”张含笑问道。

    “含儿要买地?二春叔可以问一下你买这地是用来干什么的吗?”张二春这次用上了二春叔这三个字,是希望可以跟张含把关系拉近一点,这样也可以多讨点好处。

    张含嘴角抽了抽,笑了下,回答,“当然可以了,我买地是准备建豆腐坊的。”

    张二春听到豆腐两个字,眼珠子一亮,眯着眼睛说,“豆腐,该不会就是镇上福运酒楼现在卖疯了的那豆腐吧?”

    当他看到张含点了这个头这后,张二春马上倒抽了一口气,眯着眼细细打量着张含,“含儿啊,你这个秘密保守的真是可以啊,连我这个村长都不知道原来镇上卖疯了的豆腐居然是在我管理的张家村做出来的。”

    张含嘿嘿一笑,走到桌边,自来熟的倒了杯水递给张二春,“二春叔,喝杯水。”

    张二春接过张含手中的杯子,目光仍旧盯着她,等着她给他一个很好的解释。

    “二春叔,当初做豆腐的时候,我们家也不知道这豆腐会在镇上卖得这么火,当时就是想为了弄口饱饭吃。”张含笑着解释。

    张二春喝了一口水,脸上扬起算计笑容,“我们村里卖的地还有一块,含儿要是需要的话,可以拿去建豆腐坊。”

    “是吗,那不知道这价钱怎么算?”张含笑了下,看着他问。

    “一亩三两银子,那里总共有一百亩。”张二春说。

    张含听到这个价钱,蹙了下眉,在来这里时,张含向张二柱夫妇问了下这田地的价格,荒地是最便宜的,不过也要二三两一亩,最贵的是水田,一亩要七八两银子,其它那些荒田或是旱田也要四五两银子。

    “二春叔,含儿可以问一下,你说的这一百亩地是什么地吗?”张含抿着嘴,表情认真的盯着张二春问。

    张二春笑了笑,眸中露出赞赏的眼神,“是荒田,就在咱们村西头那边。”

    张含听完之后,眉头更是紧紧蹙在一块,抬头看了一眼张二春,小心翼翼的问,“二春叔,你为什么要算这么便宜给我,据我所知,这荒田的价格,好像是在四五两之间吧。”

    张二春看张含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仰头哈哈一笑,指着张含说,“你这个女娃子,为什么就要那么聪明,一点都不好糊弄。”话一落,张二春又接着说,“行,那我就开门见山说吧,我算这么便宜其实是有要求的,我要你的豆腐坊请的人全是我们张家村的村民们。这个条件你答应吗?”

    张含摇头一笑,点头答应,“这没问题,只要咱们村的村民们肯干,并且没有什么歪心思,我可以请他们进豆腐坊做事,而且我也保证,他们的工钱也绝不会低。”

    ”好,有你这句话作保证,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们大家失望的,这样好了,你把买地的银子带来,我们马上签契约。”张二春露出满意的笑容,大声说道。

    下午,张含拿着三张一百两的银票到张二春家里,改签了契约的持有人,付了银票,张含带着一百亩荒田的地契回了家。

    晚上,一家人吃完晚饭,张含买地的事情跟家里人讲了下。

    “这荒田三两一亩买下来,一点都不贵,含儿,你二春叔这么照顾你,你可以好好干啊,千万不能让他失望。”张二柱认真叮嘱张含做。

    张含随口答应了下来,她没打算让张二柱跟金秋花知道,张二春这个村长卖这么低的地给自己,那是有条件的。。

    “要开豆腐坊了,以后我跟你爹就不用那么早起来做豆腐了,只是,含儿啊,娘但心要是开了这个豆腐坊,请了人进来做,那我们做豆腐的秘方不是让大家伙都知道了吗?”金秋花担心的望着张含,脸上半喜半忧。

    “娘,这个问题,女儿早就想好了,以后开了豆腐坊,放白石的这个重要步骤,还是由我们自己来,这样,大家就不会知道我们放的是什么东西了。”

    金秋花喜忧参半的脸上顿时露出高兴的笑容,说,“这个主意好,只要我们不让大家伙知道这做豆腐是要放白石,他们就算偷偷去做,也做不出来这又白又嫩的豆腐。”

    说完这件事情,张含把院子里乘凉的四个小鬼叫到屋子里。严肃的目光在他们四人身上看了一圈,过了一会儿,张含开口问他们,“知道我叫你们进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四个小鬼同时摇了遥头,异口同声回答,“不知道。”

    张含问,“问你们一件事情,村里现在传茶花姐跟大堂哥在玉米地里私会的事情是不是你们传出来去的?老实说啊,不可以欺骗我。”

    “大姐,你别冤枉我们,我们没有做这件事情啊。我们真的比窦娥还冤啊。”张苞学以致用,把前两天张含跟他们讲的窦娥故事拿出来用了,说完之后,张苞还故意拿手背在干干的眼角上抹了几下,身子动了动。

    张含看她这个样子,忍住嘴角的笑意,出声,“行了,别在给我演戏了,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们讲出去的吗?”

    “小含姐,我们几个真的没有说出去,我们今天也在纳闷这件事情是谁讲出来的,经过我们几个一番查探之后,我们终于查清楚了。”小宝绷着小脸,表情严肃。

    张含问,“你们查到谁了?”

    “是李大脚,是她说出来的,她拿了几文钱,要小胖他们帮她把这件事情在村子里散开,小胖他们今天用那钱还请我们吃了糖块呢。”小宝抿着小嘴,认真的看着张含说。

    “原来是她。”张含听到小宝这句话,小声的说了句,快速回过神,张含看着他们四个说,“既然这件事情与你们无关就算了,快去院子里玩吧。”四个小鬼一听,像一窝蜂的离开了房间。

    莫帆从外面进来时,看到张含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眉头深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张脸上都染上了愁容,他走过去,握住她手,坐到她身边,轻声的问,“在想什么,想的那么认真,连我进来都不知道。”

    张含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向他微微一笑,很快又叹了口气,低下头,声音有点恹恹的,小声说,“我在想茶花跟大堂哥的事情,你听没听说,现在村子里正在流传着茶花跟大堂哥在玉米地里约会的事情。我真担心他们会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伤害。”

    “行了,别想那么多,他们会没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村子里的人有多八卦,这件事只要传几天就会消失了。”莫帆出声安慰。

    张含摇了摇头,说,“不对,我觉着这件事情不太简单,刚才我听小宝说,这个流言是李大脚故意散播出去的,也不知道她打着什么坏主意,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莫帆听张含提起李大脚这个人,眉头不禁意间蹙了下,他对李大脚这个人真心没有什么好感,他想起上次她跟张小妹合计陷害他的事情,莫帆心里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堵着一般难受。

    “她要是敢做坏事,我莫帆第一个饶不了她。”莫帆眼角露出凶凶的眼神,双手握着两个拳头扬了扬,咬着牙说。

    果然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张含昨天晚上刚想李大脚不知道要耍什么坏主意,第二天就听到了李大脚的消息。

    第二天,张含担心茶花跟张章的流言,于是在家里人都出去做事之后,她也关了院门,去了村子里面走一圈。

    她刚走到山枝婶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山枝婶骂人的声音,并且还有什么东西拍打在地上的响声,没过一会儿,只见李大脚慌里慌张的从里面跑出来,一脸的狼狈。

    李大脚边往外跑,嘴里边大声的咒骂,“我呸,一家人都不知好歹,我李大脚这么好心照顾你们一家,居然不领情,活该你们的丑女儿到了这么大岁数还嫁不出去。”

    痛快的骂着人,李大脚没看前面,迎面就撞上了走过来的张含,吓得大叫一声,“哎哟,我的娘呀,这是谁呀,怎么走路不长眼睛呀。”

    骂完,低头揉着额头的李大脚抬头一看,脸色立即一白,结结巴巴说,“张,张,张含,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张含冲她微微一笑,低头,凑到李大脚面前,低声说,“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大脚婶你才对,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我来这里,当,当然是有事情了。”李大脚眸中闪过慌张,眼神左右闪躲着张含的直视。

    张含上前走近她身边,抿着嘴问,“是吗?不知道大脚婶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呀,能跟我说说吗?”她斜睨望着李大脚,嘴角勾了勾。

    “我,我的事情,我,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呀,我偏不说。”说完这句话,李大脚慌张的推开张含,瞪了一眼张含,跑开了。

    张含看着跑走的李大脚,冷笑一声,这时,她听到里面传来山枝婶低声抽泣的声音。

    走进篱笆院子,张含见到山枝婶母女俩相拥在院子里,低声抽泣。张含走近她们身边,小声喊,“山枝婶,茶花,你们怎么了?”

    山枝婶听到张含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然后迅速转过头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声音哽咽,问,“小含,你怎么来了?”

    “小含姐,你来了。”茶花低头抹了抹眼角泪水,眼眶红红的,抬头向张含说。

    张含笑了笑,找了个离她们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张含刚坐下,山枝婶刚停下的哭声马上又响了起来。

    今天两万更新,剩下的白天接着更上,谢谢大家支持!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bub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bubu并收藏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