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叛,发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含眼角带笑,迎视着张五柱恶毒的眼神,最后,张五柱让张含跟他到了院子里,两人叽叽咕咕说着话。

    院子里,张五柱盯着张含,眸中露出阴险的眼神,问,“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快说清楚!”

    “五叔,我现在还拿你当我是五叔,我劝你一句,赶紧跟安氏断了关系吧,要不然,出丑的就不只是你了,你可要想清楚。”张含看着张五柱说,她话刚一落,张五柱脸色变的跟死猪肝一样,非常难看。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跟她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张五柱不敢相信自己死遮活遮的事情居然被这个侄女知道了,此时,他心脏怦怦直跳个不停,垂放在身子两侧的手握成两个拳头。

    “你别管我知道多少,我知道你偷了奶奶的银子,我也知道你偷的这银子去了哪里?五叔,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勇于跟奶奶承认自己的错,别把你做过的事情怪到我弟弟妹妹身上来。”张含冷冷盯着张五柱说。

    张五柱紧紧盯着张含,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跟他说,千万不能承认这银子是自己偷的,张五柱低头想了一会儿,重新抬起头,看着张含,呵呵一笑,说,“小含,五叔不知道你的银子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也误会我跟安氏的事情了,我跟安氏什么事情都没有,我们只是认识,要是你哪次看见我跟她在一块,那是她叫我给她写家信呢。”张五柱急中生智,本想开口否认说银子不是他偷的,讲到最后,突然又生了另一计,就是把跟安氏的关系也否认掉。

    张含盯着张五柱,用力哦了一声,抚摸着下巴呵呵一笑,她发现她还是太小看这个张五柱了,原来他不仅是个伪君子,还是个不要脸的男人,连他做过的事情都不敢当。

    “好吧,那我只好去桔花那里拿银子让奶奶认一下,我记得桔花跟我说过,在她成亲当天,她那好大嫂安氏给了她十两银子,说来也好巧,桔花成亲那天,我也刚好去了我家屋后面,我听见五叔跟安氏的对话了,我还听见安氏在跟五叔你要十两银子,而且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安氏在喜宴后面居然给了桔花十两银子,我明明记得安氏说过她没有银子,可是后来她跟五叔你见过面之后,就拿出十两银子出来了,五叔,你说这事怪不怪啊?”张含望着张五柱说。

    张五柱睁大眼睛看着张含,张大嘴巴,指着张含连说了几个你字,“你.....你.....你.....。”最后,张五柱一甩衣袖,瞪着张含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听见他这句话,张含得意一笑,看着他缓缓开口,“我想要五叔你去跟奶奶亲口承认,那笔丢失的银子是你偷的。”

    “不行,我不能去承认,除了这件事情,其他什么事我都可以答应你。”张五柱一听张含提的这个要求,着急的在张含身边走了几圈,极力否定了张含这个要求。

    张含看着在她面前来回走着的张五柱,说,“对不起,五叔,我就只要你做这件事情,我没有其它事情要你去做,如果你不承认这些银子是你偷的,奶奶她一定会把偷银子这事怪到我弟弟妹妹他们身上,我不能让他们遭受这个平白之冤。”

    “小含,五叔真的不能答应你这件事情,要是我答应了,你奶奶,也就是我娘她一定会问我这些银子去了哪里,我为什么要偷这些银子,到那时,我跟安氏的事情不是全暴露出来了吗?”

    张含望向张五柱哀求的目光,摇了遥头,态度非常坚决的说,“不行,你一要去跟我奶奶说那些银子是五叔你偷的,要不然,就让我替五叔你去说,只是到时候,要是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你就别怪我多嘴了。”

    “你......你.....你这是在威胁我?”张五柱指着张含,嘴唇发抖,眸中散出来的光芒非常低沉,给人以一种城府很深的诡异感。

    张含看着他,笑了笑,回答,“我不是在威胁五叔你。”

    两人在院子里对视了一会儿,最后,张五柱重重叹了口气,一甩衣袖,哼了一声,说,“行,我现在马上进去说,只是我希望你要管好你的嘴,别把不该说的说出来。”说完这句话,张五柱瞪了一眼对面的张含,转身走进茅草厅里。。

    过了一会儿,张含还没走进茅草厅,就听到张老太太大叫一声,“什么?”

    茅草厅里,张老太太拉着张五柱的手臂,一脸受打击,嘴唇抖动着,开口问,“五郎,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银子是你偷的?你跟娘说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张五柱心虚的往张含这边看了一眼,就在他犹豫之时,张老太太拉了拉他手,喊道,“五郎,你说啊,你说银子是你偷的,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张五柱被张老太太用力摇晃着,低下头,吱吱唔唔开口回答,“是我偷的,娘,对不起。”

    “啊,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我不活了,我不想活了,啊......呜呜......。”张老太太一听,整个人摊坐在地上,号啕大哭,双手用力拍打着地面,失声大哭。

    张老太太这个举动让全茅草厅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张三柱跟张四柱急忙上前把张老太太从地上搀扶起来,张大柱没有第一时间上前去,因为他现在还记着刚才张老太太打他的耳光,现在他心里还非常痛心,他握紧着拳头看着张老太太,见老太太哭的上气不喘下气的,一幅无能为力的样子。

    最后他双目发红转过头望向跪在地上的张五柱,龇着牙,走上前,长臂一伸,把跪在地上的张五柱拉了起来,握紧着的拳头不客气朝张五柱的左脸上打了一拳。

    “都是你惹的祸,枉爹和娘省吃省用省着钱供你读书,你倒好,什么没学会,居然学会偷家里的银子了,张五柱,你还算是男人吗?”张大柱一边说,一边挥拳连打了张五柱三个拳头,不一会儿,张五柱的嘴角上出现了一丝血迹,嘴角处也出现了浅紫色的印迹,整个人显得非常狼狈极了。

    “大哥,你怎么可以打我,我是你弟弟啊,你怎么可以打我。”张五柱蹙着眉,露出吃痛的表情,伸出手擦了擦嘴角,低眼一看,发现手上出现了血迹,顿时吓了他一跳,他抬起一双又恨又慌的眼眸望向张大柱,咬着牙问张大柱。

    “我怎么不可以打你,我还想打死你。”说完,张大柱气红了双眼,再次举起一个拳头想再朝张五柱脸上打去。

    刚举起,还没打下去,张老太太拼命的声音就在张大柱身后响起,下一刻,张大柱抓着张五柱的那只手突然被张老太太给咬住。

    咬了好久,直到牙齿咬酸了,张老太太才把嘴放开,此时,张大柱手臂上已经有一排带血的牙印了,老太太看也没看张大柱的手臂,愣是把张五柱从张大柱手上夺回来,把张五柱拉到她身后,像母鸡护小鸡似的,瞪大眼睛看着张大柱,指着他鼻子骂,“张大柱,我不准你打你弟弟,你是把他打坏了,我跟你拼命。”

    张大柱此时完傻住了,他盯着被咬出血的手臂,艰难的抬起头迎向张老太太,嘴唇颤抖了下,声音沙哑的冲老太太喊,“娘,你,你为了五弟这个人咬我,娘,我也是你儿子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偏心啊,以前我看你对二弟一家偏心,我理解,因为二弟不是你生的,可是我呢,我是你亲生儿子,你怎么也对我偏心,娘,现在我有点怀疑,是不是我跟二弟一样,也不是你亲生的。”

    “孩他爹,你没事吧,我看看,天啊,怎么会这样,娘哎,你怎么下的了这么狠的嘴啊,孩他爹的手臂都被你咬烂了,天啊,这可怎么办啊,我这个家还要靠孩他爹呢。”吴春一脸焦急走上前去查看张大柱手臂上的伤势,当她看到张大柱被张老太太咬过的手臂上居然有一排很深很深的牙印,顿时哭起来,看着张老太太抱怨。

    张老太太看着这亲儿子,亲儿媳指着自己责骂,心里又气又恨,脸色早就黑的像块炭一样,张老太太心里特后悔,当初就不该把这个大儿子养大,不然今天她也不会在外人面前丢这个脸了。

    “闭嘴,我只是轻轻咬了下,大柱长的皮粗肉厚的,我一个老太婆,牙齿又不好,怎么可能会把他的手臂咬烂,行了,我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要钱是吧,给你。”说完,张老太太气冲冲的从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个铜板出来,朝张大柱身边扔了过去。

    指着扔在张大柱脚边的铜板说,“给,这个铜板你们拿赤脚大夫那里卖块膏药贴贴就没事了,别在这里叫冤枉了,丢死人。”

    “娘,我也是你亲生儿子啊,我为了你跟爹,小时候五六岁起就帮家里干活,家务活,带弟弟他们,哪样不是我在做,长大后,做为大哥,我还要承担大儿子的责任,供养你跟爹,我做生做死的养活你跟爹,我哪一样做的不比五弟好。”张大柱痛心的看着张老太太问,眼角边藏着失望。

    张含看着张大柱,心疼这位大伯,其实这大伯家,除了吴春这个大伯娘有点极品外,大伯也算是不错了,最起码他不像其他几位叔叔一样爱挑拨事非。

    张含见张老太太又想破口大骂张大柱,于是上前出声打断了张老太太,开口问她,“奶奶,你现在也先别骂人了,现在偷银子的事情也搞清楚,偷银子的不是我弟弟妹妹,奶奶,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张老太太听见张含这句话,脸颊上出现心虚的红晕,看了一眼张含,随即很快又回过头,眼神左右闪躲,吱吱唔唔回答,“我,我还有什么话要说,既然五郎说银子是他偷的,那就算了,这里也没你们一家什么事了,快点回去吧。”

    “奶奶,我知道你没读过书,但也活了这么大岁数了吧,怎么着也该学点道理,冤枉人了,难道就不该跟被冤枉的人道个歉吗?”张含笑看着张老太太说。

    紧院里当。“呃......,这世上哪里还有做奶奶的要跟晚辈道歉的,我不道歉!”张老太太把头一扭,十分不愿的说。

    张含见状,抿嘴笑了笑,把目光往张二柱这边望了一眼,见他脸色很差,在心里偷偷跟张二柱说了声道歉,她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或许经过这一场痛,他对张老太太这个养母就不会像以前那么愚孝了。

    “含儿,算了,这件事情我们就算了,跟爹娘回家,我们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以前的事情是爹对不起你们,爹对不起你们,走,跟爹回家。”张二柱收回痛苦的眼神,低头偷偷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重新抬起头看向张含,开口说。

    “二柱.......。”张铁生听到张二柱这句话,吓了一跳,抬起一双惊讶的眼看向他,艰难开口的喊着他名字。

    张二柱回过头,朝张铁生抿嘴一笑,开口说,“爹,二柱真的尽力了,二柱一直以为只要二柱真心对待爹和娘,你们就会把我当成亲生儿子,可惜二柱想错了,无论二柱做什么,娘都不会真心把二柱当成是亲生儿子,爹,你原谅二柱,你就当从来没有二柱这个养儿吧。”说完,张二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张铁生磕了几个响头。

    “别,你可别给我磕头,我受不起你的磕头。”张老太太见张二柱又要给她磕,摆着一张臭脸制止住张二柱,不肯接受他的磕头。

    张二柱听见后,抬头望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张老太太,冷笑一声,没有给张老太太磕,没有一点迟疑,张二柱紧接着从地上站起身,跟张铁生这边弯了下腰,走到金秋花这边,抱起小张放,侧头跟金秋花和张含他们说,“孩他娘,含儿,小宝,小黛,我们回家了。”

    后面,张二柱一家刚走出老张家院子,里面就传来张老太太咒张二柱一家生死的狠话,张二柱听到这里,气得停下行走的脚步,整个身子都在抖动。

    “孩他爹,她要骂就让她骂吧,反正我们没做一点亏心事,别怕那些报应。”金秋花牵过张二柱握着拳头的手,露出温柔的笑容看着张二柱,开口安慰他。

    张二柱慢慢放松紧绷着的身子,低下头看了一眼身侧的金秋花,眼里有愧疚,说,“孩他娘,以前让你和孩子们受苦了,这次我真的看清了,我不会再奢求那些亲人的关心了。”

    “爹,你能够看清就好了,你现在醒悟还为时不晚,我们欢迎你回归。”张含听见张二柱跟金秋花谈话内容,拉着小宝跟小黛走到他们夫妇面前,笑着跟张二柱说。

    张二柱听到张含这句话,摸着后脑勺嘿嘿一笑,一家人撇下这里的怒怨,脸上挂着欢欢喜喜的笑容回了张家。

    回到张家,一家人陪着桔花跟在三宝一块吃完一顿丰盛的午饭,吃完午饭,莫帆他们这些男人陪着三宝在石厅里聊着天,张含则拉着桔花去了房间,两人神秘兮兮的在房间里谈话。

    “桔花,你跟三宝这三天过的怎么样?他对你好吗?”张含拉着桔花的手,眼角含笑看着她问。

    桔花听张含这么一问,一脸害羞,低下头,扭着手里的手帕,小声回答,“好,很好,他对我很好。”

    “好就行了,以后你跟他就是一家人了,两人要好好的过日子,这样好了,你跟三宝成亲之后,他每天要来张家村做工,你也跟他一块过来,你是想去你莫帆哥那里的肉干加工坊,还是要去我这边的豆腐坊,随你选。”

    “我可以吗?我害怕三宝不肯让我出去啊?”桔花一听,先是抬起一双激动的眼睛,随即又暗了下来,她低下头,吞吞吐吐的说。

    张含拍了下她脑袋,戳了戳她额头,开口说,“你真是没救了,枉我教了你这么久当女人的决窍,真想把你的头给戳破算了。”张含用一幅恨铁不成钢铁的语气跟桔花说。

    桔花低下头,嘟着嘴不敢说话。张含看了桔花这个模样,叹了口气,拉过桔花的手说,“桔花,我再跟你说一遍,女人一定要自强,不能事事都靠男人,成亲后,我们不能像平常那些妇人一样,天天在家里侍奉公婆,赶着生孩子,我们应该要有自己的事情,懂吗?”

    “哦......。”桔花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抬头望了一眼张含,又快速低下头。

    张含看她这个样子,也知道她一定听不懂自己刚才说的话,摇了摇头,继续说,“你回去跟三宝提一下,要是他不肯的话,你告诉我,我去跟他说。”

    这时,房门被推开,金秋花的身影走了进来,“桔花,天色也不太早了,你跟三宝回去之前是不是去看一下你大哥他们?”金秋花站在门边,看着桔花问。

    “要我说啊,桔花根本没必要去看那一家子。”张含嘟着嘴望着桔花说,心里替桔花受的那些苦不值。

    金秋花瞪了一眼张含,没好气的说,“你这个傻孩子,在胡说什么呀。”说完,金秋花望向桔花嘱咐道,”桔花,你别听你小含姐的话,你大嫂虽然可恶,但你大哥我看他对你还不错,你回门一趟,也该去看一看。”

    张含被金秋花说了下,不敢再跟桔花说什么了,只好把自己当成是隐形人一样乖乖站在一边。

    傍晚时间,桔花跟三宝带着金秋花准备的回礼往出村的方向走去,走到村里的小路上时,桔花脑中想起金秋花的话,犹豫了一番,最后还是伸手拉了拉正在前面赶牛车的三宝,开口跟他说,“三宝,我想回家一趟,行吗?”

    赶着牛车的三宝回过头,乐呵呵的朝桔花笑了笑,开口说,“菊儿,你不是回家了吗,我们又要倒回去吗?”

    “我不是说回那个家,我说的是回我原来的家,是大哥的家。”桔花一听,知道三宝误会她意思,急忙摆手跟他解释。

    三宝听到她这句话愣了下,随即脸色不是很好,喊了一声“吁”之后,行驶着的牛车突然慢慢停了下来,把头转过去,不看桔花这边,整个人气哼哼的。

    “三宝,你生气了吗?”桔花见三宝这个样子,吓了一跳,害怕的伸出一只手再次拉了拉三宝的衣袖,小声喊着他。

    三宝扭了下身子,转过头,瞪大眼睛看着桔花,大声问,“菊儿,我真想不明白,那种家你干嘛还要回去,难道你还没受够以前的苦吗?”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他们毕竟是我亲人啊,我大哥他对我很好的,真的。”桔花眼眶红红的看着三宝,跟他解释。

    三宝一见她眼眶红了起来,立即心疼极了,赶紧伸手帮她擦了擦她眼眶里的泪水,赶紧答应她,“好了,我答应你了,我们现在就倒回去,行吗?”

    桔花一听三宝这句话,立即破涕一笑,把头扑到三宝怀中,紧紧抱着他身子,又哭又笑的说,“谢谢你三宝。”

    此时张二狗院子里,张五柱自张二柱一家从老张家那边回去之后,张大柱也跟张老太太发了脾气,甚至还跟张老太太扬言以后老张家两位老人的供养要家里几个儿子分摊,就连读书在外的张五柱也要每个月出钱养张老太太跟张铁生。

    张大柱这句话一说出来,立即让老张家所有的人都炸开了锅,到现在老张家那边还是吵吵闹闹的,张五柱实在是受不了,偷偷溜了出来,溜着溜,张五柱不知不觉间就溜到了张二狗家的后院子里。

    不一会儿,张二狗的后院子里突然传来几句鸟叫唤的声音,正在院子里扫地的安氏听到这个声音,吓的把手上的扫帚丢到一边,神情慌张的在院子外面看了一圈,见外面静悄悄的,这才敢紧关着的院门偷偷打开一条缝出来,下一刻,一只手放在了院门边上,张五柱的身影出现在了安氏眼前。

    安氏吓的啊了一声,叫完之后,安氏赶紧拿手捂着嘴巴,用另一只手锤打了下张五柱的胸膛,苍白着一张脸瞪着张五柱说,“死鬼,你怎么也来了?你居然这么大胆敢青天白日跑过来,你不要命了?”

    张五柱用力把安氏的手泼开,用力哼了一声,冷眼睨着安氏问,“他呢,在家吗?”

    安氏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摸着心口处,双眼充满恐惧的拉着张五柱的手,流着眼泪,苦苦哀求,“五郎,你快点想个办法,把我从这个鬼地方弄出去,我快要受不了,那个张二狗现在就像是个疯子一样,每天逼着我干活,你看看我的手,都粗躁的快要成老人的手了,还有我们的儿子,我怕我再被他这么折磨下去,我们儿子就要被逼死了。”

    张五柱眼角随意撇了一眼安氏递过来的手,不甚烦的把安氏那只手给推开,率先一步走进院子,站在院子里,张五柱回过头跟安氏说,“我问你,上次我给你的银子,你是不是拿给你小姑子了。”

    安氏老实点了下头,回答,“是呀,那个死妮子成亲那天,也不知道死张二狗发了什么疯,居然叫我拿十两银子给那小蹄子,你也知道,我身上哪里有十两银子,我从他们两兄妹身上得来的银子全都给你了,但张二狗那个疯狗居然开口威胁我,要是我拿不出来银子,他就要把我打死,我无奈,只好来找你要银子了。”

    张五柱听完,指着安氏大骂,“安氏,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妇人,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害死了,今天我那个侄女,张含她今天拿你跟我的事情来要挟我,我们的事情现在被人知道了。”

    安氏吓的倒退一步,愣了好久,回过神,着急跑到张五柱身边,拉着他手臂求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她会不会告诉别人啊,五郎,你一定要想个办法救救我们啊,我死了没关系,可是我们的孩子不能有事啊,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呀。”

    “怦”的一声,另一扇没被打开的大门突然被人用力撞开,把在院子里谈事的张五柱跟安氏吓了一跳,当他们两个看到站在门外的人时,两人像是见了鬼一样,睁大眼睛,而安氏更是吓成一摊泥一样倒在地上。

    张二狗站在门外,他身后还站着桔花跟三宝两人,刚才桔花跟三宝赶着牛车赶往这里时,走到半路遇到有事在村里走动的张二狗,张二狗听桔花说要来他家里,顿时张二狗一高兴,决定晚会儿回豆腐坊,先带桔花跟三宝这位妹夫回家一趟,好好招待妹妹两口子。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bub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bubu并收藏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