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69章 卷四:男人,你竟敢让我戴绿帽子!

第169章 卷四:男人,你竟敢让我戴绿帽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惋哽咽的声音结结巴巴的,整个说话的过程都是闭着眼睛的,可见醉得不轻。

    文焱被方惋的话惊到了,随即也能想到是方惋从警局出去之后路过宵夜摊子看到尹梦璇……只是,他意外的是方惋居然会跑去问尹梦璇。这种事,是每个人都不愿意发生的。不管他自己有没有做,都不会希望自己的老婆背着他去问当事人。这就是人的心理。无论男人女人都一样。

    “方惋,那天没有向你坦白我在哪里过夜,是我的不对。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做。”文焱的声音听起来有着浓浓的倦意,不似平时那么硬气,他也实在是乏,累了一整天忙到现在。

    方惋现在的情绪糟糕透了,哪里听得进去解释:“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啊!臭男人,可恶!你竟然出轨,你给我戴绿帽子,你怎么对得起我啊!”

    方惋这么疾吼一通之后就挂了电话,听到文焱否则,她更生气,一句话都不想再说。

    文焱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心乱如麻。已经够乱了,不可开交了,却在这种时候还要为夫妻关系而烦,他多年养成的耐心和冷静都几乎被磨光。

    出轨?多难听的字眼,文焱没想到有一天这个名头会扣在自己身上。对于那晚的记忆,他脑子里没有跟尹梦璇做过的片段,加上尹梦璇一再地否认,他也就不会想到“出轨”这个词。可刚才听到从方惋嘴里说出来,他才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痛。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叛逆心理,文焱也会有的。方惋不听解释,他心里很火。因为赵鹏宇的事,他已经觉得方惋对他不够信任了,现在,这感觉又加深一层。

    文焱想到刚才方惋说了她是问的尹梦璇,也就是说她现在很可能还在尹梦璇那里没走?他虽然心里很烦躁了,但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跟方惋的关系更僵,他想解释……

    文焱在怔愣了几秒之后忽然又跑了出去……文焱一口气跑到尹梦璇的摊子上,看见她还在收拾桌子,可是却不见方惋的踪迹。他也看过路边,没有方惋的车。

    “文焱,你怎么跑得这么急?”尹梦璇关切的眼神含着熟悉的情意。

    “梦璇,方惋是不是来过?她人呢?”文焱的紧张,让尹梦璇心里发酸。曾经,只有对着她的时候,他眼里才会有这种神情啊。

    尹梦璇勉强牵了牵嘴角:“方惋是来过,可她已经走了。文焱,对不起,方惋她问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我也吃不准她到底知道多少,我就……我就说了你是来我这儿了,可是我也有跟她解释说我们没发生什么事。文焱,你会怪我吗?”

    尹梦璇温柔的目光紧紧盯着文焱,这张脸,她看不够,她也很在意他到底会不会怪她。

    文焱沉默着摇摇头,他只记得曾经的尹梦璇是不会撒谎的人,刚才方惋来问她,如果要她撒谎,是一件很残忍得事,况且,关于那晚的记忆在他脑子里没有欢爱的片段,既然尹梦璇已经向方惋解释了没做,那么,他也没有什么可心虚的。

    本来文焱偶尔还会纠结地去想想那晚是不是做过了而尹梦璇为了不让他内疚而选择不让他知道,或者她那么说是一种欲擒故纵的招数,但现在看来,没做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尹梦璇存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如果真做了,那么她应该是跟方惋说做过了,可她说的是没做。这说明尹梦璇没有什么歪心思。这一点,文焱还是感到欣慰的。

    “梦璇,我没怪你……我先走了,局里还有事要忙。再见。”文焱说完又转身走了。来去匆匆,尹梦璇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呢……

    尹梦璇神色沉凝地坐下来,嘴角泛起苦笑……文焱竟然都没有关心关心她,他好像很紧张方惋。

    这个认知,让尹梦璇心里不是滋味。曾经是属于她的男人,她清楚他到底有多好,可现在,他是别人的老公……人的劣根性就在于,总是在失去之后才知道后悔。

    文焱不知道方惋去哪里了,打手机没人接,家里座机也没人听……文焱心中苦闷,他其实很不喜欢为感情的事情烦恼,想一想自己在部队里的时候,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一会儿要被质问,一会儿又要向人解释,一会儿要担心方惋跟他家人的相处,一会儿又要担心夫妻关系处问题。

    累,不只是身体,更多的是心。文焱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去钻营感情和婚姻的人,他的精力大部分都放在自己的任务和工作上。如今感情的事一团糟,方惋又不相信他,他索性就不解释了,任由方惋怎么想吧,他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的私事了。文焱的倔脾气一上来也是很犟的。

    他不知道方惋喝醉了,如果知道的话,又会是另一番局面了。

    文焱也不知道方惋其实没有离开这附近。她的车是停在宵夜摊子斜对面一栋大楼下,然后才走去尹梦璇的摊子,而不是停在路边,所以文焱才没有找到她。

    而现在方惋正在车里独自伤神。开着音乐,手机是震动,她又喝醉了,没留意到文焱打电话来。其实以她现在的心情,就算接了电话也听不进去解释的。在看过听过太多关于出轨的话题,在如今这个节操被吃掉的时代,谁还会相信两个孤男寡女在一起喝酒过夜会不发生关系的?不是说没有这种事,也可能有的,只是,那机率太小太小,小到不足以让方惋去信的程度。

    方惋的心就像是被钝器割着那般疼痛,血淋淋的伤口翻开来,流出的不只是血,还有满满的苦涩的汁液……以前听说过爱情很苦,很伤,但也只是听着看着别人的故事而已,出轨,小三,小四,小五……这类经历,方惋从没有过,所以即使她有见识也不能深刻的体会。可是这种事,只要体会一次救足够撕心裂肺了。

    仿佛呼吸的空气里都带着尖锐的刺刀,说不出哪里痛,但她就是有种快要痛死的感觉……什么狗屁婚姻,真TM炒蛋!男人是不是都逃不过出轨的念头啊?

    平生最恨的事就是被人欺骗,而方惋现在就是感觉自己被骗了,她深刻地体会到了这种心情,跟无数被爱人欺骗的可怜人一样,她的悲恸,难以释怀。

    为什么会这么痛?即使是在失去她的发小时,她也没有这样痛到像要发疯一样。

    方惋还不知道的是,她之所以会这么痛,是因为,她对文焱的感情,早就不是她以为的喜欢,而是……爱。

    爱,从来都不是人们想象的那般美丽,它除了会带给你快乐,更多的是痛苦和折磨。但即使是这样,人们还是在渴望着爱,因为,那种痛苦和折磨是其他感情无法体会到的,就因为太煎熬,所以才会更加渴盼着有一天可以不再受罪,于是继续地爱着。只有爱了,才会懂。

    方惋一个人在车里自言自语,说着醉话,胡话,时不时还爆/发出催心的哭喊声,要不是因为开着音乐声很大,有人经过的话一定觉得那女人是个疯子。

    方惋现在唯一能知道的一件事就是……喝醉了,不能醉驾。

    可是,她要怎么办呢?丢下车子然后坐出租车回家吗?她不放心自己的车留在这里,得找个人来帮她开车。

    方惋抓起一张餐巾纸抹抹脸上的眼泪和鼻涕,一边还拿起电话,她要给莫小蕊打电话……方惋看见有未接电话显示,但她没有理会,知道是文焱,她也不会打过去。心太痛太伤,她现在不想见到文焱,连声音都不想听到。

    翻着电话里的通讯录,方惋很努力地睁着眼睛,头好晕啊……找到莫小蕊的电话,可是方惋忽然又看到了苏振轩的电话。

    对了,苏振轩!方惋猛地拍拍自己的头,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记了,她应该要打电话跟苏振轩说一声,检测报告的事已经被警方知道。对此,方惋心里还是有几分歉意的,苏振轩为她私下做了检测,这事本来是可以瞒着法证部的人,可现在已经牵涉到命案,事情就无法再包住了,不知道会对苏振轩造成什么影响啊……

    都喝成这样了还能惦记着这事,多不容易啊。

    “喂……喂……是苏振轩吗?我……我是方惋啊,嗝……”这妞还顺带打了一个饱嗝,电话那端的男人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下子惊喜地睁开眼,但他也听出来不对劲了。

    跑见得他。“方惋,这么晚了,你还没睡?你……喝酒啦?”男人慵懒的声线透着几分沙哑的性感,在这失意的夜晚听在耳朵里会浸出一丝别样的温柔。

    方惋没留意现在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傻傻地笑着:“呵呵……是啊……喝酒了,嗝……苏帅,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我……我对不起你啊,那个,那个DNA检测报告,警方……赵鹏宇……嫌疑人……那个你……”方惋现在思路不清晰了,思考问题很吃力,有点语无伦次了,但是,聪明如苏振轩那样的男人,还是能懂她的意思。

    “方惋,你不用为这件事说对不起。我在答应做检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把这件事瞒下去,今天我已经接到警方的通知,会从我这里提取赵鹏宇和章卉DNA检测的原始资料。我们部门也知道我私下做了非官方需要的检测,我没有受到处分,你放心好了。”苏振轩这好听得让人心痒的声音说出这么安慰人的话,怎不让人为之感动呢。

    方惋松了口气,没有连累他就好啊,否则她可真会良心不安。

    “方惋,你现在不在家吗?你在哪里?”苏振轩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

    “我……我现在在那个……刑警大队附近的一栋大楼下边,我在车里呢……喝太多了不敢开车,呵呵……我刚才打电话给小蕊,可是她不在服务区,我……我一会儿再打,以前小蕊喝醉的时候我也有去帮她开车送她回家……现在我也喝成这样,只能找她了,嗝……”方惋这舌头啊,真纠结,还有那饱嗝打得好让人揪心。听得苏振轩连睡意都没有了,是剩下担心。方惋喝醉了,一个人在外边等着朋友去接,而且她的朋友电话还不通呢……

    二十分钟后。

    方惋还是没有打通莫小蕊的电话,她熬不住了,头很晕,好想睡觉啊……小蕊该不会是又出差去了吧?

    “小蕊……小蕊你在哪里啊,我的心好痛……小蕊……”方惋含含糊糊地低喃,恍惚间听到有人在敲车窗。

    方惋使劲睁着眼皮一看,是个男人!方惋把车门一打开就看见苏振轩站在她面前,这一秒,两人都一下子愣住了。方惋是还没反应过来怎么苏振轩来了,刚才不是还在通电话吗?而她不知道用电话那时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苏振轩是火速赶来的。

    苏振轩呆住,是因为他感到自己的心在疼着。这么晚了一个女人在外边缩在自己的车里等朋友来接,在他看来是很悲哀的一件事。难道她没有伴吗?如果不是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方惋不会喝成这样的。

    “苏……苏帅,呵呵……”方惋望着苏振轩,傻呵呵的笑,她是高兴,看到有人来了,总算是不用一个人呆在车里,总算是有个伴了。

    “喝这么多,还好来的是我,如果是歹徒你可就惨了!”苏振轩嘴上这么说,可没有一点责备的意思,只有心疼。。

    车里的灯一亮,苏振轩看到方惋的眼睛明显的红肿,越发证明了自己的猜测。他的心揪得更紧了,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文焱。苏振轩早就看出来方惋和文焱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但他一直没问过方惋,因为觉得那也许是他想多了,可现她醉成这样,哭成这样,他不能不想到可能跟文焱有关。

    方惋迷醉的眼眸巴巴地望着苏振轩,酒劲正是浓时,她看到苏振轩就像看到大哥哥一样,情绪崩塌,小嘴一扁:“苏帅……我……我……失恋了……”

    一霎间,苏振轩好像听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这个能让他心碎的女人用这样迷茫而无辜的眼神看着他,憋屈地说着她失恋了,他还能稳得住么?

    方惋还在呆滞中,下一秒,她已经被拥进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他抱得好紧好紧,好像抱得越紧就能让他的心疼减少一分……

    “傻女人……”他的一声叹息,从心底发出的惋惜和无奈,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宠溺,还有心疼的意味。三个字,却是道尽了复杂的情意。

    方惋全身无力地瘫软在苏振轩怀里,她没有挣扎,她也没有力气挣扎。她太需要一个肩膀靠一靠了……懵懵懂懂的意识里,这个男人身上有种香味,像是沐浴后的味道。

    终于可以抱着她,苏振轩像是抱着一件渴望已久的宝贝一般,贪婪地呼吸着她的发香,手臂箍得好紧,他的心跳早就失去正常得频率。果然爱情是个神奇的东西,即使是二十八岁的男人了却还是跟未经情事的小伙子一样的会紧张,会悸动,甚至还控制不住身体在微微轻颤着。心都飘到了半空中。他忽然很想就这么一直抱下去……不放手。

    “别等小蕊了,我送你回家。”苏振轩轻柔的声音比棉花还软,却附带着熔化人心的力量。

    “唔……回家?不……不要,我不要回去,不要……不要……”方惋短短续续的嘟哝,在男人耳里听来是有一种娇柔的感觉,想不到她喝了酒之后这么可爱,会流露出软弱的一面,苏振轩的心都被酥到了。

    苏振轩默然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方惋不想回家。是因为,那小窝是她和文焱的家,她还在伤心痛苦中,没缓过劲来,她不想回去见到文焱。她已经那么勇敢地问了文焱关于那一晚的事,她的勇气用光了,现在的她只想要暂时逃避……

    “好,不回去。”苏振轩低声应着,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方惋,将她抱进副驾驶的座位,然后他坐到驾驶室开车。

    方惋半躺着,脑袋时不时东倒西歪的,苏振轩一边开车一边留意着她,真是揪心,怕她的脑袋会撞到车门上,他又外套脱下来塞在车门与她的头部之间。这样的体贴细心,只可惜方惋醉得一塌糊涂,没能清醒地体会。

    “方惋……你说你失恋了,可不可以告诉我,谁是你的恋人啊?是谁辜负了你?”苏振轩还是忍不住问了,他只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让方惋那样与众不同的女人栽跟斗,让她这么伤心!

    苏振轩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到方惋的回答,侧头看去,她悄无声息地闭着眼歪着脑袋,已经睡着了……

    苏振轩无奈地笑笑,他怎么忘记她都醉成这样了。

    当方惋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晃动,晃得她的头更晕了,胃部还不舒服。吃力地睁开眼……咦,在床上了?方惋侧过头,一下子对上男人那双灿如星辰的眼睛。呆滞中,她唇上传来温热……她竟然被苏振轩吻了!(已更新一万七,晚上还有更新!)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邪性警司,强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禾千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千千并收藏邪性警司,强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