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53章 卷五:老公,快来救援!

第253章 卷五:老公,快来救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凌晨才回到家里,文焱在这之前已经通知了方奇山关于林云芝的死讯,但他没有在医院多做停留,他只想快点回家。

    方惋睡得很沉,迷迷糊糊中知道自己被一个温暖熟悉的臂弯抱着,她可以安心地继续睡。

    外界的纷纷扰扰,危机四伏,让文焱的心情颇为沉重,但只要回到家,只要躺在她身边,闻着她的发香,听着她轻浅均匀的呼吸,这些都能汇聚成一股神奇的力量,将他身体里的负面情绪赶走。无论多少苦恼困惑,只有在这家里,他才能暂时放下,暂时什么都不去想……

    文焱起得早,他走之前方惋还未醒。不想吵醒她,只是给她留了一张字条。这夫妻俩以前就时常用字条来交流,因为那时方惋也每天有事做,两人在家碰头的机会也不多。现在方惋闲下来养胎了,可他的工作还是不能怠慢的。孕妇嗜睡嘛,如果没能早上一块起床,那留纸条无疑是会有种别样的温馨。

    方惋醒来,见身边空荡荡的,但是他显然回来过,她不由得暗暗感叹,自己睡得好沉,又错过了和他一起吃早餐。也不知道昨晚他出去办事的结果怎样了,还顺利吗?

    方惋一走到冰箱面前就看见上边贴着一张小纸条:“惋惋,你起床之后可以吃麦片当早餐。”

    短短数语,不肉麻,却能让她感到一阵莫名的温暖……如果一个男人连你吃的早餐都惦记着为你安排,这该是怎样的用情用心啊。

    爱情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情到深处,自然而然就会做出许多以前自己不会做的事情。文焱现在这样算是水到渠成了。

    他不在家,但她还是按照他说的去做,冲了一包麦片吃,端着碗坐到沙发上……咦,又有一张字条。

    “一包麦片你够吃吗?还是两包吧。”

    方惋一愣,随即忍不住笑了。他还真是料事如神啊,知道她最先只会冲一包。

    确实,一包似乎是不够填肚子,方惋又拿来一包放进碗里。

    尽管现在没看到他本人,可他的字条就能让她感觉好像他就在身边。只是,她还是觉得很想他。即使他在工作,能打个电话听到他的声音也是好的。方惋没想到自己也会这么黏人,脑子里成天都充满了粉红色的小泡泡,沉浸在爱河中的女人是最美的,心情好了也更利于养胎。用文焱的话说就是,方惋不仅要时常看他英俊的面容,还要她自己也保持愉快的心情,以后生出来的宝宝才会健康。

    将碗里的麦片吃完,方惋也拨通了文焱的电话……不问问昨晚的事,她怎么也放心不下。

    电话那段传来文焱的声音,不一会儿方惋的脸色就变了……

    文焱将昨晚发生的事告诉了方惋,包括林云芝临死前说的那些话。方惋已经是他的助手了,他也无须隐瞒太多,再说了,方惋与HZ有着间接的诸多关联,有必要让她知道一些事。

    方惋虽然和林云芝势成水火,但现在骤然听到她的死讯,方惋心里也有几分沉重。林云芝死得挺惨的,摔得浑身是血身上还中了两枪。文焱还说,林云芝身上的子弹与付金水被押送上庭那天出现的一伙歹徒所用的子弹是一样的,来自于相同的一支枪。

    HZ太猖狂了,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菅,他们行事神出鬼没,好像随时都可能出现在你身边。为他们卖命的人随时都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而消失,他们的残暴令人发指,胆大到可以藐视法律,自己充当判官,想要谁死就几乎不会失手。

    方惋只觉得头皮发麻,呼吸一紧……

    “老公,我想去看看……我不放心爸爸和闹闹。你不用担心我,我会打电话给风瑾,让他和我一起去。”方惋还怕文焱会反对,急忙又加上一句:“风瑾是跆拳道黑带,他有能力保护我的。”

    文焱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答应了。他也知道此刻方奇山和闹闹都需要方惋在身边,本来他也该在场的,只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脱不开身,只能如方惋所说,由风瑾跟她一起去。

    方惋挂了电话,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感觉现在的自己很没用,如果是怀孕之前,她出门哪里还需要特意让人保护啊,可如今她不得不这么做。她不是个胆小如鼠的人,但她真的害怕失去孩子。在医院醒来那一刻,她最先想到的就是孩子有没有事。

    风瑾现在刚放寒假,他在听到方惋的召唤时当然开心了,他当初学习跆拳道就是为了能保护自己的恩人,现在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了。

    风瑾对林云芝向来没有半点好感,只要是方惋讨厌的人,他也会讨厌。何况林云芝的歹毒他也见识过不少,现在知道她的死讯,他不会同情,只是担心方惋的日子难以清静。

    方惋的QQ车里,风瑾充当司机,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有段时间未见风瑾了,他的发型略有改变,但更加好看了,翩翩美少年,秀美干净的容颜,青春活力,可他的眼神却是透着几分沉稳,不会给人以浮躁的感觉。方惋对他的信任也不是盲目的,风瑾确实是一个做事牢靠的人。

    风瑾瞄了一眼方惋,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里露出一丝茫然:“方姐,你的肚子怎么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啊?是不是你平时吃得太少?”

    “我这才四个月,当然不会很明显了,再过两三个月你就会看到我像个滚球一样了。”

    “方姐,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听说你前几天住院了,他们都嚷着要来看你,但是院长说他们人多,都来了会吵到你,所以就没同意,小棉花到是已经跟我去看过你了,可其他的小朋友还没呢,他们很想你。”

    方惋闻言,心里一暖,她当然记得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她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去孤儿院看望大家了,当然会想念。孩子们就是一个个小天使,跟他们在一起总是会感觉浑身都轻松自在。

    方惋直接到了紫金华庭,在来之前已经跟父亲通过电话。方奇山的意思是方惋怀孕了,不宜去医院看林云芝的遗体,让方惋回家等他。

    紫金华庭就是如昔日般富丽优雅,精美的园林,气派的高楼和一排排独栋别墅占据了这附近一大片土地。繁华依旧,光鲜亮丽,这个地方一直都是不少普通人向往的贵圈,是财富与地位的象征,可谁又知道这里实际上藏匿着多少腐朽与肮脏?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但又有几个是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呢。极致华丽的背后是一片堕落颓废的灰……

    再次踏进紫金华庭,方惋的心境与以前又有所不同了。

    从前的她,每一次都是怀着厌恶的心情进来,走的时候又自责自己没能将父亲和闹闹也接走。但这一次,她的心放宽了,因为林云芝已死,父亲和闹闹都能解脱了。

    佣人开门,说闹闹还在房里睡觉。

    闹闹睡觉的姿势可是很调皮的,时常都是睡下去的时候头还在枕头上,等第二天已经是横着睡了。

    方惋站在床边,将闹闹的小身子轻轻挪了挪,让他的脑袋睡在枕头上。这小家伙忽然睁开了眼睛,惊喜地抱着方惋的脖子,再一看,旁边还有个人呢。

    “风瑾哥哥,姐姐!”闹闹开心地从床上爬起来,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服就急着往方惋怀里钻。

    “闹闹乖,姐姐先给你把衣服穿好,可别着凉了。”

    风瑾冲着闹闹咧咧嘴,摸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就是嘛,闹闹你忘记了上次去医院打针,你都吓得哭了。”

    小孩子几乎都怕打针,闹闹当然也不例外,乖乖地让姐姐和风瑾为他穿衣服,有大人疼爱的感觉真好啊。

    “嘻嘻……姐姐,风瑾哥哥,是不是今天要带闹闹出去玩?”闹闹一脸希冀,黑宝石般纯净透亮的眸子眨巴眨巴,粉嘟嘟的脸蛋上有着明显的期待。他好久都没和姐姐一起出去过了。

    方惋和风瑾不由得互相对望了一眼,心情复杂……闹闹还不知道林云芝死了,这个消息,该如何说出口?闹闹看起来是这么开心,真不忍让孩子的笑容蒙尘。

    方惋一边为闹闹穿衣服一边哄着:“闹闹真聪明,姐姐和风瑾哥哥就是来带你出去玩的,不过我们要等爸爸回来之后才出去。”

    “哈哈,太好啦!”闹闹高兴地拍手,望着方惋和风瑾。乐呵呵地笑。

    原本没有计划今天会带闹闹去玩,可就在刚才方惋心里一阵触动,闹闹这孩子太惹人心疼了,林云芝没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没让闹闹感受过母爱,就已经死了,闹闹今后没有妈妈,只有爸爸。方惋不忍看到闹闹失望,她只想让这孩子能开心快乐。

    风瑾没有反对,他现在是寒假期间,就算一整天都在外边也没关系,他功课好,连补习班都不用上的。能和方姐还有闹闹一起,风瑾会感到有种家的温暖,这是跟在孤儿院里的感觉不一样的。

    方奇山回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他看起来精神不太好,方惋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林云芝的娘家人因为一些事情跟方奇山发生口角。林云芝死了,她身后留下一大笔遗产和香域集团,这是多么肥的一块肉啊,林家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来争,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不只是这样,他们更要紧的是想将闹闹夺走!林家是出身黑帮,虽然后来转型了漂白了,可骨子里做事的方法依旧是脱不开黑帮的路数,他们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谁要了林云芝的命,而是想要得到她的遗产还有闹闹。

    方惋听父亲说起林家人的蛮横无理,她心里气愤,可这事儿还真不能冲动。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林云芝虽然死了,可她娘家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平时很少来往,关系本就冷淡得很,但以前是碍于林云芝的面子所以没发生大的矛盾,如今,林家人不再顾忌了,一得到林云芝死亡的消息就立刻原形毕露。如果早前有协议离婚就没事了,可就是因为林云芝忽然要逃跑,离婚协议也没来得及签,才会导致现在这样留下一大堆麻烦事给方家林家……

    方惋让风瑾陪着闹闹,她扶着方奇山去休息了。

    方奇山最近心力交瘁,加上林云芝的突然死亡,让他措手不及,林家人对闹闹的虎视眈眈,让他忧心忡忡。

    方惋看着父亲憔悴的样子忍不住问:“爸……您会难过吗?”

    方奇山轻叹一声,嘴角噙着一丝苦笑:“孩子,你应该知道,我对林云芝没有爱。我的心,在十年前就已经随着你母亲而去了。可林云芝她毕竟也是一条命,纵然她生前的所作所为招人厌恶,但我还是会为她的死感到惋惜,她才四十岁,她原本是可以过得很好的,只是她自己不懂把握……”

    是的,惋惜,但不会再有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方奇山爱的女人只有秦桦一个,他不会为林云芝的死而流泪,也不会因此幸灾乐祸。

    “惋惋……等林云芝的后事办好之后我就会和闹闹离开这里,可是我担心林家人会来招麻烦,他们不会舍得放弃闹闹的。”方奇山那双布满了血丝的眼睛里满是焦急。

    方惋也意识到这是个相当严重且棘手的问题,林家人多势众,而她和父亲势单力薄,真要闹起来,绝对是要吃亏的。但她的字典里不会有懦弱两个字。

    “爸爸,您好好休息,不要太担心,我不会让林家人将闹闹抢走的。”方惋眼中有着坚毅的光芒,方奇山欣慰地点点头,声音略带哽咽:“女儿,你真的长大了……好……好……”

    这两个好字,可是饱含了方奇山多少年来的辛酸和深重的父爱。能看到女儿成长,像个一家之主那般有担当,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之所以能在方惋母亲死去之后的十年里煎熬过来,不都是因为方惋的存在么,现在他觉得,自己的使命完成了,就算是立刻去天上见方惋的母亲,他也没有遗憾了……

    方惋鼻子一酸:“爸,以前都是您呵护我,现在轮到我了,您以后就等着享清福吧,那些烦心的事就交给我。”

    “先生……小姐!不好了!”佣人惊慌失措地跑上来,后边还跟着闹闹。

    “什么事?”方惋预感到不妙。

    “姐姐,我好怕……”闹闹哭着跑过来,一把抱着方惋就不肯放手。

    佣人苦着脸说:“小姐,林家的人来了……他们好凶,闹着要我们交出小少爷。”

    方奇山一听,顿时急火攻心,一口气没顺过来,剧烈地咳嗽。

    方惋急忙为父亲抚着胸口:“爸爸,您别急,我现在就去处理,您和闹闹先待在这里。”

    闹闹牵着方惋的衣角,眼泪汪汪望着她,稚嫩的声音在企求:“姐姐……我不要跟他们走,我只跟姐姐和爸爸在一起,呜呜呜……”

    孩子的哭声让方惋和方奇山的心都碎了,闹闹才五岁啊,他需要大人的精心爱护,而林家人却只是将闹闹当成是继承香火的工具,以前他们也没见这么紧张闹闹。

    “闹闹,宝贝儿,相信姐姐好吗?在这里替姐姐照顾爸爸,姐姐现在就去将那群人打发走。”。

    闹闹听方惋这么说,他心里踏实多了,姐姐在他心里是英雄,是保护神。

    方惋下楼去了,她现在是浑身在冒火,林家人简直太过分了,竟然闯到家里来抢人!她不能这么莽撞地跟对方硬碰硬,傻子才会那么做呢。

    方惋给文焱发了个短信:老公,林家人来抢闹闹了,你速来救场啊!

    楼下客厅,风瑾一个人面对着十来个凶神恶煞的人,修长的身影变得高大起来,像门神一样站在那里,手拿着一根擀面棒,面对一众人用各种威吓的语言狂轰乱炸。

    为首的是林云芝的父母,还有她的两个哥哥,他们带领几个黑帮的混混前来,目的是为先将闹闹抢回去再说。

    “叫方奇山出来!我们要把方宇翔带走!”

    “把宇翔交出来!”

    “方家人识相的就快点从这里滚出去,交出孩子!”

    “。。。。。。”

    臂于云一。方宇翔就是闹闹的大名,林家人不仅要孩子,还要想霸占这里。

    风瑾冷笑,睥睨着眼前这群人,不屑地说:“你们要想带走闹闹,先问问我手里的这跟棍子同不同意。”

    这气势,让林家人不由得微微一呆,随即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林母叉着腰,冲她的两个儿子嚷道:“还愣着做什么,上啊!”

    林云芝的两个哥哥忙不迭冲上来,只听得一声声嚎叫,被风瑾手里的棍子击中

    风瑾一个人对付两个男人,手里的擀面杖不停在挥舞,成了他最好的武器,但很快,林家人带来的手下就一齐围了上来……

    风瑾立即陷入了危机,对方八个人,他只有一个,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挡不了多久啊。

    风瑾狠狠地咬牙,他才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不能让闹闹被带走!

    “住手!”一声清脆有力的怒喝,将这混乱的场面震住,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我已经报警了。”方惋冷冷的说着,从楼上走下来挡在风瑾身前,心里却是在不停祈祷着,老公,你快点来啊!【这章5千字,中午还有更新】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邪性警司,强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禾千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千千并收藏邪性警司,强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