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06章 卷七:续:真相大白

第306章 卷七:续:真相大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医院手术室外。

    这里的空气最冰冷,最压抑,坐在椅子上,仿佛呼吸的每一口气都充斥着疼痛的因子,恐惧,是一把无情的刀子,割着你的血肉,吞噬着你的勇气,理智。

    方惋靠在椅子上,身边坐的是她的父母。三人的脸色都是灰白灰白的,眉头没有一秒松开过,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文焱从手术室里出来。

    方惋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死死盯着手术室门口那一盏红色的指示灯,她在发抖,浑身冰冷,巨大的恐惧在折磨着她,她从没这样害怕过,就连文焱以前当警察时遇到危险,她也没像现在这么惧怕,可现在,她是真的有种不详的预感,她会失去他吗?

    方惋就像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还在吊着一口微弱的气息,她在强撑着让自己不至于昏厥过去,她这令人心碎的模样,看在父母眼里,格外心痛。

    方奇山两眼泛红,紧紧握着女儿的手,神色极为沉痛,脸上的皱纹好像又多了些。

    “孩子,我们不能太悲观,文焱不是个短命相,他一定会没事的。”

    秦桦搂着方惋的身子,轻柔的声音安抚说:“女儿,你爸说的没错,我们要相信文焱能挺过这一关……以前那么多的波折都过去了,这次也不会例外,一定可以平安无事的。”

    父母的话,明显是安慰,其实他们心里也是很害怕担心的。

    方惋红肿的双眼微微动了动:“爸……妈……我……我也相信文焱会没事,他一定不可以有事,我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跟他说。我……我昨天晚上狠心不让他进家门,其实我好自责,先前我在电话里还没来得及说呢,等他一会儿出来了,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以后我再也不会不让他回家了……”方惋几度哽咽才说完这几句话,闻者心酸啊。

    刚一说完,只听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邱淑娴和文治平来了。

    “方惋,你刚才说什么?你昨晚竟然不让文焱进家门?你……”邱淑娴激动地冲过来,作势要去打方惋。

    “你住手!”文治平及时抓住邱淑娴的手,狠厉地呵斥:“够了,你还嫌现在不够乱吗?儿子还躺在手术室,你就不能消停点!”

    邱淑娴浑身一震,望向手术室的门,身子一晃,跌坐在椅子上,愤愤地盯着方惋。邱淑娴与方惋的关系虽然有所好转,可现在文焱出事,她听到方惋说昨晚没让儿子进家门,她心里的那股气哪里咽得下。

    秦桦和方奇山互相对望一眼,无奈啊。

    “这夫妻之间难免有点磕磕碰碰,方惋昨晚为什么没让文焱进家门,想必,个中原因,你们也都清楚。尹梦璇和那个孩子的存在,是问题的焦点,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只有文焱能定夺。”秦桦这话说得中肯,也很犀利,让邱淑娴一下子就语塞了。

    原来方惋已经知道了?邱淑娴暗暗震惊,但气焰消了一半。毕竟是自家理亏啊。

    文治平也有些心惊,方惋还真沉得住气,只是苦了这孩子啊。

    “现在最要紧是文焱能平安无事,其他的,等他出来再说。只要人没事,什么都好办,都不是问题。”文治平年纪最长,也是一家之主,他说的话当然有份量。

    大家也都认为文治平说得没错,当务之急,没什么比文焱的命更重要的。

    等待在手术室外的感觉是最折磨人的。盼望着医生护士快点出来,但同时又害怕那门一开会有人告诉你不幸的消息。人坐在这里,实际上却是魂不附体,心脏剧跳犹如随时会迸出胸口!

    过去一分一秒的时间都是在凌迟着每个人的心,当那盏红灯终于熄了,手术室门打开,医生出来了……

    “医生!”

    “医生!”

    “。。。。。。”

    一双双眼睛紧张万分地盯着医生,却只看到医生疲倦地摇摇头,惋惜地说:“我们已经尽力了……节哀顺变。”

    节哀?

    医生话,无疑是将方惋等人打入了地狱!

    “不……不会的!我儿子不会死!”邱淑娴发疯一样狂吼。

    文治平捂着胸口,感觉自己好像呼吸都停止了,

    方惋呆呆傻傻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僵立着,此刻,所有的哭喊声都离她而去,她只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下一秒,方惋疯狂地拽着医生,歇斯底里地嘶吼:“你说什么?他怎么会死?我不信她死了!我不信!他不能死的,他不可以死!不可以啊!!”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失去文焱,除此之外,她已经无法思考,只有最简单的发泄。

    秦桦和方奇山也是悲痛欲绝,哭着将方惋拉开,不然那医生都要被勒得闭气了。

    “妈……是我不好,我不该在那个时候打电话给他……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出事!都怪我,都怪我啊——!”一声凄厉的惨叫,方惋身子一歪两眼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方惋醒来的时候,她只能看到文焱身上被蒙着白布,躺在冰冷的房间里,四处都充满了死气。她已经感觉不到害怕,她站在他的尸体前好半晌了,眼泪已经哭干。

    还有什么是比永远失去他更加痛苦的事?比起现在这样痛不欲生,方惋宁愿文焱还在那别墅里陪尹梦璇,她也不愿意自己面对的是他的尸体。

    原来死亡不是最大的痛苦,像这样生不如死地活着才是世间无法承受的痛!方惋真希望自己昏过去就没醒来,那样就能和文焱在天上团聚了。

    现在她清醒地站在他面前,温柔地呼唤他的名字,而他再也听不到。

    “老公……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我想你……想你回家,你怎么可以狠心扔下我?文焱……文焱……”

    无论她怎么喊,回答她的只有冷冰冰的空气。

    这可怕的寂静中,蓦地,方惋身后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纤细高挑的身影。

    “你是在忏悔吗?呵呵……只可惜,他听不到了。”尹梦璇异常冷漠的声音里蕴含着一股沉痛的哀伤,她两眼发红,想来也是哭过了。

    方惋没有回头,只是报以同样冰冷的口吻说:“你滚。”

    尹梦璇不但没走,反而冷笑道:“方惋,你有什么资格叫我滚?别以为你是文焱妻子就了不起,在我看来,你根本不配拥有他的爱。亏你还是私家侦探,自诩聪明能干,我只不过是用点小小的手段就让你和文焱之间起了冲突,你还不让他回家……现在可好,他死了,你和我,谁都得不到他了。”

    “尹梦璇,你什么意思?”

    “呵呵……你做梦都想不到吧,其实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我和文焱生的,是你,是你的孩子,你知道吗?你的孩子没有死,他只不过是被我用一个死婴调包了。”尹梦璇的笑容里尽是嗜血的残忍,还有得意,她像是一个胜利者在宣告自己如何成功的经过。

    方惋惊得差点没站稳,眼冒金星,胸口处一股血气翻涌,发狂地掐住尹梦璇的脖子怒吼:“你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放开!”尹梦璇不费劲地就将方惋推开了,文焱已死,尹梦璇彻底暴露了出来。

    方惋如果不是因为连番的打击,她也不至于这么不济事,一下被推开,现在她摔倒在地,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站起来,整个人好似只剩下半口气在了。

    天啊,原来那个孩子竟是自己的?方惋在震惊之余还有滔天的愤怒!她努力回想都想不起那天在别墅里见到的孩子长什么样了,印象中只记得长得跟文焱很像。而她和文焱闹得那么僵,到头来竟全都是中了别人的圈套,被利用的,是她和文焱的孩子!

    “尹梦璇……你不是人!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方惋用尽全身力气在吼但声音出来却是十分微弱。

    看着方惋这么痛苦,尹梦璇感觉很开心,这可以稍微弥补一点文焱的死对她带来的悲痛。

    “哈哈哈哈……别这么凶,孩子在我手上,你要是惹我不高兴了,我就命人给他点苦头吃,他才那么小,你舍得吗?”

    方惋抖得厉害,浑身发颤,气急攻心了:“疯子,你是疯子!就为了得到文焱?为了抢走他?你竟然能做出这种泯灭人性的事,你连猪狗都不如!”

    尹梦璇眸光一狠,阴冷的眼神盯着方惋:“你是我见过的,全天下最蠢最笨的女人!那一晚,我和文焱根本什么都没做,可我就是要让你们以为我和他做了,当看到孩子的时候,你们谁还会怀疑呢?DNA验来验去都是一个结果,那孩子你和文焱的,DNA当然吻合,因为之前有他在我家过夜的事,所以你和邱淑娴都信了,包括文焱自己。你最可笑的是,看到自己的孩子就像是看仇人一样,以为那是我和文焱的骨肉,哈哈哈哈……我想起你当时的眼神,真是……太爽了!”

    方惋的眼神好比利刃戳在尹梦璇身上,恨不得能戳死这女人才好!

    “他走了,你就一点都不伤心吗?你不是为得到文焱才处心积虑策划那么久吗?你到底图的是什么!”

    “伤心?他死了,我是伤心难过,但我不是因为做不成他的妻子,而是因为,我的计划又出了点始料未及的意外。我一直都有个愿望,想要构思一个堪称完美的计划,从我知道你怀孕的时候起,我脑子里就有了蓝图,我要将你的孩子变成我的孩子,既可以破坏你和文焱,让你们产生矛盾,那我就能趁虚而入得到他的心,还可以有更深一层的作用。我策划了很久,做了无数的准备工作,我就像是一个艺术家在精心雕琢自己的作品,等待着作品成熟的那一刻,只可惜,差那么一点点,不过,问题不大,他死了,还有你,你也可以帮我达成愿望。实话告诉你,成为他的妻子,不是我最终目的,我所做的一切,目的是要用你和他的孩子来做为筹码,换取一个人。”

    尹梦璇的话里可以听出这女人到底有多冷血,还有她的那套理论,将如此可怕的犯罪计划,灭绝人xing的计划称之为艺术品?这让方惋瞬间感到惊悚……在她的印象里,只有HZ的穆钊才有这么扭曲到BT的犯罪心理,而尹梦璇为什么会和穆钊如出一辙?她想要用孩子来换谁?

    方惋想不出有什么人会让尹梦璇这样,她现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立刻见到孩子,但她不能轻举妄动,怕万一真的惹怒了尹梦璇,吃亏的还是那可怜的孩子。

    “你想要谁?”

    “原本文焱在就最好了,可他死了,我只能让你去办这件事。我要的人就是——穆钊。”尹梦璇终于说出了这两个惊世骇俗的字。

    “什么?穆钊?他不是早就已经……”

    尹梦璇冷笑道:“外界都以为他死了,那是因为有的机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但实际上,他没死。他被关押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我找不到他,只能从文焱身上下手。”

    方惋心里又一波惊涛骇浪涌起,今天发生的事太让人措手不及了,她脑子混乱……

    “为什么你要救穆钊?”

    方惋没指望尹梦璇会说实话,但没想到她却很干脆地说:“因为……我是他的门徒。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察觉到有人要对付我们,那是一股庞大而神秘的势力,除了国家最高位置的一把手,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那么大能耐。但我们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必须要暗地里继续进行,只为撑到最后那一场股灾来临,做完就可以功成身退。但穆钊是个高瞻远瞩的人,他为了怕以防万一自己不幸被抓,HZ的力量不能救出他,他需要一个全新的计划。恰好,文焱很符合穆钊的标准,是个可以利用的好对象,而你怀孕的事就给了我灵感,穆钊给我机会,放手让我实施计划,着手准备,由于我的存在是他的秘密,他连另外六个创始人都没说,没人知道他有门徒。很多事都是他派人在做,就为了能让我的背景清白,不让人查出来,我就不会有危险,就能成为他最大的底牌。我最初是想一石二鸟,既能靠孩子来得到文焱,又能让孩子成为救出穆钊的秘密武器,但怎么算也算不到文焱会遇到车祸,死了。现在,方惋,就由你向文焱曾经服役的特种部队首长提出,用孩子交换穆钊,否则,我会杀了你的孩子!”

    方惋惊得目瞪口呆,一个个爆炸的消息将她的理智都炸碎了。方惋一时间不知还如何回答尹梦璇,就在她的意志近乎崩溃时,倏然,空气里飘来一个低低的犹如幽魂般的声音……

    “真是一出好戏。”这是个男人在说话,可这里只有尹梦璇和方惋两个活人啊!

    两个女人的尖叫声都被堵在喉咙里发不出来,而方惋的身子已经被一只男人的手搂住了,只见那躺在白布之下的“尸体”坐了起来,冲着她笑,可不正是“死去”的文焱么?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邪性警司,强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禾千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千千并收藏邪性警司,强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