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20章 卷八:结局卷1(六千字)

第320章 卷八:结局卷1(六千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家里有了个小宝贝,全家人的心思都在他身上,一切行动都围着他转,满满的爱意和宠溺都给了他,这个可怜的小宝宝能活着被找回来实属不易,当然是集万千宠爱在一身,连文焱有时都吃味儿,何况是只有几岁的闹闹呢。

    闹闹抱着泰迪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感觉有点冷,平时都是大人为他穿衣服,可现在他知道,大人们没空理他,都在照看小宝宝呢。闹闹也很喜欢方惋的孩子,所以他不会埋怨什么,他虽然心里感觉被人冷落,可不懂这是什么情绪,只会想着,既然大人没空理他,他就自己穿衣服。

    闹闹刚睡醒,白嫩的小脸蛋上红通通的,眼睛有点肿,他睡觉时常都是刚躺下那会儿头枕在枕头,睡着睡着就偏了,起来眼睛会微肿,看上去更加惹人怜爱了。

    闹闹抱着泰迪熊从房间里出来,看见方惋在沙发上坐着,怀里抱着小宝宝,连闹闹出来了她都没注意到。

    闹闹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好羡慕姐姐的宝宝可以被抱着。他知道被姐姐抱着是什么感觉,那种温暖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对于闹闹来说,方惋是最亲近的人,也是他最依赖的人。

    小家伙皱着眉头,紧抿着唇,撅着嘴儿,闷闷不乐地看着电视。

    文焱回家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方惋在逗孩子,闹闹抱着泰迪熊,露出半张小脸望着方惋,憋屈又无辜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里一疼。

    闹闹这是怎么了?文焱以为这小家伙兴许是闹别扭了吧,小孩子,一会儿就没事。

    秦桦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见刚回家的文焱。

    “文焱回来得正好,先坐会儿,我炒两个菜就能吃饭了。”秦桦冲着文焱亲切地笑笑,点头,示意他去休息。

    文焱心里一暖,最近方惋的父母时常都会过来做菜做饭,有了两位长辈帮忙,方惋才能将孩子照顾得更好,而他也能在下班之后一回家就吃到香喷喷的饭菜。

    方奇山也在厨房里,他和秦桦包揽了不少家务,包括做菜。父母对儿女的爱总是很窝心的,让他们闲着也不行,每天能帮着方惋照顾孩子,做做家务,他们才会感觉充实。虽然方惋心疼父母,不想让他们操劳,她也料理家务可是她在下厨方面是弱项,由于患有恐火症,到现在还没能下厨炒个菜出来吃。这也是她的一个心结。

    小宝宝很粘人,他没睡觉的时候就喜欢被大人抱着,如果将他放在婴儿床里玩儿,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哇哇大哭。这孩子可是大家的心头肉,哪里忍心看他哭呢,这不,连吃饭都轮流抱孩子,轮流吃。

    方惋已经吃完饭了,急匆匆扒了几口就下桌,从母亲手里接过孩子。

    闹闹也吃饱了,坐在方惋身边,盯着怀里的小人儿,看他这么可爱,闹闹也想抱抱。

    “姐姐,我可不可以抱他?”闹闹稚嫩的童声软糯糯的,带点鼻音很是招人爱。

    方惋一愕随即笑笑说:“闹闹,你现在力气还小,要抱就只有坐着,别站起来。”

    “好,我坐着。”闹闹乖乖地坐得端正等着姐姐将宝宝放到他身上。

    “姐姐,他身上好香啊,好好闻……”

    “小奶娃都是这样的,有奶香。你小时候也有啊。”

    闹闹看着这小不点儿,眨巴眨巴亮亮的眼睛:“姐姐,他会长到跟我一样大吗?他什么时候可以说话?”

    方惋噗嗤一笑:“没那么快,他才四个月大,起码要再过好几个月才会叫爸爸妈妈。”

    闹闹低下头在宝宝脸上亲了一口,宝宝也不哭闹,只是哦哦哦的几声,懵懂的大眼睛望着闹闹,嘴角流口水……

    “又口水了……闹闹,给我吧,他很沉……”说话的是文焱,大手一伸,将宝宝抱在怀里。

    闹闹顺势钻进方惋怀里,小手搂着她:“姐姐,我也要姐姐抱抱。”

    “好好好,姐姐抱。”

    闹闹可开心了,姐姐的怀抱终于空出来,这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好暖,好舒服,好亲切。闹闹笑得很满足,讨好地蹭着方惋的脖子,撒娇说:“姐姐好香,比宝宝还香……晚上我可不可以和姐姐一起睡。”

    方惋有点为难地说:“闹闹,你还是跟爸爸一起睡吧,最近姐姐晚上也睡得不好,宝宝半夜会闹腾,你在的话,也会受影响的。闹闹乖,听话啊……”

    闹闹的小脸垮了下去,好失望……对他来说,方惋比亲妈还亲,他喜欢被姐姐抱着,喜欢在临睡前听姐姐讲故事,喜欢和姐姐睡在一块儿,可这些都很难实现了吗?

    只抱了一会儿,方惋就放开了闹闹,去给宝宝换尿布了。闹闹越发沉默,不说话,可怜巴巴地缩在沙发上。

    方惋不是有意忽略闹闹,但孩子的心特别敏感,一向都那么依赖方惋,而自从方惋的宝宝回归之后,她的精力从闹闹身上收回了大半。这也是人之常情,做母亲的都会给孩子最好的照顾和爱,可是闹闹就觉得姐姐不爱他了,连一个抱抱都那么短暂,罕有。这种落差,别说是孩子了,就算是大人也是无法承受的。

    文焱终于是留意到闹闹的不对劲了,发觉这小家伙一直撅着嘴,目光时不时瞄着方惋,一脸的憋屈,失落。

    失落?一个小孩子失落什么?

    文焱不由得纳闷儿,又仔细再观察了一会儿,总算有点苗头了……闹闹也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不开心?

    文焱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下最近家里的情况,似乎确实是所有人的视线几乎都在宝宝身上,可大家忽略了,闹闹也需要疼爱。闹闹没有了妈妈,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死了,家里人都骗他说林云芝去外国工作了,要很久才回来。闹闹由于之前被林云芝打骂,他对自己的亲妈只有恐惧,听到林云芝很久都不会出现,他没有伤心反而很高兴。他对方惋的依赖胜过对每个人,在宝宝被找回之前,他就是全家的宝,被捧在手心,而现在呢?

    文焱感到头大,这问题还真是严峻啊,难怪刚才闹闹提出要和方惋一起睡,没有如愿,他就一直没再说过话了。

    “咳咳……闹闹,想不想吃水果啊?我给你削。”文焱温柔地搂着闹闹的小身子,语气格外亲切。

    闹闹绷着脸,委屈地扁着嘴,摇摇头:“不想吃。”

    “那……那你想吃零食吗?这儿有!”文焱从茶几下拿出一个精美的篮子。

    “不想吃。”

    “。。。。。。”

    文焱尴尬了,哄孩子可真不是他的强项。

    “那咱们玩游戏?以前我们一起玩过的那个……泡泡龙,怎么样?”

    “不要,没兴趣。”闹闹很直接地说。

    文焱嘴角犯抽,这孩子……怎么这么冷淡?

    文焱抬手捏捏闹闹的小脸蛋,诱哄着说:“宝贝儿,有什么不开心的,告诉我,或许我能帮你。”

    闹闹瞄了他一眼,哼哼哧哧的,犹豫了一会儿才糯糯地说:“我……我觉得姐姐不疼我了……姐姐是不是再也不会爱我了?”

    小家伙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眼眶一红,鼻子发酸,这是要哭的迹象啊。

    文焱慌了,最怕就是孩子哭,连忙又抱得更紧:“不哭不哭,乖啊……你姐姐怎么会不爱你呢,她只是……只是……”文焱接不下去了,语塞,他怎么跟闹闹解释说方惋因为太爱宝宝了而忽略了闹闹的存在?虽然方惋是无心的,她也是人之常情,可闹闹还这么小……

    “宝贝儿不哭,相信我,这事儿交给我来办,等着啊!”文焱在闹闹脸上亲了一口。

    闹闹心里立刻燃起了希望,眼泪一下子又止住了,呆呆地望着文焱的背影。

    卧室里,文焱轻轻将门带过去,方惋将宝宝放在床上,不解地看着文焱:“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吗?”

    文焱一脸严肃:“很重要,相当重要。”

    “呃?”

    文焱搂着方惋的肩膀,走到卧室门口,示意她向客厅里的沙发看过去……

    “看见没有?闹闹的表情,多可怜多失落,好好想想这是为什么?”

    “闹闹……他……”方惋心头一紧,被文焱这么一提醒,她也发觉了,闹闹现在这么不开心的样子,很久没见到了。

    “老婆,刚才闹闹差点哭了,他问我,是不是你再也不会爱他了。”

    “什么?闹闹他……他……他怎么会这样想?”方惋很快反应过来原因所在了,疼惜地说:“是啊,前段时间我们都以为宝宝不在了,都很伤心,而我更是将对宝宝的爱转到了闹闹身上,你去部队的时候,我经常都是和闹闹睡在一起,是他的存在给了我慰藉……可我现在找回了宝宝,我就忽略了闹闹的感受,他还是个孩子,他已经没有了母亲,他需要的是更多更多的爱,我不能冷落他的……”

    文焱见方惋这么认真又心疼的眼神,不由得心里发软,抬手轻点她的鼻尖:“你啊,只注意咱们的宝宝,忽略了闹闹,特别是刚才,他说想跟我们一起睡,结果你没答应。我知道你是担心宝宝晚上睡觉闹腾,吵到闹闹,可是闹闹他心里会有想法的……别说是他了,就连我都有些嫉妒,咱们儿子成天都霸占着你,唉……我和闹闹都被人忽视了,冷落了……唉……唉……”文焱佯装失望地连声叹气,还做出一副哀怨的样子。

    方惋哭笑不得:“你这是在吃宝宝的醋?真不害臊!闹闹是小孩子,他可以吃醋,你都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般。”

    文焱脖子一更,理直气壮地说:“三十怎么了,三十的男人难道就不需要爱的滋润吗?今晚让宝宝睡婴儿床,我要跟你睡大床,我要抱着你睡!”

    方惋见文焱这耍赖的架势,心里是甜蜜居多……被人需要的感觉很好,特别是自己爱的男人能表现出如此强烈的需求欲,她该欣慰,该开心。

    “好吧,今晚我们就一起睡大床,抱着睡。”

    “真的吗?太好了!”文焱高兴啊,感激涕零,能争取到一晚的福利,不容易啊!

    “不过嘛……”方惋眼中闪过一丝俏皮:“闹闹也要跟我们一起睡,我还要给他讲故事哄他睡觉……最近我确实忽略他了,是我不对,我得好好弥补他。可怜的小家伙,他其实更需要我们大家的爱。”

    “啥?真的要让闹闹和我们一起睡?那我今晚的福利不是泡汤了?其实……其实明天再让闹闹和我们一起睡不行吗?”

    “不行。小孩子很敏感,你不是说他刚才都差点哭了吗,我们得尽快弥补他,让他感受到我们的爱才行。”方惋忽地笑得特别温柔,美目勾人,搂着文焱的脖子:“老公,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你一定不会跟孩子们抢的嘛……”

    “我……我……”文焱十分纠结,她都这么赞美他了,他还真不好意思抢。

    “老公,你不是说今后咱们还要生第二胎吗,现在只是让你早点习惯家里有连个孩子的存在,以后要真是生第二胎,我的时间大部分都被孩子们瓜分了,特别是晚上的时候,你能耐得住吗?”

    “。。。。。。”

    方奇山和秦桦听闹闹要留下来,他们也没说什么,知道这孩子粘方惋,就由着他吧。

    闹闹可高兴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睡在方惋和文焱中间,方惋给他讲故事,就像从前一样。闹闹缩在方惋怀里,静静地听着,时不时还嘻嘻地笑。

    文焱就有点憋了,板着脸,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一言不发。这架势,就像是小孩子在赌气。

    方惋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也越发觉得这男人很可爱。

    方惋低头在闹闹耳边说了两句悄悄话,指指文焱。闹闹乖巧地点点头,转过身,一下子抱住文焱,在他脸上“吧唧”一口:“哥哥,我爱你!哥哥是绝世好男人!嘻嘻……哥哥……”

    文焱冷硬的面部线条开始松动,扭头一看方惋正望着他,巧笑倩兮,水眸汪汪,他就知道,是她教闹闹这么说的。

    怀里这柔软的小身子香喷喷的,稚嫩的童声在哄他,他知道这是孩子在表达对他的感谢和爱,哪里还能再板着脸呢。想想也是,自己跟孩子较什么劲啊,不管是自己的儿子还是闹闹,都是家里的宝,都需要大人的爱。

    方惋也凑了过来,抚摸着闹闹的小脑袋,含情脉脉地看着文焱:“老公,谢谢你……”

    文焱得瑟地说:“谢什么啊,不是说我是绝世好男人吗,你说我要是不疼你,不疼孩子,不疼闹闹,我能担得起这称号么。”

    “是是是……绝世好男人,绝世好老公!”

    “嗯,不错,再叫几声来听听。”文焱摆出享受的样子。

    “绝世好男人,绝世好老公……”

    “咯咯……嘻嘻嘻嘻……”闹闹在笑,一会儿抱抱文焱,一会儿抱抱方惋,没过多久就进入梦乡了。

    这一晚,闹闹睡得特别香,睡着了脸上都还挂着一丝满足的笑。因为他又能和姐姐睡在一起,能在睡前听姐姐讲故事,能感受到姐姐的爱。不只是这样,还要姐夫,也是爱他的。并没有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小宝宝而将他抛弃。

    文焱也挺喜欢闹闹,特别是他当了父亲之后更有一种心肠更加柔软了,对小孩子也更在意。总感觉自己好像有满腔的爱,即使每天给孩子,给老婆,给家人,可都还是不会厌倦,枯竭。幸福的一家子,他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只是……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刻,他会想到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为了某种原因而甘愿与世隔绝用余生来赎罪的男人……穆钊曾说过,希望文焱每年都能给他送去一张全家福的照片,并要求他将这件事保密。文焱答应了,且没有告诉任何人。

    不只是文焱会想起穆钊,方惋有时也会想。只是她也跟文焱一样,没有表露出来,没有说。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彼此为对方留一点空间,才能更好地呼吸。

    除了他们俩,还有一个人会想起穆钊……那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秦桦。

    又到了深夜,秦桦和方奇山却没有入睡,床边放着一根针筒,这是准备一会儿要给秦桦注射的。

    秦桦此刻已经满头大汗,脸色惨白,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看得出来她在忍受着痛苦。

    方奇山心痛地抱着她,两眼泛红:“阿桦,别忍了,现在就注射吧……”

    秦桦摇摇头,艰难地发出声音:“不……我再忍忍……”

    她这是紫幻的毒瘾发作了。那针筒就是她自己配制的抑制毒瘾的药,但由于她注射这种药已经很多次,身体里已经产生抗性,最近这药的效果没有最初那么好了。刚开始注射的一段时间,她能控制到两三天发作一次,但最近这几天都是每天半夜发作。

    紫幻的毒十分顽固,它与其他毒品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不能用代替品来戒掉。一般毒瘾很深的人,为了防止出意外,都会在戒毒的时候先试着用一些代替药品,慢慢缓解身体对毒素的依赖,再辅助一些有效的止痛剂,只要坚持,用不了多久就能摆脱毒品对身体的控制和侵害。但紫幻却不同,没有代替品可用。它就像是有灵性一样,能识破人体内类似它的毒。秦桦到现在都只能注射止痛剂,而无法让紫幻从她身体里根除。

    秦桦实在忍不住下去的时候,终于将针筒刺在了自己身上,冰凉的液体流进身体,她整个人也就瘫软了,意志顷刻粉碎,只想好好睡上一觉,什么都不去想。

    她白天就能精神抖擞,可一到了晚上就这样痛不欲生。她知道这是穆钊留给她的最深刻的“纪念”。原本是想找出穆钊的门徒,然后想办法得知紫幻的下落,但后来知道尹梦璇就是穆钊的门徒,偏偏她又挟持着方惋的孩子。在海边,尹梦璇身亡,也没人来得及问一问关于紫幻的事。难道这一生都要这样活着吗?秦桦每次看到方奇山为她担心的样子,看到他泛泪的目光,她就感到格外心痛。紫幻的毒,折磨的不只是她,还有她的爱人,家人……

    紫幻,必须要清除。

    在边境上,有一群毒贩手里流入了紫幻这种毒品,并且在一个范围之内迅速蔓延,它的出现让瘾君子们又有了新的目标,吸食它之后所带来的“美妙感觉”也让每一个人为之疯狂。紫幻的出现,代表着那一群专家已经解决了它的香味,让它变得无味,这样才更有利于贩卖,流通。

    最初的紫幻是紫色,但成品的紫幻,拿出来贩卖的紫幻却是金色的液体。文焱曾服役的特种部队抓到了一些毒贩,缴获了紫幻,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培植出来的,甚至连源头都不清楚。

    尹梦璇活着的时候,紫幻由她负责。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她一两个月才去基地看一次。紫幻也是她最先拿出来交给境外的人,再从境外流入我国境内,这样就使得她更加隐蔽,不易暴露。

    特种部队满以为能再缴获紫幻,可奇怪的是,他们抓了几次毒贩之后,再也没有见到紫幻了,它就像凭空消失一样。紫幻刚出现没多久就成为了毒品中的新宠,这种能为毒贩带来巨大利润的毒品,怎会有人舍得放弃?是因为培植不易,所以产量稀少吗?

    不管怎样,都必须要将紫幻的源头挖掘出来,否则,一旦它再次问世,将会造成更大的影响,会有更多的人成为紫幻的奴隶。

    尹梦璇是穆钊的门徒,紫幻那样重要的东西,藏得那么深,岂是尹梦璇一人之力能做到的?穆钊必定知道什么。但穆钊不肯开口,特种部队的首长也没辙了,除了知道这东西和尹梦璇有关,再也没有相关线索。无奈之下,只得请文焱出面,由他去会晤穆钊。

    文焱在接到首长的指示时,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他曾是军人,即使退役了,可部队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他绝不会推脱。更何况,部队对他的需要,是有利的。这样他能见到穆钊,能将穆钊要的全家福带去。只是这一回,首长说,让秦桦也跟文焱一起去见穆钊……【新文《亲亲总裁,先上后爱》已更新,在简介旁“其他作品”里,请大家继续支持千千!】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邪性警司,强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禾千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千千并收藏邪性警司,强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