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徐氏 > 第69章 摔跤

第69章 摔跤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月,崔江北回来了。回来的同时还带来了一个对崔家人而言很好的消息,那就是崔庆和的府试通过了,现在人已赶往省城的路上。

    “叔父,今年府试的足有两千三百多人,最后只取了前三百名。庆和弟考得不错,排在了两百九十多名,得以参加省城的院试。”

    崔长河心里的高兴劲快要控制不住了,但当着崔江北的面,他还是尽量忍住了,先安慰人道:“侄儿,是这次考试的人太多了。叔跟你说,你还年轻,明年还有机会。”

    都过去有些日子了,崔江北早就看开了,笑着回道:“多谢叔父。经过此番考试,我也算有了经验,相信明年定能更进一步。”

    崔长河拍拍他的肩膀道:“想的对,想的对。”

    众所周知,童生试共分三关,县试,府试,院试,一关比一关难。自己的孩子连过两关,那岂不是说秀才有望了?

    思及此处,崔长河一天的心情都颇为的激动,连带着徐书怡的心情也相当的不错。要知道,按她原本的性子,院试结果没出来,她的一颗心怎么也不会放下来。

    但可惜,夫妻俩人的好心情只延续了大半天。

    榆钱村的一位村民忽然找到了他们家,捎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褚氏摔了一跤,且摔得比较严重,现下人都起不来床了。

    徐书怡大惊失色,和崔长河慌忙套车赶往了娘家。

    榆钱村这边,徐鹏飞夫妇面对着来得如此快的大姐夫妻,神色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惶恐。

    “大姐......”一贯嗓门比较宏亮的荣氏,此次喊人却是声音低得犹如蚊子哼哼,听在徐书怡的耳里自然将她当成了做贼心虚。

    当下,徐书怡也没客气,拉下脸道:“怎么回事?要不是别人来告诉我,你们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娘的事情了?”

    “不是的,大姐。”徐鹏飞赔笑道:“我们也没想到娘会摔得这么厉害,光顾着照料娘,忘了去通知你们了。不过现在也好,咱们村里热心人倒是多......呵呵。”

    徐书怡不想和他多说热心人的事情,话锋一转,说道:“好了,我先去看娘,回头再找你说算账。”

    推开东厢的房门,徐书怡和崔长河当先走了进去,屁股后头跟着的则是一脸心虚的徐鹏飞夫妇。

    “娘!”徐书怡呼喊一声,整个人扑到了褚氏的床边。

    褚氏平躺在床上,听到女儿的呼唤声,把头转了过来。

    “月桂......你怎么来了?”她的声音明显透着虚弱。

    徐书怡轻轻将她往上扶了扶,又掖了掖被子,说道:“知道您摔了一跤,我和孩子他爹就赶过来了。您觉得怎么样,身上还痛吗?”

    在女儿面前,褚氏极力装出一副无事的样子,露出笑道:“我没事,没事......”

    但她晦暗的面色以及虚弱的神态早就暴露了她的真实情况,徐书怡看着她的眼中尽是不忍,放柔了声音道:“娘,您不要说话了,我让孩子他爹去请钱大夫来。”

    不料荣氏却拦下了提腿欲走的崔长河:“大姐夫,钱大夫今早来过了,说娘没什么大事。你......你就甭白跑一趟了。”

    徐书怡“唰”地看向荣氏,一双眼紧紧盯着她道:“那你说说,钱大夫开了什么药方子?”

    荣氏目光闪烁,期期艾艾地道:“钱大夫开了治疗跌打扭伤的药,效用......效用挺不错。”

    徐书怡摇头道:“不够。你没看娘面色隐晦,气色不足吗?你们俩还是给娘买点人参来为好。”

    人参?那得多少钱啊!荣氏对婆婆向来吝啬,怎么会舍得花这个钱,她忍不住伸出手指,用力戳了一下丈夫的后背。

    徐书怡目光如霜,又冷冷地盯向了徐鹏飞。

    徐鹏飞被看得心头发凉,忍着后背的疼痛,嗫嚅道:“我听大姐的......”

    此言一出,荣氏自是不依,张嘴反驳道:“大姐你也是管家的,该知道人参值多少价。我们家什么情况,哪里买得起这么贵重的药材?”

    徐书怡冷笑一声,说道:“我哪趟来不是带着东西来的?我不就想着你们有口吃的了,娘这边也不会落下吗?我不盼别的,就盼着娘晚年能过些安生日子,可看娘如今这个样子,我哪里放心的下?不如请了三叔来,求他老人家大发慈悲,让我接了娘走吧!”

    没想到徐书怡会突然来这么一句,霎时徐鹏飞夫妇慌得不行,连声道:“不行,不行......”

    气氛正尴尬着,这时就听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房里响起:“月桂,是我自个儿不当心,和你弟弟弟妹都没关系,你可别错怪了他们。你不用去请老村长,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徐鹏飞夫妇当即松了口气,一着急居然忘了这一茬了,也是,娘怎么可能会离开呢?

    有个拖后腿的娘,徐书怡也没有办法,暗暗叹了口气,缓了脸色对徐鹏飞道:“你去买几两人参来,银子不够,我和你姐夫再添点。”

    徐鹏飞听了,眼里划过一抹愧疚,低声道:“大姐,银子不用了。为娘买补身子的药,这也是我该做的事。”

    说完,他牢牢扣住妻子的手腕,连拉带拽地将人弄出了房间。

    一走到外面,荣氏“啪”一下挣脱开来,揉着手腕埋怨道:“你要死啊,抓得这么重!我可告诉你,买人参的事......”

    “嘘!”徐鹏飞压低音量道:“小心叫大姐他们听到!”

    “听见就听见......唔唔......”荣氏的嘴巴被徐鹏飞捂住了。

    徐鹏飞贴着她的耳朵道:“你对娘好一些,就当是替俊儿赎罪吧。”

    房间里,徐书怡略微不高兴地道:“娘,您太好说话了!当我看不出来弟弟他们俩个的神色啊,您摔倒的事肯定跟他们有关!”

    “没有,没有。”褚氏连连否认:“和他们没关系,没关系。”

    看着矢口否认的丈母娘,崔长河心头一动,说道:“娘,我们知道您是爱护弟弟呢,只是可惜了孩子他娘对您的一片心意。”

    褚氏急忙解释道:“长河,我不是......真不是你弟弟他们推的我,是......”

    话一出口,褚氏才知道说了什么,一张脸惨白如纸,颤抖着嘴唇说不下去了。

    徐书怡和崔长河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二字,这么说......还真的有推的人了?不是徐鹏飞夫妇,难道是......徐俊?

    徐书怡“嚯”一下站起来道:“娘,我找徐俊去!”

    “月桂!”褚氏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是硬生生拽住了徐书怡的衣裳,双眼含泪道:“你别去,就当......就当娘求你了......”

    徐书怡哪里受得了看一位老人落泪,终还是再次坐了下来,一边替褚氏擦泪,一边道:“娘,您让我不去也可以,但你今儿一定要把事情讲清楚,不然我和当家的还是要找徐俊。”

    “唉!我说,我说......只是我说了,你们也要答应我,别去责骂俊儿,好不好?我知道他不是有心的。”褚氏很是无奈。

    徐书怡含糊地应道:“您先说。”

    褚氏遂缓缓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徐俊今年也和崔庆和一样参加了童生试。但跟崔庆和不同,徐俊在县试这关就被刷了下来,回到家中的他心情很是不好。崔庆和过了府试的消息被落榜的榆钱村考生传回来时,徐俊不可抑制地产生了一股妒恨的心里。

    偏褚氏只顾着高兴,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个孙儿的情绪。当她第三次夸奖崔庆和的时候,终于,徐俊不耐烦地伸手推了她一把。

    褚氏整个的话说得遮遮掩掩,不清不楚,但徐书怡脑子一转,瞬间便把前因后果给串联起来了。

    当着褚氏的面,徐书怡没有掩饰住她内心的不屑:“徐俊,呸,真不是个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农门徐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可可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可可宝并收藏农门徐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