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096凤印的归属

096凤印的归属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恭喜皇……”李公公情不自禁地屈膝,可话说一半又尴尬地收回,如今这光景,可容得他欣喜?

    玄烨不以为意,自行收了祖母的书信,口中慢悠悠说:“你就好好恭喜朕吧,大行皇后之丧,朕在她身前了她所有心愿,如今也给足了钮祜禄氏一族颜面,大行皇后了无遗憾,对她的家族,朕也仁至义尽,朕的肩上还有大清国,有皇祖母,还有……”

    皇帝话未说完,李公公已识相地屈膝大拜,恭喜皇帝又添子嗣,玄烨也没再继续说那些话,喜滋滋地说着:“皇祖母讲,德贵人是一早就知道身孕,朕那几日也曾想过,后来事多又见她不提起,便以为没有好消息,也由着她在中宫侍疾,如今想真真后怕,万一她有什么闪失,只怕大行皇后走得也不能安生。快来给朕研磨,朕要写书信告知皇祖母,好好训斥这个小贵人。”

    李公公忙过来帮忙,之后书信写成,皇帝口中说着要祖母训斥岚琪,实则却另给她也写了信函,道尽感激欢喜之情,个中浓情绵意不足为外人道。

    深宫之内,隔天一早收到皇帝的信函,太皇太后和嬷嬷瞧着岚琪自己捧着信函坐在窗下傻乎乎笑的模样,很是欢喜,但太皇太后这里每日要进补药,岚琪又闻不得气味,老人家便叮嘱她不必再来慈宁宫,等这些天不好受的日子过去,养足了精神再来不迟。

    自此德贵人安居钟粹宫,太皇太后下懿旨任何人不得打扰德贵人静养也不能随意传召,需经过慈宁宫允许方可相见,看着像把德贵人软禁似的,但宫里人都晓得,她在大行皇后身前侍疾有功,近日也没犯什么错,倒是太医跑得殷勤,于是有传言德贵人怀了皇嗣,上头虽不说,底下人悄摸摸已传得六宫皆知。

    这日布贵人来端嫔娘娘处看端静,荣嫔、惠嫔等诸人都在,众人便问她,德贵人是不是有好消息了,布贵人只是笑:“不知道呢,终日懒懒的,兴许是有喜了,只是太医来了也不说什么,臣妾还真不知道。”

    一旁安贵人也在,冷笑一声:“还真是瞒得住,连你也瞒了,多金贵啊?这里哪位娘娘没生养过,你当初又是什么光景,现在她这样特立独行算什么,不过是个贵人。”

    布贵人不说话,如今她也和安贵人平起平坐了,膝下还有一个公主,皇上虽然让端嫔抚养端静,但并没让端静改口,到如今女儿也只喊自己额娘,她凭什么还要在安贵人面前低人一等,此刻见她说这刻薄尖酸的话,岚琪一早与她说过,对付安贵人,不理睬是上策。

    果然安贵人见无人搭理她,悻悻又念叨几句,见坐着也没意思,便告辞离了,她一走,惠嫔才好声对布贵人讲:“她的嘴碎,不必理睬,倒是德贵人那里,不管有没有好消息了,你多多照顾,念她昔日照顾你一回,如今也要有你在她才安心。”

    布贵人连连点头:“当年的事历历在目,端静能平安生产,多亏德贵人悉心照顾,彼时跟着臣妾的嬷嬷性子很不好,为人又恶毒,总是盼着臣妾能给她什么,往往不果便颐指气使地给脸色看,那会儿臣妾年轻又胆小,若非岚琪在身边周全,只有被欺负的命。”

    荣嫔叹息,慢慢将话题扯开说:“布贵人提起来这些感慨不已,我们从几个宫女过来的,就更明白了。偌大一座皇城,成千上百的太监宫女,一层压一层,恶奴刁奴不少,如今大行皇后一走,佟贵妃不理事,温妃娘娘又孱弱,落到咱们几个肩上,若无一些能压制的手段,只怕宫里要乱。”

    众人一时静默,荣嫔的话其实另有一个意思,如今钮祜禄皇后不在了,当初赫舍里皇后离世不久,凤印便暂由彼时的昭妃代掌,一直到她成为皇后,不曾给过旁人,但如今钮祜禄皇后走了一个月了,皇帝和太皇太后都还没决定由谁来主理六宫之事,佟贵妃和温妃的品行能力都摆在那儿,显然是都不可靠,才悬而不决。

    但不论佟贵妃和温妃多不能干,也不可能越过两人,由荣嫔或惠嫔之类掌理,倒是贵妃和温妃,虽有位份差别,可只要太皇太后和皇上不介意,这两人还能择其一,而对于几位嫔主娘娘,以及众贵人、常在而言,佟贵妃如此厉害让人生畏,若自此得了权,大家只怕都没好日子过了。

    良久,端嫔笑叹:“当日佟妃请六宫看戏,昭妃娘娘怒斥内务府不节俭,吓得我等都不敢前往,布贵人你该记得最清楚吧,佟妃不是领着你和德贵人去翊坤宫请昭妃吗?最后大家都乖乖地去了承乾宫,那架势,当初赫舍里皇后也从未曾有过。你们想,若是太皇太后或皇上点了温妃娘娘主理六宫,说起来是钮祜禄皇后的妹妹,学得多听得多,的确有道理,可若……”

    端嫔停了停,目光悠悠扫过众人,笑道:“可若贵妃不服,往后隔三差五地要闹一场,我们这些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荣嫔颔首:“是这个道理,若钦点了温妃娘娘代掌凤印,贵妃必然不服,哪怕晋了温妃娘娘的位份,贵妃也好皇贵妃也罢,都压不住她的气性。”

    众人一时都议论开,不知后宫未来会是怎样的光景,只等都散了,布贵人领着阿哥公主们在院子里玩耍,荣嫔、惠嫔和端嫔三人才私下说:“皇上最厌恶妃嫔嚣张跋扈,为何对佟贵妃诸多忍让?说是亲表妹,可这不足以放纵她,当初放手不管,为的不过是压制钮祜禄氏,咱们如今就不知道,皇上是压制钮祜禄皇后,还是压制整个钮祜禄一族,若是前者,如今的温妃不成气候,皇上应该不会由着佟贵妃横行霸道,可若是后者……那日子,就无穷无尽了。”

    端嫔便问惠嫔:“明珠府那里,可能听说什么?我们俩的娘家你也知道,指望不上。”

    惠嫔讪讪:“明珠府也非我的娘家。”才不屑地说,“倒是来提点过一两句,可明珠是最万年小心的人,你们觉得他会有什么激进的法子?”

    三人絮絮地说着,外头布贵人陪着阿哥公主玩耍,偶尔经过窗下听见几句,想象着宫内将有的动荡,不免唏嘘。待与荣嫔、惠嫔一同离了,回去路过承乾宫,就瞧见有宫女在宫门口跪砖头,也不知犯了什么错,但承乾宫里贵妃打骂宫女太监是常有的事,她战战兢兢绕回钟粹宫,岚琪刚歇了午觉起来。

    她本是知道岚琪有身孕的事,不过是敷衍其他人,这会儿换了衣裳洗手过来,瞧见岚琪正歪在榻上看书,屋子里光线也不明亮,她探着脑袋寻光源,样子很是可爱,布贵人不免笑:“眼睛看坏了,这模样若是万岁爷进来瞧见,一定训你。”

    岚琪见姐姐来了,拉着在床上坐,数落起环春玉葵把她当病人,这也不许动那也不能碰,又不知哪儿听来的规矩,一发连针线剪子也不让她摸了,本还想做些针线打发时间,如今也不能。

    “怎么不写字,写字最凝神静气。”布贵人将她的书收了,岚琪摸着肚子说,“不能闻墨味儿呢,书还好,写字一磨墨我就恶心,姐姐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将来不爱读书的?这下可糟了,是个公主还好,若是小阿哥,他皇阿玛一定不喜欢。”

    布贵人嗔笑:“皇上喜欢你,你生的孩子他会不喜欢?”

    此时环春端进来两碗燕窝,布贵人和岚琪在炕上对坐分食,只见她狼吞虎咽喝下一碗燕窝,眼巴巴望着自己面前的,环春嗔笑,“主子太不客气了,您还要吃奴婢给您去拿,怎么总抢布贵人的东西吃。”

    可布贵人已经把自己的递给她了,笑悠悠说:“可不就是抢来的东西吃得香吗?我在端嫔娘娘那儿吃了不少点心,也吃不下,不必去拿了。”

    岚琪只是嘴馋,眼睛大胃口小,布贵人那碗再吃几口,就絮了,推开不想吃,懒懒地趴在窗口看外头的光景,问着布贵人:“姐姐你从外头回来,宫里的缟素都撤了吗?”

    布贵人说基本都撤了,又将方才端嫔处听的话与她说了,叹息着:“我从前头过来,又不知佟贵妃发什么脾气,把一个小宫女罚跪在门前,往后她若掌权,咱们的日子……”

    “宫里还有太皇太后、太后和皇上在,姐姐不要多虑。”岚琪拉拉她,劝着,“荣嫔娘娘她们担忧,是因为她们也管着宫里的事,咱们几个闲人怕什么,佟贵妃不难对付,姐姐不是说,她就是什么都搁在脸上,才好对付吗?我们安心过日子就好。”

    话虽如此,岚琪却想到那天佟贵妃在路上就让温妃跪下的事,她真是什么都放在脸上,只怕往后若要和温妃争,也会明刀明枪的来,皇上纵容她,必然有他的道理,自己安于方寸宫阁,不去招惹她就好。

    此时却听外头急匆匆的脚步声,香月不知溜出去哪儿玩耍,乐呵呵地跑回来说:“主子主子,皇上回銮了,听说已经进乾清门,正要去慈宁宫请安,恐怕就该来咱们这儿了。”

    环春则拧了她的耳朵,掐着胳膊骂:“大半天不见你,跑哪里去了?”

    布贵人笑着劝和,又说:“皇上指定就往这里来,我先回去了,夜里皇上若回乾清宫,我再来看你。”

    “姐姐……”岚琪拉着她的手,布贵人知道她想什么,笑着说,“进宫都快五年了,头几年都不在意,如今倒在意起来?你若多心,咱们也处不好了。”

    才说着,外头有乾清宫的小太监来禀告,说皇帝即刻过来,让德贵人预备接驾,布贵人这才真的跑开,之后又等了片刻,皇帝果然风风火火来,岚琪立在门前屈膝迎驾,一把被玄烨抱起来,只是欢喜地看着她,什么话也不说。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