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02护犊(还有一更

102护犊(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岚琪不知该怎么回答,一时只抿着嘴,玄烨轻轻触碰她隆起的肚子,腹中孩儿突然动了动,玄烨一惊,露出欣喜之色,“他动了,力道不小,会不会不舒服?”

    “这孩子很乖。”岚琪低头喜滋滋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可皇帝的问话还在心头,又抬起头问玄烨,“皇上怎么一个人来了?”

    玄烨伸手捋顺她发髻上钩住了珠花的流苏,温和地笑着,“本想在这里陪你赏花说话,朕想你了,就让环春引你来,只是现在有这样大的事,又不能陪你。”

    “总还有空闲,皇上国事要紧。”小贵人欢喜地笑着,“三藩大定就在眼前,皇上不要惦记臣妾。”

    “刚才那些话,朕听见了。”玄烨却低下头与岚琪的脸凑得很近,几乎鼻尖相触,轻声笑着,“你哪儿来的什么私欲?从那年元宵起,你就只能想着朕了。”

    “可是……”

    “可是朕没有要你担的烦恼,朕的江山多美,你的笑容就要多美。”玄烨温和地说着,“朕不会在乎所有人,不在乎的人自然就伤不到朕,可是朕在乎你,而你又为何要为不相干的人烦恼?”

    岚琪心里暖暖的,点了点头说:“臣妾不乱想了,臣妾就是……”

    “想朕了?”

    “是,就是想见您,见了心里就踏实。”岚琪幸福地笑着,抬头见李公公来,知道该催皇上走了,朝后退了两步福身,“大臣们等着了,皇上快请。”

    御驾带着喜气匆匆离去,玄烨交代让岚琪去皇祖母那里报喜,小贵人之后也离了御花园一路往慈宁宫来,因不曾坐轿子,大腹便便走得很慢,仿佛冤家路窄,行至半路就见贵妃的肩舆从前头过来,环春几人都暗呼不好,忙搀扶主子侍立在侧。

    这一边,佟贵妃精神倦怠地坐在肩舆上,不比前头的人远远就看到自己,她直等走近了才发现乌雅氏在路边,入目便是她高高隆起的肚子。

    方才在慈宁宫请安,被太皇太后教训了好一顿,她自入宫以来,太皇太后每每见她都是耳提面命的训话,教导她这个能做那个不能做,今日为了她打了一个低贱的小答应,就硬是陪着在佛龛前跪了半个时辰听絮叨,老人家那儿盘膝坐着不觉辛苦,可知她在后头跪着多疼,这会儿眼见福气满满的乌雅氏,怒从心生。

    “停。”佟贵妃一声令下,边上青莲皱眉,轻轻劝了声,“娘娘,咱们回吧,您累了。”她心想着主子才被太皇太后教训,怎么又要惹是生非。

    可肩舆还是落下了,佟贵妃慢步走来,见环春几人搀扶着乌雅氏就要行礼,冷笑说:“德贵人不必多礼,前些日子太皇太后不是免了你行礼吗?本宫固然比你尊贵,可皇嗣更尊贵,本宫可担当不起。”

    “臣妾惶恐。”岚琪欠身应着,目不敢正视。

    佟贵妃却越走越近,边上绿珠下意识地搀扶岚琪往后退了一步,贵妃大怒,喝斥绿珠:“往后退做什么?本宫是恶狼猛虎,要吃了你家主子不成?”

    岚琪轻轻推开了绿珠的搀扶,稍稍将她挡在身后,和气地问贵妃:“娘娘可有吩咐?”

    “吩咐你?如今你是这宫里头一金贵的人,本宫敢吩咐你什么,回头闪了肚子里的孩子……”佟贵妃冷幽幽的话语说出口,可脑中突然一个激灵,想起钮祜禄氏曾经对她说的话,皇后说,她和皇帝商量好,要让她抱养一个新生的孩子,那么巧,乌雅氏就上赶着要生了?

    宫女出身的女人在贵妃眼里固然低贱,可皇帝喜欢她,太皇太后也喜欢她,若能抱她的孩子,不说让六宫从此更加敬畏自己,要紧的是,恐怕眼前这个女人,连同太皇太后和皇上,心里都会膈应得很,而他们一个个不痛快了,她可就痛快了。

    伸手摸岚琪的肚子,贵妃笑悠悠:“就快生了吧,你真是好福气,钟粹宫里风水好吧,布贵人头胎就能生,你也好好的,承乾宫明明就在前头,本宫那里怎么就没这样好的福气。”

    “娘娘凤体贵重,将养时日,一定还能为皇上诞育子嗣。”岚琪很恭敬地说着,任凭她抚摸自己的肚子,不躲不让,她知道佟贵妃哪怕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死了,也不会大庭广众地伤害她和孩子,这个女人跋扈霸道,又不傻。

    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佟贵妃不禁出神,冷不丁听青莲喊她,才恍然醒来眨了眨眼睛问:“德贵人这是要去慈宁宫?那赶紧走吧,别叫太皇太后等候了,才跟本宫说了好半天的话,等你泡茶去呢。”

    岚琪不提什么吴三桂死了的事,怕勾起她知道刚才玄烨和自己单独在御花园,福身答应,只等佟贵妃坐了肩舆离开,她才抬起头,淡淡朝她的背影望了眼,便扶着绿珠环春的手往慈宁宫走,之后一路都没说话,将近宫阁时绿珠忍不住说:“主子,奴婢瞧着贵妃娘娘看您的肚子出神呢,她不会是打什么歪主意吧。”

    岚琪没说什么,待进了殿内,告知太皇太后喜讯,听闻吴三桂死了,太皇太后先是为玄烨高兴,但免不了感慨当年岁月,吴三桂引清军入关,那时候多尔衮还在,如今连吴三桂也死了,他们这一辈的人是都该走了。

    看着太皇太后的情绪起伏,岚琪明白玄烨的为难,玄烨满腔热情平定三藩稳固江山,可对祖母而言,却是要一遍遍翻出当年的事当年的人,还是自己这个毫不相干的人来报喜的好,不论老人家是喜是忧,她都能理解接受。

    “瞧瞧这肚子。”太皇太后总算将自己从忆往昔中抽回,轻轻摸了岚琪的肚子,“一定是个小阿哥,我怀福临时肚子也长这样。”又叮嘱再过些日子不要随便让人摸肚子,姐妹间如此,皇帝更是,怕多摸了肚子引得胎动早产,要让孩子踏踏实实地在娘胎里养足了日子才好。

    闲话半日,太皇太后便打发她早些回去休息,让苏麻喇用轿子送,自己进了佛堂去诵经,兴许是还惦记着几十年前的事,众人不敢多嘴,侍奉她入佛堂后,苏麻喇嬷嬷便来送德贵人。

    岚琪挽着嬷嬷走到宫门前,看着小太监们压轿子,心下一横不想再犹豫,拉着嬷嬷到边上说:“有一件事想求太皇太后,可刚才那情形实在开不了口,嬷嬷您帮我听听,看是不是能在太皇太后面前说的事。”

    嬷嬷笑问:“您这样紧张,是什么要紧事?”

    岚琪喉间蠕动,眼神怯然更满是期盼,轻声道:“皇上曾说,希望太皇太后能替我养这个孩子,大概还没向太皇太后提起来,又或者皇上忘记了,但我还想自己求太皇太后,不论日后这孩子养在哪里谁来养,嬷嬷,我只不愿让佟贵妃碰他。”

    嬷嬷想起佟贵妃和德贵人几乎前后脚来去的,不禁问:“是不是路上碰见了?佟贵妃又对您做什么了?”

    岚琪摇头,真诚地看着嬷嬷:“说一句不敬的话,佟贵妃厌恶我,可我也讨厌她,刚才她摸着我的肚子若有所思,那眼神都是直的,我不怕她会对我做什么,可我怕、我怕她会想尽一切办法要这个孩子。嬷嬷,我若对太皇太后说,她会不会恼我不懂事,要坏了宫里的规矩?”

    “没有的事儿,过几日您再来,自己跟主子好好说说,主子不就是喜欢您实诚率真?”嬷嬷爱怜不已,哄着岚琪,“再者皇上既然亲口对您说过了,您也大可放心,咱们万岁爷金口玉言,没谱儿的事绝不轻易开口,您还不了解皇上吗?”

    岚琪面颊绯红,心头阴云一扫而空,挽着嬷嬷亲昵地说:“有嬷嬷这句话,我就安心了。”

    但苏麻喇嬷嬷嘴上虽说让岚琪过几天自己来求太皇太后,但转身夜里侍奉时,就将此事说了,太皇太后也不觉得新奇,把孩子送去承乾宫,被如此骄纵跋扈的女人抚养,换谁都不乐意,只不过乌雅岚琪说出口了而已。

    “有了孩子,人总还要变一变,我挺想看看岚琪会变成什么样,眼下这个请求是一件,往后的日子,不知还会不会再有别的事。”太皇太后笃然笑着,完全没把这些事放在眼里,嘱咐苏麻喇嬷嬷,“总想着她怎么就真能无欲无求,在我身边从来不开口要什么,人太完美了看久了容易恍惚容易厌,我这样玄烨也一定是,现在听这些,才觉得她有血有肉呢。下回她再找你商量什么,你就立刻把她推到我面前来。”

    嬷嬷则放下帐子笑:“说到底,您就是偏心贵人,换做旁人未必是这番说辞,您说呢。”

    夜渐深,岚琪靠在床上没躺下,今晚胎动得有些厉害,她正和孩子说话安抚他,忽而隐隐从承乾宫传来悠扬古琴,小贵人心头一紧,待环春进来便问:“皇上今晚去承乾宫了?”

    “没有啊,皇上今晚没翻牌子,乾清宫里据说到现在还有大臣出入。”环春一边应着,一边见岚琪心神不宁,挨到床边问,“您今天很在意贵妃呢。”

    岚琪点头,捧着自己的肚子,神情凝肃地说:“她今天看我的眼神很不一样,我知道她没安好心,指不定就想要我的孩子,大阿哥的亏她不会再吃一次,一定想往后要抱养才出生的孩子,虽然她肯定看不起我,可皇上和太皇太后都喜欢我,她若能把我的孩子抱走,人家就更要觉得她厉害了。”

    环春还是头一回听主子这么直白地说自己被喜欢着,不管是她没有自觉还是谨慎低调,从来就没表露过自己被人喜欢着的心情,今天恐怕是真急了才会说出口,不禁心疼,安抚她,“您也说皇上喜欢您,那怎么还会做让您伤心的事儿。当年钮祜禄皇后都要不到孩子,何况佟贵妃呢,虽然您还不能自己抚养,可咱们钟粹宫里有端嫔娘娘,再不济也就是养在阿哥所,奴婢看,是绝不会抱给佟贵妃的,不说别的,就说皇上怕您伤心呢,佟贵妃可比钮祜禄皇后更狠毒地对待过您,皇上难道会不记仇。”

    岚琪却认真地看着环春说:“我不是记仇,环春,记仇只会自己痛苦,记着有什么意思?我是觉得佟贵妃那样的人,哪怕她曾经真心待过大阿哥,可她的脾气性子,再如何真心疼爱孩子,只怕也会教出和她一模一样的脾气,我不想我的孩子也变成那样,不论是阿哥还是公主,他们是金枝玉叶,贵气天成,可我容不得我的孩子,像贵妃那般嚣张。”

    “您说的是。”环春见岚琪有些激动,怕她情绪起伏太大不舒服,赶紧劝说让她平静一些才好。

    岚琪也自觉今晚心火很大,怪不得孩子在肚子里很不安分,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当初惠嫔和荣嫔拼着嫁祸佟妃的罪过,拼着哪怕从此不被皇帝喜欢的代价,也要把大阿哥弄出承乾宫的心情,做母亲的女人,都不畏惧恶狼猛虎,才体味什么是护犊情深。

    “环春,你若几时觉得我变了,变得要让你不认得了,一定要告诉我。”岚琪抓了环春的手说,“认了字读了书,懂了圣人的道理,知道天下的广阔,可眼睛里看到的世界,也不再是从前那么简单干净。”

    承乾宫里的古琴声悠悠停了,夜色越见深浓,取而代之各门各宫落锁的声响,锵锵回荡在皇城内。宫阁之间,有侍卫巡视而过,皇城一隅,两队侍卫相向而行,到了跟前看清彼此,这一边来的人纷纷抱拳行礼,称呼:“纳兰大人吉祥,今夜怎么是您当值?”

    纳兰容若淡然道:“才回京,听说内侍卫改了编制,亲自来看一看,并不当值。你们且去巡逻,身上刀剑绑好了,勿惹声响扰各宫主子休息。”

    侍卫们应了,从他身边而过,纳兰容若身后一个侍卫道:“大人,此处住了那拉常在和觉禅答应,那拉常在刚有了身孕,上头吩咐要多加小心。”

    正说话,殿阁门忽然洞开,一个小宫女从里头出来,乍见外头的侍卫,唬了一跳,有人上前问她做什么大半夜跑出来,那宫女战战兢兢说:“我家答应又高烧不退,奴婢……想去请太医。”

    容若闻言,眉头紧蹙。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