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04没牙的老虎(还有一更

104没牙的老虎(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绿珠几人都吃了一惊,不免慌张,连该有的礼数也忘了,反是岚琪很镇定,带着她们往门前走,到贵妃面前行了礼,也不问她为何来,只是道了安。

    而贵妃果然径直就朝她的寝殿去,嘴里笑着说:“本宫从没来过你的寝殿,听说就跟状元郎的屋子似的,都是书本笔墨。”岚琪不远不近地跟着,贵妃倏然又停下,似乎是听钟粹宫里异常安静,将四处瞧了瞧问,“只有你在?”

    “端嫔娘娘和布贵人去荣嫔娘娘处小聚,下了几天的雨,孩子们都闷坏了。”岚琪应着,但话说完心里就一紧,她好端端,提什么“孩子”两字。

    贵妃眉间有笑意,又指着绿珠几人问:“平素跟着你的环春怎么也不在?”

    “环春……”岚琪心里略略打鼓,本不想提温妃有喜的事,可怕环春半途回来,贵妃问她环春或照实说,或也有心隐瞒但和自己说的不一样,都是麻烦,遂坦白,“环春去咸福宫替臣妾送贺礼,贺喜温妃娘娘有了身孕。”

    “是啊,该贺喜。”贵妃脸色果然不好看,转身问青莲,“咱们贺喜过了吗?”

    青莲怎好说主子不让去恭喜,屈膝道是她疏忽了有罪,贵妃便笑:“去吧,现在去准备像样的东西,赶紧替本宫送过去,不要失礼于人前,别人还当是本宫心胸狭窄,见不得温妃好。”

    “奴、奴婢……这就去。”青莲蹙眉,显然贵妃是故意打发她走,可她也想不明白主子留下究竟要和德贵人说什么,若说要害她肚子里的胎是断然不可能,自己猜得不错,贵妃是惦记上这个孩子了。

    青莲离去,岚琪已将贵妃引入东配殿上座,让绿珠他们奉茶,可绿珠、紫玉和玉葵却不动,差遣最胆小的香月去打点茶水,她们三人似乎笃定了要寸步不离自家主子,防备贵妃随时为难她。

    等香月来奉茶,贵妃早看透她们几个的心思,喝了茶冷笑:“都下去吧,你们一个个插蜡烛似的站在这里,本宫还怎么和你家主子说话,我们说体己话呢,不想叫你们听见,本宫的人都退出去了,你们怎么还不走?”

    玉葵应道:“奴婢们伺候娘娘和德贵人茶水,不敢怠慢。”

    “本宫喝够了。”贵妃冷目瞪着她们,幽幽又瞥了德贵人一眼,“也不听说你是伶牙俐齿的人,怎么调教的宫女,这么爱顶嘴,本宫不过是让她们去外面候着,这都喊不动了?”

    岚琪欠身致歉,温和地吩咐自己的人,“去吧,这里不必你们在了。”

    “主子……”绿珠着急,岚琪深深看她们几眼,转过身只对着贵妃,几人终究也不敢太坚持,不安地离了。

    殿阁的门被关上,外头噼啪雨声轻了许多,岚琪进门前,院子里树上还有几片枯叶没有匝地,此刻眼前还有那枯叶摇曳在雨中挣扎的情景,不知为何心中有笑意,亦在唇边泛起笑容。

    “德贵人心情甚好。”贵妃幽幽开口,“方才见你立在屋檐下望着雨水凝神的模样,难怪皇上喜欢你了,实在是美丽,难得你肚子都这么大了,也没见发胖丑陋。”

    岚琪欠身:“娘娘谬赞,臣妾不敢当。”

    “几时生?”贵妃毫无征兆地突然问起这句,直直地看着岚琪,“听说太医看着,该是个男胎。”

    岚琪心头微颤,面上努力镇定着应答,说起十月下旬是生的日子,贵妃则笑:“本宫生辰正在十月。”

    “贺喜娘娘。”岚琪垂首,生怕被她看见自己微微扭曲的眉毛。

    “那德贵人打算送什么贺礼给本宫?”贵妃一手撑着脸,笑意里满是令人生畏的威吓之意,眼角流转着不容拒绝的骄傲,一声声问岚琪,“本宫想到一件,只怕再没有比那更好的贺礼。”

    岚琪心中说,难道你是说孩子?而她觉得,佟贵妃这样总还不算最坏,直来直去地说清楚,哪怕她当面问自己要孩子呢,总比背后耍手段的阴毒来得强,咽了咽喉间的不适,“娘娘想要什么贺礼?不知臣妾是不是力所能及。”

    “呶。”贵妃伸出纤纤玉指,嫣红的指甲刺目耀眼,岚琪恍惚看着她指向自己的肚子说,“这个孩子,本宫想要这个孩子。”

    贵妃收回手指,朝后靠在椅背上,自在地说着:“德贵人你该明白,你的身份地位,不足以自己抚养皇嗣,凭你的出身门楣,皇上将你封在贵人已是殊宠,再升嫔位,前朝大臣们也未必答应了,算算日子,下一回宫里大封,不知是几时,这些年孩子养在哪里你能放心,不如咱们前后头住着,把孩子放在承乾宫里,你过来瞧瞧也容易,你看呢?”

    岚琪记得早前,彼时的佟妃娘娘就半路拦住自己,半哄半威胁地让自己和她站在一起,拒绝后就被警告不许也不能帮着彼时的昭妃,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佟贵妃的性子仍旧一点也没变,可她这么直接地跑来问自己要孩子,也算坦荡荡了。

    “不愿意?”贵妃冷然,目色冰冷,她显然已经说完最客气的话,此刻一旦被拒绝,之后就不知会说出什么厉害的狠话来。

    岚琪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娘娘恕罪,并非臣妾……”

    贵妃却厉声打断她,悍然说:“你不是最后守在钮祜禄皇后身边的人吗,她没对你说什么?但钮祜禄皇后可对本宫说了,说皇上早就和她商议好,等宫里再有新出生的阿哥公主,就让本宫选一个养在承乾宫,那么巧啊,就是你的孩子。”

    岚琪皱眉,她也记得玄烨对自己说的话,他说不愿自己受那份委屈,看来皇后没有骗贵妃,而玄烨也不曾忘记,所以才早早给自己吃了定心丸吗?既然如此,岚琪将心一横,直接说道:“娘娘恕罪,并非臣妾不愿意,只是皇上一早许诺,要将这孩子送入慈宁宫抚养,太皇太后那里也已知晓,只等临盆之日,娘娘的好意,臣妾感激不尽。”

    佟贵妃闻言呆坐,皇帝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想得如此周到,可见钮祜禄氏真的没有骗自己,玄烨一定是惦记着这件事,才急匆匆答应孩子的去向,心里有悉悉索索的声响,仿佛什么东西碎了,没来由的刺痛也一阵阵扎在那里,她捧住了胸口,缓缓喘息半晌,才又问:“你刚才说什么?”

    岚琪正视着她,一字一字说得清晰:“臣妾不能满足娘娘的愿望,这个孩子落地就要被送去慈宁宫,臣妾连嘴上答应您的资格也没有,还请娘娘恕罪。”

    说完起身,周周正正地行礼,哪怕肚子高耸行动不便,还是虔诚地跪了下去,膝下屈辱根本不算什么,自己的地位本来就在贵妃之下,跪下来的委屈比起失去孩子的痛苦,前者实在微不足道。

    “当真?乌雅岚琪,你可知道谎传圣旨的罪过?”佟贵妃压抑心中怒火,慢慢站了起来,跪着的岚琪矮了许多,她便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味道,忽而扑过来伸手捏住了岚琪的下巴,长眉狰狞目色凶戾,也一字一字地问得清楚,“乌雅氏你可想好了,本宫这就去慈宁宫问太皇太后,若没有这件事,你可就有好果子吃了。”

    岚琪的确发慌,这件事她只对苏麻喇嬷嬷说过,嬷嬷让她相信玄烨,所以没再对太皇太后提起,如果佟贵妃真的冲过去问,如果苏麻喇嬷嬷不在边上支应……

    “来人,去慈宁宫!”不等岚琪多想,佟贵妃甩开了她的下巴,力气之大让岚琪朝后跪坐了下去,赶紧捧着肚子不敢乱动,就听见外头嘈杂的脚步声,一阵喧闹后静了,跪在门外的绿珠几人立刻冲进来,看到主子也跪在地上都吓得慌张不已,七手八脚把她搀扶到内殿暖炕上,问着要不要宣太医。

    岚琪的心砰砰直跳,完全无法预知慈宁宫会有怎样的结果,玄烨的确答应过,她并不是谎传圣旨,但太皇太后已知晓,真是她随口冲动就说出来的,佟贵妃是笃定了要闹一场,怎么闹她不在乎,在乎的是能不能达成心愿的结果。

    “我没事,环春还没回来?”

    玉葵说:“大概是被温妃娘娘留下了。”

    岚琪喘息着,吩咐她:“你去咸福宫找她,不管是不是给温妃留下了,让她直接去慈宁宫,她去了就该知道做什么。”玉葵不敢耽搁,留下众人照顾主子,打着伞就出去了。

    岚琪靠在炕上护着肚子,孩子在腹中微微动了动,似乎要让母亲明白他还好好的,更没有随着母亲的心情一起浮躁,没有让她承受半分不适。

    时间点点滴滴过去,外头的雨一直下不停,忽而一阵狂风摧残花草,只听得树枝在空中抽舞的呼啸,一片湿漉漉的枯叶从窗口乘风而落,紫玉立刻来收拾,赶忙要关窗时,岚琪拦住她,慢慢挪到窗前,昂首望着那棵树,先前还残存的几篇枯叶此刻已完全凋零,干干净净的树枝指向天空,不仅不见凄凉落寞,竟比枝叶繁盛时,更有几分傲然挺立的气势。

    她的心,莫名安定了。

    玉葵很快回来,说是半路上就遇见环春,她已经去慈宁宫了,自己就提了提贵妃来了的事,环春似乎就明白了。

    岚琪颔首不语,等渐渐平静下来,竟吩咐绿珠弄点心给她吃,不晓得之后还会发生什么,养足精神吃饱了有力气,才能和孩子一起应对所有的事。

    大半个时辰后,环春终于回来了,路上走得急,裙摆鞋袜都湿透了,等不及去替换就先来复命,满面得意地告诉主子:“贵妃娘娘是气急败坏离开的,奴婢等到嬷嬷问了,嬷嬷只让奴婢对您说,请您安心。”

    可紫玉却在边上问:“你回来路上,没遇见贵妃?”

    环春皱眉点头,寻思着:“的确没遇见,贵妃是走得急了,还是去了别处?”

    “前头没有动静,不见回来,该是去了别处。”紫玉说道,问岚琪,“娘娘会不会去找皇上?”

    岚琪却已笃然,松了口气似的靠下去,软软地说:“她若去找皇上,我就更安心了。”之后又转头看窗外雨幕,吩咐她们,“等雨停了,就送我去慈宁宫,端嫔娘娘和姐姐若回来,就说我睡了,现在我要歇会儿。”

    她很疲倦,与佟贵妃虽不曾有言语相激,却真正考验了太皇太后对自己的喜爱,兴许是嬷嬷已经转达过自己的话,又或者是太皇太后很自然地偏帮了自己,可她这样毫无顾忌地把老人家推出来挡在面前,太皇太后心里会怎么想?

    才淡定的心,又为这件事纠结,昏昏沉沉睡过去,只等雨停了好亲自去慈宁宫,至于佟贵妃,她从慈宁宫气急败坏地出来后,径直就去了乾清宫,可玄烨不是不见她,而是正和亲王大臣们商议要紧的事,李公公无论如何也不让她进去相见。

    贵妃从钟粹宫折腾去慈宁宫,又冲往乾清宫求见不过,宫里多少眼睛多少嘴,早就角角落落都传遍了,荣嫔这里几人相聚说话,布贵人听说佟贵妃去过钟粹宫,生怕岚琪受委屈,之后便坐立不安,荣嫔索性让她和端嫔先回去,等她们走了,才与惠嫔道:“贵妃的心智,好像从进宫至今,就没变过。”

    惠嫔手里剥着一囊柚子,灵巧地脱出整块果肉,饱满晶莹地放入果盘,又掰下一囊继续,听荣嫔这样问,眉眼也不抬,只哼笑:“你以为呢,皇上什么都让着她惯着她,日长天久会有什么结果?那不就是现在这光景,咱们可不一样,一步步走来,没人疼没人理的时候,可敢去御前撒娇哭闹?”

    “她去找德贵人,八成是为了孩子。”

    “这也是为什么她如此跋扈嚣张,皇上也不理论的缘故。”惠嫔手里又剥出完整晶莹的果肉,这才撂下,拿帕子擦着手说,“依我看,她还不如我们呢,没牙的老虎,皇上就是知道她不会真正害了什么人,才放在后宫让她吼着吓唬人而已。”

    荣嫔看她一眼,自有分寸在心中,自从上回在阿哥所闹一场,心里对惠嫔就有了防备,这个女人的心气同自己和端嫔不一样,她背后有明珠府,而明珠府所要的前程,就不那么简单了。

    “生不出孩子,又没心计本事,佟国维到底把这个女儿送进来干什么的?”惠嫔对佟贵妃始终有夺子之恨,哪怕没让佟贵妃成事,也一辈子梗在心里,也不知她是不是对荣嫔没防备,毫不隐藏心中憎恶和不屑,“钮祜禄皇后可是拿头去撞柱子,才换到后来的前程,她有没有那么硬的额头,只怕不管额头硬不硬,根本就没这本事和魄力。”

    “你在人前,可不要流露这份憎恨。”荣嫔好心劝一句,“没牙的老虎终究还是猛兽,不能咬住人的咽喉,可一巴掌挥过来,连皮带肉的被削去,有时候死不可怕,不死不活才最可怕。”

    惠嫔阖目沉了沉气,平静下来说:“一提起她要抢乌雅氏的孩子,我就想起那些天大阿哥的哭声,皇上那样做,真是伤透我的心,可我不能恨皇上,我就只能恨这个女人。”

    “孩子已经回来了,你梗在心里,只有自己痛苦。”荣嫔相劝。

    “不是硬要梗在心里,荣姐姐,咱们……可是到头了吧。”惠嫔目色晶莹,笑中含泪,“我很想看看乌雅氏,几时也有咱们这一天,好让我心里平衡自在一些。咱们总是彼此劝说要想开,宫里总有新人,皇帝总有新宠,可真的被冷落,这心里……”

    “咱们还有孩子呢。”荣嫔眼下能说来安抚彼此的,唯有这一句了。

    这一日的雨,绵绵直到傍晚才停,夕阳西下时放晴,此刻的天色竟比白天还敞亮一些,岚琪歇过一觉养了精神,起身穿戴洗漱,端嫔听说她要去慈宁宫,好心让她坐自己的软轿去,岚琪也不推辞,身后跟了两拨小太监,生怕路上有闪失,待安安稳稳来了慈宁宫,门前小太监殷勤地说:“太皇太后在后面大佛堂,苏麻喇嬷嬷说了,您来了就直接把轿子抬过去。”

    “我走过去吧,去大佛堂怎么好坐轿子。”岚琪应着,扶着环春的手来,待走近了,就见嬷嬷坐在门外,瞧她过来起身相迎,温和地说,“主子在诵经。”

    “我等一等。”岚琪道,可嬷嬷却扶她往门里走,轻声说,“别人是不能见的,但主子是特特在这里等您的。”

    岚琪心中惴惴,果然是来对了,平了平情绪,跟着嬷嬷恭恭敬敬往佛堂里来,佛堂内檀香幽静深远,心也随之安宁,太皇太后盘膝坐在佛龛前,身后另摆了一张蒲团,听见了脚步声,温和地说:“小心坐下,你挺着肚子不必拘泥怎么坐,舒服一些就好。”

    苏麻喇嬷嬷将岚琪搀扶着在蒲团上落座,便悄然退下,佛堂大门缓缓合上,轰隆一声间,仿佛隔离了红尘之界。

    岚琪扭头看了眼,再回过来,就见太皇太后慢慢起身,虽有了年纪,行止动作依旧稳健,亲自上了一炷香,手指间轮转佛珠,轻微的摩擦声竟也影响了心跳,岚琪才要静下来,便听太皇太后说:“将来怎么办?有一日我不在了,你要怎么办?”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