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08饶恕(还有一更

108饶恕(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乾清宫里,德贵人被安置在当日她和玄烨初涉*的暖阁,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炕上,玄烨在另一处不知忙什么,进了宫门就嘱咐小太监领她来这里,屋子里暖烘烘,炕桌上茶点齐全,只是没个人来与她说话。

    而刚才在咸福宫的事儿,此刻想起来,仍旧一阵恍惚觉得不真实,何种情形下说出当日种种,她到底哪儿这么大的胆子?彼时太后震怒地斥责她胡言乱语,但当太后进去问过温妃后再出来,就对皇帝说:“算了吧。”

    算了吧,简单而沉重的三个字,谁也不用再追究什么,也许玄烨日后还会再问温妃为什么,可当时当刻,他似乎只想散了所有人,结束这一场闹剧。

    佟贵妃成了最大的赢家,她小厨房里的厨子太假死了,外头的人自有办法去查着小厨子的来龙去脉,但凡查到钮祜禄一族,她的冤屈自然就被涤荡干净,玄烨当时也对她说:“朕委屈你了,搅了你的生辰,来年再好好给你过。”

    贵妃得意洋洋地离开,岚琪也要走,才转身就被皇帝喝住:“去哪里,跟朕回乾清宫。”她记得玄烨当时的眼神,若非自己挺着硕大的肚子怀着他的孩子,也许就不只是喝斥一声让人搀扶着跟在后头那么简单,兴许拧着耳朵揪着领子直接拎过来也未可知,她还真没见过皇帝这样生气。

    一路过来时,想象着该如何应对,该说什么样的话,可进了宫门,人家把自己撂在这里不管不问,都半个多时辰了。

    终于有小太监来,却是将她桌上放冷的茶水换成热的,岚琪拉住他们问话,小太监却一副哀求的模样,似乎跟她说话就是犯大不韪,麻溜儿地就逃走了,谁也不理睬她。若要往外头去,门前冷冰冰的侍卫拦住,也只管拦住不和她讲话,岚琪又不敢在乾清宫大声喧哗,这里随时都有大臣出入,再委屈也不能给玄烨丢脸,于是又退回炕上,赌气地把一碟一碟点心掰碎戳烂,时间越久就越没耐心,皇帝要她怎么样?

    等待的时间难磨煎熬,而小孕妇折腾那大半天早就累了,渐渐坐不动就歪下去,歪下去便抵不住犯困,渐渐听着外头的脚步声,想着今天的事,不知不觉迷糊上了。

    梦里头似乎瞧见香月所说的那小厨房撞死的尸体,似乎看到温妃狰狞的笑容,孩子们的啼哭也盘旋在耳边不肯散,承乾宫乱糟糟的情景一幕一幕又如身临其境,岚琪正彷徨不知所往,娇弱的太子突然哭着跑来,指着她的肚子嚎啕大哭,她紧张地朝后退,嘴里一直说着:“不要哭不要哭……”

    “岚琪,醒醒。”玄烨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猛地睁开眼睛,眼泪却蒙起一层水雾挡住了视线,长睫忽闪水雾消失,看清玄烨的脸,脸上有忧心的神情,在这里几个时辰了就想着皇帝第一眼见自己会说什么,此刻他在问,“怎么哭了,做恶梦?”

    自己被抱来,肚子大行动笨拙,玄烨也小心翼翼,给她挪个地方就气喘吁吁了,岚琪羞于将如此狼狈的模样露在皇帝面前,又才睡醒一脸憨傻,便情不自禁捂住了脸,玄烨嗔笑:“你变了丑八怪朕也不会嫌弃你,可今天说那些话的乌雅岚琪,若不是你有身孕,朕一定会传家法重重责罚你。”

    岚琪心头一紧,她晓得玄烨没在玩笑,下意识地憋着嘴瞪他,玄烨见状气道:“你还敢瞪着朕?”

    小贵人理直气壮地说:“皇上您倒是说,臣妾做错什么了?”

    “你!”玄烨生气,可怒意早在这几个时辰的政务里化解许多,在他心里,后宫再大的事也没有江山社稷来得大,每每被琐事所缠生气恼怒,他就会把自己扔进奏折堆里,看看能臣的功勋,看看庸臣的谄媚,看看贫瘠之地的辛苦,皇帝烦躁的心就会冷静下来。

    “皇上不要生气,可以听臣妾说说吗?”岚琪原先设想怎么对玄烨解释的,一觉醒来全忘了,现在是见招拆招地,看到他就心软心疼,一边想安抚他烦躁的心,一边又不愿自己被曲解迁怒,见皇帝不言语,拉着手一五一十将前后的事说了,说起为何不提前来告诉玄烨,她很坦白地告诉皇帝,自己也有私心,害怕温妃要算计的人,其实是自己。

    玄烨的心一点一点沉下来,他怎能奢望岚琪永远是那个,为了留住自己而不惜掀开被子露出光洁身体的小宫女?既然想要她永远留在身边,好好地留在身边,她就必须融入这个世界,沾染后宫的气息,成为一个后宫女人,而自己并非厌恶,只是舍不得,只是心疼。

    “不明白温妃娘娘为什么要先告诉臣妾,她不怕有今天,不怕臣妾会向您坦白?”岚琪纤柔的眉毛痛苦地扭曲着,原是玄烨问她话,现在反过来她问玄烨,“臣妾不是相帮贵妃娘娘,就是觉得这样的事不好,后宫里的正义太模糊,也许能让不该受冤屈的人清清白白,就算是正义了。”

    “正义?”玄烨苦笑,爱怜地将岚琪的脑袋拢在自己的肩头,“真是不该让你看那么多书,你都来与朕辩讲何为正义了,是不是再过些年,朕就能领着你登堂入室地和大臣进讲?”

    “臣妾说正经……”

    “你做的没错,朕是恼怒自己无能,一个帝王载于史册的何止千秋江山,他背后的女人会跟着他一起留存于世,朕到底会留下些什么?眼下想一想,实在可笑。”玄烨侧脸垂目看岚琪,眉间笑容稍见和缓,“你能留下什么?”

    岚琪仰着脑袋笑:“臣妾留在皇上心里就好。”

    千年历史改朝换代,皇帝有数而后宫无数,这些女人们的名声留存于世,贤后贤妃屈指可数,被众口相传的仍旧多是红颜祸水妖女误国,家中教导子女,通常一褒一贬并驾齐驱,一方面要女孩儿们贤惠淑德,一方面又要她们牢记褒姒妲己。

    可世上究竟有多少女人可以真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武周媚娘旷古绝今,褒姒妲己却仿佛历代辈出,终究如太皇太后所说,是活着的男人们将祸水罪孽推在死了的女人身上,以逃避他们祸国殃民的过失。

    苏麻喇嬷嬷就曾告诉她,太皇太后心里明白,耽误了先帝,并非董鄂妃之过,可不论朝野大臣,还是她自己,都拿这个女人挡在前头。

    岚琪心想,她做不到什么一代贤妃,既然无法如此名垂青史,就要好好记着太皇太后的话,绝不做无能男人们口中的祸水红颜。此刻玄烨问她能留下什么,死后的留存究竟有什么意义,她能在活着的时候留在他心里,足矣。

    “皇上不生气了?”岚琪坐起来,认真地看着皇帝,仔细地问,“臣妾是问,您不生臣妾的气了?”

    “朕本来也没生你的气,是心疼你,是生自己的气。”玄烨苦笑,转眸瞧见炕桌上被戳烂了的点心,瞪了岚琪一眼继续说,“朕的后宫如此,朕就永远不能做一代明君,朝堂上的派系党政延伸及后宫,是朕之过。”

    说话的功夫,李公公进来,禀告说阿哥公主们都脱险,太医们说那些药不伤性命,但唯有万黼阿哥引出了身体隐疾,虽暂无凶险,但不知何日能痊愈。

    玄烨心里不好受,李公公退下后他长长一叹:“今日若非贵妃领他在身边,朕几乎都要忘了这个儿子,朕还不是一个好父亲。”

    岚琪轻声说:“皇上做阿哥时,可曾怨过先帝?”

    玄烨不解,但摇摇头说:“皇阿玛日理万机,我们兄弟几个都明白,每每见了就十分亲热,也补足心里遗憾。”

    岚琪灿烂一笑:“那皇上也这样做个皇阿玛不就好,也许先帝爷也曾经愧疚过,可他的儿子们可明白父亲了,您的小阿哥们,也会一样。”

    玄烨伸手点她的额头,“你就每天这样把皇祖母哄得高兴,又来哄朕,只有这张嘴才讨人喜欢。”

    此时腹中的孩子好像赞同父皇的话,很大动静地挪动,岚琪眉头大蹙捂着肚子,玄烨看到衣裳云锦随着肚子波动,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嘴里问着,“难受吗?他这样动,你难不难受。”

    小孕妇心里很甜,玄烨每次看到这情景,头一句问的,就是自己会不会难受,这样一句话,足够她受用一辈子。

    二人心情甚好地度过了大半天,黑夜来临之前德贵人才被用暖轿送回钟粹宫,路过承乾宫时还能见白日喧嚣留下的痕迹,门前的红绸灯笼不及扯下,却不知此刻里头是什么光景,小贵人被安安稳稳送回钟粹宫,一屋子人都松了口气,见她面色红润精神奕奕,也都不瞎操心了。

    这一整天的消息点点滴滴传到慈宁宫,太皇太后要安寝时,玄烨竟顶着夜色匆匆来,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事要来禀告,太皇太后却是先问他:“你责备岚琪了?”

    玄烨摇头,笑着:“就怕她回去胡思乱想,才留在乾清宫一起和孙儿冷静一下,之后听她说些缘故,更不愿意责怪了,要怪,只怪孙儿无能。”

    太皇太后欣慰,这才问皇帝来做什么,玄烨则道:“温妃的事,孙儿想饶过她,孩子们也都没事,皇祖母能不能饶她这一回?”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