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11布老虎(还有一更

111布老虎(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灵阿心中抑闷,随口嘱咐冬云几句,便匆匆离去,他许是要回府好好合计,是继续指望温妃,还是赶紧另选了新人来,但温妃有一句说的对,皇帝龙体康健,十三四年后正当盛年,不论温妃如今何等气候,总有年老色衰之时,但钮祜禄家族还要长长久久繁盛,不能不做打算。

    冬云送走了大人,转身回内殿,又瞧见温妃坐在原处发呆,这些日子她没别的事做,常常可以这样坐着发呆几个时辰不挪动,从前大行皇后终日忙六宫琐事,发呆是被她视为最荒度时日的事,其他各宫娘娘,针黹女红琴棋书画,谁会像她这样把大把大把的好时光全用来发呆,时日长了胡思乱想,怎能不引出癔症。

    她叹了口气,上前说:“娘娘,就要腊月里,要不要请戏班子来热闹热闹?”

    “热闹什么?姐姐丧期未满一年,旁人就算了,我若还这样子,她该多寒心。”温妃冷幽幽一笑,伸手抚一抚胸口,“姐姐没了以来,数今日最解气,她一肚子的委屈,我一肚子的火,算是撒干净了。可惜说得还是客气了些,真想好好指着他的鼻子骂,家里一个个好端端的男儿郎,仗着祖荫不思上进尸位素餐,就眼巴巴把我们这些女人送来火坑里熬,凭我从前如何装得柔弱,他们还是赶鸭子上架不放过我。进了宫,熬出天了门面是他们的,熬得不好的,进来不问安不安,就先指责你如何这样如何那样,这一次我闹得他们没脸没皮的,哪怕是被赐死呢,我也心甘情愿了无遗憾。”

    冬云听得心里突突直跳,闷了半晌看着主子得意的笑容,承乾宫下毒的事儿温妃没经由她的手,想来阿灵阿为她在宫里布了旁人不知道的人在,她只知道主子重阳节前就小月了,所以那天从承乾宫抬回来又说她小产时,冬云简直就懵了,再后来的事一直到今天,她始终心里有个疑惑,现在似乎是解开了,忍不住问:“承乾宫那次的事,娘娘您是故意的?”

    温妃冲她莞尔一笑,不见阴瑟可怖的狰狞,反多些释怀安然,支着脸颊歪着脑袋说:“可不是故意的吗?那些药吃不死人,兴许损伤胎儿可不会小产啊,郭贵人为何屡屡见红还赖在我头上我是管不着的,兴许她觉得这样子更委屈更叫人可怜吧,反正我没想害皇嗣,不过就想闹一场,也害不着佟贵妃,因为德贵人总会站出来说真相,她的心多干净,就不能眼睁睁看着有人被诬陷。”

    冬云腿软,跪在地上后怕不已:“可您没有害人之心,万一又被别人算计呢,那日太后都撂下重话了,您可是差一点就……”

    “差一点就什么?人头落地?”温妃坦荡荡地一笑,唇际勾起不屑,“我不想像姐姐那样傀儡似的活着,要么就干干净净地死了一了百了,要么他们就让我自在些活下去。我既然已经嫁给皇上,就是爱新觉罗家的人了,钮祜禄家趁早死了心的好,子子孙孙不争气,赖在女人头上?”

    “可您往后的日子,哪怕大人不再来烦扰您,皇上只怕也再不能来咸福宫了。”冬云满面愁云,始终觉得承乾宫里那件事,主子做得太决绝,几乎就是贴着生死线搏一回。

    可这一句话,却勾起温妃的惆怅,她又露出苦涩的笑容,轻轻叹了:“差点闹得子嗣全灭,他为何还不治罪于我?因为我始终是钮祜禄家出来的女儿,往后的日子里,他还会来亲近我,皇帝亲近咸福宫的温妃,外头的人就知道钮祜禄家还被皇帝看重,皇上就能拿我们家来制衡别人家,对于我哥哥对于皇上,我大概连颗棋子都算不上。”

    冬云慢慢站了起来,这些道理大行皇后曾经也对她说过一二,但皇后内敛,极少这样表露心事,哪怕对着自己,十几年来也不过几次而已,倒是温妃坦率,虽然她还是摸不清这个小主子的脾气,还是不明白她到底是柔弱不经事,还是手腕狠辣的主儿,可总觉得比起皇后,哪怕咸福宫而今门庭冷落,温妃活得更实在坦荡,活得像个人样儿。

    说完这一车子的话,心中的气似乎更顺了些,温妃又靠在枕头上呆呆看向窗外,似自言自语着:“德贵人多好,家里干干净净,她就是有福气的人……”

    东边儿钟粹宫这里,德贵人日日静养气色渐好,每日最痛苦的是由老嬷嬷们往死里勒束腹带,嬷嬷们还振振有词地说,小小年纪都不勒紧,往后再生养可怎么办,眼下还不是最苦的,等德贵人再生养几个阿哥公主,勒得还要紧。小贵人满心觉得,分娩的阵痛都不及这每天五六个时辰喘不过气儿来的痛苦。

    因岚琪初产,太皇太后要她坐足四十五日的月子,腊月过了十五才能出门,那天传话来时,满心数着日子一进腊月就能去看孩子的小贵人,呆呆眨巴着眼睛看着传话的宫女,人家被盯得很不好意思,环春赶紧塞了碎银子打发走。再回过来果然见主子精神厌倦,宫女来前还乐呵呵的人,顿时就萎靡不振地蜷缩在角落里。

    几人私下担心,绿珠说话直,经不住嘀咕:“不能去看孩子是一件,再一件,都多少日子了,皇上连门前都没站过一回,主子心里能不多想?”

    玉葵几人也很奇怪,奇怪皇帝明明那么在乎德贵人,天天派太监宫女来问,为何太子都已经活蹦乱跳了,还是不亲自来瞧一瞧,往前头去打听,只知道是忙,若非是其他各宫也没挨着伺候侍寝,就算主子不乱想,她们几个也要乱想了。

    但玄烨这里不来看岚琪,慈宁宫则去过好几回了,因苏麻喇嬷嬷提醒过她先帝的事儿,哪怕满心喜欢这个儿子,也没有在祖母面前过分地表露,再者此次太子出痘玄烨亲力亲为,太皇太后对孙儿的表现十分满意。

    提起德贵人坐月子的事,太皇太后问皇帝为何迟迟不去钟粹宫相见,玄烨笑道:“腊月二十一是封印的日子,这些天朕打算多往后宫去逛逛,但等封了印她也出了月子,就接岚琪去园子里住几天,天冷路不好走,皇祖母不要介怀,这一回孙儿就不侍奉您去了。”

    太皇太后微睨他一眼,冲苏麻喇嬷嬷笑:“开始嫌我麻烦了,咱们不如趁早回盛京老家去。”

    玄烨急了,笑着哄祖母:“您这话叫她听见,是死也不肯跟孙儿去了的。”

    太皇太后只叹:“可要难为你这些日子哄着后宫里的几个,放着贵妃几位不带,光带一个小贵人去逛园子,人家一定有闲话,可你既然不怕我也不多心,先去好好玩几天,回来的事回来再说,好歹人家生了小阿哥,多宠一些也是应该的。”

    玄烨却笑:“回来也说不上,赶着过除夕,元日朕要去午门宣捷,那日还请皇祖母着了朝服,与孙儿一同去看看大清的江山和子民。”

    苏麻喇嬷嬷忙笑:“主子您瞧,要紧的事还是不忘记带着祖母呢,咱们皇上最孝顺了。”

    说话的功夫,摇篮里小阿哥咿咿呀呀,似乎合着嬷嬷的话,玄烨过去抱他起来,小家伙乐呵呵冲父皇一笑,还是个奶娃娃的小东西,却特别会讨人喜欢,发脾气撒气都冲乳母宫女们来,但凡太皇太后或苏麻喇嬷嬷抱,从来只会笑,这会子被玄烨抱着,也是傻乐。

    “这孩子好养。”太皇太后感慨,“你非要磨我做些事,弄这个小东西来养,你心尖儿上那个,不定怎么舍不得呢,你且再好好疼她,再生个一男半女,早早封了嫔位,让她自己养去。”

    玄烨微微脸红,只抱着儿子哄不应祖母的话,这会儿门前却有宫女进来,说佟贵妃求见,皇帝和太皇太后彼此看了眼,想着她近来安分,上回又受那样的委屈冤枉,还是让她进来了。

    佟贵妃也不是故意要来凑热闹,而是佟国维送了东西进宫,她立时立刻要先来孝敬慈宁宫,到了门前才见皇帝的銮驾在,心里也更高兴,这会儿喜滋滋地进来,临近年节穿得红彤彤很喜庆,太皇太后看着也是眼前一亮,瞧见她脸上笑容真诚,心里也少些芥蒂。

    佟贵妃叽叽喳喳将家里的事说了,把佟国维孝敬来的东西呈送给太皇太后,彼时玄烨已经把小阿哥放下,坐着一起听她说话,她交代好了事情,说还要去宁寿宫给太后献礼,转身要走时,摇篮里的婴儿大声啼哭起来。

    众宫女嬷嬷都围过去,哄了半天不见好,玄烨说让抱来,不经意抬眼,看到佟贵妃满目期待和欣喜之色,不经可怜她连失两胎,随口便说:“让贵妃抱抱。”

    佟贵妃一惊,双手已捧起,嘴里却说不知怎么才好,只等乳母把小阿哥塞入她怀里,软绵绵的小人儿暖暖地入了怀,依旧闭着眼睛扯着嗓子哭,佟贵妃学着家里女人哄孩子的模样哄他,微微晃动着身体,轻轻喊他,小家伙渐渐止住了哭泣,就听太皇太后吩咐:“把他放回摇篮里吧,你不是还要去宁寿宫?”

    佟贵妃点了点头,也不敢留恋什么,随宫女乳母一同过来,小心翼翼把孩子放回摇篮,手里拿了被子要给他盖上,角落里忽然滚出熟悉的布老虎,她心里诧异,见外头太皇太后和皇帝在说话,便轻声问乳母:“这只布老虎从钟粹宫来的?”

    乳母应道:“德贵人让带来的,说这只布老虎吉祥,一直守着小阿哥呢。”

    佟贵妃心里热热的,可莫名又觉得不自在,眨了眨眼睛似乎要自己别在意,转身就往外头去,行礼辞了太皇太后和皇帝,带了青莲就往宁寿宫去。这一路上也不坐肩舆了,春风满面心情甚好,周遭的人习惯了她喜怒无常,不过高兴成这样,无缘无故的,该不会只是因为抱了抱小阿哥?

    可才走不远,便听见斥骂声传来,佟贵妃驻足看,只见那里一个贵妇人正怒斥身前同样穿戴华丽的女人,青莲已在边上说:“是恭亲王福晋和侧福晋。”

    那边骂得厉害,都没察觉佟贵妃在这里,她走近几步,便听恭亲王福晋怒气冲冲地说:“你又要作死了吗,早就知道不该带你入宫,偏是爷心软非让你来露个脸。我再跟你说一遍,纯禧如今是皇上的大公主,和你再不相干的,太皇太后好心从前总让你见见,可如今跟了端嫔了,你总这样子,端嫔娘娘脸上挂不挂得住?是给你看好呢,还是不给你看好?你就让我省省心吧,裕亲王府里几个女人在慈宁宫可是跪过地砖的,你也要去跪着吗?”

    边上有人瞧见佟贵妃过来,忙提醒了自家福晋,恭亲王福晋大惊失色,领着家眷屈膝行礼,佟贵妃笑言:“自家妯娌,你多的什么礼数。”

    恭亲王福晋尴尬得不行,猜想刚才那些话佟贵妃一定听的真切,索性也不藏着掖着,说是侧福晋想念大公主,想去钟粹宫看看孩子,可她们是奉家里王爷的命来宫里请安送东西的,只想办了差事赶紧回去。

    佟贵妃最懒得理会这些家长里短,可因听说孩子的事,心里就毛毛躁躁起来,冷笑一声:“弟妹说的不错,侧福晋也太不懂规矩,纯禧如今可是皇上的大闺女,和你还有什么相干,不说端嫔脸上挂不住,太皇太后和皇上也恐怕不乐意,是喜欢闺女才领来的,弄得你们天大的委屈似的。”

    妇人们赶紧赔不是,恭亲王福晋连声说再没有那些事,佟贵妃也没心思为难教训她们,就让赶紧去慈宁宫请安,叫她们先走,恭亲王福晋赶紧拉着侧福晋离开。

    佟贵妃瞧见侧福晋眼里有泪花,心里更不舒服,不晓得戳在她心里什么地方,才好的心情又缠上愁绪,正转身要走,恍然觉得这个地方熟悉,脑筋悠悠一转,赫然想起当初,她让乌雅氏光脚站在这里,不仅害她大病一场,也多少害死了端嫔腹中的孩子。

    佟贵妃浑身一紧,莫名其妙刚才小阿哥安静的笑容和摇篮里的布老虎跑到眼前来,她用力晃着脑袋,可怎么也晃不走。

    “娘娘,您没事儿吧?”

    “没……”佟贵妃的心咚咚直跳,捧着心门口大喘气,“没事……”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