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26不争不成活(还有一更

126不争不成活(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轿子稳稳落下,前头一时也噤声,环春扶着岚琪下了轿子,未及压轿,已看见前面的人。

    正是兜着玫红氅衣的安贵人在那里,浓妆艳抹,节日里瞧着还算喜庆,但瞧岚琪从轿子上下来,便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斜楞楞着目光说:“德贵人有事儿尽管走便是了,还下来做什么?”

    岚琪扶着环春的手走来,探头一瞧便见她身后的女人,也是一袭宫装,青绿色的团花衣裳很朴素,发髻上也不过斜插一支银簪子,大冷天的在风里,连氅衣也没有穿,乍一眼瞧着是宫女也信,但那么巧那天等在乾清门时跌下去的答应她瞧见了,正是这个人。

    “后头是戴答应?”岚琪问,那日环春也去打听了,听说是跟在安贵人身边受欺负的答应,连布贵人都长吁短叹。

    安贵人眼眉一瞪,冷冷朝一边侧了侧身子,酸溜溜刻薄:“还不快向德贵人请安?别叫人说你住在我那儿,学得没规矩。”

    戴答应浑身一哆嗦,赶紧上前,周周正正地屈膝道:“臣妾戴佳氏见过德贵人,德贵人万安。”

    环春已上前搀扶起来,触手十指冰凉,惊得她蹙眉,便冲岚琪笑着说:“贵人轿子里还有一件袄子呢,奴婢怕您冷备着的,想来戴答应出门急了没顾得上多穿一件,身边的小宫女也不机灵。”

    岚琪颔首说:“我身上暖着呢,拿来给答应身上搭一搭。”

    后头的小太监已麻溜地从暖轿里拿出一件风毛夹袄送过来,环春给戴佳氏穿上,虽不及氅衣暖和,总比她身上这些好,戴佳氏很感激,可一想到身后凶悍的安贵人,脸上不免惶恐地尴尬着。

    岚琪也知道,自己这一走,必然又恼得安贵人折腾她,自己反而又害了人,心里一算计,笑道:“我正要去咸福宫给温妃娘娘请安,万黼阿哥殁了,我这儿没人手回去禀告,戴答应忙不忙,能不能替我回钟粹宫一趟,告诉端嫔娘娘知道?”

    戴佳氏和安贵人都吃了一惊,安贵人越过她来,绷着脸问:“万黼阿哥没了?”

    岚琪点点头,“刚才太医说不好,荣嫔娘娘正在我那里,一起跟过去瞧,坐不过一个时辰就走了,那拉常在身上正不好,安贵人想要去看看她吗?”说着又看向戴佳氏,“戴答应这就去吧,总要有个人回端嫔娘娘一声才好。”

    环春这里悄悄推了一把戴佳氏,可戴答应似乎被安贵人吓怕了,安贵人不点头她还不敢走,岚琪便笑道:“安贵人也有事让戴答应做?”

    “还不快去?”安贵人冲戴佳氏撂下这句话,转过来又没好气地对岚琪说,“她不过是个常在,哪儿有我去慰问的道理?正准备去翊坤宫的。”

    说话时便见戴佳氏来行礼告辞,直瞧她走远了,岚琪才回轿子上去,也不理会安贵人还要说什么,心里想着自己一冲动,惹下这件事,若不能给戴答应一个万全安置的法子,她回去还要被安贵人折腾,一时好心相助,反兴许要害了她一辈子。

    才坐定,轿子正要走,却听安贵人在外头冷幽幽说:“别怪我没提醒,那小丫头片子眼眉里可像极了你的。”

    “像我?”岚琪自问一句,但轿子已经走远,再等落定咸福宫门前,岚琪下来才问环春,“安贵人那句话,你听见了?”

    环春只笑:“哪儿有长得一样的人,方才戴答应在您面前,奴婢仔细瞧了,不过是眼睛长得像一些,其他都很不一样,您忘了旧年夏天宫里头争奇斗艳的事儿?想学您学不过来的,而戴答应眼睛像,自然就被别人容不得。”

    岚琪颔首,叹一声:“都是人心作祟。”

    话音落,咸福宫的门霍然打开,冬云满面热情地迎出来,似乎很乐意在这里见到岚琪,怎么想得到她是来通报万黼没了的消息,殷勤地将德贵人引进门,里头温妃已经出来,身上只一件松松垮垮的常衣,发髻上一点首饰也没有,虽然自己屋子里待着是不必太讲究,可这年节里,她不怕有客人来,又或者皇帝来?

    “万岁爷住了几天早腻歪了,不会再来的。”温妃察觉到岚琪对她这一身装扮的吃惊,自嘲着,“我这里门庭冷落,连一个巴结的人都没有,我每天假模假样地装扮着给谁看?”

    说着要让岚琪进内屋坐坐,岚琪却是屈膝行礼说:“臣妾不是来和娘娘闲话的,是荣嫔娘娘指派臣妾来向您禀告,万黼阿哥殁了,告诉您一声,看您有什么示下。”

    温妃一怔,脸上也见哀愁:“可怜的孩子。”又说,“也是啊,我想你怎么肯赏光来了,再者你又是最忙的,慈宁宫面前还支应不过来,怎么有空来和我坐坐。”

    岚琪已起身,垂首道:“臣妾疏忽,本该多来向您请安才是。”

    “这种话就不必说了。”温妃叹一声,吩咐冬云,“找些合适的东西出来,送去安慰一下那拉常在,没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道理,我就不过去了。”

    “臣妾替那拉常在多谢娘娘。”岚琪福一福,待又要开口告辞时,却听温妃说,“那日从乾清门回来,我在路上遇见佟贵妃,不晓得娘娘要有什么示下,我却一时冲动说了好些不该说的话,可不该说也说得清清楚楚了。”

    温妃脸上露出欣然之色,有着释怀了一切的自在洒脱,笑着说:“德贵人,从今往后那些事我再不会做,眼瞧着姐姐走了快一年,我心里也想通透了,听外头娘家人的话,我这日子一定过不好,想不叫姐姐失望,过得比她好,我就不能再和家里绑在一起。往后咸福宫里只过自己的日子,皇上来我好好伺候,皇上不来我好日子一天不差地过着。只是深宫大院难免寂寞,每天看着冬云几个,真真要腻烦,你若愿意,看在我姐姐的份上,得空儿来陪陪我。”

    贵为妃子的人,颇有些低声下气地对自己说这些话,为的不过是能偶尔陪陪她解闷,为的不过是想和自己交个朋友,虽说宫里妃嫔都姐妹相称,面上都说是自家人,可人心隔肚皮,吃醋拈酸不打起来就很好了,要得一挚友比登天还难,她有布贵人同甘苦一路走来,没敢想过,再和别的人做什么朋友。

    而万黼阿哥才没了,多半原因也在她的身上,岚琪看得出来她的诚意,可自己良心过不去,至少立时立刻,做不到没事儿人似的和她要好。

    “你先回去吧,往后日子还长着,你多瞧瞧我什么光景,自然就信了。”温妃却似看透了岚琪的犹豫,又或是有自知之明,善意温和地说着,“我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我姐姐一辈子为了家族,却落得这般下场,虽然风风光光以皇后之尊离开人世,可活着的时候除了受罪委屈,还有什么?死后荣光给谁看,人活一遭,要对得起自己才好。”

    岚琪听得心内震动,温妃果然脱胎换骨似的变了,可她心里还有隐忧,想着她从前不阴不阳的笑容话语,天知道是不是转过脸又变了脸色,她才答应玄烨要长些心机城府,不能总被人欺负,总被卷入什么事端,眼下听温妃一番肺腑虽然动容,但还是狠心压下这份感动,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不接话也不拒绝,退身出了正殿。

    到了外头,环春来给她穿上氅衣,轻声在耳边说:“奴婢真担心呢。”

    岚琪握一握她的手,知道环春冷眼旁观,要比自己冷静很多,她一直叮嘱自己贵妃和温妃都要进而远之才好,刚才温妃那么诚恳真切,环春一定担心了,心下松口气说:“你放心。”

    退出咸福宫,一边往回走,一边顺道去承乾宫,不巧佟夫人和几位女眷还没走,而贵妃在家眷面前也端得温和,近来她对自己一直很客气,想着今天佟夫人几位即便不在边上,贵妃大概也会和颜悦色,那日在阿哥所瞧见时岚琪心里就吃了一惊,温妃一日三变,这一位也快赶上了。

    “可怜的孩子,旧年生辰时在本宫怀里还好好的。”贵妃听闻万黼殁了,唏嘘不已,与母亲兄嫂说道起来,一时似乎忘记岚琪在身边,还是佟夫人提醒了一句,贵妃才叹说,“德贵人辛苦了,回去吧。”

    岚琪也不愿久留,福身要离开,佟夫人几人起身相送,彼此客气了几句,便散了。佟夫人只等德贵人出了门才转回来,见了女儿说:“从前瞧过几眼,这两年果然越发长得好了,难怪万岁爷那么喜欢。”

    佟贵妃闲闲地拨弄护甲上镶嵌的碎玉,冷下脸来说:“额娘瞧着,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佟夫人一愣,忙说:“自然是娘娘好看。”

    “可不是吗?”佟贵妃无奈地看着母亲,“她没长得倾国倾城,就是顺眼罢了,皇上喜欢她从来不是那张脸,宫里头比她漂亮的人多的是,可就是谁也不及她。额娘回去告诉阿玛,我近来人前装得身心疲惫,还是从前那样子好,反正我做什么上头都看不入眼,还是做原原本本的自己最好了。”

    佟夫人尴尬地说:“老爷的意思,还是请娘娘端得温柔客气些,德贵人就是这样的脾气,两宫才喜欢,虽然如今宫内独您为尊,但您膝下尚无子嗣,下头一个个又往上窜,一时尊贵风光,保不得一世。”

    佟贵妃目色锐利,痛苦地看着母亲:“说来说去,还是讨皇上高兴,我做什么都是为了取悦他,你们去后头问问乌雅氏,她有没有讨好过皇上?”顿一顿冷笑,“额娘您心里一定想,谁叫你不讨人喜欢,不讨人喜欢了,还不去讨好奉承,那就活该什么都没了。”

    佟夫人大骇,顿时屈膝跪下了,其他几个女眷也慌得不知所措,贵妃摇摇晃晃站起来,一堵宫墙隔开了血肉亲情,她的亲娘现在要向她下跪,心里头翻江倒海,脚下才迈开步子,突然眼前一黑,身子坠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娘娘,娘娘……”

    承乾宫里乱作一团,此时岚琪才回到钟粹宫,外头的事自有荣嫔和惠嫔料理,眼下惠嫔在慈宁宫,她再过去显得太刻意,索性回来歇一歇,脱了氅衣往端嫔这里来,却瞧见太医出来,心以为端嫔不舒服,进了门才知道,是为了戴答应请的太医。

    “怎么了?”岚琪问着,却见戴答应已经睡在炕上,厚厚两床被子压着。

    端嫔推她出来,说布贵人领着孩子在西配殿,她这里一人照看着戴佳氏,到了外头坐下来才说,“进门说不过几句话就倒了,太医来说是风寒热症,身体虚得透透的,还当是个宫女呢,问平日是不是吃饭少,你说安贵人都对她做了什么?”

    岚琪听得心里揪紧,当初布贵人一个人在钟粹宫时,宫里虽然不短什么,可王嬷嬷狠毒,仗着是从前慧妃身边的人,对布贵人颐指气使,好吃好用的不给主子,都先到她屋子里,捡剩下的才给布贵人,直到后来布贵人有幸一夜承恩怀了龙嗣,日子才好过起来。

    一个嬷嬷尚且如此折腾默默无名的答应,更何况安贵人。

    “跟着的小宫女也精瘦精瘦的,我让人领着去吃饭休息,怪可怜的。”端嫔叹息说,“宫里竟有这样虐待的事,太皇太后知道一定气坏了,改日我要和荣嫔、惠嫔合计,昔日赫舍里皇后在时就容不得这样的事,钮祜禄皇后那会儿光顾着节省用度支援前线,就顾不得犄角旮旯里的晦暗,是经年遗留的毛病,不治一治后患无穷。”

    岚琪心里默默记下,她答应要帮玄烨看着这个家,哪怕现在不能做主,一点一滴记着学着,日后总有用处。

    端嫔又记起来说:“你怎么回来了,还以为你要去乾清宫。”

    岚琪笑道:“乾清宫是宜嫔娘娘去了,此刻荣嫔娘娘在宁寿宫,惠嫔娘娘在慈宁宫,臣妾则走了一趟咸福宫和佟贵妃娘娘那儿。”

    端嫔也记得那日在阿哥所宜嫔领着觉禅氏先到一步的事儿,听岚琪说起今天又是这光景,扶一扶发髻苦笑:“这日子又该热闹了,宫里的女人不就这样,不争长短不成活,一个个都该窜起来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