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33五阿哥(二更到

133五阿哥(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每回都先来哄臣妾,回头又说臣妾为什么不去哄您。”岚琪伏在玄烨身上,贪婪地享受着这份安逸,也愿意说些好听的话让他高兴,故意没心没肺地讲,“其实皇上今日不折回来,臣妾收拾干净了也要去乾清宫的,可惜皇上没等得及,又让您抢先了。”

    “不要紧,朕现在就离了你,回乾清宫等你来。”玄烨要推开她,可人家紧紧搂着自己的脖子,不小心触及她微微隆起的肚子,反叫他不敢乱动,好声说,“赶紧坐坐好,朕不疼你,还疼你肚子里的孩子。”

    “那皇上不走?”岚琪还不撒手。

    “走去哪儿?”玄烨笑,“好容易给你挪到这里来,宽宽敞敞清清静静,朕当然要好好受用,再不必顾忌谁,也不用把你困在乾清宫里尴尬。”

    岚琪松了手坐好,肚子微微挺起来,玄烨皱着眉头瞧,伸手轻轻碰,“朕每天都问太医你好不好,想着若不舒服了,朕就能有借口来看看你,你还真争气,太医每天都说好,朕心里又踏实又矛盾,皇祖母也一直悬着心,说辛苦你照顾她养病,结果都疏忽了。”

    岚琪笑:“臣妾吃得多,身子骨很结实。”

    “方才……”玄烨本想说她在承乾宫没动几下筷子,又不愿勾起那些不愉快的事,便改口说,“你不要太得意,好好养着。”想了一想,又唠叨她,“没事别老喊些人来聚,她们来了朕坐哪儿?”

    岚琪看他一眼,低下脑袋嘀咕:“别人来不来有什么要紧,反正皇上在哪儿看到可心的人都会喜欢。”

    玄烨知道提的是哪件事,笑话她:“吃醋了?”

    岚琪点头:“酸劲可大了,前日环春给做了顿饺子吃,臣妾都不用蘸醋。”

    “这话哄皇祖母去,在朕面前显摆?”玄烨嗔笑,拉着她一起靠着坐下,一手搂着肩膀,缓缓舒口气说,“朕管着天下,数万万百姓有几个见过朕的样子?就算日子好过心里感激当今治理有方,脑海里连个模样都没有,到底谢的是哪个?朕是知道的,再如何励精图治,守得江山太平,看见的也只是一本本报喜不报忧的奏章,听见的也只是大臣们阿谀奉承的好话,这么些年了,心里仍旧不踏实。”

    岚琪见皇帝正经说话,自己也认真听着,因为玄烨对她说过,哪怕听不懂也让他有个说话的地儿,而自己刚才会冲出去拦住皇帝,一定也是记着这句话了。

    “数万万的老百姓也好,巍峨壮观的江山国土也好,朕看不见摸不着,却还没日没夜地竭力守护着,难道身边的妻儿老小,反而不能好好保护?”玄烨冷笑一声,“朕想起来就觉得可笑,心里头空了一块似的,怎么也填不满。”

    岚琪不觉出口:“太皇太后说过,这是帝王的孤独。”

    玄烨倏然看着她,岚琪也回过神,忙笑着想逃过去:“皇上继续说。”可人家却严肃地点头,“说得不错,朕也这样想。皇祖母是把这些都看得透透的,可朕和你,都还要慢慢摸索。”

    “臣妾送四阿哥去承乾宫,不是要让您难过孤独。”岚琪双手握起玄烨的手,“臣妾已经不放心别人伺候太皇太后,也会吃醋别的人伺候皇上,更担心四阿哥再被什么人算计,既然不能面面俱到,就必须放下一些事。送走亲骨肉是冷血,现在哭还有您能哄,可若因为顾此失彼哪一天真的失去他,只怕您也哄不好。与其为了可能有的悲剧终日惶恐不安,不如彻底不要让悲剧发生,皇上,臣妾就是这样想的,送走四阿哥,心甘情愿。”

    “可朕一看你哭……”

    岚琪也不顾忌地说:“今天贵妃故意这样做,臣妾的心又不是铁打的,当然忍不住,您不信问问环春,臣妾真的好多了,并不像外头人说的那么痛苦。”

    玄烨苦笑:“你不难过,朕就好。”又解释,“贵妃的脾气就是那样,她不知道是你要送四阿哥去,还以为是朕应允了佟国维的请求送了四阿哥,她怕你要回去,这样故意表白防备,也情有可原。你看在她心疼胤禛的份上,就算了。”

    岚琪连连点头,她一直明白皇帝和贵妃的关系,不管是政治还是感情,她守着自己和玄烨的幸福就好,看着别人的路怎么走自己的路,吃醋是撒娇嬉闹,心里却从没有过不平和嫉妒,能一步步走到现在,得到两宫厚爱眷顾,还不是因为这点心胸。

    两人促膝长谈,彼此都一吐心事,阴郁了一整个月的心情都散开,老天爷也似乎松口气,今年初雪迟迟不来,这晚终于飘雪,玄烨翌日从永和宫出发去上朝时,路上积雪都过脚踝,众人直道瑞雪兆丰年。

    之后连着几天,皇帝都在永和宫,伸长脖子看了一个月光景的后宫诸人,都悻悻然散了戏。有人说是贵妃促成好事,为的是感谢皇帝送她四阿哥,又有人说德嫔会博宠,这些年没点狐媚功夫,怎么守得住皇帝,但不管谁说什么,也没挑唆起承乾宫和永和宫的矛盾,如今一个守着孩子,一个安着胎,最风口浪尖的两个人,相安无事。

    转眼腊月就在眼前,这日惠嫔来翊坤宫闲坐,觉禅答应来跟前请安说了几句话后,郭贵人便厌弃地打发她走了,宜嫔挺着硕大的肚子靠在床上,最近越发喘气都辛苦,一声一声粗重地说:“惠嫔姐姐也替我教教妹妹,她总是这样可不好。”

    惠嫔没说什么,倒是郭贵人自己辩驳几句后,不高兴地离了去看小公主,留下惠嫔和宜嫔,她近日常来翊坤宫,渐渐和荣嫔、端嫔倒疏远了,这会儿没见别的人在,才开口说:“本来看德嫔也有身孕,又为了四阿哥的事和皇上闹得不开心,想送新人去伺候皇上,没想到皇上留在永和宫不走了,德嫔真是好福气,我就这么眼瞧着她一步步和自己齐了肩,曾经还在我面前卑躬屈膝的人,如今倒是我上门去跟她说一句,大家都是一样的。”

    宜嫔哼笑,眼角流露鄙夷和不屑,“真不晓得是皇上守得住,还是她豁得出去,挺着肚子也敢伺候。”

    惠嫔眉头一抬,嗔笑:“你胡说什么呢?没羞没臊。”

    “我可没胡说。”宜嫔压低了些声音,“皇上血气方刚的,这么些日子守着她,会不动情?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就没半点狐媚功夫?我不信。”

    惠嫔手里转着半块吃腻味的点心,垂着眼眉说:“若真是如此,你后院那一个最管用了,长得那么好看,皇上不过是还没仔细看过罢了。”

    宜嫔肚子不舒服,喘口气说:“姐姐还是等一等吧,那拉贵人的事风头还没过。”

    这话说得惠嫔浑身发紧,没好气地说:“和我们什么相干?宫里……也没个正经说法,她是被地震压死的,那件事不过是以讹传讹。”

    “咱们之间还打马虎眼?”宜嫔不屑,瞧见外头宫女来换茶,先停了停,等人走了才继续说,“好好一个贵人压死了也不能随便发丧,就这么潦草打发了,不可能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上头不说不过是觉得难看,何况人也死了,若是没死,指不定要怎么查呢。”

    惠嫔脸色发白,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行了,我们心里有数就好,提起来做什么,没得惹事。”

    宜嫔却冒出来一句:“大阿哥原是太子以下最尊贵的,如今子凭母贵,四阿哥他……”

    话未说完,外头又有人进来,宜嫔恼火要嗔怪,来的人却说:“荣嫔娘娘派人来请惠嫔娘娘,说戴答应有身了孕,让您一起过去瞧瞧。”

    两人面面相觑,想了好久才想起来那个什么戴答应,不就是十月那几天莫名其妙被皇帝宠幸过的戴佳氏吗,怎么一夜承恩,就能有了好消息?安贵人早年总说钟粹宫里养狐狸精,这哪儿是什么狐狸精,分明是送子观音庇佑的福地。

    “瞧瞧,防得过来吗?”惠嫔扔了手里的点心,让宫女打水来洗手,之后匆匆赶往钟粹宫,心里五味杂陈,只明白一件事,宜嫔没说完的那句话她也知道,如今四阿哥子凭母贵,她的大阿哥已经被比下去了。

    戴答应有孕的好事传到慈宁宫时,太皇太后正在佛堂诵经,苏麻喇嬷嬷直等她出来才禀告,果然连老人家也想不起来什么戴答应,后来听说怎么回事,竟欣然笑一句:“岚琪是有福的人,她身边的人也跟着沾福气。”

    嬷嬷笑道:“您也太偏心了。”

    太皇太后却说:“她那么好,我不偏心她偏心谁?别的人倒是来让我偏心一下,你去选选还有好的吗?”

    嬷嬷劝:“您这话可不能对万岁爷说,好歹都是身边的人,小门小户里还有吃醋打闹的事,何况皇室天家。”

    太皇太后叹着:“你问我为什么那拉氏的事一准往惠嫔和宜嫔身上查,你且想想那天的事,她既然知道有身孕,就断不会去救岚琪,去救了自己又没怎么样,就一定是看着摔的,不过是想我和皇帝念她心肠好。”

    “奴婢倒觉得,若是如此,大可以说不知道有身孕,那样才显得没有动机。”不过嬷嬷自己说完,就想起来,自言自语着,“主子的话有道理,若是假装不知道,非得摔出个好歹才能请太医,不然无缘无故请什么太医,宜嫔想得倒是周全,大概她就赌一赌旁人不会往深里去想,毕竟谁也没看到当时发生了什么,德嫔娘娘也说是被她救下的。”

    主仆俩说着话正往寝殿走,宫门前有人进来,是太后听说戴答应有喜,来给太皇太后道贺,那么巧太皇太后正想见她,娘儿俩和苏麻喇在殿内坐了,太皇太后说:“我有件事托付给你,之后你就不得闲了,你想好了应我,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太后笑说:“皇额娘这样客气,臣妾可心里犯嘀咕,是不是做了不好的惹您生气了,什么事您尽管说,臣妾这一天到晚闲得,巴不得有事儿做。”

    “那就好,我瞧瞧再没别人合适。”太皇太后目色深沉,略显严肃,“宫里头近来总有些麻烦事,可每一件又不痛不痒似有似无,咱们就不好下手治理,但年轻的妃嫔,是该敲打敲打了。”

    太后似乎不大理解,茫然地应:“您说。”

    “宜嫔的性子还要历练,我看她还不适合抚养皇子,太医说她这一胎多半是个男孩子,那么生下来养在翊坤宫就不合适。”太皇太后手里的佛珠缓缓轮转,气定神闲道,“可她到底在嫔位,孩子送去阿哥所或给谁都没道理,只有送去宁寿宫最合适。之后等宜嫔生了,若是个皇子,就抱去宁寿宫,你要受累一些,奶娃娃不好带。”

    太后听说能让她抚养一个孩子,心里很欢喜,她年轻轻就守寡膝下无子,宁寿宫里空荡冷清,那日子真真只有自己知道多难熬,一直有这个念想,就是不敢提,但此刻虽暗下高兴,嘴上还是说:“只怕宜嫔不乐意,听说她性子直,若是跟皇上撒娇什么的,臣妾不怕她来闹,就怕闹得难看。”

    “我会让太医安排,说她且要静养,由不得她闹。”太皇太后不以为意,说着,“你别想这是宜嫔的孩子,就好好想着是为玄烨抚养一个皇子,不用费心教育什么学识,养大了就好。”

    太后吃了定心丸,心里更加乐意,但转念想万一生个公主,又要落空,正失意,却听太皇太后又说:“若是公主,也送去给你养,就这么定了,我这里要看宜嫔收敛,孩子是男是女都一样。”

    这件事悄无声息地在慈宁宫定下,宜嫔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失去了抚养亲骨肉的权力,腊月初四一朝分娩,辛辛苦苦生下五阿哥,可还不等她仔细看几眼孩子,慈宁宫的懿旨就来了。

    原以为是奖赏她生了皇子,谁知太皇太后竟一声令下,直接把才出生的小阿哥送去宁寿宫让太后抚养,瞧着是无上荣宠,实则是硬生生撕碎她的心,那一道懿旨后,虚弱的宜嫔一口气没缓过来,不等看着孩子送走就晕厥了过去。

    再等她在醒转时,产房里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前的摇篮被褥玩具通通不见,仿佛她根本没十月怀胎,根本没生过什么孩子。

    这件事如同雷厉风行的懿旨一样,迅疾在宫内传说,惠嫔唬得都不敢登门道喜,而闭门不出的岚琪听说时,只是眼眉也不抬地吩咐环春:“礼物备好了吗?你明天和钟粹宫里一起送去。”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