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36德嫔难产(5000字,二更到

136德嫔难产(5000字,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惠嫔摇头:“嫂嫂不知,她是个痴儿,凭我怎么撩拨她都不动心,还对着宜嫔郭贵人口口声声说我利用不上她。既是如此,我原好心给她前程,反变成低声下气求她,我何苦来的?嫂嫂还是省了心吧。”

    说话功夫,觉禅答应进门来,瞧她年节里不似平日穿得清素,珊瑚色的宫装鲜亮但不艳丽,嫩红的颜色里透着清新之感,她又是最擅长针黹功夫的,自己随便改几下,就有卓然于众的别致,再有那张足以艳冠群芳的漂亮脸蛋,不得不叫人奇怪为何至今默默无闻。

    明珠夫人更是看呆了,心里暗暗念了佛,不怪儿子心心念念这个表妹,这样的女人哪个男子见了不动心,哪怕彼时年纪还小,总也有让他动心的地方,如今这要是再见了,家里妻妾都被比下去,不知道他的魂是不是又要被勾走。便满心想着回家要与丈夫商议,再不能给儿子入后宫行走的机会。

    想这些的功夫,觉禅氏已向惠嫔行了大礼,盈盈立在两人面前,宫女已经搬来凳子,她浅浅坐了,低垂着眼帘不言语。

    惠嫔看了一眼明珠夫人,嘴上不说话,脸上却写着:你瞧,就是这德行。

    明珠夫人便示意惠嫔回避一下,让她自己和觉禅氏聊聊,惠嫔便恹恹地让出地方,径自出去和其他在别处玩的女眷们说话,暖阁里只留下一老一少,明珠夫人心内将话转了又转,才笑着开口:“答应在宫里可好?今日进宫前,容若还让我问候答应一声,一会儿出宫回府,我还要告诉他呢。”

    觉禅氏这才稍稍抬起头,平静似水地说:“我很好,不敢劳烦公子惦念。”

    明珠夫人直白地说:“答应这话我虽明白,可他心里的惦念,岂是一句话劝得住的,前些年你在宫里不好时,他也跟着憔悴,如今才好些了。”

    “我很好。”觉禅氏还是这三个字,不知是不愿搭讪,还是没别的话可说,心里头究竟是平静还是翻江倒海,面上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觉禅答应,有些话说出来不好听,可我们既是亲戚,你又和容若青梅竹马一场,就不顾忌那么多了。”明珠夫人扶一扶自己发髻上的簪子,似乎在掩藏什么尴尬,见觉禅氏不为所动,继续道,“朝廷上的事咱们弄不懂,可有一点是明白的,后宫对朝廷的影响不可小觑。听我家老爷对容若说,再过几年太子和阿哥们长大了,朝廷上的势力也要跟着泾渭分明。我们明珠府和惠嫔娘娘和大阿哥有着剪不断的关联,既然如此,当然盼着惠嫔娘娘和大阿哥好,但是你也瞧见了,宫里妃嫔越来越多,那位德嫔娘娘圣宠不倦,贵妃又得了四阿哥,将来什么光景真真难以估量,这样一来,我们家容若的前程……也就难估计了。”

    明珠夫人不知是说的口渴了,还是想让觉禅氏好好想一想,端了茶浅浅喝了两口,但眼珠子一直盯着她看,见她面无表情,心里不免几分生气,可还是忍耐了,放下茶碗继续说:“惠嫔娘娘双手不敌四拳,总要有知根知底的人相帮才好,觉禅答应你生得这般如花美貌,皇上若见了一定很喜欢,来日若能在皇上面前说得上几句话,助得惠嫔娘娘和大阿哥,也就是助得容若了。”

    “可公子他不会要女人相助。”觉禅氏终于开口,朝明珠夫人一笑,美丽的脸衬着这样的笑容,莫名透出几分冷艳孤高感,只怕谁见了也不能喜欢,她却浑然不觉,继续道,“我是罪籍出身,实在不敢高攀惠嫔娘娘,更谈不上什么相助,夫人煞费苦心说这么久,这几句话一定让您失望至极,我也只能说声对不起。”

    明珠夫人本来就是骄傲的人,难得愿意底下眼眉,却被觉禅氏囫囵堵回肚子里,气得她眼睛都红了,冷笑:“怪不得惠嫔娘娘那样的好性子,都叫你磨干净了。”

    觉禅氏低眉一笑:“说起来我也不记得自己曾经是什么性子,深宫最磨人,夫人只是不知道罢了。”

    明珠夫人也不好与她撕破脸皮,忍下一口气说:“还请你好好想一想,不说惠嫔和大阿哥,就想着我家容若,不管他是否愿意让女人相助,你有没有心不是全在自己?”

    觉禅氏却缓缓离了座,欠身后要走,只温和地留下一句:“那夫人就权当我没有这个心。”

    明珠夫人目瞪口呆,看着她莲步轻移不声不响出了门,自己干坐着愣了半天,只等惠嫔又回来,瞧见她这样子就知道没说通,颇有几分看笑话的意味,呵呵笑着:“嫂嫂何苦呢,她真是荤素不进,预备一辈子老死在这宫里了。你还不知道吧,她在翊坤宫日子很不好过,宜嫔还成,可妹妹郭贵人脾气坏,不顺意了就拿她出气,当个奴才似的又打又骂,就是这样她都能忍,我算是服了。”

    明珠夫人低咒一声:“活该。”

    觉禅答应离了惠嫔处,迎面一阵寒风扑来,直叫她神清气爽。暖阁里太热,热得心都要迷了,此刻才觉得精神些,不知为何说了那些话心情甚好,便挽着宫女的手一路往翊坤宫回去,可她又怎会知道今天这条路,注定了和从前不同。

    回去的路走了半程,就在宫道上遇见一行人迎面而来,年节里宫内往来人多,侍卫关防比平日更严谨,觉禅氏来的路上也远远遇见过一队侍卫,但没想过会遇见他,而这一刻纳兰容若也没想到,会遇见表妹。

    一从侍卫都侍立在侧垂首不看,直等觉禅答应走过去才好,两人擦肩而过,她本以为自己会伤心,可意外的很平静,仿佛是因为看见他气宇轩昂健康精神而安心,平静地和宫女走过去,直到容若的身影完全从眼中消失。

    “你们,过来!”可突然间听见熟悉的宫女的声音,觉禅氏朝后看,果然是郭贵人身边的宫女,正冲着容若一众人说,“郭贵人的轿子歪了,过来帮忙。”

    容若几人赶紧跟过去,觉禅氏微微蹙眉,只听身边宫女说:“答应出门前,郭贵人不是已经先去了太皇太后那里吗,说是慈宁宫想看小公主,估摸着这会儿回来了。”

    “我们也去瞧瞧。”觉禅氏抬起脚就走,可宫女却拉住她说,“郭贵人不定又要怎么发脾气,您何苦?”

    “刚才她的宫女不是也瞧见我们了,一定会告诉郭贵人,她若知道我们在这里而不过去,会更生气。”觉禅氏嘴里应着这句话,心里其实是惦记容若。她口口声声对明珠夫人说没有那颗心,可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骨子里血液里还有心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

    不是明珠夫人和惠嫔的撩拨没用,而是因为没看见,看见了,什么都不同了。

    匆匆跟着赶来,果然见郭贵人的轿子歪在路边,有一个太监跌伤了正倒在路上哼哼,这里前后都没有落脚的地方,郭贵人还在轿子里抱了公主坐着,听说有侍卫过来了,便吩咐:“你们派人去给我再弄一乘轿子来,我和公主在这里等,可不能太久了,公主不能挨冻。”

    容若带人将轿子看了看,轿子没有坏,该是那个小太监自己腿脚不好,只要再有一个人抬轿子就成,并不需要换什么新轿子,便吩咐手下一人说:“你帮着把郭贵人的轿子抬回翊坤宫。”

    谁料郭贵人却怒气冲冲:“公主坐在轿子里呢,这轿子分明就是坏了,再摔一下跌坏了公主,你们担当得起吗?”

    有宫女提醒她说:“主子,外头是纳兰大人。”郭贵人却不耐烦地问,“什么纳兰大人?”

    “纳兰容若叩见郭贵人。”容若行了礼。

    “原来是明珠家的大公子?”郭贵人也算知道,一时不似方才那般傲气,客气了几分说,“也非我为难纳兰大人,公主千金贵重,可不敢有闪失,不过是换一乘轿子,有那么难吗?”

    “臣还要和其他侍卫巡视关防,并非怠慢贵人和公主,留一个侍卫抬轿子不影响什么,但……”

    容若话没说完,郭贵人一把掀开了轿帘,可不等他看见纳兰容若,入目竟见觉禅氏的身影,那一身珊瑚色的衣裳她还是头一回见,不知道她做什么打扮得这样好看跑出来,顿时眉头紧蹙,指着觉禅氏就骂:“怪不得晦气,竟是遇见你了,好端端地你怎么出翊坤宫了?宜嫔娘娘跟前不要人伺候了?”

    边上容若一字字听见,惊得心里直颤,他本不敢多看表妹几眼,这一下索性看过去了,果然见她低垂眼帘,神情尴尬地说:“只因惠嫔召见,宜嫔娘娘就让臣妾去坐坐。”

    这是容若第一次看见她的卑微,几句话就看得出来郭贵人对表妹的态度,表妹自去了翊坤宫后,里头的事要知道就更难,眼下看来,她过得一定很不好,方才乍见光鲜亮丽的人走来,还以为是比从前好的。

    “我说你……”郭贵人正要再发作,却突然被人打断。

    “郭贵人,侍卫们还要巡视关防,何时何地至何处都有规矩,不能耽误时辰,臣愿意为您抬轿子,翊坤宫就在前头了。”容若不知怎么想的,转身喝令手下继续去该去的地方,他则扬手将衣袍长摆撩起来系在腰头,不等郭贵人答应,就指挥剩下的三个小太监抬轿子。

    郭贵人见他如此架势,一时也懵了,轿子一晃被抬起来,她赶紧牢牢抱住公主,而轿子果然是没坏的,稳稳当当重新前行,并没有不妥之处。

    觉禅答应一步步跟在后头,轿子里的人也没有再发作什么,直等到了翊坤宫门前,郭贵人被搀扶着下来,转身看了眼满头大汗的纳兰容若,嘴角一抹冷笑,不等谢一句就转身进门,觉禅氏也不能在外头逗留,跟着走过去,从容若身边擦身而过时,听见很小声的一句:“保重。”

    仅仅两个字,在她心里沉得几乎要扯破胸膛,咬着唇定心往门里走,她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只有他才会心疼自己被人欺负。

    翊坤宫的大门在身后隆隆合上,把觉禅氏和容若分开在两个世界,她抬头望一望天,却只看到四面高墙的压抑,刚才看着容若辛苦抬轿子的心痛,怎么也散不去。

    “答应,咱们该去向宜嫔娘娘回话,回了话咱们就回后院去吧,别在郭贵人眼前晃了。”宫女好心提醒,便搀扶她往正殿来。

    觉禅氏收起心神,走向宜嫔的寝殿,门前宫女打起厚厚的帘子,她还没走进去,就听见郭贵人尖锐的笑声,一声声说着:“姐姐真是没看到,纳兰容若满头大汗,只怕连皇上都没见过他这么狼狈的模样,堂堂一等侍卫,竟然来给我抬轿子,说出去都没人信。不过我真是解气,惠嫔那种人见咱们不好了,连门都不登,从前见我们得意时,连旧年要好的荣嫔都能甩开,姐姐往后可别再与她亲近了。”

    又听宜嫔说:“你做得太过了,他是皇上器重的人,若是传出去,万岁爷也要不开心。”

    可郭贵人却高声冷笑:“什么器重的人,不过是个奴才,给我和公主抬一回轿子还委屈他,下回可别叫我再撞见了,不然这么好用的奴才……”

    “你够了,再不许有第二回,你怎么回事……”

    里头姐妹俩说着就争执起来,门前宫女问觉禅氏还进不进去,觉禅氏捂着胸口说:“有些咳嗽,不敢染给娘娘,我先回去了。”说完就领着宫女走开,一口气径直冲回自己的屋子,屋子里烧着炭很暖,冷热交替一下子没缓过来,真的就咳嗽起来了。

    “答应没事吧?您可不能生病,万一病了要请太医,郭贵人又要骂人了。”宫女忧心忡忡。

    觉禅氏的手撑在炕上,听见这一句竟倏然握紧了拳头,炕上的褥子被抓起来,连炕桌都被抽动了,那一声声奴才缭绕在耳边,刚才容若辛苦的样子也印在眼前,一点一点沉下呼之欲出的怒火,觉禅氏漂亮的眼睛里射出寒光,不由自主说了句让身边宫女徒然有了盼头的话:“我不会再让她欺负。”

    虽然这件事闹得宜嫔和郭贵人再次发生争执,也勾起了觉禅氏心底的恨,可不过是紫禁城里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翊坤宫里日后如何发展且不论,对于别的人来说,知道与不知道都毫无差别,正月里大家一边热热闹闹过节,一边盼着的,就是看德嫔这一胎生男生女。

    太医算日子说德嫔在二月中旬临盆,但她生胤禛时曾延后了好些日子,心想一定是要等到二月末了,对着玄烨也这样说,而玄烨见她精神好,算算日子又还有好些天,正月里就允许她参加了几次宴席。

    岚琪自己一直也没觉得不好,谁晓得正月一过肚子就掉下去,之后连着几天都肚子疼但又不见动静,比不得上一回生四阿哥时安安稳稳,太医稳婆们自然把话说得要紧一些好事后开脱,可把太皇太后和玄烨都吓着了,好容易熬到二月初五凌晨丑时,才终于是真的要生了。

    苏麻喇嬷嬷又一次来陪着,虽然前几天闹肚子疼折腾,今天生产总还算顺利,一阵一阵宫缩的痛折磨着她,比起生四阿哥时没经验,这一回岚琪显然能忍耐多了,嬷嬷陪着她,两人天南地北地说闲话,只等着开了指好上“战场”。

    就在聊起孩子的名字,说若是女孩子叫什么好时,稳婆说德嫔该生了,最大的痛苦也来临,再没有心思说这些话,就在岚琪全身心准备要接受生命的疼痛时,稳婆却向嬷嬷禀告了极糟糕的一件事,孩子恐怕要从脚落地,德嫔娘娘极有可能难产。

    消息传到乾清宫,李总管吓得半死,可皇帝还在乾清门外御门听政,根本不可能去禀告,唯有一趟又一趟地去永和宫问消息,眼瞧着前头大臣们要散了,那边却还没有好消息过来。眨眼又过半个时辰,玄烨散了朝会,急匆匆往回赶,见了李总管第一句就问:“德嫔怎么样了?”

    李总管腿软跪在地上说:“一个时辰前送来的消息,说德嫔娘娘难产,说孩子脚先落地。”

    玄烨如遇五雷轰顶,当年赫舍里皇后难产,太子也是脚落地,他呱呱坠地的一刻,赫舍里皇后香消玉殒。

    “混账,为什么不来报?”玄烨疯了,转身就往永和宫走,前头急匆匆有李公公的徒弟跑来,扑在地上喘气如牛地说,“恭喜皇上,德嫔娘娘生了小阿哥,小阿哥……”

    “岚琪呢?”玄烨却一把揪着那太监的领子,赤红了双眼问,“她怎么样了?”

    李公公也上来推了一把说:“皇上问德嫔娘娘怎么样了。”

    “奴、奴才不知……”话音未落就被玄烨摔在了地上,他大步流星直奔永和宫,到了承乾宫门前,贵妃刚好走出来,瞧见皇帝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直觉得心头重重一沉,本想去看看德嫔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苏麻喇嬷嬷才料理好小阿哥,听说皇帝驾到,唬得赶紧冲出来拦住,劝玄烨不能进去,“德嫔娘娘没事,太医说了只是累晕厥了,没有大出血也没有别的症状,是吃了大苦头累坏了。皇上不要担心,上苍庇佑着呢。”

    听说岚琪没事,玄烨只觉浑身一软。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