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53难猜太子心(二更到

153难猜太子心(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来了?”岚琪很惊讶,看看这会儿时辰,天都快暗了,乾清宫里该是传晚膳的时间,没听说要过来她才赶着黄昏出门,一边急急往回赶,一边问,“皇上知道我去哪儿了吗?”

    那小太监忙说知道了,但皇帝并没让人来催德嫔回永和宫,是李公公私下派人来请的,大概是怕等久了,还说已经让传膳,送到永和宫里用。

    岚琪进门时,果然已经在摆膳,还听见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胤祚也从慈宁宫回来了,但见香月迎上来递过手巾让擦手,引着岚琪往六阿哥的屋子去,欢喜地说着:“万岁爷在和六阿哥玩耍呢,万岁爷派人去慈宁宫把六阿哥接回来的。”

    岚琪心情甚好,进门就瞧见玄烨立在摇篮边,手里一张一合地逗着儿子,猜想他是不敢抱孩子,每次要让他抱抱,都紧张得手足无措,那模样笨拙又可爱,是外人轻易见不到的样子。

    “回来了?”玄烨听见动静,见岚琪进来时满面乐滋滋的笑容,心里一定,不等她行礼便伸手,“过来看看儿子。”

    岚琪索性也不行礼了,跟到身边被玄烨揽了腰,指着胤祚说:“瞧瞧他和你越来越像了,眼睛鼻子都是。”

    摇篮里的小家伙咿呀咿呀出声,似乎认得岚琪是额娘,一见就咧开嘴笑,脸上粉嘟嘟的肉挤做一堆,哪儿还瞧得出眼睛鼻子像谁,玄烨忍不住伸手捏捏儿子的脸颊嗔他:“谁叫你笑了,快让你额娘仔细瞧瞧。”

    这一捏,奶娃娃立刻就哭了,玄烨手足无措,岚琪赶紧让乳母来哄,拉着皇帝出去说:“皇上就会欺负弱小,欺负臣妾,还欺负六阿哥。”

    晚膳已经摆好了,岚琪要去更衣洗手,玄烨硬要跟着她,两人嬉闹腻歪一阵,谁也没提别的事,正要出来用膳时,外头李公公来说:“皇上,太子到了。”

    岚琪这才有些讶异,玄烨却说:“太子这几天胃口不好,昨日中秋宴就见他没进什么吃的,太医说夏日贪凉积弱了脾胃,朕想大概还是一个人吃饭太闷了,朕平日里也会觉得闷就懒得动筷子,难得今天清闲,喊他来一起用膳,吃了饭就回去的,你不要介意。”

    岚琪知道,宫里妃嫔都不愿照拂太子,说她命硬克死了两个皇后,因太皇太后和皇帝都钟爱太子,这样的话虽然只敢在私底下传说,但皇帝显然也听说一二,刚才那几句就是怕自己有所忌讳,岚琪心里虽不至于毫不在乎这种传说,可她更心疼玄烨的无奈。

    太子很快就进来,给父亲和德嫔行了礼,玄烨问他是否还没用膳,让他跟在身边坐了,岚琪亲自给他布菜,本以为是自己和玄烨吃饭说闲话,这会儿却是他们父子说许多话,她则在边上安排两人的膳食,偶尔一起说几句,倒也其乐融融。

    但太子胃口的确不好,换着花样哄他吃,都兴趣寥寥,倒是吃环春另做的鸭肉粥很开胃,吃掉一碗后还想要,但玄烨怕他反而吃撑了没让他再添,岚琪便哄他:“明日一早让环春做了送去毓庆宫给太子做早膳好不好?”

    太子欣喜地点了点头,又进了一小碟菜蔬,放下筷子说吃饱了,立起来问父亲:“儿臣想去看看六阿哥,可好?”

    玄烨欣然同意,让嬷嬷来领他走,自己也添了一碗粥,环春笑着说:“奴婢见娘娘今日精神不好,怕胃口也不好,就熬粥预备着夜里进膳的,没想到皇上和太子都喜欢。”

    岚琪笑着推她说:“你是要皇上赏你什么吧?”

    “朕当然要赏,难得能让太子开胃,御膳房里都不尽心。”玄烨自己吃了粥,也觉脾胃温和舒坦,唤来李公公,让他赏环春银锭子。

    二人一顿饭都吃得心满意足,岚琪自己恍恍惚惚一整天也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一碗粥下去气力恢复许多,脸上渐渐红润,笑容越发妩媚,玄烨静心看了会儿,便挽了手起身说:“出去散散。”

    两人沿着檐下长廊漫步,永和宫里还有好些屋子空关着,玄烨突然说:“再往后十几二十年的,宫里妃嫔越来越多,朕大概就不能让你独居一处,眼下最清净的时候,朕要好好珍惜才是。”

    岚琪笑问:“怎么是皇上好好珍惜?”却被人家暧昧的看了一眼,她撇过脸不敢再问,但耳边就听见玄烨问她:“昨夜今天都不舒服,怎么傍晚还出门,你去见觉禅氏了?”

    这件事到底还是提起来了,岚琪轻轻应了声,皇帝则继续问:“是不是心里不舒服,因为朕之前对她好,你吃醋了?”

    “如果臣妾说吃醋了,皇上会哄臣妾?”她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当然无所谓再提起来,有心思玩笑着,“外头的人恐怕都等着看臣妾笑话,臣妾做什么要让人嘲笑?所以才大大方方地去看看觉禅常在,恭喜她有了身孕,祝福她也平平安安给皇上生个小阿哥。”

    “真的?”玄烨问,看似含笑温和的一句,眼中却又仿佛另有深意。

    但光线昏暗,岚琪也没仔细看玄烨的眼睛,不假思索地就回答:“当然是真的,难道皇上以为臣妾那么小气?虽然是有些小气,还弄得一夜睡不安稳,可白天想想比起吃醋泛酸,被别人在背后看笑话指指点点才更可气,所以哪怕假装大方些,也要端得起永和宫主位的尊贵。。”

    玄烨笑出声,岚琪急了问:“臣妾说错什么了?”但腰间就被人重重搂紧了,仗着夜色昏暗,人家贴着脸颊说,“你问朕会不会哄你,可是哪一件事,不是朕先来哄你的?”

    岚琪笑嘻嘻推开玄烨的身子,得意地说:“可惜了,这一回臣妾不要皇上哄,臣妾没吃醋更没不开心。”

    玄烨立刻松了手,径自往前走,岚琪愣了愣赶紧追上来,耍赖似的缠着人家,玄烨也与她嬉闹,两人皆心情大好。

    在玄烨看来,不管岚琪心里为了什么纠结,她想通了或放下了,自己就没必要追究,至于纳兰容若和觉禅氏,过去的事本来就没有追究的道理,但往后的事,他心里有分寸。

    两人手牵手地走着,正犹豫要不要出永和宫,突然听见胤祚嘹亮的哭声,才想起来太子还在那里,一起折回来看,见乳母正抱着胤祚哄,太子背手立在边上,手里还抓着胤祚的玩具。

    “胤礽,怎么了?”玄烨问,太子闻声怔了怔,转身见父亲来了,立刻跑过来解释,“儿臣想和弟弟玩,但是他突然哭了,儿臣不是故意弄哭他的。”

    岚琪见太子这么紧张,反而心疼,蹲下来哄他:“六阿哥长牙呢,每天都要哭闹好几回,当然不是太子弄哭他的。”

    太子疑惑地听着,却问她:“四阿哥也长牙吗?”岚琪不解,太子则继续说,“昨晚弟弟妹妹在一起玩耍,四阿哥也总莫名其妙地哭,贵妃娘娘还骂了大皇姐和端静。”他朝岚琪伸出手,撩起袖管露出一道长长的伤痕,“胤禛把我的手臂都划伤了。”

    岚琪大惊,惊愕地看着玄烨,玄烨竟然也不知道,边上伺候的人都吓得跪下请罪,说太子不让她们禀告,岚琪瞧见伤口已经结痂了,似乎也不是很深,但还是带着太子在灯下仔细地看了看,只有伤口较大的地方略微有些红肿,其他没什么问题才松了口气。

    太子一本正经地说:“胤禛总是抢东西,胤祉的东西他也要,我不让他拿,他就抓我的胳膊,不过我没怪他,因为他是弟弟。”

    岚琪听得心里一颤一颤的,不晓得这个孩子究竟明不明白四阿哥到底是谁的孩子,可他不让嬷嬷们讲,现在却说了出来,若胤祚没有这一阵哭闹,他又会不会说?这孩子小小的人,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玄烨也没太大追究嬷嬷宫女们的错,只训诫她们往后任何事都要禀告,之后过来看了看太子的伤口,略严肃地问他:“胤禛抓伤你的事,贵妃娘娘知道吗?”

    胤礽摇了摇头:“儿臣不会像弟弟那样哭闹,边上的人都不知道,嬷嬷也是等儿臣洗澡时才看见的,皇阿玛您不要怪胤禛,儿臣觉得他只要改一改脾气,往后不会这么胡闹的。”

    两个大人面面相觑,之后玄烨伸手摸了摸脑袋,温和地说:“等你再长大些,等胤禛胤祚都长大了,做哥哥的就能教导弟弟,皇阿玛相信你会是个好兄长。”

    胤礽认真地点头:“儿臣会做个好兄长,请皇阿玛放心。”

    玄烨笑得很不自然,但还是夸赞了太子,又说天色晚了让人送他回毓庆宫,因不放心,又让李公公等人也随行,立在门前一直看着太子的身影消失在夜幕里,才转回身,见岚琪抱着胤祚,正逗着他笑。

    “太子刚才对六阿哥做什么了?”

    岚琪突然听见这句话,吓了一跳,转身见玄烨走到乳母那里,乳母也怔住了,岚琪便跟过来,温和地重复了皇帝的意思,乳母才战战兢兢道:“回皇上的话,太子没做什么,太子一直在和六阿哥讲话,让六阿哥快快长大之类的,后来奴婢拿来玩具请太子逗逗六阿哥,六阿哥大概是以为自己的东西被人拿走了,所以才哭的。”

    岚琪把孩子交给乳母,搀扶玄烨出去,避开人才问:“您怎么了?”

    玄烨无声地摇了摇头,进屋子后就在炕上盘膝坐着,说想喝茶,岚琪知道他是想一个人静会儿,就亲自去茶水房烹茶,也不让环春她们去打扰。

    在茶水房开了一瓮谷帘泉泉水,正要煮水时,却见胤祚的乳母来了,说是要来拿水给六阿哥喝,却又不经意似的凑到岚琪身边,岚琪会意,将泉水上灶后便与她到了门前,避开旁人,便听乳母说:“娘娘,方才皇上问话时,奴婢有几句话没实说。”

    岚琪蹙眉,做娘的人当然紧张,轻声问:“太子欺负胤祚了?”

    “没有没有。”可乳母却连声否定,“奴婢是没敢说太子对六阿哥讲的几句话,太子其实还说‘胤祚你长大后,可不能像大皇兄,父皇不喜欢他,他太皮了,你四哥也不好,那么小就那么霸道,胤祚你要像我一样……’”乳母越说越小声,捧着心门口道,“奴婢实在不敢对皇上说这几句话,娘娘,奴婢是不是做错了?”

    岚琪心里沉甸甸的,安抚乳母没事,告诉她没说是对的,便让她回去,自己回过来继续煮水,待泡好了茶端回去,出门就见李公公回来了,他进去内殿向皇帝复命,但岚琪走到门前还不见他出来,猜想是在说什么话,良久李公公再出来,瞧见德嫔等在门口,歉意道:“娘娘久等了?”

    岚琪淡然:“你和皇上说话要紧,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事了,奴才就回了几句太子的事。”李公公笑得很尴尬,立刻让在一旁请岚琪进去,她自己端着茶,也不让别人再跟着,进来时瞧见玄烨已不在炕上坐着,而是立在书架前随便翻阅什么,回眸见她来,随口就说:“想喝参茶,没来得及对你说。”

    岚琪笑道:“是参茶。”

    简简单单的心有灵犀,让玄烨脸上多了些笑容,过来坐下一起喝茶,暖暖的茶水带着提神的参味沁入身体,玄烨舒了口气微微有些犯懒,伸手朝岚琪,把她拉在怀里靠着,岚琪听见他胸膛里咚咚咚的心跳,刚要开口,玄烨已先说:“胤禔顽皮,但性子不坏,假以时日引导,总能收心在功课上,但朕总是不明白胤礽在想什么,这个孩子看起来那么老沉,朕有时候看着他心里会觉得发瘆。朕一边希望老大能稳重能有兄长风范,为何看到太子如此,却觉得不好?岚琪,是不是朕想得太多了?”

    岚琪想起乳母那些话,她不怀疑乳母是否撒谎,因为同样的话太子亲口对她说过,那天在乾清宫门外,太子正正经经地说他不会像大皇兄那样忍父皇生气,而她每每看到太子时,心里也觉得不舒服。

    但有些话是她不能说的,玄烨再喜欢自己,他终究还是帝王,于是坐起来看着他,含笑伸手揉一揉他的太阳穴舒展神经,自己慢悠悠说:“孩子们还小呢,皇上是期望太高了,才会自己觉得看着孩子们不自在,您若实在疑惑,太皇太后看得最明白,教导孩子的事儿,臣妾还不如您呢。”

    玄烨嗯了一声,与她说明日一起去见皇祖母,正要说些别的话分散心思,外头脚步声匆匆,李总管慌慌张张来说:“万岁爷,阿哥所传来消息,说大阿哥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好像是中毒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