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54让她远离乾清宫(还有一更

154让她远离乾清宫(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才要安逸下的心顿时又被燃了一把火,岚琪麻利地给玄烨穿好龙靴,不等整一整衣领他就冲出去了,毕竟是*岁的孩子,不同于早年夭折的那些,这么些年养下来,更是被寄予极大期望的长子,他不能不着急。

    圣驾匆匆赶至阿哥所,已有太医围拢,惠嫔得到消息也到了,见了皇帝还算镇定,只是略哽咽说:“万岁爷放心,胤禔没有大事,太医说不伤性命,只是嬷嬷们讲他刚才胡言乱语的样子,有些骇人。”

    “为什么胡言乱语?”玄烨不解,便见太医们过来,其中一人禀告,“大阿哥是吃了毒菇,出现了幻觉,以及上吐下泻,排干净了便好了,幻觉也是毒发症状,清醒后若无异常,不会有所损害。”

    “毒菇?”玄烨惊愕,疾步来床榻边看了看儿子,胤禔正在昏睡中,乳母在边上哭哭啼啼说又吐又泄还以为吃坏了,可后来竟然出现幻觉,嘻嘻哈哈疯疯癫癫,把她们都吓死了。

    玄烨转回身问太医:“为何断定是毒菇?”

    “臣等询问查看过大阿哥病症后,立刻让宫女们呈上来大阿哥今日所进的食物,在一盒月饼里发现馅料里的毒菇。”太医淡定地说着,边上已有小太监捧来一盒月饼,里头码了八只半月饼,每一只都被掰开,而剩下半个则看得出来是咬过的,便听乳母解释,说大阿哥晚饭后嘴馋咬了半只,因为好吃不舍得丢了,让放着明日再用,其余八只月饼,都是太医们掰开检查的。

    “除了豆沙和莲蓉馅的六只月饼,剩下三只云腿山珍里都有这种毒菇,这种毒菇不伤性命,但人也不能吃,吃了轻则如大阿哥这般,重则……”太医声音渐弱,似颤了颤,继续道,“大阿哥若是三只都吃了,可能醒来后会痴痴呆呆。”

    “啊?”惠嫔惊叫出声,但立刻捂住了嘴,眼泪汪汪地看着玄烨,又不愿失态,扭身过去躲在了门后,玄烨亦是心慌恼火,厉声问,“这月饼哪里来的?大阿哥的膳食没有规矩吗?”

    乳母吓得浑身发抖,伏在地上说:“月饼是贵妃娘娘赏下的,大阿哥喜欢食糕点,中秋里各宫娘娘们送来的东西大多数都被大阿哥赏赐给奴婢们了,但大阿哥喜欢点心,这几盒子月饼就都留下了,这一盒是承乾宫送来的。”

    “贵妃?”玄烨眉头紧蹙,边上李公公也忙再解释,“奴才也知道,贵妃娘娘中秋节里的确给各宫各皇子公主赏赐了月饼,同样也有孝敬到慈宁宫、宁寿宫和皇上这里的,但这些月饼都是贵妃娘娘拿体己的银子给御膳房定制的,是从御膳房出来的东西。”

    “传旨六宫,查所有的月饼糕点,若有类似情况,立刻来报。”玄烨声音沉沉,似沉到谷底般返回的闷声,“兴许有主子赏了奴才吃,吃坏了也没人知道。”

    李公公领命,立刻调配内侍卫,连夜将各宫月饼都搜出来,玄烨看过儿子后,嘱咐太医好好调理,安抚了惠嫔几句让她留下照看孩子,自己便独自往慈宁宫来。夜深了,可这样的大事必然惊动皇祖母,祖孙俩一见面太皇太后就急切地问:“胤禔怎么样了?”

    玄烨温和地安抚了祖母,说孩子没有事,老人家才舒口气,歪在床上感慨:“这一辈子看尽了生生死死,如今年纪越来越大,反看不得了,看着年轻年幼的孩子们走在我前头,这心里……”

    “皇祖母,生死有命,哪怕是皇子皇孙,也看各自的福气。”玄烨沉沉道,“自然这等龌龊之事,是孙儿的失职。”

    老人家恨恨:“紫禁城里那么多人,你管得过来吗?历朝历代这样的事屡禁不止,现在才是刚刚开始,玄烨啊,你可要好好保护太子,知道吗?”

    玄烨心里震荡,点了点头。

    此时苏麻喇嬷嬷来复命,刚才跟着玄烨来的太医检查了贵妃进献的中秋月饼,均没有查出什么问题,而太皇太后不爱吃这油腻腻的点心,之前就赏赐给宫里的太监宫女,问过几个吃了的,也没见有什么事。

    “又是贵妃?她这是要做什么?”

    “皇祖母,未必是她。”玄烨却站在了贵妃这边说话,“月饼是她送的,吃死了人,她怎么脱得了干系?她再蠢也不至于做这种事。”

    太皇太后却恨道:“可当年她送给各宫的荷包里头有虎狼之药,害得宜嫔小产。”

    玄烨眉骨微震,咬了咬唇屈膝在祖母面前道:“皇祖母,当初的事请您不要计算在贵妃的身上,那件事是孙儿嘱咐李总管派人做的,当时只是想压一压贵妃的气焰,她入宫虽是为了和钮祜禄氏抗衡,可她太过气盛嚣张,孙儿才出此下策。”

    太皇太后惊愕不已,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孙子,半晌才道:“是你派人在她送给各宫荷包里放虎狼之药?玄烨,你不要子嗣了,宜嫔的孩子呢?”

    “皇祖母,孙儿当时并不知道宜嫔有了身孕,孙儿问过太医的,那些东西不伤身体,而且只不过一两天的功夫,早晚有人会发现。”玄烨起身坐到祖母身边,“当时根本没想到,宜嫔会有身孕。”

    太皇太后眉头紧蹙,心内翻江倒海,本想推开玄烨,可到底还是把他抓紧了,语重心长道:“你的确该有手腕压制后宫,可是玄烨你听皇祖母说一句,这样的事千万不能再做,皇家子嗣是朝廷命脉,你怎么好自断后路,虽然不伤身体,可宜嫔失了孩子,就是上天的惩罚。玄烨,你可以做任何事,千万不要伤害自己的骨肉。”

    “孙儿知错,所以这些年对宜嫔总多些照拂,孙儿也很后悔那件事,不止对宜嫔,对贵妃也同样愧疚。”玄烨目色深沉,“皇祖母的话,孙儿会牢牢记住。”

    太皇太后暗叹,她的玄烨已经足以支撑这个国家和皇室,她真的可以安享晚年颐养天年,玄烨有仁心,可他亦有杀伐决断的狠劲,但她不愿看到玄烨做出伤害亲生骨肉的事,不愿他做会遭天谴的事,心中默默念佛,愿上苍将冤孽加在自己的身上,她多希望在自己看不到的将来,玄烨能创下盛世皇朝,一时竟动情,热泪盈眶道:“皇祖母此生有你,真真没有白活一场。”

    玄烨百般安抚,良久才见祖母宽慰,而李总管也带回消息,大半夜的一场折腾,宫内留存的大部分月饼都被翻过了,另搜出三盒月饼中云腿山珍馅的有毒菇,其中一盒,还是从有孕的觉禅常在屋子里翻出来,觉禅常在因害喜不能吃这些东西,还没动过,其余两盒也是在低位分的常在答应屋子里找到,幸好都还没吃,此外宁寿宫的月饼太后赏给宫女,吃了没事,毓庆宫里太子还没吃,其他各宫或吃过或没吃过的,都没有查出毒菇。

    禀告这些的功夫,有宫女来禀告说贵妃娘娘在宫外求见皇上和太皇太后,老人家虽然知道未必是贵妃下的毒手,但还是不愿见她,让玄烨处置,祖孙俩分开时,她还担忧道:“这样一个人糊涂东西,怎么教导我的胤禛?”

    玄烨无奈,伺候祖母安寝后才离开,出宫门果然见贵妃等在外头,似乎也是大半夜被折腾起来的,发髻只是拢了拢而已,连首饰珠钗都没戴,一件玄烨就迎上来说:“皇上,臣妾没有做那样的事。”

    玄烨满心气愤,但尚理智,平静地打发她:“没有人会打着旗号去害人,但眼下没有证据能证明你的清白,朕只有彻查下去,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这件事,你安安静静在承乾宫等消息,照顾好胤禛。”

    佟贵妃泫然欲泣,抿着嘴听完这些话,哽咽道:“月饼是臣妾让御膳房做的,总想着这样最妥帖,皇上要查,臣妾自然愿意,臣妾这里只下发了银子,还有家里送来的山珍,其他所有东西都是御膳房里的。”

    “山珍?”玄烨想起什么,“是不是那天朕来你承乾宫里用的?”

    佟贵妃连连点头:“是是是,就是和那些一样的,臣妾还送了慈宁宫和宁寿宫,再有的就送去御膳房让他们做进点心里,臣妾坦坦荡荡,不怕皇上查,可是太皇太后她一定又……”

    玄烨这才冷了脸:“皇祖母没有怪罪你,你也不要瞎猜忌,你要知道自己说话的轻重和分寸,朕会给你一个交代,而你往后也要更加谨慎,朕……实在不知该怎么说你了,回去吧。”

    “皇上……”

    “娘娘,您回吧,夜深了。”见贵妃还要纠缠,李公公忙上来挡驾,客气地说着,“夜里四阿哥醒了若要见您见不着,可怎么好呀?”

    玄烨不再理会贵妃,径直往乾清宫的方向走,没多久李公公送走了人跟上来,就听皇帝吩咐他:“派人去永和宫看看岚琪母子,问有没有受到惊吓,若是已经安寝,不要打扰她。朕现在去毓庆宫看太子,有事就送话去那里。”

    而永和宫这边,岚琪并未入寝,皇帝突然离开,她还在等他会不会回来,心里是想出了这么大的事应该不会再来,但总还会有些期盼,也不是期盼他想着自己,而是希望能在身边安抚他,但等来的是乾清宫的小太监,她温和地问了些事,又嘱咐了几句,又说自己和六阿哥都没事,只等人走了,才预备洗漱歇息。

    环春给她梳头时叹息:“偏偏是大阿哥先吃了,而其他人都没吃,更巧的是都是御膳房里出来的东西,怎么只有几盒是有问题。”

    “怎么说?”岚琪问。

    “就和咱们包饺子一样,剁一大盆馅拌匀了,若是真往里投毒,能有几个饺子是干净的?”环春擅长膳食,一想就觉得不对劲,疑惑满满地说,“贵妃娘娘指定的月饼至少做了上百盒,云腿山珍起码有三百多个,算上大阿哥那一盒,如今也就十二只月饼有问题,您说奇怪不奇怪?”

    岚琪仰着脖子看她,似乎没反应过来,就听环春说:“奴婢觉得这四盒月饼要么是被掉包了,要么是别有用心另作的,贵妃娘娘虽然喊冤,可喊冤的就一定冤?”

    岚琪点点头,环春见她还是呆呆的,颇有些挫败,笑着问:“奴婢的话,您听明白了吗?”她这才摇了摇头:“听明白了,但没想明白。”

    环春蹲下来扶着她的膝盖说:“您可要多长些心眼,那拉贵人那样直接出手的有,但背地里耍阴招的更可恨,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您送四阿哥去承乾宫不就是为了躲暗箭?”

    岚琪连连点头,“你说的话我都明白,我就是在想,如果是厨子们没发现毒菇也罢了,若是故意下毒手,伤了大阿哥要做什么?若和贵妃有牵连,可贵妃那天还跟我提起大阿哥,她对大阿哥还有些许感情,我想她不至于要害那个孩子,何况她膝下有胤禛,就不怕自己洗不清冤屈?如果是别人,害大阿哥做什么?还是说只是想坑了贵妃,无意中送了一盒去阿哥所给大阿哥?”

    环春讶异道:“原来您想得这么深了,奴婢还以为你呆呆的不知道奴婢在说什么呢。”

    岚琪脸色并不好看,扶着环春的肩膀道:“往后咱们的东西也要多多检查,我总觉得一切才开始,书读得多,圣人道理看得多了,历朝历代宫闱丑恶的事也没少知道,阿哥们渐渐长大,将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光是想一想,我背脊就发凉。”

    “主子您没事吧?”环春见她眼中有异样的光芒,不免担心。

    岚琪轻声道:“惠嫔看起来那么端庄稳重的人,可她也敢对皇上下药,环春,你敢想象吗?我往后,真是不愿她再碰乾清宫里任何事了,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她远离乾清宫,远离皇上,一想到觉禅常在说的那些事,就浑身不自在。”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