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55宫闱之深(6000字,二更到

155宫闱之深(6000字,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环春唬了一跳,轻声问:“主子可不能乱说,什么惠嫔娘娘对皇上下药呀,这话说出去可是要……”

    “要闯祸,我明白。”岚琪却很镇定,“可我也明白,有些事我能不计较或者没资格计较,但有些事必须计较,她能有一次必然能有第二次,做得出那样的事,到底长了什么样的心?你刚才说了那么多,都是在怀疑贵妃,可我却只想着惠嫔,所以我才疑惑,她怎么能对亲生儿子下手?佟贵妃曾经那样对待我折磨我,我也只是觉得她可怜可悲,但是听说惠嫔竟然敢对皇上下药,想着她平日温柔端正客气大方,如此这般的道貌岸然,我才第一次觉得一个人那么可恨。”

    “您要对惠嫔娘娘做什么?”环春很紧张,跟了主子这么多年,从低微的常在到如今风光的主位,竟还是头一回看她冒出这样主动的心思,一直以来都是防备退让,哪怕委屈得不能再委屈,也自己吞下,突然变得如此强硬,连她都不能适应。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迷茫,毒菇这样的事,还有她从前对皇上动手脚的事,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岚琪困惑不已,“还有觉禅氏,听说她为了从翊坤宫离开,为了博得皇上的瞩目,为了报复郭贵人虐待她,夏日里几乎是一步一算计,我就在想啊,这样的事到底要怎么做?环春,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惠嫔永远不能靠近乾清宫?她们一个一个,为什么这么聪明?”

    环春心里噗噗直跳,她又哪里懂什么心机手段,深知主子若真踏出这一步,可能就会偏了她一直以来走的路,她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方向才是对的,但至少主子一路走来,稳稳当当,这辈子就这样走下去,即便不是最正确,也错不到哪儿去,心内转了又转,拉着岚琪从镜台前坐到床上去,扶着她的肩膀说:“您冷静一些,大阿哥的事一定让您又想起四阿哥差点被闷死的事,现在您情绪很激动,等冷静下来就好了。”

    岚琪一下一下喘息着,果然环春是了解她的,软软地靠在她身上,渐渐平静才说:“我今天说觉禅氏拿高贵凄美的借口博同情做自私自利的事,刚才我对你说的这些,何尝不是如此。我要对惠嫔做什么呢,使绊子坑她,让她失信于两宫?还是下毒手害她,让她从此不能在六宫活跃?难道仗着守护皇上为理由,做和她们一般无二的事?”

    环春舒口气,安抚她:“不如您上禀太皇太后知道,让太皇太后来决定怎么处置这些事。”

    岚琪无力地摇了摇头:“无凭无据,不过是觉禅氏一句话而已,我是太激动了,而在别人听来,或许只是她在我面前装可怜的借口。”她定了定神,自己坐周正,拍拍环春说,“你听我发发脾气说完,我舒服多了,怪不得皇上总让我有事没事都要听着他说话,有时候说出来未必需要得到什么解决,就是想透透气。”

    “您想明白了吗?那之后的事呢?”环春被岚琪这样一折腾,反而没了方向。

    “就我之前说的,永和宫外的事,咱们不管。”岚琪虽然说着这样的话,眼中却掠过异样锐利的光芒,果然口中慢悠悠道一声,“嬷嬷曾说让我来日登临高位时,不要把昔日见到的丑恶同样也挂在脸上,但是环春你也见过诸神尊像吧,你知道为何神佛明明是慈悲向善,但有很多却是凶戾恶煞的面容?”

    环春晃了晃脑袋,但听岚琪继续说:“我在大佛堂里陪太皇太后念经时,太皇太后告诉我,因为恶鬼凶灵也会惧怕,它们最是欺软怕硬的东西,所以许多神尊都露出凶戾的面容,好镇压妖魔鬼怪,之于常人,亦是震慑。所以说,脸上挂凶容,并非都是恶,嬷嬷当初对我说的话,应该是只对了一半。”

    “奴婢明白了,可是……”环春轻声道,“您不是神佛呀。”

    岚琪点点头,冲她微微一笑:“我明白,这样的道理,放在心里就好。”

    话音落下,外头更鼓声响,夜越深,永和宫的灯火该熄灭了。

    毓庆宫里,玄烨独自而来,彼时太子还未入眠,又因搜查糕点的事惊扰了他,玄烨来后与儿子说了会儿话,才渐渐哄他睡着,他撩起了胤礽的衣袖,露出那一条抓伤的痕迹,手指轻轻拂过,想着胤礽说的那些话,心中很不是滋味:真的是胤禛划伤了他?

    离开太子寝殿,立在毓庆宫开阔的院子里,皓月当空皎洁明亮,不需什么灯笼映照都能看到周遭十步远的东西,李公公将太子身边的宫女嬷嬷太监侍卫们通通带来,乌泱泱的二三十人,玄烨立于高处看着他们,自发现之前的乳母和嬷嬷多嘴多舌之后,一批批人精挑细选,为的就是给太子最好的环境,近些时候太子比从前开朗些,想必是有用的,但玄烨太在乎胤礽也太了解他,今晚在永和宫他说的那些话,并不寻常。

    但此刻玄烨只是说:“即日起太子毓庆宫内的饮食,每日每顿三查三验,太子不可随意在宫外吃东西,各宫妃嫔处也要小心应付,国宴家宴朕会带他在身边,外处送来的东西都要经御医查验,不可出一点纰漏。你们所有人,从近身的嬷嬷到门前的侍卫,任何人若给太子造成伤害,朕都将连坐治罪。”

    阶下众人听得都面如菜色,但皇帝继续说:“伺候太子,就是伺候大清的将来,你们自比其他处所高人一等,但身上的责任也比任何人都重,朕也不想强人所难,你们当中若有不想担当责任,害怕被别人连累的,现在走出毓庆宫,朕不会让任何人为难谁,自有别的去处。但此刻不走,往后的日子,就只能记着朕的话,好好照顾太子,容不得他有任何闪失。”

    阶下小到宫女,大到随行侍卫,一个个都面面相觑,玄烨重申想走的人他不会为难,这下还真走出去两个小太监,稍后又有一个宫女,再等了半刻,玄烨道:“李总管数五十下,再无人走,朕就当你们都留下了。”

    李公公领命,一声一声数着,直到四十九仍无人挪动,待五十整数,众人纷纷屈膝,俯首说誓死效忠太子。

    玄烨将心沉一沉,吩咐李总管:“留下的所有人,赏银百两,离开的三个人,安排好的去处不要为难,不要给太子造孽。”

    说完这些,玄烨要回乾清宫,但走时又朝李公公递过眼色,等他回到乾清宫要更衣歇息时,胤礽贴身的保姆嬷嬷被带来,这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生得端正慈善,胆子不大,一进乾清宫的门就哆嗦,不知皇帝要找她做什么,隔开一道屏风,就听皇帝问她:“太子手臂上的伤痕,究竟怎么弄的?”

    那嬷嬷伏在地上,很是犹豫,却听李公公幽幽一声:“若是撒谎,毓庆宫上上下下的人,可都要死在你手里了。”

    “公公,哦不,皇上……”嬷嬷吓得胆破,战战兢兢道,“皇上恕罪,太子手臂上的伤痕,的确是四阿哥划伤的,可是太子没有对您说实话,奴婢也不敢说啊。”

    “你说,朕恕你无罪,也不会告诉太子。”屏风后头传来低沉的声音。

    嬷嬷忙道:“不是四阿哥抢三阿哥的东西,太子出面阻止才划伤的,是太子抢四阿哥的东西,四阿哥急了抓着太子的胳膊,被太子朝后一推跌在地上,当时四阿哥手里正抓着一只菱角,就把太子划伤了。奴婢不敢声张把太子拉开了,太子也叫奴婢不要多嘴,但之后大公主和端静公主见四阿哥哭闹来哄他,可贵妃娘娘来后就以为是公主们欺负了四阿哥,皇上……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太子会把事情打散了,然后颠倒了再告诉您,奴婢听得心惊胆战,也不敢吱声。”

    屏风后头许久许久的沉静,嬷嬷慌张,李公公也不安生,终于又听见皇帝的声音,慢声说:“太子平日的话并不多,除了听他背书问功课,就很少开口,若是有妃嫔在他更加沉默,今天在永和宫说那么多话,朕就觉得奇怪,所以才想问问你,没想到,果然。”

    “奴婢该死,皇上。”嬷嬷又道,“夏日里您时常在承乾宫,太子时不时就会问奴婢您是不是又去陪四阿哥了,您说太子他是不是因为想让您多陪陪他?这才撒谎的……”

    屏风后头又一阵寂静,玄烨不知在想什么,再开口便说:“今日之事你难逃干系,让太子撒谎比起让他吃错东西磕着碰着更可恶。但是朕不罚你,只要你记住一件事,你是太子的奴才,可你的主子,只有朕这一个,将来再有这样的事,要等朕来问你而不是你先来说的话……”

    李公公忙插嘴:“万岁爷,奴才会交代,时辰不早了,您歇着吧。”说着喝令那嬷嬷,“跟我来。”

    但两人才转身,李公公伸手去拿烛台要吹灭蜡烛,皇帝又道:“派一乘软轿,静静地去永和宫,把德嫔接过来,夜深了,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

    且说岚琪早已躺下,虽还没有睡着,但她自入主永和宫,就再也没有被接去乾清宫侍寝的经历,今夜若非瞧见乾清宫里熟悉的太监来,她都不敢信真的是玄烨要她去,久违的大晚上被接走,恍然回到还在钟粹宫的光景,她匆匆忙忙的没来得及梳妆,只裹了氅衣拢了头发就来,被乾清宫的太监掌着灯笼引到寝殿门前,小太监就客气地说:“娘娘自己进去吧,皇上说了,不需要奴才们在跟前。”

    岚琪点了点头,跨门而入,殿门在身后被合上,她拿起门前的烛台,缓缓走进去,绕过屏风,只见玄烨已经躺在榻上,一手低着额头似阖目冥想,听见了脚步声也不睁眼,只是另一只手朝外头伸出来,是要让岚琪靠近。

    她放下烛台,解开氅衣,里头只有一件常衫,自行脱下露出银珠色的绸缎寝衣,水滑的绸缎在烛光下反射晶亮的光芒,伸手拔下发簪,乌黑柔亮的长发如瀑布而下,但这一切床上的人都没看,只等她走近床榻,才要开口要喊一声,就被人摸到了手捉住,轻轻一拉把她拢到怀里,似乎她身上的气息能让人安宁,玄烨一翻身,把她带进了床里。

    兜头兜脚都被玄烨拥抱住,岚琪稍稍挪动了一下,轻声问:“皇上不开心?”

    “唔。”玄烨也动了动,似乎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然后说,“你在身边才能安心睡,朕很累,身和心都很累。”

    岚琪心头震了震,玄烨又说:“你放心,胤禛不是坏孩子。”

    “皇上……”

    “朕困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寝殿陷入宁静,玄烨觉得岚琪不在身边他就睡不着,那是一份从骨子里透出的寂寞和寒意,有她的气息才会觉得温暖,不然寝殿龙榻上铺多少层被褥都觉得冰凉。

    让岚琪安心的,是玄烨之后平稳的鼾声,而她仿佛也要听着这样的鼾声才能入眠,昨晚因觉禅氏的事一夜不寐,白天又恍惚了整日,也是万分疲倦的时候,又多出大阿哥中毒的事,她也累,身和心都累,来的路上以为玄烨会想要她侍寝,担心疲倦的身体无法承受但又不愿拒绝,没想到只是这样安安稳稳地睡着,玄烨睡着了,她也睡着了。

    这一觉无梦而酣甜,岚琪醒来时发现自己久违地躺在龙榻上还怔怔出了会儿神,但她才翻身要起来,外头就有人听见动静,明黄的帐子掀开,环春的笑脸在眼前,温柔地说着:“主子睡好了吗?皇上说了,您不醒不让叫。”

    “什么时辰了?”

    “快午时了。”

    “午时?”岚琪几乎从榻上蹿起来,她竟然在乾清宫里睡到大正午,一天一夜不睡,不怪这一觉能睡那么久,大概还因为在这里,听不见胤祚的哭闹嬉笑,而玄烨既然让她安睡,就绝不会让人吵到她。

    匆匆忙忙的洗漱更衣、梳头上妆,不是大半夜裹一件氅衣就成,要再走出乾清宫的门,不收拾妥当了怎么行,一边忙还一边埋怨环春:“你几时来的呀,为什么不叫我,外头的人该笑话死我了。”

    环春只嘻嘻笑道:“皇上吩咐的,奴婢不敢。”

    只等妥妥帖帖,踩着花盆底子往书房来,此刻大臣们已经散了,玄烨正在看折子,外头李公公和岚琪碰个正着,客气地说:“要传膳了,娘娘可否替奴才问一声?”

    “这个容易。”岚琪略略有些不好意思,笑着答应下,可等她进门,玄烨一见她就放下了手里的折子,起身走过来拉了手说,“朕饿了呢,咱们去慈宁宫蹭一顿饭吃,还有昨晚的事,朕要和皇祖母说说话。”

    如此,岚琪不及坐下就又被带走,昨夜那乘软轿再将她送至慈宁宫,果然太皇太后这里已经传膳,但老人家胃口不好,不似平日大铺大张的膳席,只要了粳米白粥和几样小菜,瞧见他们来了直笑:“我这里吃斋呢,你们也来凑热闹?”

    玄烨则笑:“节日里酒肉吃多了,是该清俊几顿。”

    祖孙几人围桌而坐,太皇太后见有人陪伴,胃口倒开了些,半当中让苏麻喇嬷嬷再添几样小菜,玄烨只管吃饭不说话,岚琪陪坐在一边看着她,只等都吃好了,她就被支开去弄茶水,皇帝只和祖母两人说话,苏麻喇嬷嬷怕她不自在,陪来茶水房说:“他们祖孙总有悄悄话的,奴婢陪了几十年了,也不是句句都听得的。”

    “我不在意这个,反是昨晚的事心里很不踏实。”岚琪侍弄着茶杯茶壶,拿开水一遍一遍地烫,搁下了才看着嬷嬷道,“大阿哥好些了吗?这件事我听讲已经让宗人府查,查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之前的事总也不了了之的。”

    “难免有些事要投鼠忌器,宫里头人和人之间总有那么些牵连,牵一发而动全身,有时候看到真相,也就是绝望的时候了。”嬷嬷叹了一声,接过岚琪手里的活儿,将茶叶舀入茶壶,冲上滚烫的泉水,口中无奈地叹息,“主子最担心的事,还是开始了,再过十几二十年,主子和奴婢大概都不在了,可那会儿太子阿哥们都已成年,争的可就不是什么玩具糖果,下的也就不只是毒菇了。”

    “嬷嬷,东宫……”岚琪神色紧张。

    嬷嬷意味深长地一笑:“东宫只是东宫,历朝历代龙椅上的人尚且……呵,何况东宫?娘娘您是聪明人,四阿哥六阿哥长大后,您要替他们看着点,后宫不能干政,可您能管自己儿子,保自己儿子呀,是不是?”

    岚琪垂目沉思,半晌茶香四溢了,才轻声问:“嬷嬷您说昨晚的事,到底会冲着谁去?冲着大阿哥,贵妃娘娘,还是……四阿哥?”

    苏麻喇嬷嬷面上浮起黯然之色,从关外到京城,踏着硝烟战火住进紫禁城的女人,哪怕年老了,哪怕平素慈祥又温和,昔日果敢精干的气质依旧还在身体里,此刻仿佛随着茶香不相宜地一阵阵散开,嬷嬷冷然一笑:“谁得利呢?其实冲着谁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谁得利?”

    岚琪怔怔地看着她,她真的听不懂。

    “您好好护着六阿哥就成了,贵妃娘娘也会拼死保护四阿哥的吧。”苏麻喇嬷嬷敛下严肃的神情,又恢复往日温柔,哄着岚琪道,“奴婢不是不能明说,是眼下和您一样没看到真相,不过是看着宫内宫外的局势凭经验猜测,想必皇上此刻也在和主子说这些话,大家心里都有一本账,往后您心里,也会有一本账,上头记着人情往来,记着什么人可靠,什么人不能接近,是不是?”

    岚琪苦笑:“已经有了,一笔一划清清楚楚地写了。”

    嬷嬷道:“你自己收着就好,可不兴翻给别人看,奴婢方才,就不该对您说这些呢。”

    “嬷嬷心里的账,我可偷看好几回了。”岚琪笑着开起玩笑,见嬷嬷神色也好些了,挽着她道,“我明白了,皇上总会告诉我的,何况这次的事与永和宫不相干,我没得瞎操心。”

    此时有门前太监来通报,说惠嫔娘娘到了,嬷嬷留下岚琪让她先别出去,自行去禀告问见不见,岚琪转身继续侍弄茶水,反正她也不想见惠嫔,心里默默回忆刚才嬷嬷的话,嬷嬷说冲着谁去不要紧,要紧的是谁得利,而这件事又能伤了谁?大阿哥,贵妃,四阿哥?还是……

    岚琪心里猛地一紧,手里的茶壶抖出热水烫了她的手指,茶壶落地开花,瓷器碎裂声引得外头宫女太监进来看,嚷嚷要请太医,被岚琪拦下了,她把手浸在一坛冰凉的泉水里,镇住了指尖钻心的痛,心里亦跟着一点点凉下来了。

    一直以来宫里最锋芒相对的,是曾经的钮祜禄皇后和佟妃,如今的佟贵妃和温妃,钮祜禄一族抗衡皇帝的外祖佟国维府,一边是满洲旧贵家世渊源,一边是佟氏半朝皇家外戚,而太子呢?太子的生母呢?

    赫舍里一族在朝廷仍旧如日中天,在深宫有储君的荣耀,可却没有一个能保护储君的女人。

    “是我想多了吗?”岚琪自己也不明白,为何思绪会突然跳跃到这上头,只是心里思量着,觉得哪儿缺了一块,才突然激灵,她所经历的一切,不正是从赫舍里皇后薨逝起,而从那一天起,哪怕皇帝年年祭奠,大家还是渐渐忘记了曾经的皇后,忘记了太子背后还有着一方强大的势力。

    泉水的冰凉尚不及她背后浮起的寒意,才明白宫闱之深深在何处,而自己一无所有,嬷嬷让她管自己的儿子,保自己的儿子,她能做到吗?

    “娘娘,太皇太后那儿请您送茶过去。”突然有个宫女来,但很快被人提醒说德嫔娘娘烫伤了,等不及她阻拦那宫女就跑回去说,苏麻喇嬷嬷立刻赶来,才知不严重,等一起捧着茶水来正殿,但见惠嫔坐在下首,已是哭得眼眉通红。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