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94德嫔有孕(还有一更

194德嫔有孕(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怀里的人哪儿还能听见说话,一个劲地往玄烨身上蹭,娇吟喘喘,直要把玄烨推下去,玄烨便任由她摆布,仰面躺下后,就见两只手急促地解开了他的衣裳,可原以为她的红唇就要贴上自己的胸膛,身上的人却突然停了下来,软绵绵地伏在了自己的胸前,仿佛理智又跑回了脑袋里,脸埋在玄烨的衣裳里,闷闷地出声:“皇上回吧,臣妾不大舒服……”

    “梅子酒和鹿血酒也分不清?天差地别的东西。”玄烨一笑,双手捧起了岚琪的身体,翻身把她扔在床上,自己撑起了身子居高临下,没有喝酒却已浑身发烫,凑在岚琪面前与她鼻尖相触,感觉得到岚琪柔嫩的双唇蠕动着,渴望得到缠绵的吻,可玄烨就是不碰她,还问着,“是不是故意喝鹿血酒等朕来的?你怎么会分不清,口渴了又怎么会喝酒?是骗环春,还是想骗朕?”

    可身体下的人早已意乱情迷,双腿不自觉地缠上了玄烨的腰肢,不断地迎合想要触碰他的唇,但她步步进,玄烨步步退,眼瞧身下的人要哭出来,皇帝才炙热地吻上她,唇齿间猛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激烈,玄烨被她纠缠得几乎要透不过气,好容易才挣扎开。

    喘息间勾出了身上的火,大手一撕岚琪薄薄蔽体的寝衣就散开,小衣下chun色跃跃而出,雪白雪白地写着诱惑二字,玄烨才要勾开她的小衣,岚琪突然笑出来,捂着胸口侧身转过去,竟趴在床上想往里头逃走,玄烨把她拖回来,她再要往里头挪,也不知是酒醒了还是身上的热情散去,不再像刚才那样一味的索取,更仿佛要就此休战。

    要命的是玄烨已经被他勾得难以自制,气恼地在她臀上重重拍了一巴掌,身下的人哆嗦着蜷成一团,软软地说着:“皇上,睡吧睡吧。”

    欲拒还迎娇声软语,玄烨是笃定不肯放过她了,几下就把碍事的衣衫褪干净,正是深秋寒凉的时候,鹿血酒下暖暖发烫的柔软身体拥在怀里,真真人间仙境才有的惬意,慢慢品尝阅尽chun色,一寸一分的肌肤都未放过,豪饮鹿血酒的人也再矜持不住,翻云覆雨间直仿佛要将身体融化。

    翌日晨起,不知是一夜*的滋润,还是裕亲王送的鹿血酒是好东西,岚琪面色红润神清气爽,玄烨问她到底怎么喝的鹿血酒,人家支支吾吾,直见皇帝要恼了,才坦白说,起先只当一般的酒,身上发冷想暖暖身体,结果一口下去腥得不行,又见酒色殷红如血,才知道是什么东西,知道皇帝夜里要来,心里便动了坏脑筋,索性豪饮两大杯。

    玄烨又气又好笑,训了几句说她身子太弱喝得不对反而要伤身,可又笑说鹿血酒还有许多怎么办才好,之后几日便也共度良宵,秋意深浓时,岚琪的寝殿里,却只见夜夜chun色,彼此缠绵难分难舍,仿佛是知即将回宫,才更珍惜独处的时光。

    九月下旬时,皇帝终于决定要回宫里住,先头回来收拾宫殿的宫女太监活儿还没做完,宫里头就传遍了这个好消息,盼了一个夏天,又盼了一个秋天,寂寞难耐的女人们终于盼得皇帝归来,可随着宫女太监先遣归来,瀛台那里的事也零零散散地带回来,说什么德嫔与皇帝夜夜*,说什么皇帝专房专宠,说什么德嫔根本不照顾太皇太后只是陪着皇帝,好听难听的话在宫内游走,怪不得快回来那几天,岚琪每天都觉得耳根子发烫。

    十月初一,圣驾回宫,初夏离宫初冬归来,大半年不在紫禁城,比旧年陪太皇太后在园子里度夏的时日还久,岚琪重新踏入永和宫的门,竟恍惚记不得夏秋是如何度过的。

    小胤祚也很陌生,但一路回来乳母哄他说能见哥哥了,到了家门口就往里头跑,口齿不清地仿佛喊着哥哥,岚琪伸手要抓儿子叫他别瞎跑,突觉头晕目眩,脚下虚浮,幸好身边环春眼明手快地搀扶住,见主子面色潮红,担心地问:“主子怎么了?”

    岚琪犹自不觉,只笑大概是晕车,之后搀扶着环春往屋里走,但躺了片刻依旧不见转圜,伸手摸额头微微发烫,环春不敢怠慢,赶紧去宣太医,这边太皇太后回到慈宁宫才歇下,外头就有人来传话,说永和宫宣太医,德嫔娘娘病了。

    太皇太后并不紧张,推苏麻喇嬷嬷说:“你精神好,去瞧瞧,莫不是有了,她九月里天天陪着玄烨呢。”

    嬷嬷赶到时,太医已经诊断罢了,面色犹豫正不知想什么,瞧见嬷嬷来了,便直言道:“德嫔娘娘摸着像有喜脉,可还不大明显,恐怕还要十来日才能确定,但娘娘她又的确伤风,眼下臣正矛盾,要不要给娘娘用药。”

    嬷嬷也觉得不大好,问怎么说,太医又道:“不用药这样病下去,若是母体不好指不定保不住胎儿。可若用药,生怕保住了胎儿,胎儿也不大好,要是娘娘没有身孕,就最好了。”

    “既然像,必然是有了。”嬷嬷也难以决断,再宣来几位老太医瞧瞧,几番商议后都不敢拿主意,毕竟是皇帝的宠妃,肚子里若真有了孩子,万万伤不得,辗转又等皇帝到后宫来时,一同在慈宁宫商议决策。

    太医道:“世人都以为生过几胎的孕妇更结实更好生养,实则女人产子大大的伤身,娘娘上一回又是难产,所以未必现在的身体就很结实,臣以为还是用药先让娘娘康复起来,是否有孕,且看天意。”

    太皇太后和玄烨也如此认为,决定先让岚琪吃药治疗伤风,可绿珠却从永和宫赶来,说德嫔娘娘求太医不要开药,只是小小的伤风,她多喝水多躺几天就好,腹中若有胎儿,吃药伤了孩子就是她的罪过,说她自己熬得过去。

    “玄烨你去劝劝她,傻孩子一根筋,你们都年轻,就算没了这一胎又如何?万一硬撑闹出更大的毛病,如何是好?什么小伤风,都烧得浑身发烫了。”太皇太后很着急,立刻让玄烨去永和宫劝劝。

    可皇帝却不动,屏退了太医宫女,才对皇祖母道,“夏秋都和岚琪在一起,这才回宫朕若再往永和宫跑,别的人真要急红眼了。回来的路上就与岚琪说好的,十月里不再去见她,偶尔在您这里见的话,另说。”

    “你这话虽有道理,可她如今正辛苦,你忍心把她一个人扔在永和宫?”太皇太后苦笑,“在瀛台时我本想劝几句,让你们别天天黏在一起,可又想想难得这样的日子,我这老太婆插什么手,现在瞧瞧,还是你们太过了,惹得宫里人不高兴,回来反看别人眼色。”

    玄烨不以为意,反而说:“她们若是真不高兴,朕改天再换别处住也一样,南苑冬天暖和,皇祖母若愿意,孙儿陪您去过冬。”

    这些自然是玩笑话,而岚琪吃不吃药,玄烨最了解她的性子,劝祖母说:“若是逼急了,对身体反而不好,她自己有分寸,反正这药只怕送过去,她也偷偷倒了。岚琪一心想给朕生个小公主,好容易有了,她怎么舍得伤害。”

    果然如皇帝所说,岚琪知道自己可能有了身孕,死活不肯吃什么伤风的药,大口大口地灌温水,之后闷头大睡养精神,因病了本也不能接近孩子,端嫔把六阿哥接过去照顾了几天,她很放心。

    宫里听说德嫔有身孕又染病的事,女人们眼巴巴看了几天,暗下诅咒的人不少,可德嫔硬是不吃药扛过来,三四天后伤风痊愈人渐渐精神,又过了四五天,太医再三会诊,确定德嫔娘娘有了身孕,但脉象很弱,都不敢说好听的话,只是反复叮嘱德嫔要安心静养。

    这十来天的功夫,皇帝只管在乾清宫里忙政务,除了慈宁宫的请安,几乎不踏足后宫,也不召见任何妃嫔,只有佟贵妃自己跑去乾清宫陪了一个中午,也不晓得说了什么,之后再没见面。而一心等待皇帝归来能多看自己几眼的,如温妃、宜嫔几人,天天在宫门前被西北风吹着,只把他们的心都吹冷了。

    这日朝堂上提起了为太皇太后和太后再上徽号的事,玄烨也公开了说要大封后宫,如此自然要拟定册封的名单,皇贵妃无可争议,温妃或也再升一级,唯有四妃的位置有些争议,一时也没有个定数。话传到后宫,女人们便议论开,在嫔位的自然盼着能坐稳四妃之位,而那些贵人常在们,也盼着能水涨船高。

    正好是宜嫔做东请姐妹们在翊坤宫喝茶,七嘴八舌说起这件事,低阶的妃嫔们都恭喜开了宜嫔和惠嫔,说她们出身高贵又有皇子,必然是四妃之一,两人面上谦虚,只等旁人都散了,才私下关起门来说:“那个乌雅氏真真厉害,这个节骨眼肚子里怀上一个,怪不得缠着皇上在瀛台不肯回来,不弄出一个来她怎么甘心?一定是自知出身低贱,不多生几个,怎么和我们争。”

    这话是宜嫔说的,惠嫔且笑:“好端端的身子,伴驾总会有身孕,妹妹往后若能多陪陪皇上,也会有好消息。你的身子一向不错,从前虽不幸滑了一个,可五阿哥不是平安降生了吗?”

    提起胤祺,宜嫔目色如死,又心痛又不甘,恨恨地说:“太后到底想怎么样,她这样生生断了我母子情分,不怕遭报应?”

    “嘘,小声点。”惠嫔紧张道,“这话不该你说的,你想有儿子,往后再生一个不就好了?”

    宜嫔苦笑:“怎么生?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我和哪个去生?”

    “只要皇上在宫里,总会有机会,皇上心里也有分寸的,不然回来这么久了,德嫔有孕又生病他都不去瞧一眼?”惠嫔很是淡定,“上头有贵妃、温妃在,皇上能不顾忌吗?再者一整个夏秋,我就不信不腻歪,总想见见新鲜的,皇上毕竟是男人嘛。”

    宜嫔见她说得绘声绘色,知道惠嫔有法子,心里想求又不好开口,可一想到翊坤宫里冷冷清清的日子,一想到自己越来越走上昭妃那怨妇的路,心下一横便道:“姐姐帮我吧,我这翊坤宫的日子越来越冷清,连恪靖都不大哭了,夜里静得瘆人。”

    “自然帮你,帮你也是帮我呀,总不能光看着德嫔一人独大,从前看着那个小常在乖乖巧巧的,真是想不到她会有今日。”惠嫔说这句时,眼底有异样的神色,不知是恨是悔,唯一瞧得见的,大概就是不甘心,而这宫里女人,又有几个是心甘情愿被冷落的。

    但这次的事,惠嫔却还是找了个甘心被冷落的来想法子,漂亮的女人最懂如何取悦男人,哪怕觉禅氏不爱皇帝,那年夏天能让皇帝对她专宠不倦,就一定有她过人之处。惠嫔久不侍驾,床笫间的事已不大晓得皇帝如今的喜好了,放眼宫里能问的,就只有觉禅氏。

    隔日她往咸福宫来,候着温妃抱了八阿哥去宁寿宫的时辰,因整个夏天没少来咸福宫,门里的宫女太监都习惯了,一路引到配殿门前,只有香荷见了不大高兴,她晓得自家主子不喜欢惠嫔。

    可官大一级压死人,妃嫔间的等级尊卑也很严谨,再不喜欢惠嫔也不能得罪,夏秋之后瘦得比生八阿哥前还瘦的女人到底是接待了她,两相对坐,良久无语,惠嫔从袖笼里抽出一本册子递给她,笑着说:“瞧瞧。”

    觉禅氏恹恹抬眸,瞧见桌案上一册《众香词》,只听惠嫔说:“里头收录的都是女人家的诗词,我想你会喜欢的。”她伸手翻开,将折角的一页打开,推给觉禅氏说,“你瞧瞧这几首,我读书少不大懂,觉得还不错。”

    觉禅氏信手拿来看了几眼,默默念诵了几句,念得一句“枝分连理绝姻缘”,心中猛然揪紧,心痛得难以言喻,可惠嫔却更在她心门上插了一刀,幽幽道:“这个女词人沈宛,是江南名妓,卖艺不卖身,饱读诗书才华绝伦,又有倾国之色,多少江南名士追求不得,可她却突然在江南消失,如今在京城落脚了。”

    觉禅氏茫然抬头看着惠嫔,惠嫔笑悠悠说:“你这一个夏天为了什么愁?我看就是为了这个女人吧,就是这个沈宛,如今容若心头上的人。”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