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01亲手为你戴朝冠(5000字,二更到

201亲手为你戴朝冠(5000字,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医匆匆而至,荣嫔、端嫔几人都散在外头,原以为岚琪身子好些了,她们才来上门陪她热闹一下,谁晓得不过多说几句话多一些动静,她就不舒服了。彼时瞧着满面苍白汗涔涔如雨下,怎么看都不是装出来的虚弱,幸而这次又是虚惊一场,孕妇和胎儿都没事。

    “娘娘您身子很虚弱,过完正月前,还请卧床静养,这事没别的法子,且得辛苦您熬几个月。”帐子外头,太医又反反复复说那让人无奈的话。太医之前还说,有的孕妇从头开始到临盆都躺在床上,每个人体质不同,每一次也不一样,岚琪多年来日日在慈宁宫伺候,比宫女还辛苦,太医说这些话他不敢对太皇太后讲,但德嫔好好的身子,的确被累出病来的。

    “你去跟太皇太后说,就说我挺好的,反正孩子好端端的在这儿,真有一日我们没缘分,也有那一天的话说,我不会让人为难你,现在你只管报喜不报忧,别让老人家担心。”

    岚琪这样吩咐着,太医连连称是,离去不多久,外头荣嫔单独进来,说怕人多了她不舒服,大家已经回了,而她生育多次有经验,才来和岚琪说几句,荣嫔更直言:“你这一胎屡次折腾,先是病了,后来又被人下了药,你别怪姐姐说话不好听伤你,可我实在觉得你还不如不要了的好,这样下去折腾了你的身体,孩子……生出来也未必好。若笃定不要,现在还来得及,你和皇上商量商量呢?”

    岚琪听得眼眶湿润,她晓得荣嫔轻易不会对人说这般推心置腹的话,她心里一直没踏实过,可还是倔强地抹去眼泪,笑着说:“姐姐想呀,外头多少人盼着我不好?她们一定巴不得我没了孩子,眼下皇上前头那么多高兴的事儿,偏闹出我和孩子的悲剧,皇上该多难受,指不定那些大臣也要趁机说难听的话。其实我也熬得辛苦,可就是一天天熬,我对这孩子的感情越来越深,六月一眨眼就到了,哪怕早一些也不怕,我会好好保护他。”

    这些话听得荣嫔也浮出眼泪,但见岚琪如此坚定,努力笑起来哄她:“我们不敢时常来吵着你,若闷了就喊环春来找我们来,你好好养着身体,就妥妥当当地活给那些人瞧瞧。”

    岚琪便软软地撒娇:“姐姐去把端嫔姐姐和布姐姐叫回来,我现在没什么不舒服,你们都散了我才觉得凄凉,再陪我说会儿话,我要是累了睡着了,你们也别生气。”

    荣嫔满口答应,又把离了的人找回来,众星捧月似的哄着岚琪,她心情好了精神才好,太皇太后亦派人来说,请她们几位多多费心,知道岚琪怕寂寞怕冷清,与其闷着闷出病,还是多来人说说话的好。

    此刻相邻的承乾宫里,佟贵妃也听青莲说永和宫突然宣太医的事,平时早晚两次都有定时,突然半当中找,必然是不大好,自己连连失子,最晓得孕妇经不起这样折腾,只自言自语似的说:“这样折腾,还能好吗?”

    但宫里时不时有笑声,佟夫人和四阿哥玩得很高兴,胤禛知道佟夫人是外祖母,撒娇嬉闹缠得夫人乐不可支,佟夫人仿佛都忘记这个外孙并不是女儿亲生的,听着四阿哥一声声喊着外祖母,脸上笑得花儿一般灿烂,佟贵妃在边上瞧着,欣慰之余,想到十来天后册封典礼,又不免心酸。

    只等小家伙玩得满面通红浑身是汗,乳母才来领走四阿哥,佟夫人回眸见女儿出神,自己整理了衣容坐过来,笑着问:“娘娘是不是早晨起太早累了,这会儿没精神?”

    佟贵妃却答非所问地说:“额娘在宫里用了膳再走吧,我让前头知会一声就好,后几日我册封皇贵妃,额娘也不能进来瞧瞧的,一会儿喝杯酒,算是高兴一回。”

    佟夫人连忙恭喜女儿要册封皇贵妃之喜,可见女儿愁眉不展,也不敢太欢喜,轻声问她:“娘娘有不高兴的事?”

    边上青莲便带宫女离开,留下母女俩说话,佟贵妃见没有外人了,才恹恹道:“额娘您说,皇上是不是嫌弃我没有生一男半女,才不给我后位的?皇贵妃再尊贵,终究是妾,或者是我不够贤德聪明,不配做皇后吗?”

    佟夫人也无奈,好生安抚女儿:“钮祜禄皇后还是册封后才抱养的太子,可您这些年把四阿哥养得这么好,您说怎么会是因为这个?我也问过你阿玛,他说皇上不想立后,说不好听些,就是最得宠的那位被举荐做皇后,哪怕满朝文武都赞同,他也不会有立后的心,不是您不配做皇后,是皇帝他再也不想有皇后。娘娘您听我说,眼瞧着前头两位皇后的光景,这坤宁宫住不住实在没意思,您总归是大清朝最尊贵的女人了,是不是?”

    佟贵妃苦笑:“大清国最尊贵的女人在慈宁宫呢,我算什么?”她目色沉沉,可黯然中渐渐又透出希望,伸手拉了母亲道,“额娘,您生养了我们兄弟姐妹,身子那么好,我是您的女儿,怎么就不能生呢?额娘您帮帮女儿,我这些年身子养得也不错,有胤禛在我发火生气的日子也少了,吃得也清淡,太医前几日来请平安脉,还说我调养得很好。额娘,你让阿玛给我送坐胎的药好不好,我想再试试,兴许以前太年轻保不住呢,如今越喜欢胤禛,我就越想有自己的孩子,我还那么年轻,皇上对我也好,为什么我不能生?”

    佟夫人不敢拒绝女儿,只是敷衍:“我会告诉你阿玛,他也一定希望娘娘能有自己的孩子,只是来年……”

    提起来年,佟贵妃猛然想起妹妹要入宫的事,不禁冷笑:“看样子阿玛是想学钮祜禄氏,姐姐生不出,妹妹来生,是不是?阿玛把妹妹送进来,就是为了取代我,我已经不能为家族争得荣耀了是吗?”

    “娘娘您别胡思乱想。”佟夫人满面紧张,哄着女儿说,“您都是皇贵妃了,什么取代您呀,谁能取代您?娘娘您有这样的心思,郁郁寡欢伤了身体,也难以有身孕的。您放心,回头就让人给您送坐胎药,吃上一年半载,一定会有好消息的。”

    佟贵妃这才平静下来,可还是不服气地说:“额娘回去告诉妹妹,回头进了宫脸面自己挣,我不会帮她的,也别仗着是我妹妹,在人前横行霸道,告诉她郭络罗氏家妹子的下场,让她好自为之。我可没有钮祜禄氏那样大方,能把自己的男人推给亲妹妹,别的人我想争还不能争呢。”

    佟夫人连忙答应,不敢再让女儿激动,之后陪着用膳,又哄了会儿四阿哥,便早早离宫了。

    两日后,册封皇贵妃的圣旨下了,定在腊月二十日行册封典礼,届时更将大封六宫,一道道圣旨传入后宫,温妃晋封贵妃之外,四妃之位也总算有了定数,长春宫惠嫔、翊坤宫宜嫔、永和宫德嫔、景阳宫荣嫔四位晋封为妃,再有常在戴佳氏升为贵人,一并其他几位答应常在跟着水涨船高,如端嫔僖嫔布贵人等几位,虽未受晋封也有丰厚的赏赐,总之皆大欢喜,都等着腊月二十日看热闹。

    永和宫里岚琪还不能下床,环春替主子磕头接旨,黄灿灿的圣旨送到面前时,胤祚正依偎着母亲,饶有兴趣地看着,拿过来呼啦一下就打开,一半滚在了地上,环春急着说:“六阿哥乖,这不是玩具,奴婢拿别的给您玩可好?”

    岚琪却只笑眯眯地看着,不多时环春召集宫内的人来贺喜主子,听见她们喊自己德妃娘娘,直觉得一阵恍惚,当日在钟粹宫东配殿升座接受环春几人的叩拜时,那一声声乌常在还耳,到了正月元宵,就是七年了。

    看似漫长的七年,可她用了比这宫里任何人都短的时间,从一个宫女变为德妃,位份的尊贵是她身上的荣光,而这荣光里头,满满的全都是玄烨的心意,玄烨对她说明君不能为了美人做翻天的事,可他到底还是偏心私心地做了太多与众不同的事。

    这日傍晚时分,岚琪正打盹歇息时,半梦半醒听见外头有人说话,还以为是荣嫔几人来看她,想装睡逗逗她们,可之后再听见脚步声那样熟悉,不多时果然听见玄烨在问:“她时常这样睡吗?这会儿睡了,夜里怎么办?也不出门走动的,晚上是不是睡不好?”

    环春应答的功夫,岚琪便感觉到玄烨在抚摸她的脸颊,再也忍不住,睁开眼来笑,玄烨倒被她吓了一跳,心疼地问:“是不是朕吵醒你了?身子还是很难受吗?”

    抱着岚琪坐起来,环春几人识趣地退下了,玄烨闻到她身上浓浓的药味,心里沉甸甸的,可才开口说:“若实在熬不……”

    却听岚琪欢喜地说:“昨日太后来看臣妾,臣妾和太后打赌来着,太后说这一胎还是男孩儿,臣妾却觉得是个小公主,到时候若是小公主,太后娘娘就要输臣妾五百两银子,臣妾真是盼着小闺女赶紧出生,好给额娘挣银子。”

    见她如此,玄烨不想再开口说让她失望的话,只笑着嗔责:“越发胡闹,连皇额娘也讹上了?你缺银子只管跟朕说,非要闹得人人都知道你贪财吝啬?”

    岚琪只管傻笑,不服气地说:“臣妾哪里贪财,今日才接了圣旨,多少人来贺喜讨赏赐,一年克克巴巴好容易省下来的银子,眨眼功夫都送出去了,正等着领妃位的年例,多一百两银子好攒起来。”

    玄烨哭笑不得,旋即唤人进来,岚琪还以为他坐坐就要走了,但见李公公捧着朱漆大盘进来,金黄绸缎上,稳稳当当坐了一顶华丽的朝冠。

    玄烨让李公公捧到面前给岚琪看,是妃位冬日熏貂朝冠,顶为二层,贯东珠各一,皆承以金凤,饰东珠各九,上衔猫睛石,周缀金凤五,饰东珠各七,翟尾珍珠一百八十八,中间金衔青金石结一,另饰东珠、珍珠各四,末缀珊瑚。

    妃位的朝冠比起嫔位的确更加华丽隆重,岚琪伸手摸了摸,稍稍捧起,沉甸甸的惹得她一笑,她卧床安胎未梳发髻,环春拿了簪子过来,几下将主子的青丝盘在头顶,玄烨便亲手给她戴上朝冠。环春又执镜子,绿珠几人点了蜡烛来,照得昏黄暮色如正午白昼一般,岚琪看着镜中的自己,侧脸对玄烨撅嘴道:“臣妾真该吃的胖一些了,这么大的冠子戴着,越发显得人小小的。”

    “是该胖一些才好。”玄烨温柔地凝视她,不顾环春几人在边上,便轻声说,“朕喜欢你身段软软的,等生了这个孩子,吃得胖一些,衣裳尺寸若再不宽一些,朕就扣你的年例。”

    岚琪笑得伏进他怀里,奈何朝冠太隆重,硌着两人不方便亲近,玄烨又小心翼翼替她摘下,拆了发簪放下满头青丝,笑着说:“册封典礼那一日,你上头还有皇贵妃和贵妃,朕不能偏心你,所以今日早早过来,这朝冠是朕命人特制的,用的东珠珍珠皆是今年贡上来最好的,从夏日里对你说要做德妃那会儿起,朕就给你预备着了,怎么也要亲手给你戴第一次才好。”

    “臣妾何德何能?”岚琪幸福得不知该如何感恩,玄烨却满目想要把她放进眼里的宠爱,温和地笑着,“何德何能?因为你是乌雅岚琪啊。”

    岚琪双眸晶莹,隐隐可见泪花,笑着说:“皇上是不是也拿一样的话对皇贵妃娘娘说了?”

    玄烨气恼,拧了她的脸颊说:“难怪进门就闻见酸味,你这醋缸子。”

    “皇上胡说,那是药味,那些药又苦又酸……”

    温言软语、嬉笑承欢,玄烨这一晚留在了永和宫,自然只是小心翼翼陪着心爱之人安睡,两人说说话,未有任何亲近之事。

    转眼腊月二十日,侍郎额星格持节至永和宫,晋封德嫔乌雅氏为德妃。

    岚琪按品大妆,沉甸甸的朝冠,金灿灿的朝服,在环春的搀扶下跪听圣旨,只听额星格大人朗诵册文:“朕惟治本齐家、茂衍六宫之庆。职宜佐内,备资四德之贤,恪恭久效于闺闱,升序用光以……”

    十八年册嫔,二十年册妃,乌雅岚琪包衣出身的宫女,却占尽了后宫荣光,皇帝给予她尊贵的同时,更悉心呵护她的一切,知道今日不能来看她,特地早早地来亲手给她戴上朝冠,他们俩同心同体的,都在这细枝末节的小事上。一个尽心尽力照顾他,为他诞育子嗣,为他孝敬祖母,另一个全心全意爱着她,为她遮挡一切风雨。

    繁冗的册文朗诵罢,岚琪在环春几人的搀扶下行大礼,而太皇太后早有旨意,念她身体孱弱,免去之后一切礼节,外头各宫热闹繁复的典礼还要折腾大半天,永和宫里早早就安静下来,只等后来各宫嫔位及贵人常在们来恭贺行礼,方才热闹了一会儿。但她已早早脱下朝冠朝服,隔着屏风接受了众人拜贺,大家也不敢多打扰,不久就散了。

    相邻承乾宫比起永和宫自然是两种风光,皇贵妃打起精神应付了一切礼节应酬,当声色犬马退却,她一身明黄朝服独坐在大殿内,青莲进来问她何时更衣,皇贵妃却怔怔地说:“青莲你看我这一身行头,你见过钮祜禄皇后的册封典礼吧,你瞧瞧,乍一看,是不是很像?”

    青莲点头,亦道:“皇后朝服与皇贵妃朝服本就只有细小的差别,娘娘如今虽是皇贵妃,却是皇后之尊,自然看着更像了。有些话奴婢不该说,可奴婢真心劝娘娘想开些,您是宫里最尊贵的女人了,皇上将来若有立后之心,除了您还有谁呢?娘娘不如好好保养身子,夫人送来的坐胎药,今天还没来得及吃呢,可不能断断续续的。”

    皇贵妃凄然地看她一眼,冷声问:“我吃坐胎药的事,你也回禀慈宁宫了吧?”

    青莲忙屈膝,“奴婢不敢隐瞒娘娘,奴婢的确上报了慈宁宫,娘娘知道的,奴婢也身不由己。”

    皇贵妃苦笑:“我不怪你。”

    青莲又说:“但是太皇太后没有让奴婢不让您吃啊,这些年虽然奴婢时不时要禀告您的近况,可太皇太后从来没干涉过承乾宫什么事,与其说是太皇太后不再束缚您,不如说是娘娘您越来越稳重得体,让太皇太后放心。这一次您要吃坐胎药,奴婢觉得太皇太后没有任何示下,一定也是希望贵妃娘娘您能生育自己的子嗣,娘娘不要灰心。”

    “太皇太后,对我放心了?”皇贵妃不大相信,连连摇头说,“怎么会放心,她们从来就不喜欢我,只有皇上才对我好。”

    话音才落,承乾宫大门开启,外头一路通报来说皇帝驾到,皇贵妃倏然起身,忧愁的脸上终于有笑容,赶紧推青莲说:“准备好茶,皇上忙了一天,也累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