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03太子就不是弟弟了?(二更到

203太子就不是弟弟了?(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姐姐想抚养八阿哥?”宜妃微微蹙眉,大抵是觉得难办,轻声道,“温贵妃哪怕不喜欢,也未必肯放手,养在她膝下总归是儿子,现在或将来,都是她的恩德和功劳。”

    “的确如此,所以不能抢她的,只能等她厌弃不要,主动送出来。”惠妃亲昵地对宜妃笑着,“一旦温贵妃不要八阿哥了,皇贵妃瞧不上八阿哥,四妃之中荣妃德妃自顾不暇,只要妹妹不开口,这孩子自然是来长春宫。”

    宜妃忙道:“姐姐不放心我?我可不稀罕觉禅氏的儿子,我还盼着姐姐好好帮我多让皇上来翊坤宫,我盼着自己再生个儿子养的。”

    惠妃苦笑:“是呀,妹妹年轻还有的盼,我已经没盼头了。七阿哥先天不足,我想养只怕别人指指点点说我瞎殷勤,还是八阿哥最好。”

    “可这话说的容易,真要温贵妃自己把孩子送出来可就难了,毕竟觉禅氏在咸福宫,她若嫌麻烦不想费心,扔给觉禅氏就是了。”宜妃总觉得不大妥,思忖着,“除非有什么让她十分厌恶或忌讳的事……”

    说着抬头看惠妃,见她笑得自信而得意,和着宜妃这句话道:“自然要有大事才成,不然温贵妃怎么肯松手,到时候妹妹帮我说几句话,那两位不想要的不会开尊口,左右都是咱们的事儿。而眼下咸福宫里十分热闹,温贵妃娘娘自己就够折腾的,随便挑一件事做文章就成,都不必我费心想。”

    宜妃朝外头指了指,悄声说:“她们会不会往慈宁宫去禀告?”

    “那又如何?我又非做伤天害理的事,温贵妃本来就不尽心照顾八阿哥。”惠妃很淡定,更不屑地说,“莫说两宫不答应的话,真闹得温贵妃把孩子往外推,到时候哪怕皇上都未必镇得住,这个小钮祜禄氏,比她姐姐厉害多了。”

    说起姐姐妹妹,宜妃少不得想起她那命不好的妹妹,又说明年开春选秀,如今四妃齐全,皇贵妃的妹妹进宫不知是什么光景。这样的话絮絮叨叨大半天,等宜妃告辞要走,出门就见宝云站在门口,里头的话也不晓得她听见多少,宜妃一时心虚,决意八阿哥的事不要乱插手,且看惠妃能走到哪一步,之后两天也不往长春宫来了。

    转眼已在腊月末,宫里头张灯结彩一派迎新气象,除夕元旦总是老规矩,各宫各院都准备了礼物红包,殷勤一些的从腊八开始就往各处送礼讨人情,又有大封六宫之喜,如岚琪这边,永和宫里赶着年末再开了一间屋子堆放收到的贺礼,环春光礼单就记了厚厚一摞。

    而岚琪随着胎儿渐渐长成,她的身体也见康复,封妃那日还十分孱弱,七八天养下来,比月初时还好,太医终于能安心地向两宫禀告,再不是揣着胆子的报喜不报忧。

    倒是皇帝不曾来过,虽然每日派人来问候,他时常去的还是咸福宫,温贵妃这一胎闹得厉害,宫里人人都知道,私下里连布贵人都不屑温贵妃如此矫情。可岚琪反而越来越淡定。

    腊月二十九,这晚皇帝在慈宁宫用的晚膳,领了大阿哥和太子一起来,离开时皇帝让毓庆宫和阿哥所的人分别送两个儿子回去,自己则坐了暖轿要往永和宫去。大阿哥和太子等父亲先离开才要分别上暖轿,胤禔冻得直哆嗦,急急忙忙就要走,却被他的保姆拦住,轻声说:“太子还没上轿,大阿哥再等等。”

    胤禔很不服气,气呼呼回眸瞪着弟弟,嘴里嘀嘀咕咕说:“我还是兄长呢,难道做了太子,就不是弟弟了?那他连儿子孙子都不要做了,只管做他的太子好了。”

    两边随侍的人都有些尴尬,胤礽也听见哥哥这几句话,他亲昵地笑着走过来,推开了保姆嬷嬷,拉着哥哥说:“大皇兄你穿得单薄,快上暖轿走吧。”甚至回身训斥那些奴才,“你们怎么伺候的,别把大皇兄冻坏了。”

    胤禔心里不自在,到底年纪小不懂圆滑,真就气哼哼地自顾自钻进轿子里头,太子看着笑了笑,这才转身走开。

    慈宁宫前这个小小的矛盾,被许多有心的人看在眼里,不等两个小主子各自回去,各处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纷纷传过去了。

    玄烨这里径自来到永和宫,今日下午落雪,傍晚才停,他下轿瞧见永和宫门前的积雪不曾动过,叩门的小太监踩出一串脚印,想起当年自己让人在太和殿前积了两天的雪,只为了满足岚琪喜欢踩雪观雪的愿望,如今想想真是年轻气盛,为了喜欢的人,还是做了许多如今看来十分轻率的傻事,可又想,既然能博得心爱之人一笑,到底是十分值得。

    永和宫的门很快开了,不知道皇帝会来,这边似乎早早就歇下,小太监们赶紧扫开门前的积雪,玄烨再往里走,见绿珠要进去禀告,拦住她问:“你家主子睡了?”

    “娘娘在和六阿哥说话,躺是躺下了,还没睡。”绿珠一边应着,上来接过皇帝解下的雪氅,打起厚厚的门帘。

    玄烨进屋便觉温暖,只是这里散不去的药味让他心中发紧,想想温贵妃明明身体没事母子平安,非天天闹得太医院手忙脚乱,可岚琪实打实的孱弱,却一声不吭,只管自己好好安胎。高下立现,不管他是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就是找旁人来看,谁也不会喜欢无理取闹的人。

    走近内殿,听见儿子咿咿呀呀的声音,胤祚已牙牙学语,额娘阿玛叫得利索,整句的话还不大成,可偏偏很喜欢说话,急了就叽叽喳喳不晓得在说什么,岚琪就学着他也叽叽喳喳的,母子俩你一句我一句,跟吵架似的,玄烨进来瞧见他们依偎在床上,儿子脸涨得通红,不禁嗔笑岚琪:“你如今也只有欺负儿子的本事了。”

    岚琪乍见玄烨来,而自己衣衫不整青丝散乱,不免有些慌张,小阿哥则见到了阿玛异常欢喜,虽然父子很少相见,但骨血相连,小家伙认定了这个人是父亲,哪怕少见面也记得牢牢的,这会儿正和额娘吵得不可开交,一见父亲就张手要抱抱。

    玄烨把胤祚抱满怀,挠痒痒逗他笑,儿子钻在怀里撒娇,他转身瞧见岚琪正忙着弄头发,伸手拍了一巴掌笑:“忙什么,朕又不是没见过你这样子。”

    岚琪却咕哝:“臣妾看书上写,汉武帝李夫人临终前不见皇帝,不愿把病中枯槁的模样让皇帝看见,要他永远记得自己倾国倾城的美……”却是突然啪的一声,玄烨在岚琪嘴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吓得她捂着嘴噤声,再看皇帝,人家冷着脸说,“童言无忌,大过年的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若非你怀着孩子娇弱,朕一定把你送去慈宁宫,让皇祖母教训你。”

    胤祚见父亲生气了,赶紧撒娇哄父亲高兴,可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碍着父母亲昵,没多久就被阿玛拍拍屁股哄着他去睡觉,乳母来抱走时,小阿哥还很不情愿地呜咽了两声。

    打发了儿子,玄烨才唤人进来伺候更衣洗漱,只等他穿了寝衣,径直就坐到岚琪身边去,太监宫女都退下了,他笑着说:“习惯了你伺候这些事,他们的手脚真是笨重得很。”

    可身边的人却不说话,玄烨侧目看她,捂着嘴闷声不响,心里又疼又好笑,凑过来拉开她的手,往唇上亲了两下,温和地问:“打疼了吗?朕可没用力,只是拍了一下。”

    岚琪却推开他的手,垂首似自言自语说:“皇上那么久没来看看人家,一来就又打又骂,原来温贵妃娘娘怀孩子是十足精贵的,臣妾就是不如人,活该每天一碗碗药灌下去。”

    玄烨听得直发笑,岚琪也忍不住软软地笑起来,“臣妾说这种话,皇上听了心里烦吧?”

    “旁人说一定听得烦,可是你说什么都有趣,朕好些日子没见你了,你说什么都爱听。”玄烨笑着应她,但很快也破功笑出来,“这种话你爱听吗?朕说得可真难受。”

    身旁的人心满意足地笑着伏进怀里,毫不客气地找到舒服的姿势安静下来,玄烨轻轻拂过她满头秀发,指间微凉如丝绸一般,不禁笑着说:“我听苏麻喇嬷嬷讲何首乌最润发,让皇祖母用了少些白发,你的头发这样好,是不是每天在用?”

    “早就不用了,现在每天吃药都烦得不成,哪里还折腾这些。”岚琪说着坐起来,拉了玄烨的手摸摸自己的脸颊,骄傲地问,“皇上,滑不滑?”

    玄烨贪婪地抚摸着,肌肤吹弹可破又嫩又滑,眼前人身体的确比之前好许多,脸不仅圆了,还红扑扑的很精神,这才让他放下刚才进门就闻见药味的担忧。

    “嬷嬷亲手给臣妾制的膏子,西北风一刮环春的脸就皴了,臣妾一直嫩嫩得像豆腐似的。”岚琪兴冲冲地凑上来让玄烨闻闻,得意地问着,“皇上问得出什么味道吗?嬷嬷用了好几种花做进去。”

    肌肤相亲,软软的身子在怀里扭动,玄烨心里微微发热,赶紧轻轻推开她,皱眉头说:“你这样可不成,惹了朕怎么办,难道大半夜去别的地方,你还不要哭一夜?”

    岚琪恍然明白怎么回事,想想在瀛台的夜夜*,脸上羞得更红,刚刚自己撒娇似的行为无意中撩拨了皇帝,赶紧安安分分地做好,不多久两人都躺下去,岚琪窝在玄烨怀里,听他说:“年节里许多事,你也知道的,朕恐怕不能常来见你。又拟了元宵宴请大臣,赏灯吟诗,前后那几天也没法儿来永和宫,朕想极了你一定会来,你若心里不舒服想见朕的时候,也让环春来告诉朕。”

    岚琪应着知道了,可又听玄烨说:“过了正月,二月为皇祖母祝寿,朕要去景山斋戒,之后带太子东巡谒陵,一路到盛京,恐怕四五月才能回京。”

    “皇上要出门这么久?”岚琪挪开了身子与玄烨对视,玄烨颔首道,“其实早早就定下的行程,原想带着你同行,可之后你就有了身孕,朕犹豫了很久,此行不得不去,只能把你留下了。朕会派人好好照顾你,皇祖母和皇额娘也都在宫里,朕对这些很放心,可就是不放心你,这几天听太医说你越来越好,心里头依旧不踏实。”

    “臣妾六月才临盆,皇上四五月就回京了。”岚琪笑着,“皇上请安心出行,臣妾乖乖在宫里安胎,只要等您回来后,不嫌弃臣妾大腹便便容颜丑陋,多陪陪臣妾就好。”

    “朕怎会嫌弃你?”玄烨欣然,虽不放心,可他不能不走这一趟,又再三问岚琪,“朕真的能放心离宫?”

    “臣妾舍不得,顶好皇上别出门。”岚琪坦白说出心里的话,但又伸手捧着玄烨的脸得意地说,“可这样一来,皇上就欠臣妾一份人情,臣妾往后跟您说话,腰杆也直了。”

    见她如斯,玄烨不再多虑,说他没什么人情可欠,岚琪不依,两人嬉笑纠缠,谁也不再提之后的离别,安心愉悦度过一晚,隔天除夕,许多礼节等着皇帝去做,自然无暇相见。

    辞旧迎新,过年过节最欢喜的还是孩子们,新制的吉服穿在身,阿哥公主们都漂亮得像是年画上下来的仙童玉女,热热闹闹地在慈宁宫给太祖母和皇祖母磕头拜年领压岁钱,孩子们多了叽叽喳喳直闹得老人家头疼,自然不久就散了。

    其他阿哥公主大多有额娘领着来,四阿哥出门时因有客人来,皇贵妃没跟着,这会儿回到承乾宫,客人已经走了,胤禛捧着大红包要来找额娘炫耀,却见母亲正仰头喝药,喝完了眉头紧皱,眼泪汪汪,小家伙着急地跑过来扑在皇贵妃膝下问:“额娘生病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