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23断臂之辱(三更到

223断臂之辱(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番话,果然说中觉禅贵人的心事,算算日子沈宛早该临盆,可觉禅氏无处打听,宫里头为了德妃产女、四阿哥生病,又查巫蛊等等纷纷扰扰至今,温贵妃一门心思博皇帝喜欢,主动去问她恐遭嫌恶,许久悬着的这颗心,今日算是定下了。

    “是个小公子?儿子好。”觉禅氏欣慰地笑着,“女子再如何满腹经纶,也不过是打发时间的闲来之事,只有男儿才能经世致用,他的儿子若能像他一样聪明就好了。”

    温贵妃见她说得动情,不免提醒:“到底是在宫里,你在我面前说说也罢了,可要小心被人听去。我冷眼看着,香荷也不知道的,是吧?”

    觉禅氏苦笑:“怎敢随便对人说,臣妾终究是紫禁城里皇帝的女人。”

    温贵妃啧啧道:“我真真是佩服你,高墙相隔一年半载也见不到一次的人,你还能这样想着他,你们这辈子没缘分,下辈子若能在一起就好了。”

    “下辈子谁又是谁,臣妾不奢求。”觉禅氏说着,将温贵妃送给她的几件东西拿出来看,唤香荷来小心收藏好,只听贵妃说,“上回你说,利用罢了我家里人,就过河拆桥,这回我还真想甩脸给他们看,可他们好像学乖了,不巴结着进宫来看我,只是送了些东西而已。而皇上果然如你说的,喜欢我和家里人两清,但这样一来,我倒不能在皇上面前表现什么了。”

    觉禅氏心内苦笑温贵妃的执着,面上则说:“他们见娘娘如今得皇上喜欢,就是他们所求的,既然如此还来烦扰您做什么?从前就是您不如意,他们才急着要来给您出谋划策,偏偏您又不愿领情,这不就僵住了。”

    “是这个道理。”温贵妃洋洋得意,女人心情一好,连皮肤都会熠熠生光,她往屋内觉禅氏的穿衣镜前站下,将自己从头打量,又回眸看看觉禅氏,到底失望地说:“刚才在自己屋子里还觉得这一身打扮挺好看的,一见你就黯然失色,我可真羡慕你。”

    “臣妾好看有什么用,也不过是在这里聊度余生,娘娘自有您让皇上喜欢的地方,容颜易老,人心才能永恒。”觉禅氏说着这些话,过来将她发髻上的簪子珠花换了个式样佩戴,果然不似方才的繁琐模样,顿时别致大气起来,温贵妃很喜欢,忙拉着她说,“你还会打扮,比冬云强太多,往后也教教我。”

    觉禅氏欠身应下,还未抬起头,就听温贵妃没头没脑地问:“说起来,你想不想见见那个沈宛,是什么模样的?”

    “娘娘说笑了。”觉禅氏努力隐藏自己心内*被说中的窘迫之态,强笑婉拒,“她既非诰命不能进宫,臣妾也无法出宫,从不敢想这件事。”

    温贵妃歪着脑袋想想说:“不知皇上今年是否秋狩,不论如何总是有法子的,我若是你一定会想见见那个女人什么模样,你且耐心等等,我会想法子替你安排。”

    觉禅氏言不由衷,说着:“臣妾不奢求,请娘娘不要费心。”心里头却一阵阵热流奔腾,前些日子问自己此生还有什么愿望,彼时想到的,就是想见见沈宛,明知不可能,苦笑一下变罢了,没想到竟被温贵妃点破。

    温贵妃却好像下决心要办成这件事,认真地说:“这事儿要做得好不容易,总得有个什么机会才能让她随纳兰容若出现,等我慢慢琢磨。”

    此时冬云过来,禀告二位说:“皇贵妃娘娘派人来传话,说中秋节在承乾宫摆家宴,就皇上和各宫娘娘聚聚,也算是个团圆,来请娘娘准备中秋赴宴。”

    温贵妃指一指觉禅氏问:“贵人呢?”

    冬云也不大清楚,便说:“来人说是六宫都去,贵人何不去凑个热闹。”

    自然皇贵妃在承乾宫摆家宴的事,是请示过上头的,太皇太后和太后虽无异议,但都推辞不来,只有玄烨答应说会来坐坐,皇贵妃便赶紧往各宫送来消息,温贵妃这边还不服气地嘀咕:“我也想在咸福宫摆家宴呢,可惜没这么大的面子,谁叫她是皇贵妃”

    转眼就是佳节,宫里头虽不似往年大操大办,也不乏过节的气氛,承乾宫里早早就张罗了席面,裕亲王热情地送进来两班戏,下午女人们聚在一起看戏,待得夜幕降临皓月当空,才迎来圣驾。

    皇贵妃以下、温贵妃、惠宜德荣四妃,再有端嫔佟嫔诸人,下则贵人常在答应,女眷们依次而坐,自旧年大封六宫以来,竟是头回齐聚一堂。

    德妃因产育孱弱,元宵宴之外,几乎没有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上。而皇帝春日东巡,夏日忙于政务又后宫许多繁琐之事,上回众人在储秀宫齐聚还是个个都胆战心惊不敢多看皇帝一眼,今日这样和和美美的气氛,实在不容易。

    皇帝给面子,最高兴的自然是皇贵妃,受封皇贵妃以来,她还没怎么真正抖过副后的威风,今日独自坐在皇帝下首,比起元宵宴时与温贵妃一左一右齐肩,更彰显几分尊贵,这让她面上傲气更甚,而座下的温贵妃,脸上自然是不好看的。

    但如今得温贵妃学乖了,晓得怎么才能真正哄得皇上高兴,皇上喜欢大度懂事的女人,她就是心里再不是滋味,也不会露在脸上,其他女眷亦或多或少深谙此道,席间欢声笑语,又有孩子们撒娇嬉闹,映着一轮满月,总算圆满。

    酒过三巡时,公主阿哥们来敬酒,小孩子不能喝酒,玄烨替他们都喝了,听胤祉和胤禛有模有样地背诵咏月诗句,玄烨正高兴时,席间突然有尖叫声,众人循声看过去,有个宫女不知怎么癫狂起来,将惠妃和宜妃桌上的东西全推在了地上。

    惠妃和宜妃都被她推倒,她嘴里骂骂嚷嚷地不知在说什么,又要扑向别人,尖叫声中,很快有侍卫冲进来把那宫女制服后拖下去,妃嫔们都吓坏了,皇贵妃却淡定威严地说:“不要乱了,来人把惠妃和宜妃的席面换上新的,皇上这里还没怎么动筷子呢,宴席照旧。”

    公主阿哥们也都受了惊吓,玄烨方才抱着胤禛,此刻哄了他几句才让乳母带去,自己也安抚女眷们:“别慌张,朕今日高兴,一点小事而已。”

    惠妃和宜妃去换衣裳,半晌才回来,还未坐定就听皇贵妃说:“听说刚才那个被拖走的宫女,是惠妃的人?”

    宜妃一副要和惠妃撇清关系的架势,朝一边让开了些,惠妃独自突兀地站在那里,面色尴尬地应:“是臣妾的宫女,臣妾正想等宴席散了后,请娘娘让臣妾把她带回去,不敢给您添麻烦。”

    皇贵妃示意青莲给她斟酒,纤纤玉指端起玉杯,幽然笑一声:“管她是病是痴,不过是个奴才,惠妃喜欢什么人,本宫明日就给你送过去,刚才那一个,自有宫里的规矩打发她,就不必惠妃你操心了。”

    座下却有人说:“皇贵妃娘娘不知道吗?这个宫女原是惠妃娘娘贴身的人,出入都在身边,只是后来太皇太后赏赐了宝云过去,才不大在跟前。好的宫女是有,贴心的难找,臣妾拙见,不如把这个宫女还给惠妃娘娘自己处置的好。”

    皇贵妃不动声色,却另有人说:“可不是嘛,让侍卫们带去,不知道要怎么盘查讯问,终归是从前惠妃娘娘贴身的人,若说出些不该说的闺房密语,惠妃娘娘的脸面往哪儿搁。”

    女眷们一阵骚动,谁没些房中私事,心想惠妃的宫女若对侍卫胡言乱语,惠妃的脸面真真是要丢尽了,为她可惜的有,幸灾乐祸的也不少。

    惠妃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目光徐徐扫过众人,仿佛要把那几个落井下石的贱人记在脑中,不经意看到对座的德妃,她正淡定地望着自己,那眼神干净地让人心生惶恐,仿佛能从里头照出自己丑陋扭曲的心,惠妃慌忙撇开了目光,定一定心神,对方才几句闲言碎语充耳不闻,端的稳重,恭敬地谢过皇贵妃:“长春宫里人手够了,少一个不少,这个宫女,就照娘娘的意思处置吧。”

    她稍稍抬头看了眼皇帝,可皇帝冷漠地对此置若罔闻,正微笑着和温贵妃不知说什么,小钮祜禄氏得意的,就差把欢喜两个字刻在脸上了。

    惠妃心头一阵阵寒凉,自己怎么坐下的都不记得了,她只知道今天宝云说不舒服,推了她的心腹宫女随行赴宴,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癫狂了?

    边上的宜妃也察觉到事情的不妥当,奈何与她同席,躲也躲不开,幸好惠妃有自尊,还不至于在此刻去巴结什么人,硬是绷着平日的端庄稳重吃完了整场中秋宴,等散席回到长春宫,一进门就腿软,连走入寝殿的力气也没有。

    而这一边留在了承乾宫的皇帝,正在清净的偏殿里心无旁骛地看折子,皇贵妃张罗了外头的事,哄了胤禛入睡,才端茶进来,放下茶问玄烨:“皇上,臣妾做得还算漂亮吗?”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