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24惠妃之怒(还有2次更新

224惠妃之怒(还有2次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烨闻言放下手里的折子,端起茶杯笑她:“这话听着满是江湖气息,你哪儿学来的?”

    皇贵妃只管笑,得意洋洋地说:“往后臣妾也会盯着惠妃的,真没想到她是这种心肠的人。”但这句话说出口,她心里不禁微微一颤,自己曾经也不见得有多好,不过是眼前的人,还有某个人不计较罢了。

    “不必你盯着惠妃,只管安心过你的日子,朕要你帮忙时不会客气,只是你别计较朕总麻烦你才好。”玄烨说着,轻轻拉了表妹的手到身边,夸赞她,“皇祖母近来时常在朕面前说你好,朕想,这些年总算没有白疼你。”

    皇贵妃却稍稍扬起下巴轻哼:“皇上从前发狠骂臣妾的话,臣妾可半句都没忘。再说皇上疼我,哪儿及得上德妃万分之一,您这话,留着对德妃说吧。”她毫不顾忌地说这些,主动抽回了自己的手,可满面娇媚之态,端了茶碗就要走,更冲玄烨娇然一笑,“寝殿里换了今年新贡棉花缝的褥子,松软舒适,皇上早些过来歇息,来了承乾宫还要看折子,不如不来的。”

    这番话不仅没有触怒皇帝,玄烨更是习惯了似的,这么多年他早摸清了表妹的脾气,比起其他女人的虚伪,至少皇贵妃还能让他觉得实实在在,几句拈酸吃醋的玩笑不伤大雅,他根本不会在乎。

    承乾宫今晚自然是春晓几度,但同是月圆之夜,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此时此刻长春宫里一片死寂,惠妃从宫门前跌下去后,几乎是被宫女们架着进门,呆呆地坐了近半个时辰,才稍稍缓过一些。

    宫女们来布置床榻,问主子是否安寝,惠妃只是点了点头一语不发,几个宫女退出去,便听她们在门前礼貌地喊:“宝云姑姑。”

    惠妃听见动静抬起头,但见宝云进门来,含笑近身说:“奴婢睡得沉了些,才知道娘娘回来了,让奴婢伺候您洗漱更衣吧,很晚了。”

    “你走过来些,我有话要说。”惠妃声音嘶哑,似乎许久不张嘴使得喉咙干涩,她稍稍垂首轻咳几声,眼见得宝云到了跟前,突然右手奋力一挥,尖锐的一声皮肉拍响,宝云猝不及防地重重挨了一巴掌,整个人顺势跌倒了下去,嘴角更被惠妃手中的戒指划破,殷红的血沿着嘴角流下。

    外头端水盆进来的宫女吓得惊呼了一声,惠妃却转身冲过去抢下水盆,将一盆水兜头浇在了宝云的身上,宫女们都吓坏了,纷纷要跑出去时,却被惠妃喝止:“都给我站住。”

    “今天本宫当众出丑,都是宝云没有好好管教你们,今天是那一个疯了,下回就不晓得该轮到你们哪一个了。可你们记着,只要好好服侍我终于我,就绝不会有这样的下场。不然,不等你们疯了,我就先解决了你们。”惠妃发了狠,这么多年在宫里,她从来不会在人前失态,哪怕是自己的宫女,也一直温和相待,今日这般模样,的确把小宫女们吓得不轻。

    想她因为贤惠温和,曾经一度得太皇太后后的喜爱,可后来有了个乌雅氏,不知不觉她越来越不入上头的眼,这些年在宫内说好听的是左右逢源,但这里头多少人情冷暖,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

    “虽然皇贵妃替我解决了这件事,免去我们长春宫的麻烦,但我不能不反省不自查。管教宫女是宝云的责任,那就从她开始吧。”惠妃恶狠狠瞪着地上狼狈的宝云,稍稍抬手往外指,“去院子里跪着,明日天亮太阳照到你身上了,你再起来。”

    宝云面色苍白,唇齿颤抖,她在宫里这么多年,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比惠妃年长几岁,进宫比她还早,在慈宁宫看着她从一个小贵人成长到如今的惠妃,当日被苏麻喇嬷嬷指派来监管惠妃时,她还不明白看着好好的人怎么就落得被监管的地步,一件件事到今天,她也算把这个道貌岸然的女人看透了。

    “愣着做什么,难道要我派人把你拖出去,你到底还要继续管她们的,你也不要脸面了?”惠妃冷然一笑,坐回原处,唤其他几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宫女说,“把地上擦干净,重新打水来伺候我洗漱。”

    宝云慢慢站了起来,冷声呵斥那些宫女:“你们先下去,待会儿再来。”

    宫女们两边为难,可她们竟更害怕宝云,一溜烟地就跑开了,惹得惠妃大怒,扬手将边上的茶碗朝宝云身上扔过去,瓷片碎了满地,宝云却一脚一脚踩过那些瓷片,暮色凌厉地看着惠妃说:“娘娘折磨奴婢一顿很容易,可出了这道门,您虐待宫女挑衅慈宁宫的名声,也就传出去了,难道要让六宫都以为,惠妃娘娘也失心疯了?”

    惠妃眸中有嗜血的狰狞,咬牙切齿道:“不然呢?你以为,我在这宫里还能怎么样?今天这一切,不就是你们安排好了,合伙来欺负我吗?宝云你知不知道,站在那群女人当中,被人指指点点地嘲笑,可皇帝他看都不看你一眼,明明是他曾经的枕边人,如今却任凭别人羞辱,你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吗?”

    “今天的事,是魇镇的代价吧?娘娘,您若不去害温贵妃,事情又怎么会闹到这一步?”宝云单刀直入,刺中惠妃的软肋,“奴婢说话不好听,可说的都是实话,皇上今天是放任别人羞辱您,下一回就要放任别人羞辱大阿哥了。而今天只是拿了一个宫女法办,没有真正伤害您本身,恐怕也是为了大阿哥,可您不要逼得皇上,将来连大阿哥都不顾了。”

    惠妃浑身一震,似被震醒一般,宝云则继续道:“奴婢冷眼看着,也明白您做那么多的事为了什么,可您不觉得越走越偏了吗?您一定是为了大阿哥的将来,才费那么多的心思,可再这样下去,大阿哥的前程就要先被您毁了,奴婢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明白什么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您就不怕现在的一切,将来一模一样在大阿哥身上重演?”

    “闭嘴!”惠妃疯了似的将宝云往后推,宝云踉跄了几下,冷笑道,“这宫里,青莲和奴婢一样,可她的命比奴婢好。”

    “那你滚啊,你爱去哪里去哪里,为什么要在长春宫……”惠妃说着竟哭起来,她堂堂一个妃子,竟然对一个宫女无可奈何,刚才疯了似的想要折磨她,却被她反过来说教,可惠妃就是明白,宝云的这番话,不过是代替太皇太后和皇帝来教训她,他们如今,已经都不屑再对她当面说这些话,她在宫里十几年的脸面,真的一点也不剩下了。

    宝云转身预备离开,冷漠地说:“奴婢不会去庭院里跪着,娘娘若容不下奴婢,明日还请您回了太皇太后,奴婢立刻就走。”她朝外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说,“娘娘不知道吗?其实德妃娘娘身边的绿珠和紫玉,最早也和青莲和奴婢是一样的,可她们的命,比我们俩个还要好。”

    惠妃怔然,可她并不意外,太皇太后那么精明,不管如今如何偏心乌雅氏,早年时候一定也是诸多不放心的,但乌雅氏安然无事地一年年过来了,她到底有什么魔力,深宫里那么多的诱惑,那么多的不公平,皇帝对六宫雨露均沾的时候,她就一点也不嫉妒,一点也不难过吗?

    惠妃越想越糊涂,越想越伤心,到后来抱膝大哭,吓得外头的宫女好半天都不敢进门来。

    而另一边,永和宫里也有哭声,胤祚夜里吃多了闹肚子,吐了几次后才消停,可是身体不舒服又害怕,小家伙一直在哭,岚琪抱着他满屋子地转悠,但她的体力也有限,环春和乳母看不过去想搭把手,或请太医来。

    奈何六阿哥不肯离开娘亲的怀抱,她们一碰他就哭闹,此外岚琪更说:“你们去请太医,总要惊动一些人,皇上今天在承乾宫,不是我要小看皇贵妃娘娘的气度,但可以避免的事,还是不要起冲突的好。”

    众人无奈,岚琪耐心把儿子哄睡着了才舒口气,等她退回寝殿要休息,脱衣服时连手臂都抬不起来,可到底是做娘的,受累也还笑得出来:“孩子真是长大了,我想他再长大些,就不能这样和额娘撒娇了,这几年多疼他一些,之后上书房,再成家立业,往后闹肚子,就有他媳妇儿照顾了。”

    环春笑道:“论年龄,咱们四阿哥六阿哥未来的福晋也都出生了吧,真不晓得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将来有福气得了主子这个婆婆。”

    岚琪笑道:“你说我将来会不会是恶婆婆?其实我心里可小气的,想到我的儿子将来有了老婆忘了娘,心里很失落。算是明白,为什么天底下的婆婆都是一个样了,嘴上说着要开明大度,做起来不容易。”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