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44我只要额娘(还有一更

244我只要额娘(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自然信姐姐,只是如今孩子们渐渐长大,这几件事总会弄清楚,太皇太后虽说不必隐瞒,可毕竟是皇贵妃最不愿提起来的话,怎么也该由她最先开口才好。”岚琪耐心将自己和环春的想法说来,“我觉得该先问问胤祉说没说,又是从哪儿听来的,之后四阿哥那儿若没动静最好,万一有麻烦,咱们心里也有个准备。”

    荣妃愁眉不展,喊吉芯去把三阿哥领来,似乎是再了解不过儿子,觉得乳母一定没听岔,可她在景阳宫里从没提过这件事,实在不晓得儿子打哪儿知道的。

    孩子不多久就来了,来了就要找胤祚玩耍,荣妃没好气地训斥他:“等上了书房,看你还怎么玩,师傅们不把你骨头都收老实了。”

    三阿哥见母亲莫名其妙发火,好生委屈,依偎着岚琪不敢亲近额娘,岚琪便哄着问了几句,婉转地提起昨天在承乾宫说什么话了,三阿哥顺着她的话一一作答,问起四阿哥生母是哪个时,胤祉肯定地说:“大皇兄说了,四弟是德娘娘生的,四弟和六弟是一母同胞,和我们几个兄弟不一样。”

    荣妃在一旁张大了嘴,半晌才追问:“是大阿哥说的?”

    “那日儿臣去书房见学,大皇兄说我去了他就有个伴儿,以后四弟他们再来,一定是他们比较亲,大皇兄说因为他们都是德妃娘娘生的。”胤祉认真地回答,可见母亲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不由自主更加贴紧了岚琪,听见德妃娘娘柔声问他,“昨儿胤祉把这些话也告诉胤禛了吗?”

    胤祉点了点头,只听荣妃大叹一声,岚琪心里也砰砰直跳,再问孩子:“胤禛怎么跟你说的?”

    “胤禛好像听不大懂,呆呆的,后来咱们玩了会让就散了呀。”胤祉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好在聪明,昨天的事还能记得清清楚楚。

    荣妃急着问:“胤祉你怎么跟胤禛说的?那你懂不懂为什么胤禛是德娘娘生的,却一直住在承乾宫,喊皇贵妃娘娘额娘?”

    胤祉怯怯地点了头,不敢看母亲,反看着岚琪说:“大皇兄说,就像他额娘养了八弟一样,四弟是送给皇贵妃娘娘养的。”

    岚琪脸色都变了,怔怔地问:“你也这样对胤禛说了?”

    胤祉看着岚琪也略有些害怕,抿了抿嘴战战兢兢地说:“我就说他是被皇贵妃娘娘抱去养的。”

    “你……”荣妃扬手就要打,被岚琪拦住,胤祉吓坏了,扑在岚琪怀里哭泣,他生来就胆子小,最怕额娘发脾气,这下怎么也哄不好,把胤祚也给勾来了,最后还是俩小兄弟一起离了,这边才算清净下来。

    荣妃恨恨道:“惠妃怎么教出这样的儿子来?果然大阿哥头上长角的,从前还听说他对太子不敬,硬要太子尊敬他这个哥哥,混账东西。”

    岚琪知道荣妃是急了,不然她不会说这么重的话,这事儿皇贵妃若追究起来闹一场,她必然要失了脸面。这么些年不管其他人如何起起伏伏,荣妃总还是稳当的,如今若要在这上头丢了颜面,屈也屈死了。

    “四阿哥那么聪明,不会听不懂胤祉的话,就看他几时对皇贵妃娘娘提起来了,我就等着去赔罪吧。”荣妃渐渐红了眼,满腹的怨怼,皇贵妃再如何比她尊贵,终归比她年轻,资历也比她浅,想到之后要被皇贵妃指着鼻子骂,哪个能甘心。

    岚琪则觉得这件事她插手不是不插手也不是,追根溯源,当初她若不动心思把四阿哥送去承乾宫,哪儿有现在的事,至少荣妃受委屈,她该出手帮助;可她若真的干涉,就是以生母自居,莫说皇贵妃要大动肝火,不相干的人也要揣测她的心思,后头还不知道要传什么话出来。

    荣妃也思量的多,反过来劝岚琪:“就算皇贵妃真动怒,也不过是嘴上说几句,不能把我怎么样,你别搀和进来,回头她又恨你。比起我们这些人,她心里一定更防备你,那天生孩子都嘴上不饶人。”

    岚琪静下想了想,有了主意说:“也不怪我仗着有人撑腰了,这事儿我先去和太皇太后说几句,皇贵妃真要闹,让太皇太后出面吧。”

    荣妃觉得不妥,连连摆手:“那她可不要怨你?大事化小吧。”

    岚琪淡定地说:“太皇太后一定能妥善解决,若为此事留下什么笑话,就是孩子往后被人念叨一辈子的话柄,那才真正没意思。不说我非要插手,就算皇贵妃自己,将来也要后悔的。”

    姐妹俩再三商议后,让吉芯去打听承乾宫里的动静,小半个时辰人回来,说承乾宫好好的什么事也没出,顶多是四阿哥今早起来没胃口,不怎么肯吃饭。两人猜想胤禛应该没对皇贵妃提起来,荣妃便咬牙把心一横,独自往承乾宫来,而岚琪则往慈宁宫去。

    皇贵妃见荣妃来,尚以为她要说宫里的事,厌烦地打发:“四阿哥今天不大舒服,我没心思听你念叨那些事,你不是一向面面俱到,能有什么了不起的事,你做主就成。”

    荣妃则将心一沉,屈膝跪在了皇贵妃面前,这才叫她奇怪地问:“怎么了?”

    当皇贵妃目瞪口呆地听荣妃讲完胤祉告诉胤禛有关生母养母的事,已经气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荣妃惶恐不安地等待她发落,可等着等着,竟听见低低的啜泣声,她稍稍抬眸望一眼,果然是皇贵妃在垂泪。

    “娘娘……”荣妃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再三说她会回去好好教训三阿哥,可不等她把话说完,皇贵妃却起身走开了,那失魂落魄的模样,荣妃瞧着她指不定哪一刻就要跌下去。

    皇贵妃则慢慢走到了胤禛的屋子,四阿哥正像模像样地趴在桌上写字,小家伙眼下手里劲道还不足,写出来的字不像样,可上回皇上来看,却夸他比哥哥们小时候都强,父子俩把着手一起写字,胤禛还顽皮地告状,说额娘训他的字丑,皇帝却对儿子说:“你额娘的字写得极好。”

    此刻回想那些话,皇贵妃心中苦笑,当时玄烨那句“你额娘”,到底是指她,还是指乌雅岚琪?自己就没怎么在皇帝面前写过字,他们从不在这上头有过话说,而那个动不动就在家里写字的女人,不正是乌雅岚琪吗?

    “额娘。”胤禛瞧见母亲来,放下笔从椅子上爬下来,很乖地说着,“额娘我刚刚吃了一碗粥了,因为肚子饿了就想吃饭,额娘我以后一定乖乖吃饭,不贪吃零食。”

    皇贵妃垂首看着儿子,他正费劲地仰起脸望着自己,张开双手似乎想要抱抱,皇贵妃嗔怪:“额娘现在抱不大动你了,胤禛长大了呀。”

    孩子立刻露出黯然失望的神情,举起的手慢慢慢慢地放下,但又突然猛地抱住了母亲,皇贵妃身体禁不住晃动,就听儿子说:“胤禛长大了,胤禛来抱额娘,以后胤禛抱额娘。”

    一语说的她泪流满面,胤禛再仰起头,看到母亲落泪,惊惶地不知怎么好,只等皇贵妃蹲下来与她平视,他才哽咽着说:“额娘不要哭,小妹妹没有了,儿臣会陪着额娘。”

    对于孩子来说,近来常见到母亲哭泣,是为了失去小妹妹而伤心,他还不懂得这其中死亡的悲伤,但那几天皇贵妃一哭,他只要在跟前,就会一起哭。

    “胤禛,额娘问你,昨天三阿哥对你说什么了,你还记得吗?”皇贵妃泪中含笑,她明白这是避无可避的事,可她就是不甘心,就是舍不得,胤禛是她的,管他是乌雅岚琪生的,还是别的什么人生的,都是她一个人的。

    已经眼含泪花的小孩子怔住了,红唇紧抿,渐渐垂下脑袋,豆大的泪珠也随之从眼眶掉落,显然他尽早闹不舒服是有心事,这孩子恐怕已经明白了。

    皇贵妃双手捧起儿子的脸颊,再问了一遍:“告诉额娘,三阿哥对你说什么了?”

    胤禛终于哭出声来,朝后退了几步,晃着脑袋说:“三哥骗人的,我不信。额娘,三哥骗人的对不对?”

    皇贵妃绝望地闭上眼睛,许久再睁开,心痛欲碎地一字字说:“他没骗你,胤禛和小妹妹不一样,你不是额娘挺着十个月肚子生下来的,生你的是德妃娘娘,和胤祚一样,德妃娘娘才是你的额娘。”

    “不是不是。”胤禛扑过来抱着母亲,哭得哽咽难语,口齿不清地努力地说,“胤禛不要离开额娘,额娘不要把我送走。”

    “傻瓜,你哪儿也不去。”皇贵妃已经分不清自己是为此悲伤,还是为儿子对自己的情意感动,眼泪止不住地说,“额娘虽然没有生你,可从你还是奶娃娃起就抚养你,额娘会一辈子照顾胤禛,看着你长大,看你变得像父皇那样英武。到那时候,胤禛就真正能抱得动额娘了,可是呀,那会儿你一定要嫌额娘这个老太婆烦,要抱媳妇了是吧?”

    胤禛抽噎着:“儿臣不要媳妇,要额娘。”

    童言天真又单纯,皇贵妃破涕而笑,可笑着笑着又极悲伤地抱着孩子哭起来,许久才见平静,便问儿子:“胤禛明白三阿哥和额娘说的话了吗?回头太祖母、皇祖母,还有皇阿玛都会来问你,他们若问你,你怎么说?”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