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54皇上放心(还有一更

254皇上放心(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皇太后又欺负人。”岚琪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还道,“皇上真要南巡,臣妾也要留在宫里伺候您,随驾的人不少,可慈宁宫少不了臣妾。”

    “哪个稀罕你在跟前,年纪轻轻不随皇帝出去多开开眼界,和我一个老婆子窝在家里做什么?”太皇太后却是认真的,“南巡的事眼下只玄烨跟我提了提,你也不要对别人说,明年总要去一回,到时候你随驾去,自然也不只你一人,可你也别留下。”

    岚琪心里是一直惦记着玄烨那个天高海阔的许诺,说要带她大江南北地走一遭,可如今真到眼门前了,她却放不下年老的太皇太后,更何况如今刚生了一场病还没完全康复,这会儿跟她说撂下这里出门去,她是一点心思也没有。

    “我好好养着,你总能放心了吧。你也不想想,我真病着的时候,皇帝会出远门吗?到时候玄烨出门,我必然是康健的,既然如此,要你在跟前做什么?”太皇太后一心要岚琪随驾,更感慨,“怪我身体不如从前,不然也跟你们走一遭。”

    “臣妾听您的,现在好好伺候您把身体养起来,到时候安安心心出门玩。”岚琪见太皇太后要不高兴了,不敢再坚持,满口答应下,这才见老人家露出喜色,之后说些有趣的事,前头皇帝又送来各色御膳,再后来太子代替皇帝来看望太祖母,太皇太后与他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散了。

    夜渐深,伺候了太皇太后安寝岚琪才退出慈宁宫,出门时天上微微飘雪,她来时是散步走来的,苏麻喇嬷嬷便让慈宁宫的轿子送德妃娘娘回去,岚琪没有推辞,她毕竟才产育不久,坐了暖轿回去,正暖暖地拢着氅衣捧着手炉闭目养神,轿子忽然停了。

    紫玉的话传进来:“主子,好像是宴会散了,温贵妃娘娘的轿子从前头过来了,咱们要让一让。”

    “落轿,让我下去。”岚琪端的礼数,贵妃终究比她尊贵,礼数周全总不会有错,但算算日子竟有两个月没见过面,贵妃分娩那晚的事也不知她心里的误会幽怨是否放下了,下轿后看着温贵妃的暖轿缓缓过来,岚琪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温贵妃一行,身后另跟了一乘轿子,该是觉禅贵人,按理她也该下轿见过德妃,可却随着温贵妃的轿子笔直走过,倒是轿子经过时,觉禅贵人挑起了帘子向德妃欠身示意,岚琪亦是微微一笑,等她们走远了,才转身上轿子。

    紫玉打起帘子伺候主子坐回去,嘴里嘀咕着:“主子有礼貌,那怎么觉禅贵人就不用下轿了?贵妃娘娘故意的吧,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这么过去了,早知道您也不必下来受冻了。”

    岚琪含笑说她:“你这话回去叫环春听见,她就该打你了。别人怎么样和我什么相干,咱们永和宫上上下下端正礼数,那样才不会被人挑错。你看你现在不就挑觉禅贵人的错了?若换做咱们,人家背过去也要这样说我们的。”

    紫玉想想有道理,笑着说知道了,求主子别在环春面前提,便让轿子赶紧走。可等她们到门前,竟见御驾已经停在永和宫外头,岚琪也吃了一惊,赶紧进门来,便听见胤祚笑得很大声在喊救命,似乎正再跟父亲求饶。

    “这样疯玩痴笑,夜里又要尿床了。”岚琪进门见父子俩在炕上滚作一团,不禁严肃了神情嗔怪,把玩得满头汗的儿子从玄烨怀里揪出来,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训斥,“昨儿夜里哪个尿裤子了?”抬头更埋怨玄烨,“皇上一身的酒气,也不好好歇着。”

    玄烨心情甚好,搂过儿子问:“额娘好凶啊,胤祚怕不怕?”

    胤祚可怜兮兮地点头说:“额娘天天凶我,皇阿玛,胤祚好可怜。”

    可不等小家伙再撒娇,岚琪就让乳母把他带走了,玄烨也跟个孩子似的被岚琪伺候着盥洗换了衣裳。今晚酒喝得不少,幸未醉,只是懒懒的醉眼迷蒙,喝了一碗醒酒汤后才安生下来,听见岚琪嘀咕:“皇上来永和宫也不说一声,总是叫人手忙脚乱,而且今天是好日子,您该想着皇贵妃娘娘。”

    玄烨笑问:“你这样大方,也不怕朕觉得你虚伪,这宫里还有不盼着朕来的人?”

    岚琪毫不在意地拿帕子擦掉玄烨嘴角上的汤汁,自信地笑着:“臣妾不是虚伪,是贪得无厌,心想皇贵妃娘娘自在了,臣妾才能黏着您,不是不珍惜眼前的,是要想更多更长久的呢。”

    才说完就被玄烨搂进怀里,岚琪挣扎了几下逃开,脸上已是红扑扑的但努力镇定下来说:“胤祚恐怕还要闹一会儿,臣妾不去乳母几个唬不住他,皇上也不说帮臣妾管管儿子,闹得他那么兴奋,今晚一定又要折腾人了。”

    她转身就要走,可玄烨突然坐起来勾住了她的腰,把整个人拖上床,外头伺候的人探头进来看到几分,立刻都识趣地散出去,耳听得殿门关上的动静,岚琪拍打玄烨箍着她身子的手说:“皇上胡闹,我又要被人笑话了。”

    “哪个敢笑你?”玄烨却直接把她摁在床上,酒意上头,浑身热血奔腾,暖暖地吐息着说,“一晃又是一年,你就一点也不想朕?”

    三十而立如狼似虎的年纪,玄烨怎容得身边香香软软的人从怀里逃出去,说话间大手已解开岚琪的衣襟,身下的人更促狭地笑着:“臣妾倒是想呀,可皇上身边人来人往的,倒不见得想臣妾。”

    岚琪腰下即刻被掐了一把,她最怕痒,挣扎不过几乎要和儿子刚才一样求饶,等玄烨放过她,身上衣服已经被扯下许多,香肩外露,玄烨温柔地吻过每一寸肌肤,岚琪只觉得身子渐渐发热,可将入佳境时,身上的人却突然卸甲休战了。

    “睡吧睡吧。”玄烨显然很不甘心,发脾气似的说了这句,闷闷地裹着被子躺在一旁,岚琪的身子还没来得及冷静,扭过头莫名地看着玄烨,纤纤手指轻轻戳了他一下,被人家不耐烦地一把抓住按着不许动,生气地说:“朕不该来的,自讨没趣。”

    岚琪有些慌,更也有些生气,一时也没多想就说:“皇上没头没脑说这个,臣妾做错什么吗,怎么说起自讨没趣了?”

    两人的气氛竟像是要吵架的架势,但玄烨却道:“朕想极了你,可又不能和你亲近,明年要去南巡,你万一又有了怎么办?上次去五台山就很悬,幸好有佛祖保佑,下回求哪位菩萨来罩着你?”

    岚琪呆呆地望着他,心里翻了一大罐蜜似的又甜又腻,皓齿轻咬红唇,身上不仅不见冷下来,更是越来越烫得灼人,旋即猛地翻身扑在玄烨身上,呵气如兰在他嘴上轻轻一啄,悄声说:“皇上放心,不会有的。”

    玄烨竟露出几分孩子气,不放心地问:“万一呢?”可身下突然被岚琪蹭了蹭,本来就浑身发热,哪儿经得住她这样撩拨,人家又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会有万一,顿时也不管不顾,坐起身大手一扬,扯下帐子掩住里头四溢的春光。

    *缠绵的一夜,两人竟有几分小别胜新婚的意味,明明一直都在一起,可不能亲近的确让皇帝守得很寂寞,*几度道不尽的浪漫旖旎,翌日晨起,岚琪直觉得腰膝酸软浑身无力,又不敢在人前言明。玄烨却是龙虎精神,笑嘻嘻哄着她说:“朕不再欺负你了,咱们好好的,到时候朕要你陪着南巡走一趟,带你看看江南风光。”

    岚琪没提太皇太后已经告诉了她,而玄烨亲自来跟她讲,祖孙俩显然已经说定了要她随驾,岚琪也很心动,心想只要太皇太后康健,她真想出去走一走,玄烨还答应她,到时候连胤祚也带去,让他们的儿子从小就知道国土有多广袤,不要被困在紫禁城里坐井观天。

    自然这是他们的默契,成行前不得对外人说,送走了玄烨去上朝,岚琪坐在镜子前梳头,儿子也起得早,早早地跑来缠着母亲,得意地说他昨晚没尿裤子,撒娇说想去宁寿宫看看小妹妹。

    “吃了早膳就去,你若不肯好好吃饭,咱们就不去了。”虽这样哄儿子,实则她自己也想去看看女儿,这些日子偶尔会过去瞧瞧,女儿真真是玲珑可爱,她每次都默默在心里难过为何不能自己带在身边,不在同一屋檐下终归不一样,但看太后那样疼爱小公主,也算稍稍释怀。

    用了早膳身上才有了力气,母子俩换了衣裳往宁寿宫来,早晨总有妃嫔会来请安,岚琪没仔细看外头停着的轿子都是打哪儿来的,进门却见温贵妃坐在太后身边,她怀里抱着十阿哥,太后怀里则是小公主。

    岚琪周正地行了礼,太后便让她抱抱女儿,她刚伸手要从太后怀里接过孩子,边上温贵妃却道:“德妃昨晚伺候皇上,只怕太辛苦了,这会儿抱孩子会不会累着?”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